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清穿故事(163)一更
    清穿故事(163)

    “我也要搬回来住。”弘昭愤愤的咬了一口小笼包子,里面鲜虾的味道让他深深的长吸了一口气。

    林雨桐头上的青筋都开始蹦跶了。先是弘暄看到弘晖在屋里睡着,从来不怎么哭的娃儿憋眼泪憋的脸都红了。

    她还没来得及哄呢,就见弘昭满身大汗的进来。

    他脚步一顿,转头就看见他大哥在炕上坐着,这会子连袜子都没穿,还光着脚呢。看见他进来,才施施然的下炕,绕进里间去洗漱

    差别待遇!这就是差别待遇。

    他嘴角一撇一撇的,十分不屑,又十分的委屈,“我也要搬回来住。”

    一早上了都在念叨这句话。

    眼前的三只,都是亲生的,好似自己多偏心一样。

    “外面的炕这么大,谁愿意晚上过来睡就睡吧。”林雨桐没法拦着,父母对孩子就得公平。但跟弘昭和弘暄这样的孩子讲不通道理。

    她扭头问弘暄,“额娘之前就叫你住在厢房里的,跟额娘挨着,你不愿意。这会子委屈成这样?”

    “住在厢房,又不是这里。”小娃儿嘴一瘪,还拍了拍炕。显得很愤怒,也不怕手疼。

    弘昭又撇嘴,“就是!”煽风点火的道:“我们都是捡来的,就大哥是亲的。”

    弘暄的眼泪就再也憋不住了,哗哗的往下流。

    林雨桐气道:“捡来的?我跟你们阿玛要去捡孩子话,没谁不愿意把孩子往我们手上送的!我还能挑你们这样不醒事的小孽障。”

    弘昭继续小声撩拨弘暄,“我肯定不是捡的,你看我的脸,跟阿玛一样。你就不一定了。”

    三四岁的奶娃娃哪里分辨的出真假,这会是真的哭出声,哭的好不伤心。

    林雨桐心疼坏了。“你四哥哄你呢,你还信?”说着就瞪弘昭,“你当你有多出息,跟弘暄这么大的时候还尿床,尿床了还不认,非说你阿玛尿的。找谁说理去?弘暄跟你比起来,乖多了。”

    突如其来被揭短,弘昭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弘晖梳洗后回来,淡淡的道:“一会去演武场,我看看你最近有没有偷懒。”

    弘昭一下子被嘴里的汤被呛住了。有些惊恐的看弘晖,“大哥,我不敢了。”

    弘晖不理他,伸手抱了弘暄放在他身边,“你四哥哄你呢,一会大哥去揍他。”

    弘暄瘪了瘪嘴,在林雨桐确认的点点头后小声跟弘晖道:“狠点,不怕!”

    你不怕,我怕!弘昭狠狠的瞪眼看弘暄。

    林雨桐真是看见这些小子就糟心,以前是弘昭坑弘昀和弘时,现在该弘暄坑弘昭了。

    一个个都是坑兄弟的坑货。

    今儿园子里特别热闹,不知道真相的吃瓜群众,纷纷往园子里跑。

    都猜测着大阿哥是什么意思?

    其他的人四爷才不管,就叫了几个兄弟进来,还和善的一人赏了一碗好茶。

    这不像是坏事,反倒像是好事啊。

    九爷先看十三,看看十三脸上能露出什么神色来。哪怕给点提示也好啊。

    可惜,如今的十三不是以前的十三了,位高权重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心思深沉,喜怒不形于色。

    九爷什么也没看出来。不由心理暗骂一声。

    他向来就不是一个能沉下心的人,于是直接开口,“大阿哥半夜进了园子,臣弟这心里一晚上都提着呢?”

    四爷就看了十爷一眼,才道:“老十跟你说的?”

    十爷是九门提督,知道大阿哥出城是应该的。但是,你老九是怎么知道的呢?

    窥伺紫禁城的一举一动,你想干嘛?

    就是谁都知道这消息瞒不住人,但是四爷不说,就不能先问的。只当做什么也不知道才好啊。

    怎么会有这样的傻缺,直接就开口了。

    如今好了,掉坑里吧。

    九爷一下子就憋屈了起来,看了十爷一眼。表达的意思十分明确,‘救救哥哥我啊。’

    十爷呵呵一笑,“可不是嘛,万岁爷。九哥是听臣弟说的。”

    九爷顿时松了一口气。好兄弟,关键时候就是指的上。

    四爷漫不经心的问十爷,“你天不亮就去找老九了?”要不然来的时间就不对了。太早了些。

    十爷呵呵一笑,“叫万岁爷见笑了,这不是怕九哥忙嘛。”

    “哦!”四爷连眼皮都没撩,问道:“这么急着找老九,又借银子啊?”

    十爷眼睛一亮,“万岁爷圣明。知道臣弟没出息,不善经营。可不就是找九哥借银子吗?两万两,九哥都答应了。要不是急着上园子里瞧瞧。说不得都给臣弟支出来了。”

    九爷不可思议的看向老十。前几天刚拿了五千两,这会子顺杆爬又是两万两。、

    你怎么不去抢啊!

    还当着万岁爷的面。

    十爷却扭头对九爷道:“九哥,在万岁爷面前,弟弟得谢谢你。”

    这是提醒九爷,在万岁爷面前呢。答应下来的事情就不能后悔。

    这个混蛋。

    九爷忍着牙疼,“是啊!老十从小到大都是这德行,万岁爷想不知道都难。”

    四爷就赞九爷:“老九这样照顾兄弟,不错。”

    被万岁爷夸为‘不错’的九爷一想起这两个字是两万两银子换来的,就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万岁爷是真坏啊!他不动声色的给老十递了梯子过去,老十能不顺杆爬吗?

    他不由的悲愤,所有的兄弟都是坑货。也不知道先帝老爷子他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孽了,生下他们这一群讨债儿子,叫自己多了这么多坑货的兄弟。

    就听那边三爷已经跟万岁爷聊上了,“……瞧着万岁爷气色真好,昨晚睡的好吧?”

    瞧这话问的多委婉。

    四爷就笑道:“叫弘晖那小子给闹得,也没睡好。他多大的小伙子了,半夜跑过来说想阿玛额娘了。朕跟皇后都歇不下了,他倒是挨着枕头马上就睡了。孩子是不能亲自带,多大了都粘人。”

    酸!真酸!众人心里就这个感觉。

    瞧这嘚瑟的!简直叫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他们不敢相互交换眼神,但不约而同的心道:当初自己讨老爷子喜欢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起用这一招呢。

    又不由的觉得,弘晖的手段真是厉害啊。当初小小年纪,就哄得老爷子高兴。如今,连万岁爷也哄的高兴。

    听听这话说的,亲自带孩子?这话也无从知道真假,但万岁爷都这么说了,大概即便不是真的,也相差不远。

    不管大家心里怎么想的,反正都称赞起万岁爷跟大阿哥父子情深起来。

    九爷心里更腹诽,老四当年也是哄老爷子的能手,怎么到了他自己跟前就看不透呢。

    宫里,弘昀起身,从上书房出来,往阿哥所去。

    大哥出宫的时候,打发人跟自己说了一声。叫自己多注意点宫里的事。

    虽然不知道什么事,但大哥总不会没有缘由就出宫的。大概是昨天富察家的事叫他心里不痛快了。

    这般想着,就越发着急回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

    谁知道刚走了几步,后面就传来叫声,是弘晳快走几步追了过来。

    弘昀心里真是神烦,但脸上的神色却愈发的柔和起来,“二哥,怎么?有事?”说着,就示意弘晳赶紧走,“这可真是热的人受不了。”

    弘晳认同的点点头,“园子里倒是凉快,大阿哥都去了,你怎么也不去松散两日。”

    弘昀不想跟他说这些有的没的,就道:“我跟大哥总得换着来吧。还能谁都不留在宫里?”要不然,像你这样的魑魅魍魉,心思鬼魅的人,可不得闹幺蛾子。

    弘晳挑眉,弘晖走了,弘昀竟然知道?

    他还真就是不信他们兄弟真是什么兄弟情深。

    但还是点点头,“这倒也是。”转头又问道,“怎么?过几天你也要去园子里住几天?”

    “就算我不去,皇额娘也该打发人叫我去了。”弘昀的语气越发的温和,“我们不在皇额娘跟前,隔段时间不见见我们,她心里放不下。”

    说的跟真的似的!也不知道这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

    自己的嫡母还是曾经的堂堂太子妃呢,谁不说太子妃贤惠大度,但是到头来呢,在宫里还不是一样对自己和弘普算不上亲近。顶多是没有仇视,没有苛待罢了。

    这还是在先帝和阿玛的眼皮底下。

    他就不信皇后真的能将他视为己出,没有丝毫的偏颇。

    就听弘昀道:“这人啊,得讲良心。”一副十分感慨的样子,笑眯眯的看着弘晳。

    弘晳心头一跳,这话里还真是有话啊。

    他嘴角也勾起笑意,回答的斩钉截铁,“是啊!人得讲良心。”

    两人相视而笑,看起来相谈甚欢。

    弘普远远跟着两人,心里不由的一叹。不服气又能怎样,当年弘晖就让着自家二哥,如今身份颠倒,人家凭什么还让着你。就是弘昀,只怕认真说起来,也不一定就是好惹的。

    再说了,他们兄弟身份尴尬。就算弘晖和弘昀两兄弟有什么嫌隙,也不可能叫你知道不是。

    人啊,有时候就得认命,学会低头。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