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清穿故事(158)二更
    清穿故事(158)

    四爷听着五爷的讲述,神色越发的沉重起来。

    “你怀疑什么?”四爷直接开口问道。

    五爷看着万岁爷的神色,小声道:“……听说之前,老八收集了不少证据和*……臣弟怀疑,这曹家和李家,只怕……”

    只怕跟老八脱不了关系吧。

    这两家闹不好,早就暗中投奔了老八。他么两家最是先帝的心腹,但当先帝慢慢年老的时候,心思只怕就多了起来。

    要真是他们选中了老八,暗地里做了老八的臂膀。那么,可能许多事情就连起来了。也说的通了。

    如今老八倒了,万岁爷又有拿那两家开刀的意思。他们这才急了。

    “你府上的人,是谁送的?”四爷问五爷道。

    五爷摇摇头,“其实已经不好查了。倒了好几道手,但从根子上说,应该还是李家。臣弟将几个女人拘了起来,也拷问了。她们说不出自己的根底。但却是定期有人给她们送点银子。若是有什么有用的消息,打赏会更多。只是,从去年,就没人再给她们送过银子了。臣弟府里,福晋看得还算紧。除了后宅的消息,别的倒是没漏过去什么。”

    四爷就点点头,“朕知道了。你回去顺便告诉老九一声,老九老十身边,大概……”

    五爷心里一禀,老九知道老八在他府里放了人,但确实什么也没查出来。如果这些人都在后宅,甚至有些都已经生儿育女的话,这事就更不好办了。

    他头上直冒冷汗,“是!万岁爷放心。”

    四爷从五爷走回,就回后殿去了。

    林雨桐听说了这事,心里直打鼓。“这可真是防不胜防啊。”

    谁能想到这些美人才是真正的奸细。要真是八爷的手笔,那这手段,可真是叫人胆寒啊。

    “朕……登基以来,光是处理老八留下的烂摊子,就花费了大半的时间,就算这样,还不能说就清理干净了。怪不得老八有底气,他确实是应该觉得有底气的。”四爷冷笑一声。

    林雨桐心道:就算四爷的血滴子,大概也没有八爷的美人计阴毒。

    “幸亏爷有我。”林雨桐安抚四爷道。

    四爷就笑,十分给面子的道:“是啊!没有你,还真是说不准呢。”

    九爷听了自家哥哥的话,一时就愣住了。这些话,单个字的意思他都懂,可合在一起的意思,九爷就有点迷糊。

    “你是说……八哥在我这里……放着的奸细可能是女人……”九爷的声音都不对了。

    兄弟安排了女人监视自己,这是一种什么体验。

    兄弟,他一直当做是亲兄弟。

    女人,更是没有亏待过。不管宠爱与否,没叫她们受过什么委屈。

    今儿,却有人告诉自己,兄弟和女人联手,背叛自己。不!或者说兄弟从来不是兄弟,女人的心里也从来没有过自己。

    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啊!

    “或许,你这边没有呢,是我多心了。”五爷有些不忍。

    九爷呵呵一笑,自己将府里都翻遍了,能查的都查了,都没找到老八安插的人。他一直以为在这事上,自己是冤枉了老八的。没想到啊!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谁会好端端的去怀疑自己的女人呢?爷又不曾亏待过她们。

    九爷猛地站起身,然后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四爷连着打发额三拨太医,人才清醒过来。

    九福晋这次难得的没说风凉话,“你得这么想着,这么多手段,你都没陷进去,可见咱们还是有运气的。”

    九爷拍了拍九福晋的手,这傻女人,一点都不知道自己在难过什么。

    京城炙热的天气,因为这件事,仿佛也冷了下来。

    哪个府邸没有这样的人,不用四爷下旨,各个府里都开始自己清理了。

    听说是生过孩子的,倒是逃过一劫,只是被送到了庄子上,只怕过不了多久,就得病逝了。

    等弘晖从江南一路回来,已经是八月了。

    李家河曹家被抄没了家产,人却都被带回了京城。皇上赐了一座宅子两个庄子,算是对先帝旧臣的恩典,没有下死手。

    弘晖就对林雨桐说起曹家:“……那园子修的,花费也实在说太大了。赶不上畅春园吧,也赶得上之前的圆明园。”如今的圆明园还在扩建之中,自然就无法比了。

    “家里上上下下,穿金戴银。咱们家都没他们这么铺张的。”

    说的都是一些能说的琐事。事关朝政的,一句都没提。

    不过转天,四爷就赏了弘晖一个贝勒,同时弘昀筹备粮草有功,也被册封为贝子。

    弘晖在屋里梳洗完,又检查了弘昭的功课。

    却听说弘晳到访。

    弘晖微微一愣,就站起身来,亲自迎了出去,“二哥来了,我才说将弘昭的功课看了,就去哥哥那边坐坐的。没想到你倒是先来了。”

    弘晳一笑,“就是想听听你说说外面的风土人情罢了。”

    弘晖这一趟,晒黑了不少。见问,就更是摇头,“一路不敢走水路,怕碰上暴雨山洪,江水猛涨。白天在客栈了歇着,晚上赶路。这苦楚你就别提了。还风土人情呢。这一天到晚,就见两头的太阳了。晚上黑漆漆的,借着月光能看见什么啊?”

    弘晳跟着就笑:“还真是难为你了。也就是你了,别人也受不住这个罪。”

    弘晖直摇头,“总想着出去就潇洒了,谁知道外面才是真正的人心险恶。就说着李家吧,你都想不到,将先帝御赐的物件摆着正堂,凡是进了他们家的人,不管什么人,得先磕了头才算完。”

    弘晳倒吸一口凉气,“这还真是没有分寸。难道也逼迫你了?”

    弘晖伸手,掏出脖子上挂着的九龙佩,“这也是皇玛法御赐的,直到我拿出这个,李家才不算嚣张了。可即便是这样,下面的人也煽动了不少人闹事……别提了。不过曹家就比李家知趣多了。”他轻笑一声,“曹家肯认命,不穷折腾,一家老小就算保住了性命。李家只怕……皇阿玛不会轻放的。”现在不处置,是因为孝期没过。

    弘晳面色无异的跟着点点头,算是认同。又说了几句闲话,才起身告辞,“你也累了,早点歇着吧。”

    弘晳出了弘晖的院子,脸上的神色,有些绷不住。

    还真是话里有话啊。

    曹家认命,就能活着。李家不认命,就不会手下留情。

    这是再警告自己吧。

    弘昭从里间露出脑袋,问弘晖,“大哥刚才跟他说那些是什么意思?”

    哟!小小年纪就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叫你背的都背完了吗?”弘晖压下嘴角的笑意,冷着脸瞪了弘昭一眼。

    果然,这小吐吐舌头,就缩了回去。

    外面的天阴沉了下来,突然就又有些闷热,一道闪电,划破了天空,紧跟着,闷雷阵阵。外面就想起了雨声。

    窗户开着,弘晖看着外面的雨幕。

    李家和曹家,确实是投靠了八叔。但自从李家想搭上弘昀,见弘昀反应并不强烈的时候,竟然还敢跟弘晳眉来眼去。

    他只是从中觉察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却没有真实的证据。

    他也把这些告诉了阿玛,阿玛却久久没有说话。

    他心里其实也有些难过吧。像是阿玛这样,能有心胸,容得下理亲王的真不多。

    可是弘晳的不安分,大概还是叫阿玛有些伤心吧。

    如今,弘晳还真是动不得。

    从人情上说,只要理亲王还活着,阿玛就不会动弘晳。这是阿玛对二伯的尊重。

    从得失上说,弘晳的身份还真是有许多的特殊之处。他若是死了,自己和皇阿玛的名声大概都得坏了。世人都会猜测,是他们父子二人不能容人。

    所以,阿玛沉默了。

    当初理亲王将弘晳留在宫里的原因,就是怕他成为别人的棋子。可他生来就是太子的儿子,是皇上的长孙的记忆,让他站在高处下不来了。他不甘于平淡。他大概觉得,自己拥有的一切原本都该是属于他的吧。

    弘晖翻了个身,就见弘昭趴在他床边来,“大哥,我跟你说个事。”

    “你说。”弘晖挺羡慕弘昭的。这小子的身体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天生就是练武的好料子。要不了两年,自己只怕想辖制住他也困难了。

    “听弘昱说,弘晳现在跟几个叔叔家的堂兄弟关系可好了。”弘昭撇撇嘴,“不过二哥说,这弘昱也是不安好心。叫我都别搭理他们。”

    弘晖不在意的一笑,“你二哥说的对。你年纪小,跟他们玩不到一起。以后长点脑子,见了他们别往上凑。”

    生在皇家,谁也不比谁笨。

    天气虽然凉快了,但人的心,却有跟着摇摆起来了。

    四爷靠在榻上,有些疲惫,“有些事情,是注定不会停止的。朕只是怕对不住二哥啊。”

    可叫林雨桐说,问题出在人心上。弘晳在先帝时,就有跟这些叔叔一较高下的心,如今哪里肯臣服。除非四爷愿意将皇位给他这个所谓的‘正统’。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