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清穿故事(173)一更
    清穿故事(173)

    是啊!答案还没揭晓呢。

    九爷被十爷扶起来,坐在椅子上,“对!对!应该还有吧?”他扬声问里面道,“肚子里还有吧?”

    回答九爷的是里面传来的一声声呻|吟之声。

    “还有,看来是还有。”十爷安抚九爷,“九嫂就是了不起啊。这多省事啊。”

    这一等从晚上等到白天,十爷都睡了一觉起来了,才发现自己九哥还在那坐着呢。

    十爷抬抬头,也眼看都中午了,竟是还没生下来。整个院子除了九福晋似有若无的呻、吟声,其他人再不敢出声。明显,这一胎生的并不顺利。

    “没事的!”十爷安慰九爷,“没事的,这也不是第一胎了。等等就好。”

    九爷点点头,“爷现在也不敢嫌弃了,不管生出来的是儿子,还是半个儿子,爷都不嫌弃了。闺女命就闺女命吧。只要这小祖宗赶紧出来吧。只要她愿意出来,叫爷干什么都行。爷就是有本事生闺女,爷认命,爷不嫌弃,行不行。”

    十爷有些想笑,但这样的时候,他还真笑不出来。再想说什么安慰人的话,也张不了口。

    就在此时,一声细小的婴儿哭声传了出来,九爷蹭一下就站起来了,“小祖宗这是听见爷的话才出来的吧。不用问了,肯定又是个闺女。”

    十爷看着九爷,都说不来自家九哥这脸上的表情究竟是什么样的,没办法描述啊。反正叫十爷有些心疼。

    “福晋怎么样?”九爷捂着胸口,还是扬声问。他刚才起身的时候,身子还真有些打晃。

    里面传来有些沙哑的声音,“小格格平安。福晋……福晋……福晋肚子里还有。”

    还有?

    第一胎生了三个,就是破天荒的运气了。

    第二胎他心说大概是双胞胎吧。再多可真就不敢想了。

    加上这一胎第一个生在了子时之前,一个生在第二天的午时之后,虽是一胎,但生日不是一天,没什么忌讳。

    谁知道福晋还真是能给人惊……吓!

    “这娘们!”九爷又骂了一声,“爷这辈子就交代在她手里了。”辛苦干上十年,她肚子一鼓,多少银子都得给叫她给搭上。

    十爷呵呵干笑两声,他喉咙动了动,伸出一个手给九爷看,“五个了!五个格格了!九哥。下一个肯定是个阿哥。”语气多少还有点兴奋。

    九爷本来已经没指望的心,一下子就又活动起来了。“来人,没看见你十爷在这里吗赶紧拿饭菜过来。没眼力见的!”吃饱了,继续守着,就不信还真生不出个儿子出来。

    林雨桐收到消息的时候,都跟着焦心,想了想还是用泉水熬了老参汤。跟四爷说了一声,叫苏培盛亲自给九福晋送去了。孩子憋了这么长之间,可别有个好歹。

    苏培盛跟到九爷府上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可孩子还是没有生下来。

    他心里就觉得有些不妙。就怕主子娘娘这一碗参汤下去,人要是还不见好,那可真就抓瞎了。

    九爷倒是十分感激。九福晋什么也吃不下,可体力消耗的她连哼哼的声音都没有了。

    袁嬷嬷出来接了参汤,二话不说,捏着九福晋的鼻子往里面灌。“福晋,挺一挺就过去了。肚子里这个,指定就是阿哥。”

    九福晋何尝不心灰意冷,听了袁嬷嬷的话就认真的看着她,仿佛在等她的答案一般。

    袁嬷嬷点点头,“主子娘娘生了三个阿哥,一直想要公主,就是没有心想事成过。奴才瞧着主子娘娘是个命里带子的。如今您喝了娘娘亲手熬的这碗参汤,一定叫福晋心想事成,生出一个小阿哥来。”

    九福晋点点头,“是阿哥……”

    袁嬷嬷将九福晋额头上的汗擦了擦,“对!一定是个小阿哥。”至于究竟是不是的,生下来再说吧。人活的就是一个精气神,若是心里没了这股子气,可真就不好了。

    苏培盛没有多呆,知道了孩子虽然还没有生下来,但是九福晋却暂时无恙的消息,好歹回去能交差了。

    九爷在外面不停的踱步,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夜渐渐的深了,还是没哟一点动静。

    “叫太医过来回话。”九爷再也等不得了。

    太医从角房里出来,“九爷,福晋暂时还无恙。”

    “能不能催产啊,”九爷暴躁的道:“这都多长时间了,再耗下去人受得住吗?”

    太医心道,这已经不错了。有些人一胎生一个还折腾两三天呢,这点时间算什么?

    他耐心的跟九爷掰扯这个用催产药的利弊,正说话呢,梆子声又响了。

    十爷正打瞌睡,被梆子声惊醒,“这又是一天了。三个孩子三个生日。这事闹得……这些熊孩子都是霸道的。谁也不想跟别人搭着做生日。”

    九爷心想,可不是咋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这边还没来得及说话,里面就传来九福晋声嘶力竭的喊声,紧接着,是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之声。

    “生了!生了!”十爷蹭一下跳起来,“怎么这个倒听着嗓门这么亮呢?”

    九爷才不管嗓门大不大,只要生下来,心才算是放下了。

    这两天两夜把人给折腾了,再不生,他都撑不住了。

    九爷喘了一口气,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

    这时候里面才传来笑声。

    “……是阿哥……”

    “……是阿哥……”

    袁嬷嬷的声音透着笑意,“恭喜九爷,是个阿哥。母子平安。”

    本来已经脱力的九爷先是愣了半天,然后才扬声大笑。“炮仗,放炮仗!叫全京城都知道,爷添了个儿子,是嫡子!”

    据说,这一晚上,京城的大街小巷里,响了一晚上的鞭炮声,差点烧了人家的老房子。

    四爷都没有心情去注意这些事情了,因为弘晖和弘昀成亲的日子,钦天监给算好了日子。

    眼看弘晖就要成亲了。

    一切都有礼部和内务府操办,林雨桐倒是不用插手。可这心里怎么也踏实不起来。

    她叫了弘晖,“儿子,你要是实在不乐意,额娘给你想办法。”

    弘晖就忍不住笑,“额娘,这些事儿子会看着办的。”

    林雨桐叹了一口气,这孩子如今是什么都往心里藏,什么都不愿意叫人看出来。这叫她觉得无能为力极了。

    送走弘晖,林雨桐长吁短叹了半天。以前害怕孩子长歪了,她一直提醒,从不曾放松。但是现在,她觉得,还不如任其自然呢。

    从一个母亲的角度看,她希望受伤的不是自家的儿子。

    进入五月,林雨桐的身子重了。四爷没有回京城参加弘晖婚礼的意思。

    林雨桐也没说什么,就算回了京城,自己也不会亲自去参与,顶多第二天,新媳妇来敬茶给磕个头就罢了。

    婚礼前一天,林雨桐就打发了弘时弘昭弘暄回去,“记得回来的时候跟我说说,只当是替额娘去看了。”

    弘晖骑在马上,脸上的神色十分清淡,只嘴角含着几分笑意,稍稍添了几分喜庆之色。

    后面的花轿上,坐着的就是他的福晋。容貌性情甚至是名字都无从得知。

    等花轿停下来,他亲自伸手,要接她下轿。可手里却被塞进了一条红绸子。

    他的心里无端的想起了阿玛和额娘在一起时,十分自然的牵在一起的手。

    有点失望,但这样的做法也无可指摘。福晋矜持,他该欢喜的。

    他的笑容没有变,但边上的弘昀却皱起眉。大哥这么给脸面,结果,这位新大嫂也未免太自持了些。

    像是往常,都是嬷嬷们先将红绸引出来,递到新郎手里的。

    大哥亲自弯了腰,结果呢?他心里有些愤愤不平。

    弘昭本来在招待富察家的人,这会子脸色也微微不好了起来。

    弘晖却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牵着福晋进了门,他刚才微微的扫了一眼身后,身材适中,看不出什么特色。

    拜天地入洞房,弘晖在兄弟们的调侃声中,带着自己的福晋进了洞房。

    当喜称挑起盖头,灯光下坐着的是一个鹅蛋脸的姑娘。长眉杏眼,不是惊艳的美人,但却也端庄秀丽。

    富察娴雅只抬头匆匆的看了一眼大阿哥,就又迅速低下了头。大阿哥比想象中还英武俊俏,浑身透着说不出的华贵之气。谁都知道他是隐形的太子,这叫她心里有些紧张。

    “你先歇着,叫奴才们伺候你梳洗用饭吧。爷出去陪了客人就回来陪你。”声音带着几分沙哑厚重。

    娴雅不敢说话,只点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酒宴上,其实还真是没什么人敢给弘晖灌酒,只弘晳说了几句酸话,他也没往心里去。唯一几个敢上来敬酒的,都叫弘昀带着弘时给帮着拦了。

    至于那些叔叔伯伯,就更不会跟小辈玩这个。十三叔和十四叔帮着待客,他每一桌只敬了一杯。自己杯子里用的还是额娘亲手酿的米儿酒。一点也不醉人。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