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清穿故事(159)三更
    清穿故事(159)

    林雨桐坐在梳妆台前,细致的看了看脸上的妆容。挑了件妃色的旗袍。

    正要换衣裳,门帘一挑,三四岁大的孩子慢慢的踱着方步走了进来。林雨桐脸上就有了笑意。

    时间过得是真快,转眼,孝期就过了。弘暄都已经能自己念书描红了。

    四爷去了皇陵,去祭奠先帝了。

    算是走完守孝的最后一道程序。

    弘暄年纪小,被留在了宫里。尽管这孩子脸上没有多余的神色,但身上还是散发着‘我不开心’的气息。

    林雨桐伸手抱他,他略微抗拒了时候,就乖乖的坐在了林雨桐的腿上。“等你长大了,想去哪就去哪。今儿风大,不出去也好。”

    如今刚出了正月,天还冷的很。

    御驾停在了皇陵之外,四爷徒步往里面走。后面跟着晃晃荡荡的人群。

    八爷就跪在路边,恭迎圣驾。

    但四爷仿若不见一般,直接就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弘晖有时候就觉得,八叔真是一个冷情的人。只要他肯服软,肯将那些他烧掉的那些账本的内容重新的写出来,哪怕不全面,皇阿玛也会看在这个情面上,给弘旺一个体面。

    可他倒好,坚决不写,坚决否认。死不认账。对于几个孩子也是不闻不问。

    这是弘晖见过的最无情的人。

    可叫八爷说呢,那是自家福晋用命都要守住的东西,死也不能拿出来。

    于是,就成了这样。

    八爷跪着迎来了四爷,跪着送走了四爷。

    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在他的身边停留过。

    孝期过了,整个京城都热闹起来了。今年是雍正三年,是第一次选秀。

    而且,大阿哥,二阿哥,都到了成婚了年纪。两位皇子福晋,肯定要在这一届秀女中产生了。

    哪怕不是福晋,就算是侧福晋,格格,也多的是人家谋划。

    于是,太后,林雨桐和李氏,包括是在深宫不露面的太皇太后,都有人求见了。

    多是带着姑娘的夫人们。

    就算是三福晋五福晋她们,也因为娘家的关系,没少带着娘家的侄女进宫请安。

    宫里多了花枝招展的姑娘们,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

    弘晖和弘昀平日里都不敢进来,怕碰见人家的姑娘就不好了。

    林雨桐也叫下面的人经点心,别叫相互冲撞了。

    毕竟个个王府的阿哥,也都差不多到了指婚的年纪了。

    林雨桐见了一天的人,头晕眼花都不足以形容自己疲态。

    “挑花眼了?”四爷这两年皇上做下来,处理政事越发的得心应手了。如今看着,十分的从容一般。晚上回来的早不说,还有闲工夫插花。将花房送来的水仙玫瑰,摆弄的极为雅致。

    林雨桐歪在榻上,伸手揉了揉额头,紧跟着,四爷的手就搭过来,给她按着太阳穴。

    “你这两年越发的懒散了。总是不乐意见人。”四爷轻柔的给她捏着,让她靠在自己怀里,舒服一下。他最知道这种不停的见人是什么感觉了。腰背挺着做一天,一点都不必骑一天轻松。

    林雨桐舒服的轻叹一声,“爷啊,我这是把皇后刚做一个差事在做啊。要是可能,只缩在爷的羽翼下,什么心都不操多好。”

    四爷就轻笑一声,“胡说。”嘴上嗔怪,可语气却显得被林雨桐的话取悦了。

    如今,林雨桐越发摸准了四爷的脾性,什么话能拍对地方,简直不用思量,张嘴就来。

    于是四爷越发的舒心了,林雨桐也越发的轻松了。

    好似显得皇上和皇后的情分也特别的不同似得。

    林雨桐往下一躺,枕在四爷的腿上,“人家的闺女也都是好闺女,可要挑出满意的,我愣是想不出来。可要说人家闺女有什么缺点,还是那话,真有明显的缺点,也不敢带进来叫我瞧。难死了!”而且这不光是自家的弘晖和弘昀,还有弘晟红薯这些侄子。

    自己随手一点,若是将来不合适怎么办?

    “你就是想的太多。好不好的,将来磨一磨自然就好了。”四爷不在意的道,“只要根基门第合适,别的都不要紧。”老五,老七,老九这些兄弟,如今跟福晋不都过的挺好的。当初还不是先帝闭着眼睛指的。可能也是先帝那会子既当爹又当娘,想的少吧。他好似现在回忆起来,都是先帝将年龄对的上的挑出来,放在写着他们名字的盘子里。然后再看这些姑娘的出身,出身不合适的挑出去。剩在盘子里的,再看看画像,顺眼的留下,不顺眼的又取出去。之后,再叫钦天监算八字,相合的就成了。不匹配的就从淘汰的里面再选一个。

    林雨桐愣愣的听着,然后惊讶的道:“我就是这么被选给爷的。”

    四爷点点头,“那你以为呢?”

    这还真是一个只看权势不看脸的世界。

    当然了,原主的脸也只能说是清秀,寡淡的很。她想,要是看真人,只怕还真就未必能指给四爷了。

    “富察家的姑娘,你见了吗?”四爷又问了一次。

    林雨桐就是再怎么迟钝于不愿意,也知道四爷大概还是想给弘晖定下富察家的姑娘。

    四爷见林雨桐还是不说话,就道:“弘晖的背后必须有自己的势力,这一点,你应该要明白。要不然将来……他怎么掌控全局。”

    林雨桐一下子就坐了起来,眼睛有些湿润。她就是怕四爷将来忌惮弘晖背后的势力,才始终不想从这些特别显赫的人家选。她一直将选择的重点放在著姓大族但却势力不显的人家上。没想到四爷的想法跟她刚好是相反的。

    “爷……”林雨桐的声音有些哽咽。攥着四爷的手紧了紧。

    四爷笑道:“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爷不会把弘晖逼的紧了。先帝用力过猛,已经错过一次了,爷不会再错第二次。”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对富察家的那点所谓的偏见在大局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那就富察家的姑娘吧。”林雨桐还是张口,说出了这话。

    四爷叫林雨桐重新躺下,“你要是不喜欢,将来有喜欢的姑娘给弘晖做个侧室也成。”

    “不成!”林雨桐坚定的摇头,“额娘都没想着给我添堵,我哪里能再给儿媳们添堵。不管是哪个儿子,我只给找嫡妻,其他的我不管。”

    四爷叹了一声,“你这样的想法啊……都是爷惯得。”也是早些年被妾室折腾怕了吧。

    他跟林雨桐解释,“这皇家,不能叫孩子们都同出一脉。”

    林雨桐愕然的看向四爷,不明白四爷是什么意思。

    四爷却没有再往深了说。

    林雨桐只能将这事放在心里慢慢的掂量。却不敢再往深了问。“爷做了爷该做的,至于孩子们做什么选择,愿意怎么过日子,咱们不过问,行吗?”

    四爷就笑了起来,“怎么不行!儿媳妇都归你管,你不做恶婆婆,是她们的福气。”

    婆婆,婆婆的,说的林雨桐不由的将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爷,我老了吧。”时间过得真快,这就做婆婆了。转眼就做祖母了。

    越想越是觉得恐怖怎么办?

    四爷的手抚在林雨桐的脸上,“哪里老了,比当年还好看。”

    去!当年根本就不好看。

    四爷还真认真打量林雨桐,“你还别说,你还真的是越长越精致,越长越年轻了。”

    其实笑起来眼角还是会有一点纹路的。这跟生孩子早应该是有些关系的。

    但林雨桐还是高兴。因为四爷其实现在正是壮年的时候,又身居高位,气度斐然,越发有了成熟男人的韵味了。而且身材保持的一直很好,曲线流畅。她经常以伺候他梳洗为由,忍不住在他身上揩油。四爷每次就笑的不行。

    她有时候觉得,大概真是到了三十如虎的年纪了。

    两人说着,说着,就不正经起来饿了。出了孝期,难免放纵一些。

    “身上都是细致的。”四爷说着,就狠狠的捏了林雨桐一下。

    林雨桐又痒又疼,就笑着躲了。

    两人窝在被窝里又说起弘昀福晋的人选。

    四爷低声一叹,“你觉得赫舍里家的怎样?”

    林雨桐有点懵,怎么选了这么个姓氏,她问,“是索额图这一脉吗?”

    四爷摇摇头,“他是庶子。不管再怎么显赫,也不是嫡枝。他是理亲王的叔外公,不是亲外公。”

    “爷的意思是想将嫡枝的姑娘给咱们弘昀?”林雨桐问道。

    四爷点点头,“另外,莫雅琪的婚事也定下吧。就瓜尔佳氏吧。”

    一个是理亲王的外家,一个是理亲王福晋的娘家。

    林雨桐心思电转,马上明白了四爷的意思。如果弘晳真有异心,没有这两家帮衬,他想折腾出名堂,可真不容易。而这两家终于能摆脱理亲王的旧事的阴影,又攀上了皇阿哥和公主。那么,就不会想不开跟着弘晳闹腾。

    这婚事,还是跟政事脱不了关系……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