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清穿故事(169)一更
    清穿故事(169)

    年羹尧被晋升为抚远大将军,本就是一件叫谁也没想到的事。

    谁不知道他曾经是背叛过万岁爷投靠过八爷的人。

    八爷死了,年羹尧倒是占了便宜,平步青云不说,叫万岁爷也放下了心里的芥蒂。

    如今手握重兵,万岁爷还一再加封,这份荣宠竟是一时无两。

    可能这份晋升的圣旨还没送到年羹尧手里,皇上再一次封年羹尧为一等公。

    这可是民爵中的最高爵位了。

    顿时,年家门前的车马就多了起来。这跟年羹尧回不回京城可没有关系。

    林雨桐看着四爷平静无波的脸,叫她相信四爷还是一样看中年羹尧那绝对不可能。

    她不由的想起前几天弘昭的事。这熊孩子爬树爬到了树梢上,十几米高呢,可不把人给吓坏了。下面的奴才再不敢瞒着,赶紧过来叫她。林雨桐站在下面,一个劲的赞弘昭厉害,哎呦,真是了不得,都能爬到那么高了。还跟他许诺,一会就去跟他阿玛要一匹好马奖励给他。林雨桐当时真是心惊胆战,就怕他一不小心给摔下来。一肚子火愣是不敢发脾气。说了无数的好话哄他,结果这孩子一听有好马,顿时就忘了自己是谁了,蹭蹭蹭的就下来,蹦跶到林雨桐跟前。林雨桐哪里会客气,扒了他的裤子一顿狠揍。弘昭这孩子皮,但也知道轻重。知道林雨桐有身孕,他也不敢挣扎的跑。乖乖的叫林雨桐按住打,屁股都肿了好几天。反正林雨桐觉得自己的手是挺疼的。之后也后悔的不要不要的,怎么就下了这个手呢。

    她此刻想起这事,是觉得四爷对年羹尧的手法跟自己对弘昭的手法是一样的。先是哄着他下来,然后出其不意的将他摁住了。她是怕弘昭下不来,而四爷是担心年羹尧手握兵权调不回来。

    晚上躺到被窝里,林雨桐才在四爷的耳边这么说。

    四爷就笑而不语。这世上糊弄人的套路就这么些,每个人其实心里都知道,只不过都挡不住心里的*罢了。当这个诱饵足够的诱人之时,总是有人会以身犯险。

    又过了两天,四爷好似唯恐这样的荣宠还不够。竟是叫林雨桐派了袁嬷嬷去年家,要看看年家的姑娘。不管是年希尧还是年羹尧,都是有女儿的。这就很容易叫人误会,林雨桐是在给大阿哥挑侧福晋。

    哪怕是年家的庶女,以一等公府的身份,做侧福晋也是使得的。

    而远在西北的年羹尧,先是知道了八爷的死信。紧接着,就接到了晋升抚远大将军的圣旨。他心里松了一口气,人死如灯灭,他跟八爷那点事,如今在万岁爷的心里才算是翻过去了。

    但说到他有多受宠若惊,那真没有。在他看来,这个官位只是给他正名了。他一直干的就是这个活啊。

    柳叶儿摇摆着纤细的腰肢,款款的走来。外面数九寒天,帐篷里却温暖如春。女人一身鹅黄轻薄衣衫,隐隐能瞧见里面大红的肚兜来。头发轻轻挽起,露出纤细白嫩的脖颈。

    这是一个天生的尤物。

    年羹尧不由的就笑了起来,伸手揽过女人。“在军帐中,你也敢这么穿,真是好胆子。”

    “爷如今是抚远大将军了。叶儿还有什么可怕的。”柳叶儿笑的娇媚,如同二月里盛开的迎春花。

    “一个抚远大将军罢了。就值得你为爷这么高兴?”年羹尧抬起柳叶儿的下巴,问道。

    柳叶儿格格一笑,“哪里是为了一个抚远大将军?爷如今称呼一声‘西北王’也使得。区区一个抚远大将军,哪里会在叶儿的眼里。不过是想着爷如今的权势,都已经叫那位皇上不得不这么急巴巴的安抚爷,叶儿就替爷高兴。”

    年羹尧哈哈大笑,“爷的叶儿果然是有见识的。爷喜欢漂亮的女人,但更喜欢既聪明又漂亮的女人。”

    柳叶儿抿嘴一笑,“叶儿也喜欢爷。真想跟爷在这里天荒地老才好。”

    年羹尧将柳叶儿放在他的腿上坐了,抱在怀里,“天荒地老是好话。但是在这里……”他抬头看了看帐篷,大风将帐篷都吹的鼓了起来。于是摇摇头道:“这里就算了。爷还想带着我的好叶儿过好日子呢。”

    柳叶儿身子一扭,双手挂在年羹尧的脖子上,“这里有什么不好?在这里,爷最大,谁都得看爷的脸色过日子。只要爷不回京城,就连那位万岁爷不都得宠着爷吗?爷在西北,叶儿的地位就跟那位圣宠不衰的皇后娘娘一样。爷要是回去了……”

    “住嘴!”年羹尧瞬间放开柳叶儿,掐着她细小的脖子,冷声道,“爷喜欢你的聪明,也喜欢你的漂亮。但你记住了,有些人是不能非议的。”他骨子里对四爷这个主子,还是又敬又怕的。隆科多的小妾敢上门打搅那时候还是四福晋的皇后娘娘,转天就从天上掉在了泥窝里。如今,可不能由着叶儿口无遮拦,要不然,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从不相信自己的身边就是绝对的干净的。

    柳叶儿垂下眼睑,轻声道:“是叶儿轻狂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爷更喜欢识趣的女人。”年羹尧放开柳叶儿,转身出去了。

    柳叶儿看着年羹尧的背影,神色莫名。

    如此过了三天,又一道圣旨到了年羹尧手里,他被册封为一等公了。

    这对于他来说是惊喜。但他心底的警惕又再一次升了起来。就像是叶儿说的那样,只要自己不回去,这西北就是自己的天下。可要是自己回去了,上头有婆婆管着,下头又数不清的小鬼缠着。想要像现在这样,放开手脚,只怕就不容易了。

    一喜一忧之间,年羹尧有些拿不定主意。

    皇上没有再发旨意催着自己回去。但是不回去到底行不行,自己是否负担得起这个后果,他心里没谱。

    柳叶儿笑着提了食盒进来,一样样的将菜放在了桌上。

    年羹尧心不在焉的夹了一筷子,吃到嘴里才挑挑眉,“这是白菜?滋味还真是不一样。叶儿的手艺,真是没话说。”

    柳叶儿微微一笑,“这是叶儿专门叫人给爷种的,上好的白菜,去了所有的白菜叶子,只留最中间的两小片嫩黄的芽儿,在上好的鸡汤里过一遍,然后捞出来清炒。什么作料都不放,就鲜美无比了。”她说着,就伸出芊芊素手,丹蔻的颜色映衬的那双小手越发的白嫩可人。“一亩地的白菜,就够炒着一碟。其余的叶片子都拿去喂猪了,给爷喂养的猪,吃的比人好多了。”她的手又像旁边一指,“那是醋溜的鱼片,只用三斤以上的鲤鱼鱼鳃下最嫩的一片,爷尝尝滋味如何。”说着,就又拿去筷子,夹了一片喂到年羹尧的嘴里。

    嫩,滑、鲜。

    年羹尧点点头,“爷的叶儿真是兰心蕙质。”

    “只要爷喜欢。爷去拿哪里,叶儿就跟着爷伺候到哪里。”柳叶儿斟了一杯酒递到年羹尧的唇边。“爷回京城,妾就跟去京城。还叫人给爷种菜,爷说好不好?”

    年羹尧的视线又落在巴掌大的碟子里。

    在京城还想这么自在吗?

    他摇摇头。万岁爷勤俭。每顿饭都是四菜一汤。守孝的时候,全是素的。如今,是两荤两素。如今京城的许多酒楼,都是四道菜为一套。谁也不敢逾越,怕御史弹劾奢侈。

    自己要真敢在京城这么做,要不了几天,这一等公就得撤下去。

    想到这里,一时觉得什么都没滋没味。

    他就着柳叶儿的手,将这杯酒一口给闷了。、

    回京城真的好吗?

    他扭头看着倚在他身上,像是浑身都没有骨头的柳叶儿一眼,眼里闪过沉思。

    等京城里再次来人,又间隔了三天。

    只是这不是皇上派来的钦差,而是他的父亲年遐龄和哥哥年希尧送来的家信。说是皇后娘娘身边的嬷嬷见了家里的姑娘,连连赞好。当天就赏了凤头钗下来。

    平铺直叙的陈述,没有掺杂任何他们的看法。

    可年羹尧的心还是砰砰的跳了起来。

    皇后娘娘叫嬷嬷看家里的姑娘,肯定不是给万岁爷。那么,能给的,也只有大阿哥。

    相比起二阿哥,皇后娘娘肯定更看重她自己所处的大阿哥。这是无可厚非的。

    听说,大阿哥在定了富察家的亲事以后,反而被万岁爷打压了。

    那么,皇后娘娘的意思,就是想拉拢年家,给大阿哥做后盾。

    年家的女儿,进了大贝勒的府里,一个侧福晋是跑不了的。更要紧的事,他十分看好大阿哥。先帝曾经露出来的意思十分明显,就算万岁爷将来改变了主意,只要大阿哥想,凭着先帝临终说的话,大阿哥一样能名正言顺。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权倾天下的机会。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