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清穿故事(156)三更
    清穿故事(156)

    内务府设有南府,也就是之后被称为升平署的地方,专管皇宫的各类戏曲演出。

    四爷明白了林雨桐的打算,就叫升平署写了好的戏本子呈上来。

    这事也就那么一句话的事,要等孩子们上课,那都是中秋以后的事情了。所以,她一点都不急。

    夏天天实在太热,什么也干不了,连下厨这事,四爷也强制她停止了。

    厨房更热。

    弘暄的周岁,在孝期,没法大办。就是在宫里热闹了一番。但就是什么也没办,收上来的贺礼就能堆一个小库房了。林雨桐将这些东西给弘暄单独入库,等将来交给他。这小子真是好命,生下来几个月他阿玛就升职了,他一下子水涨船高。如今能走两步了,叫阿玛额娘,哥哥姐姐叫的十分顺口,只见了太后叫娘娘。大概是宫里那么叫的人多了,他学会了。

    弘暄很乖,但却不是个爱笑的宝贝。越大越是能发现这一点。不管别人怎么逗他,他都能端得住。四爷说这性子是随了他。

    有时候,林雨桐觉得四爷不是不爱笑,只是看对谁。他的那张不爱笑的脸,更像是一副面具,一个武装。当回到家里,他卸下防备,其实并不是一个难相处的人。

    整个夏天,日子似乎都过的波澜不兴。

    屋子里放着好几个冰山。林雨桐睡午睡,还有给一个薄薄的毯子。

    外面再热,也不会叫她这个皇后热到。

    午睡刚醒来,发觉屋子里的人静悄悄的。气氛很不对。

    一问才知道,四爷发脾气了。连苏培盛都被罚了。

    那这一定又是出什么事了?

    “如今谁在前面?”林雨桐问道。

    袁嬷嬷低声道:“是九爷,十三爷,还有大阿哥。”

    “葡萄汁冰镇的差不多了,送过去吧。”林雨桐轻声吩咐了一句。心里还有点担心是不是弘晖把事情办差了。

    四爷看见苏培盛战战兢兢的送上来一个玻璃壶来,透明的壶里是紫红色的液体。上面冒着凉气。连玻璃壶的外面,也有了密密麻麻的小水珠。就知道这一定很清凉。

    弘晖见苏培盛的样子,好像阿玛一个眼神过去,都能跪下一样。他赶紧过了接了。“我来吧。”说着,就给四爷倒了一杯,“这是额娘特意给皇阿玛做的吧。我们可没人吃葡萄这么费事的。想来不是潜邸的葡萄,就是园子里的葡萄吧。”都是自家额娘种的,皇阿玛再怎么暴怒,也不能掀翻了不是?

    四爷‘嗯’了一声,脸色看着好了些。

    弘晖赶紧给四爷递了一杯过去,“您先尝尝,看今年的葡萄怎么样?开春的时候,弘时还记得院子里的葡萄,专门叫人从油坊买了不少油渣,就埋在树根下。想必不比那鸡鸭做肥料差。”

    这是给皇后和弘时表功呢。

    九爷瞧了弘晖一眼,都说先帝喜欢这小子。这性子没有谁不爱。尤其是皇帝。有一个对下面的兄弟关爱有加的嫡长子,是一件特别叫人放心而又安心的事。

    四爷接过来,一口气喝了,“都是你额娘惯得,一个比一个会糟践东西。”

    弘晖也不恼,又给四爷添了一杯,“这个太凉,阿玛和慢点。”说着,又给九爷和十三爷倒了一杯。最后才是自己。

    四爷端着杯子,冷笑一声,“也是朕心急了。这织造,两江的盐税,朕看,就得先拿曹家和李家开刀。”

    十三爷手里的杯子紧了紧,他是知道这两家的。跟着皇阿玛下了几次江南,无一不是这两家迎驾的。银子花费在谁的身上,没有人比他看的更清楚。

    可换句话说,这两家是为皇上花了不少银子,借了国库的迟迟没有归还。但皇阿玛将这名肥的差事给了他们,为了什么?不就是知道这里面的利益巨大,叫他们贴补一下吗?这些年,算着搂回去的银子,没有九成,也就七八成了。已经差不多了。

    说到底,还是银子与圣宠惯坏了他们。他们自家奢侈所耗费的银子,只怕比在先帝身上花费的还多。任谁都能算过这一笔账。想到万岁爷对户部熟悉,估计对曹家和李家早已经看不过眼了。如今朝廷的帐大头都已经收回来了。就这两家,连个态度都没有。这是吃准了万岁爷不出孝期不敢拿他们这些先帝的老臣怎么样吧。要真是这么想可就真错了。万岁爷实在说不上是一个好性子的人。能忍耐到现在才发作,已经是不容易了。

    再说了,织造和两江的盐税,在朝廷的赋税中占的比重太大。不可能将这么一个肥差送到他们手上。

    这两家要是机灵,将手里的差事主动交了,还好些。万岁爷顾着先帝,也不会真将他们怎样的。但是这两家还真是被先帝给惯坏了,竟然敢拿着银子,到京城走动。四处走门子,希望有人能帮他们说话,免了这笔欠款。

    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你们不认这账,这账该记在谁的名下?先帝吗?

    真是利令智昏,要钱不要命。

    “这事,也别叫外人插手,你们看,谁去一趟合适?”四爷将杯子里的葡萄汁喝完,问道。

    当然最好是十三去。但一则,他的身体一直就没真正的养回来过。二则,他现在的差事实在太多。

    “要不,儿子去一趟?”弘晖试探着道。

    四爷强忍着才没说出外面太热的话。

    弘晖却笑了,“其实,儿子是没出过门呢。正好借机往南边走一走。而且,白天歇着,晚上赶路,能热到哪里去?”

    就是没出过门才叫人不放心。

    十三爷跟九爷都不敢说话,要真是路上有个万一,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但四爷却被弘晖说的一句话说服了,那就是弘晖从来没怎么出去过。到底经的少见得少了。

    “也行!”四爷点点头,“先去跟你额娘说一声,越早出发越好。人手都带够。”说着,又从身上摘下一方私印来,“真万一有什么变故,调兵之用。”

    这权力可就太大了。

    九爷跟十三爷对视一眼,弘晖却面无异色的接了,“其实用不上的,儿子的身手,您还信不过啊。”

    四爷瞪了他一眼,“溺水的全都是会水的,不可大意。”

    林雨桐知道弘晖要去江南,而且是越快越好的时候,能不埋怨四爷吗?

    还是亲儿子吗?大夏天的,赶路是什么滋味啊?

    等知道弘晖是为了曹家而去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她不由的想起了红楼。

    本来想说点什么的,可要是曹家没有起伏,也就不会有曹雪芹的红楼梦了。

    这种感觉很奇妙。

    弘晖练武,一般的病症根本就不会有。所以,除了心疼,倒是没有多少担心。“外面的人心复杂,就算你是大阿哥,也不是所有人都会乖乖买账的。别急躁。”

    弘晖一一动应下来。

    弘昭知道弘晖要走,抱着他的腿死活不撒手,要跟着一起去。要不是林雨桐赶过去,还把这小子从弘晖的身上扒拉不下来,“等你能打过你大哥了,你就能自己出去了。”林雨桐这么哄他。

    好容易送走弘晖,安抚好弘昭,回到房里,就见四爷已经回来了。

    “也舍不得弘晖吧。”四爷好像也有些心绪不宁。弘晖还没出京城呢,这就担心上了。

    孩子出门,当爹妈的都这样。于是林雨桐就笑道:“爷办差那时候,也不必弘晖就大。不也就这么过来了。再说了,谁还真的敢对弘晖怎样不成?”

    四爷听着就一叹,“本来打算叫弘昀跟着一起的,但想到弘昀的身体,去了也是拖累。他一个人,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这操心劲的!

    “倒有个身体好的,精力旺盛的,也想去的,爷还能叫他去啊?”林雨桐就笑道。

    四爷知道她说的是弘昭,也就笑而不语。

    还是舍不得管弘昭就是了。

    林雨桐一天一天算着弘晖到了什么地方,日子过得漫不经心。这一天李氏突然来请安,倒叫林雨桐楞了一下。

    一般没事,她是不见后宫这些女人的。太后好似也在体谅她的心情,就算这些女人去了,最多也就是在宫门外磕个头,从来不见。李氏能稍微好点,十次里见个一两回事有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孝期的缘故,后宫还算平稳。除了钮钴禄氏折腾了两回幺蛾子就林雨桐毫不留情的给拍下去以后,简直就不能更安静了。

    李氏管着宫里的杂事,平时也忙。天天的给弘昀弘时和莫雅琪送东西,一天叫人看几回。林雨桐从来都不说,也不问。人家是亲额娘。关系孩子本也无可厚非。好在几个孩子自小也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到现在为止,林雨桐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好的改变。

    但今儿李氏郑重的过来,肯定是有事。

    “请进来吧。”林雨桐吩咐道。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