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清穿故事(167)二更
    清穿故事(167)

    正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林雨桐病了两天,也就不矫情了。心里担心爷有,但是这都是无济于事的。

    世间最说不清楚的就是男女之间这点事。就算给弘晖一个十全十美的姑娘,两人就真的能相爱相守吗?

    林雨桐现代的邻居,两口子看着挺好的。男的俊女的靓,般配的很。谁不说金童玉女。可男人还是出轨了,出轨的对象是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带着一个孩子。比这男人还要大个五六岁。长相气质就更不能跟原配比了,瞧着微微有些发福不说,人长也矮。越发显得矮胖。大家知道这事的时候都觉得不可思议,这男的眼睛是有问题还是怎么着啊?可人家最后走到一起过的还挺好。

    从那时候起,林雨桐就觉得,这所谓的爱情,完全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等天港式凉起来的时候,宫里又传来消息,说是二阿哥身边的王氏有喜了。

    王氏?当初赐下去的宫女。

    袁嬷嬷低声道:“贵妃娘娘催的紧……”

    是说李氏催着弘昀,急着抱孙子。

    这叫林雨桐没法说。李氏到底是亲娘,再说了,弘昀这小子要是没有那些花花肠子,别人还能强迫他啊。

    四爷倒是很高兴,甚至亲自叫了弘昀到院子里来。叮嘱了不少话。

    林雨桐也就顺势给了赏,不多不少,规规矩矩的。

    弘昀来请安的时候,就有点讪讪的。林雨桐能说什么,他们自小所在环境和认识,都觉得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自己要是硬逼着,反倒是奇怪了。

    “将来对你媳妇好点。”林雨桐拧了弘昀的耳朵。

    弘昀见林雨桐不是真恼了,才又咋咋呼呼的喊疼。

    晚上回来,四爷还跟林雨桐感慨,“如今有了孙子,就真的算是老了。”十分的怅然。

    “总盼着孩子长大,可真的长大了,一回头,才发现自己老了。”林雨桐抬起头,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即又瞧四爷,“爷还是壮年呢。我说的老,是指容貌。不再是二八年华那般的鲜嫩了。”

    四爷跟着一叹:“不鲜嫩了,爷也觉得你最好。”

    林雨桐的神色就尴尬了起来,“爷……我就是自谦一下,您不能这么总说大实话吧。”

    四爷就哈哈的笑。他都觉得不可思议,守着一个女人过了这么些年。

    “咱们再生个孩子,阿哥格格都行。”四爷搂着林雨桐,“你看,老三,老五他们,差不多年年都有孩子出生。不管嫡庶吧,瞧着就兴旺。”说完,眼巴巴的看林雨桐。

    林雨桐心里犯了一个白眼,这就是在什么地方都不想服输呗。

    她翻身坐在四爷的身上,生就生,也不是养不起。

    谁让这时候的人,认知比较奇葩呢。觉得只要还能生,身体就是强健的。

    能叫女人受孕,对男人来说,是能证明自己能力的事。

    半个月后,林雨桐的例假没有按时来。而四爷又打算去热河了。

    “没事,下次带你去。”四爷看着林雨桐的肚子,轻声道。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定,但以从心内的感觉上,觉得*不离十。

    这个孩子将比弘昀的第一个孩子还小。

    冲动完之后的林雨桐都想捂脸。

    四爷走了,连弘时弘昭一并带走了。弘暄倒是年纪小,留了下来。

    等到基本能确定有孕的时候,四爷已经动身往回走了。因为莫雅琪的婚事就在跟前。

    四爷就这一个亲生的闺女,那嫁妆谁也不敢马虎。

    林雨桐带着人,从自己的库房里给莫雅琪又收拾了二十抬。

    李氏更是将她这半辈子的积攒,都当做私房给了莫雅琪。

    在加上太皇太后,太后,各位太妃,宗室各家给准备的东西。那真是子孙几辈子都用不完。

    这要是公主不强硬一些,还不知道多少人打着嫁妆的主意呢。毕竟财帛动人心。

    四爷回来以后,嫁妆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林雨桐被确诊有孕,让四爷嫁女儿的心稍微好过了一些。

    等飘起第一场雪的时候,莫雅琪出嫁了。

    听说在新婚一个月后,莫雅琪叫人在公主府和额驸府的隔墙上开了一道门的时候,林雨桐的心才算是放心了。

    而此时,年羹尧打了打胜仗的消息,也传回了京城。

    十四爷坐在皇上的对面,恨不能将年羹尧千刀万剐了。他盯着折子上的字,焦急的道:“……这绝对是污蔑!臣弟哪里有这样的胆子?”

    竟然在打了胜仗以后排除异己,将不亲近他的将士,用‘临阵退缩’的罪过给杀了。不光如此,还将这些推到了自己身上。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无赖呢!

    嚣张!轻狂!不知死活!

    四爷轻笑一声,“这年羹尧爷该回来了。”

    “就怕这奴才舍不得西北,调拨不动啊。”十四咬牙切齿的道。

    “这可由不得他。”四爷淡淡的说了一声。

    扭头见十四神色紧张,就道:“行了,朕知道你委屈了。留下来用饭吧。你四嫂准备了酸菜的锅子,一起吃。”顺便叫苏培盛去请了十三过来。

    鱼头酸菜锅,淡绿色的汤再锅里翻腾。

    四爷先叫人给舀了一碗清汤出来,端起来就喝。

    十三和十四看着香甜,也都舀了一碗。

    十三就说起弘晖和弘昀的婚事来,“听说钦天监的日子都已经算好了?”

    四爷就点头,“这得内务府和礼部来办。朕才说这几天抽空,叫老九过来一趟,看时间上哪个来得及就选哪个。”

    十三点点头,万岁爷这算是厚道的。至少还给人留下了置办的时间。不像是先帝那会子,只要他觉得合适,才不管下面怎么作难。

    四爷就感叹,“成了家也好,朕就跟着省心了。”

    成了家,就算是长大了。

    这话十三和十四就没法接话了。皇阿哥的事,他一点都不想掺和了。

    四爷也没有叫两人回答的意思,随即就转移了话题。

    这边饭还没吃完,苏培盛就出去了一趟,紧接着就回来了。

    四爷就看了苏培盛一眼,“都不是外人,说吧。怎么了?”

    苏培盛低声道:“八爷……他殁了!”

    四爷手里夹着煮好的冻豆腐,吸饱了汤汁,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殁了?

    老八!

    他竟然殁了!

    不光是四爷愣住了,就是十三,十四爷愣住了。

    老八才多大年纪?怎么会殁了。就算是在皇陵里,可也带着伺候的人。吃穿用度谁也不敢克扣不是。怎么就殁了呢?

    四爷慢慢放下手里的筷子,满条斯文的擦了手。

    十三坐在椅子上直喘气,十四整个人都站起来了。

    谁也没有说话,时间就如同静止了一般。

    此时他们兄弟想起的老八,不是后来汲汲营营的老八,而是年幼时的老八。

    斯文俊秀,腼腆有礼的老八。

    十四的眼圈突然就红了。他将头扭向一边,不敢叫人看见。

    人死如灯灭,再多的不好,也随着他的离世而消失了。

    “准入葬入皇陵。”四爷站起身,摆摆手,“你们去……看着将丧事办了吧。”

    十三站起身,突然顿时,扭头看万岁爷,“怎么会这么巧?年羹尧要回来了,八哥就突然冷不丁的……”

    四爷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年羹尧没这胆子,但老八还是希望朕将他的死跟年羹尧联系在一起。毕竟老八只要活着,他跟年羹尧那层关系就会成为年羹尧的拦路石。年羹尧有动机这么做。”

    十三愕然的道:“万岁爷怀疑,八哥是自杀。”

    四爷点点头。“要不然呢?”

    十三沉默。

    十四愕然道:“臣弟去查查!”

    “十四!”十三喊住十四,“听万岁爷吩咐吧。”

    你查什么查!这事能查吗?查出来自缢身亡怎么办?难保别人不会说这是万岁爷逼死的。甚至怀疑万岁爷暗害了老八。这名声还要不要了?

    所以,这事,根本就不能查!

    十四愣了一下才想明白里面的道道:“四哥……我又糊涂了。”

    “叫人怀疑了,才是老八的目的。”四爷一叹,“一箭双雕啊!他真是到死都没停下过算计。”

    十三和十四对视一眼,越想还真觉得万岁爷的话有道理。

    这才符合老八的性子。

    四爷摆摆手,“你们去送送吧。兄弟一场了。”

    十三应了一声,拉着十四离开。

    万岁爷这样已经算是宽厚了。葬入皇陵,至少老八府上孩子的日子不算难过了。

    林雨桐见四爷回来,就直接进了内室,然后盘腿坐在蒲团上,这是在诵经。

    问了苏培盛一声,林雨桐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她回屋子,换下了身上玫红的衣服,换了素服。

    跟四爷的平静比起来,反应就激烈的就是九爷了。

    九爷站起身,瞪圆了眼睛看着报丧的人,“你这狗奴才说什么?”

    “八爷……八爷殁了!”那人战战兢兢的道。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