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清穿故事(174)二更
    清穿故事(174)

    屋里的龙凤烛的烛火微微有些摇曳,风从纱窗里透了进来,带着丝丝的凉意。

    娴雅洗漱出来,换了一身常服,规矩的坐在床上。

    她刚才喝了两杯茶,吃了几块糕点。其实她并不怎么饿。她脑子里不停的想着,今天有没有出什么错?

    额娘总说自己的身份特别,千万别有什么错处。可这人哪有不犯错的?

    即便面上装的再怎么沉稳,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

    每个人都说自己的一举一动就代表大阿哥的脸面,大阿哥的脸面就万岁爷和皇后娘娘的脸面。就是大清国的脸面。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成为这样的典范。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嬷嬷们教的,一步一步的做。半点都不敢有差错。

    想起大阿哥伸出来的那只手,修长,干净,有力。她的手鬼使神差的伸出来,马上都要碰到大阿哥的指尖了,才想起嬷嬷们的话。

    自己得矜持,得端庄,不能做出有失体统的事。

    但她心里,又觉得似乎有些可惜。也不知道大阿哥有没有生气。

    于是,坐在床上越发的坐立不安起来。

    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就见帘子掀起,露出个一个三四岁孩子的小脑袋来。

    嬷嬷丫头顿时就行礼,“五阿哥安。”

    娴雅一看那孩子踱着方步,背着手进来,就觉得可爱的不行。再一看那身上的皇子礼服,就知道这是五阿哥无疑了。

    别人得忌讳,可这么大点的小叔子还真没什么可忌讳的。

    “五阿哥安。”娴雅先行了礼。

    弘暄赶紧回了一个大礼,“大嫂安。”

    屋子里的气愤顿时就一松,这么大的孩子正是最可爱的时候。

    弘暄今儿过来,是不知道自己该在哪里睡了。昨晚他就在这个屋里睡的。他现在困了,想睡觉了,才发现屋里被别人给攻占了。

    他有点不高兴。要不是这人是新进门的嫂子,他都要发飙了。

    富察氏身边的嬷嬷恍然道:“五阿哥是压床的童子吧?”

    弘暄哪里知道这些,只指了指床铺,“干什么用大红色,娘们唧唧的。”

    屋里就更笑了。小屁孩也不知道跟谁学的这么一副口吻。

    娴雅才要解释,外面的人就回禀说是五阿哥的奶嬷嬷找来了。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五阿哥是大阿哥的幼弟,又是同胞,自是宝贝万分。可不敢叫他有丝毫的闪失。

    那奶嬷嬷进来,先是磕了头,才去哄弘暄,“小主子,奴才服侍您回去睡。”

    弘暄看了眼外面,吵吵嚷嚷的闹酒,谁能睡的着啊。

    他有些不乐意,拧眉道:“爷睡爷的,大嫂只管安坐就是。”十分大度的给了新进门的大嫂面子。

    说着,就坐上床,踢了脚上的鞋,往下一躺,睡觉去了。

    奶嬷嬷都能尴尬死,但是这小主子的脾气特别扭,不愿意的时候,谁拿他都没办法。他只敢给这院子里原本服侍的人打眼色,叫他去请大阿哥来。

    这是新房,别人进来也不合适。

    娴雅看着弘暄,胆子就大了起来。其实皇阿哥跟其他的孩子也没什么不一样啊。

    她一低头,就瞧见弘暄连袜子也踢掉的脚丫子。

    别管什么东西,小的时候都特别的可爱。就如同孩子的脚丫子,那么小,精致的不得了。她不由的伸出手,像是逗弄小侄子似得用手指挠了挠弘暄的脚心。

    弘暄的脚趾头顿时就往下一扣,眼睛也睁开了。他还以为是四哥进来闹他呢,没想到是大嫂。他看了两眼,半眯着眼睛往里面一滚。

    娴雅不由的嘴角就翘起来了。比自己动不动就哭的侄子可好玩多了。

    弘晖站在窗外,将刚才的一幕看在了眼里。他的心蓦地一下就放下了。

    也许额娘之前说给自己听的话不完全是错的。福晋再怎样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姑娘。富察家能用十年去教导她,难道自己就不能用十年去订正她。

    他想,或许可以试试。

    额娘这些年为什么半点都没想过借助娘家,或是借助别的势力。归根到底,是额娘信任阿玛。

    他不知道自己的努力会不会叫自己的福晋也全心全意的相信自己。但他想,至少,他得努力试试。

    门帘子被掀开,屋里响起了问安行礼的声音。娴雅吓了一跳,赶紧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脸羞的通红。做出抠小叔子脚丫子的事,实在莽撞的很。

    她觉得有些泄气,。她觉得叫她做大福晋真的是难为了她。家里的姐妹,哪个都比自己更合适才对。

    今天提心吊胆的过了一整天,临到最后了,没想到当着大阿哥的面,竟然闹出了这样的笑话。

    她想跪下请罪,但是新婚头一晚上,做出请罪的事,还牵扯到五阿哥,传出去像个什么样子?

    她紧张的有些不知所措。如果在自己的家里,她恨不能夺门而出,缩在自己的房间里蒙上被子,两个月不见人。

    弘晖看着富察氏手足无措的样子,就伸出手,先拉了她的手,“没生气吧。爷这就把这小东西打发走。”

    娴雅的手被一双微凉而有力的手一握,心一下子就像是要从胸口蹦出来一样。“不用……不用……就叫五阿哥睡在这里……”

    话说到一半,她就说不下去了。今天是洞房,小叔子肯定不能留下的。

    她懊恼的想要咬舌头,怎么说话就不经过脑子呢?

    弘晖的眼里就染了笑意,握着她的手微微用力,“爷知道你的意思。”

    娴雅这才舒了一口气,只觉得自己手心里的汗都将大阿哥原本干燥的手给染湿了。

    然后,她低着头,被大阿哥拉着往床边去,随后,又被按着肩膀,坐在了床沿上。

    “老五,起来。”弘晖说着,就上去提溜弘暄。而且拉的是腿。

    娴雅都吓坏了,孩子可不能这么拉扯。

    她赶紧伸手拦着,不敢看弘晖,嘴上却道:“等五阿哥睡着吧。睡着了叫嬷嬷抱走就是了。”

    弘晖诧异的看了一眼富察氏,他都有点觉得富察家是不是换人了。

    这跟调查的结果完全是两幅样子。

    是不是真的有心眼,弘晖自认为,还是不会看错的。眼前的这个姑娘,绝对不是心思特别深的人。

    他朝富察氏身边的一个嬷嬷随意的瞟了一眼,这个人一直跟在富察氏身边,寸步都不离。

    弘晖眼神闪了闪,就吩咐道:“都下去吧。需要人伺候的时候,就叫你们了。”

    那嬷嬷担忧的看了一眼富察氏,才慢慢的退下去。

    等屋里没有外人了,弘晖才站起身,坐在了里富察氏稍远的地方,省的叫她觉得紧张。“福晋往常在家里都做什么?”

    富察氏连想都没想,就道:“帮额娘嫂子管家,偶尔做做针线,闲暇的时候陪着祖母礼佛。”

    弘晖点点头,“爷还以为你在家喜欢带着小孩玩呢?”

    “没有!”富察氏赶紧说了一句,似乎觉得刚才的回答太着急,就低声道:“嫂子们带着侄儿们呢,哪里用的着……我……妾身。”

    后知后觉的想起改口了?

    弘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漫不经心的问道:“刚才福晋说往常在家里做什么?”

    “帮额娘嫂子管家,偶尔做做针线,闲暇的时候陪着祖母礼佛。”富察氏诧异的看了一眼弘晖,想着大概自己说第一遍的时候,大阿哥走神了,没听见。

    弘晖却差点笑出来,他端起茶杯,掩饰嘴角的笑意。同一个问题,答案一模一样。先后顺序,字数都是一致的。

    这答案就跟背诵的文章一样,标准极了。

    弘晖想到一种可能,该不是马齐也被蒙蔽了吧。要不然没胆子叫这样的姑娘给自己做福晋的。

    谁这么有才,将可能问到的问题罗列出来,还给出了最标准的答案,然后叫这姑娘给背下来的吧?

    他也不拆穿她,只颔首又问,“今儿你怎么不直接把手给爷呢?”这个问题她事先肯定想不到,也没有标准的答案了。

    果然,就见富察氏迷茫了半天,才怔怔的道:“嬷嬷们说不能错的。一点差错都不能有。要不然就闹了笑话了。”

    原来如此!

    弘晖就看着富察氏道:“之前你进宫,跟皇额娘说的那些话,你背了多久?”

    “三……”娴雅张嘴就要说话,一出口赶紧打住了,低下头道:“皇后娘娘问话,妾身据实以答。”

    弘晖就吓唬她,“你们家那点小把戏,皇额娘早就看出来了。你还要隐瞒吗?”

    娴雅脸都白了,“这不关阿玛额娘的事,都是我……是妾身笨,出门常说错话。额娘……不是!不关额娘的事!是妾身自己想出来这个办法,就不会出错了。”

    额娘总说自己说话不走心,出个门容易得罪人。不小心就不知道将谁给惹着了。就想到这个法子。出门一般不主动说话,人家问的时候才说。其实问来问去也就那么些。就算问题稍微有点差别,也能找到相近的答案。谁还为一句闲话深想。

    这办法其实还是有效的,最起码见过自己的人都会赞一声端庄稳重,进退得宜。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