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清穿故事(161)一更
    清穿故事(161)

    弘晖听着傅弛的禀报,脸上的神色越来越淡了。

    他手里握着笔,站在书案前。白色的宣纸,浓黑的墨汁,铁画银钩,肃杀之气迎面而来。

    傅弛就看见主子的笔下没有丝毫停顿,好似半点都不受影响一般。

    良久,弘晖才放下笔,看着眼前的字,满意的点点头。

    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外面禀报说是二阿哥来了。

    弘晖摆手叫傅弛下去。出门的时候刚好碰上弘昀。

    傅弛行了礼,对弘昀用眼神询问的举动仿若看不懂一般。

    “进来吧。”弘晖不用看,都知道两人在外面又打眉眼官司。

    弘昀讪讪的进来,他就是猜到弘晖的心情会不好,才过来的。

    按理说,富察家这么做,本身是没错的。作为未来大福晋的娘家人,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可就是谁也说不出什么来,才是最大的问题。

    他怎么就不看看皇额娘对乌拉那拉家的态度。至少乌拉那拉家的姑娘没许配给他们兄弟,甚至连几位皇侄都不曾许配。而是给了平郡王做了王妃。平郡王虽是宗室的郡王,但说起来真没什么权势。承袭爵位的时候,他才几岁大。上面又没有爹妈在。自己做主,跟谁都不牵扯。而且,乌拉那拉家除了承恩公的爵位,还有什么?恨不能剥的什么都不剩。

    如果不是皇额娘根本就不依赖娘家,他相信,如今的局势肯定不是现在这样的。到时候,皇阿玛为了限制乌拉那拉家,也会给额娘体面,将李家给提起来的。

    所以,额娘偶尔抱怨几个舅舅没有差事的时候,他总是弹压。

    只要不是皇额娘和大哥想不开的去拉乌拉那拉家,那么李家就注定起不来。

    不管是皇阿玛还是皇额娘,都希望有一个眼里只有大哥的大福晋,而不是将娘家的利益跟她捆绑在一起的大福晋。因为这就很可能造成,将来大福晋生的孩子跟富察家捆绑在一起。如此一来,弊端是显而易见的。

    毕竟,这样的教训已经很多了,就如同索额图和明珠。

    但是奈何,人心就是个无底洞,好似永远填不满似得。

    “大哥,要不然,你叫了马齐,说上一说。”弘昀低声道。

    弘晖轻笑一声,“说什么?有什么可说的?”要真是心静,不说他也静,要是心不静,藏在暗处蠢蠢欲动才更麻烦。

    他不着急。

    可林雨桐是真着急了。从来不生病的她,心里直冒火。躺在床上浑身都乏了。却偏偏什么都不敢露出来。她觉得四爷心里比他还气还急。

    可如今就是再气,也不能直接去打富察家的脸。富察家的脸面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弘晖的脸面。

    半夜里,林雨桐就发了烧。真是多少年都没有过的事。

    四爷笼着被子叫太医。夜里看诊熬药,折腾的半晚上都没睡着。

    第二天一早,四爷就叫人拿了上记名秀女的名册来。“你要实在放心不下,就赐两个侧福晋?”

    林雨桐一口血险些喷出来,这什么逻辑?好说歹说才劝住了,“由着弘晖自己看着办吧。儿孙自有儿孙福……”

    四爷就抚着林雨桐的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弘晖对于两人的意义是不一样的。总觉得这孩子是从阎罗殿里抢回来的。恨不能将所有的好东西都捧到他眼前。而且这孩子重情,不是凉薄之人,总盼着他将来日子和顺,别弄得跟先帝似得。他这么安排有这么安排的用意,但也确实不希望事情真按着自己预想的走。

    他搂着林雨桐叹了一口气。有些话,还是不能跟她说。越说她心里越着急。

    皇后病了,这可不是小事。尽管只是发烧了,但惊动的人真不少。弘晖和弘昀天不亮接到消息就往园子里赶,连莫雅琪都叫人准备了车辇,紧随其后的到了。

    “你们都跑来做什么,就是贪凉,一点小症候。不碍事。”林雨桐叫孩子们坐下。“大热天的,跟着折腾。”

    弘晖坐在林雨桐身边,拉着林雨桐的手,“额娘,别为儿子着急。”

    额娘的身体很好,从来没有病过。就是生两个弟弟,也生的十分顺利,半点都不要人操心。

    这次根本就是心里着急,上火了。

    莫雅琪这才知道为了什么,顿时就恼了,对着弘晖道:“这事我来处理,行不行?”

    林雨桐就笑:“别跟着闹。这事你得避嫌。百姓家有句话叫做‘小姑子,搅姑子’,就是不叫姑娘掺和娘家兄弟的事。这话搁在什么地方都对。”

    莫雅琪低声道:“我还想着请了赫舍里家的姑娘和瓜尔佳氏家的姑娘出来玩呢。园子里不方便,就去九叔那里。叫几个堂姐妹出面请人也行。”

    专门漏了富察家不请,就是给富察家敲一个警钟。

    林雨桐摆摆手,“你们都别管,额娘心里有数。”

    等屋里就剩下林雨桐和弘晖母子,弘晖才道,“额娘,您太较真了。有些事,这辈子遇上了,是福气。若是遇不上,就是命数。大家都是这么过日子的。再说了,儿子一天忙到晚,顾不上这些磨磨唧唧的事。”

    是的!一个男人,真未必在乎这些。愁的也是之后孩子的事。

    林雨桐拉着弘晖的手,低声道:“你阿玛也心疼你,只是到底不想为了这个伤你的脸面。就打算赐个侧福晋下去。叫我给拦了。这真要是先有个侧福晋,就真是坏事了……”最起码,还没过日子就跟你离了心。

    弘晖理解的点点头,“额娘,儿子懂。这事儿子去办。”

    从额娘这里出来,弘晖就去前面见了四爷。

    “你怎么想?”四爷叫弘晖坐了,才问道。

    弘晖苦笑了半天才道:“阿玛,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是额娘一样,除了您和我们兄弟,谁也不在乎。就算换一个,又能强到哪里去?父母兄弟宗族,是每个人的牵绊和依仗。儿子的意思,先压着富察家的人,马齐是个聪明人,响鼓不用重锤。至于阿玛怕伤了我的脸面这事……在儿子看来,这倒是一块试金石,叫儿子好瞧瞧,哪些是真金。”

    四爷的眼里就有了笑意。弘晖没有急着用富察家,反而是出手要压下他自己的助力。

    稳得住心,不会被外物所迷。

    这很好。

    “去吧。”四爷拍了拍弘晖的肩膀,户部还要你多盯着,今年入冬以前,青藏那边该有一战了。

    随后的几天,马齐因为两件小事,被万岁爷斥责的风声就传了出去。

    马齐是先帝时的老臣了,为了一点琐碎的事情被训斥,这实在是让人不多想都不行。更多的人则是将这事跟弘晖联系在了一起。

    觉得这是万岁爷想压一压大阿哥。

    众人不由想起了先帝和理亲王。曾经,谁都以为这个太子是板上钉钉的下一任君王,可是到头来呢?

    看来有些事情,还是要看看再说的。

    弘晖在户部,顿时就觉得耳根子清净很多。但随之,许多事情上也就不那么得心应手了。

    他不由的苦笑,这就是人心。之后又想,难道这就是阿玛要的,用另一种方式,来锻炼自己的心智。毕竟,自己和阿玛是不一样的,阿玛从众多的兄弟中脱颖而出,中间有过得意,也有过失意。走到最后,可以说是历经了九九八十一难。可是自己就不一样了,从小就是阿玛的嫡长子,就算在宫里,受过两年的委屈,但是身份上,真的不低。没人敢糊弄自己。到了后来,更是跟在皇玛法身边,听得最多的就是奉承。就是吹捧。

    等到了皇阿玛登基,自己这个嫡长子,在别人眼里就是隐形的太子,而且是得到先帝首肯的隐形太子。

    自己所办的任何一件事,基本都没有受到什么阻碍。

    而在下江南时,自己面对李家的不知深浅,尤为愤怒。可反过来想想,难道自己就真的没有自我膨胀吗?

    有!肯定是有的!

    只是自己在阿玛额娘那里备受看中和宠爱,在兄弟里又向来有威严。

    好似这世上,真的没有什么能阻挡个自己前进的脚步。

    直到富察家,没有按照自己的预想走,这才恍然一惊。

    他过了太久顺风顺水的日子了。其实他想,阿玛在乎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富察家,他要想给自己增添筹码,有的是办法。事实上,他想看到的是自己在这事上的态度。想看到的是自己处理这件事的手法。

    最重要的,他想叫自己学会沉淀。

    四爷靠在软枕上,看着林雨桐的睡颜。心里多少有些歉疚。

    这些事,自己没法跟林雨桐细说。她将男女感情看的太重。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像她这样,说抛开家族就抛开家族的。这样的做法有利也有弊。

    好处是几个孩子亲密无间,没有外人掺和。坏处就是,这些孩子背后都没有势力支撑。这势力过大了不好,但是没有势力,权力在手里就是虚的。要是有乌拉那拉家在弘晖背后,也就不用费心的找什么富察家了。清贵有名望的人家不少,不是非他们不可。

    他想要弘晖学会拿捏手里的势力。沉下心思,静静的体会人心。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