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清穿故事(178)三更
    清穿故事(178)

    那天晚上的谈话,就如同南柯一梦。谁都没有再提起过。

    只四爷喜欢问林雨桐,等老了,她想干什么?

    出去转一转?这根本就不可能。身份太特殊,太敏感。要是出了意外,落到别有用心的人手里,不过是平白惹了麻烦罢了。

    再说了,她一点都不想出去,在园子里有山有水,有情有景,干什么非得出去受罪。

    她笑着道:“咱们养一群鸡鸭,种两亩地。爷也试试将西瓜嫁接在南瓜的根上,看能不能长成?”

    四爷就看着她笑,“好!再叫人搭上两间茅草屋,闲了去住住。”

    十月的时候,,弘昀将赫舍里氏给娶进了门。

    如果说富察氏叫她有些蛋疼的话,那么赫舍里氏就叫林雨桐心肝脾肺都疼。

    新婚头一天,敬媳妇茶的赫舍里氏,叫林雨桐喜欢极了。圆圆的脸,白莹莹的,脸蛋红扑扑的。一笑,就带出俩小酒窝出来。大大的眼睛湿漉漉的,瞬间就成了月牙儿。嘴角勾起,露出小虎牙来。

    这就是个甜姐儿啊。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讨喜。而且比起富察氏,这孩子的嘴简直太甜了。两句话下来,叫林雨桐打心眼里喜欢的不得了。

    要不是怕富察氏想多了,以为自己不喜欢她,而是更喜欢赫舍里氏,再叫妯娌俩生出嫌隙来,她都很不能将弘昀的媳妇夸出花来。

    强忍了半天,才让自己表现的跟之前对富察氏一样。

    后来,她还拿这事小声的跟弘晖说了说,“……你跟你媳妇说说,就说额娘没有别的意思,。”

    弘晖就笑,“放心!额娘。娴雅她没这个心眼,从不会将人往坏处想。”

    林雨桐嘴角就僵住了。她更不放心了好吗?她这会子都想着,是不是得把弘晖这两口子接到院子里住上两年,这富察氏得好好的教一教。

    她心里感叹弘昀的好运气,碰上了个好媳妇。

    可这个结论下了还没三天,林雨桐就在弘昀的脖子后面发现了一道伤痕。衣服领子遮着呢,她看见了也没出声。孩子们大了,这身上被女人不小心抓伤,也不是什么大事。

    谁知这小子运气不好。他进园子请安那天,刚好四爷带着十三爷和十四爷去温泉池子那边泡温泉去了。听说他进来了,四爷就叫他过去。大冬天的泡泡温泉多舒服啊。

    弘昀磨蹭了半天不愿意去。但圣旨不能违抗,他就磨林雨桐,“儿子陪额娘坐坐就好。”

    “去吧!你阿玛也想你了。”林雨桐打发弘昀,“长大了还害羞了。小时候跟你阿玛一起洗澡的时候怎么不羞啊。”

    弘昀怕林雨桐继续说下去,才赶紧蹿了。

    池子里,十四十分羡慕四爷。四爷都当了祖父的人了,身上还一点多余的赘肉度没有,而他回来这一年,迅速发福,肚子都挺起来了。十三则是太瘦了,一点肉都不长。

    四爷年纪最长,反倒身材瞧着,跟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似的。

    十四十分心酸,四爷可是比他大了十岁。自己这样,都没法看了。

    “你多动一动,别整天窝在家里胡吃海塞的,自然就瘦了。”四爷对十四的样子也十分惊诧。不脱衣服往常也还没注意,现在一脱,瞧着十四的肚子跟妇人怀孕五个月似得。这肯定是动得少,吃的多了。

    十四将肚皮拍的啪啪的响,然后看着十三身上一根根排骨,就道:“这肉给十三哥分了,咱俩就都刚刚好。”

    十三笑道:“你留着吧,爷不要。别瞧着爷瘦,可身子还是不错的。这两年比前两年觉得康健多了。”

    十四又拍他的肚子,十分的苦恼,“九哥胖的时候,那是浑身都长肉,所以胖上十斤都看不出来。可我这呢,一胖肚子就先出来了。恼人的很。”连自家那倒霉福晋都嫌弃这肚子了。

    正说着话,弘昀就笑嘻嘻的进来,“十四叔这是大肚能容天下事,可有什么苦恼的。”

    十四哈哈就笑,“这小子一张嘴哟……”

    弘昀在池子边上行礼请安。然后蹲在一边,拿着澡巾,要给四爷搓澡。

    “去!”四爷瞪他,“朕泡温泉呢,又不是洗澡呢。搓什么搓?不靠谱。”

    弘昀顺手就放下,也不以为意。

    十三爷就招呼,“下来泡着吧。你光屁股的时候,这里的谁没见过啊。”

    弘昀哪里愿意,扭捏着就是不下去。十四爷顺手就把他拽下池子,“现在把衣服脱了吧。小样,还害羞了。”

    在弘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边上伺候的太监把衣服给扒了。

    然后大家都静下来了。四爷的脸都青了。

    就见弘昀的身上不少的抓痕,腰上,大腿上被掐的青紫了好几片。

    这些孩子,四爷都舍不得动一下手指头,弘昭都淘出花来了,四爷也从没打过。更何况是打小身子就弱的弘昀了,那真是大口吹气,都怕风大叫他着凉了。

    这会子身上成了这德行。四爷能不心疼?

    十四一看四爷的脸色,就赶紧打岔道:“你七叔家的猫又跑到你家了吧?”

    十三也笑着站起来,指着腰上的青色疤痕,“哎呦,看来咱们爷俩同病相怜啊。”

    这都是提醒四爷,再怎么心疼儿子,儿子也都是有家室的人了。今儿真叫万岁爷动怒,骂出了不好的话,就不好收场了。

    四爷强压下心里的不满,见了林雨桐就再也忍不住了。“朕以为弘晖就很委屈了,没想到弘昀的日子过的更委屈。”

    林雨桐真是受到惊吓了。这儿媳妇怎么个个都表里不一呢。

    好好地一个甜姐儿,怎么转眼就成了悍妇了。林雨桐看着四爷的脸色,那是不得不信。

    以前瞧着福晋们收拾这些爷们的时候,林雨桐特别的解气。但是轮到弘昀身上的时候,不问对错的,林雨桐就先心疼弘昀了。

    这孩子不是亲生的,可放在身边养的,往往都忘了不是亲生的这回事了。

    抱在自己身边养着的时候,这孩子才多大,反正是能抱在怀里的。这些年疼着宠着,什么时候真的狠心打过。还不是气狠了,手举得高高的,落下去跟挠痒痒似得。

    如今,孩子被打了,身上还带了伤,这心里的滋味不好受。

    但这偏偏是媳妇打的,就算心疼,但也不能说什么啊。

    她抚着四爷的背,“不聋不哑,不做家翁。就装着不知道吧。弘昀就是再不济,难道真的就手无缚鸡之力,说到底,还不是甘愿挨了媳妇的打。我以前还掐过爷呢,这么算起来,还了得。小两口过日子嘛,打打闹闹的是常有的。我找机会提点提点这弘昀家的就是了。可别生气了。咱们瞧着孩子委屈,说不得人家过得甘之如饴呢。就像是弘晖对富察氏一样,瞧着傻小子一样,觉得高兴就好。”

    “富察家和赫舍里家,这家教都有问题。”四爷迁怒了。嫁进来的媳妇不能说,只能迁怒人家的娘家。

    林雨桐赶紧劝道:“不管是富察氏还是赫舍里氏,都该是被家里人捧在手心上长大的,要不然养不出这样的性情来。被关爱着长大的孩子,心思阴暗的少。您要是这么想,就该觉得这是一件幸事。”

    四爷无奈的看着林雨桐,“你还真是一个好婆婆。别说在皇家,就是在百姓家里,这样的婆婆也少见。”

    “那是因为我就遇见个好婆婆。”林雨桐真心觉得太后省心。有这么一个通透的婆婆,叫人轻松很多。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的手。过了几天,他去给太后请安的时候,还学给太后听。

    叫太后见了林雨桐,更是笑的欢喜。“咱们娘俩,处了十多年,也没有磕绊的时候。这不光是你的福气,也是我的福气。”

    这边刷了婆婆的好感。那边儿媳妇却仍然不消停。

    原因是赫舍里氏,又把李氏给惹着了。

    李氏是弘昀的亲额娘,是赫舍里氏的亲婆婆。所以,李氏叫赫舍里氏服侍,本也没什么。

    毕竟,先帝时,皇子福晋都是服侍各自的母妃的。

    可先帝时,等皇子们娶福晋的时候,后宫是没有皇后的。没有皇后,各自伺候各自的亲婆婆,这没有问题。

    但现在境况变了。林雨桐这个皇后健在呢。

    那认真算起来,还真是轮不到李氏来摆婆婆的款。

    林雨桐打听了事情的前后,还真是不能说婆媳俩谁错了。李氏看见了弘昀的伤,自然就怪赫舍里氏。这是当娘的心疼儿子,好似没错。李氏叫了赫舍里氏天天早上过去请安,跪在蒲团上数佛豆。这在大户人家□□新媳妇的时候也常见。用时下人的认识,也不算出格。可对于赫舍里氏来说,就觉得不是非得受这份罪过。因为名正言顺的婆婆都没发话,你就算是亲婆婆,可礼法上,你也没权利越过皇后还管教皇子福晋。

    于是,这官司就打到了林雨桐跟前……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