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清穿故事(153)五更
    清穿故事(153)

    要是一般的戏楼,这掌柜的还真就不敢请十爷。他之所以有这个胆子,那是因为这个戏楼有两家王府的本钱。俩老王爷喜欢看戏,所以,才买了个戏楼。没事就来听听。算是打发时间。这在京城里又不是秘密。这些爷们往常听戏也在这里,算是给两位老王爷捧个场。在哪里乐呵不是乐呵啊。但也不是说,这里除了皇亲贵戚就不接待别人的了。

    听戏嘛!它图的就是个热闹。所以,平日里,达官贵人,富贾商家,平头百姓,给的起银子的您就里面请。说起来,这里还真有些鱼龙混杂。

    因此,十爷算是跟这家的掌柜熟悉。人家恨不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出来,能不管吗?

    他也真是想见识见识,这京城又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了。要不然没这胆子啊。毕竟,就是他们这些爷来了,都得给两分脸面。

    这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要不是知道弘昀弘时忙着呢,弘昭和弘暄还小。他都以为是那几位皇阿哥闹事呢。当然了,他没想着是弘晖,那孩子不干着没谱的事。

    甚至是怀疑这写坏小子们从宫里出来了,不安分了起来。

    可等进了戏楼,他就愣住了。当堂站着三个姑娘,一个手里拎着根鞭子。站在中间这个一身浅绿骑马装的姑娘,他熟啊!这不是九哥家的大格格吗?

    那么另两个能跟她站一起,就都是自家的姑娘了。毕竟侄女太多,平时都在后宅,见肯定是见过的。但是这个孩子一天一个样,猛地对不上号也是有的。

    三个孩子倒是马上收起了鞭子,对着十爷就行礼,“十叔!”

    得!孩子都认识自己。那就没错了,肯定是自家的小姑奶奶了。

    “你们三个怎么溜达到这儿了?”十爷就笑了,“叫十叔瞧瞧,谁欺负你们了?这就动上鞭子了。”

    九爷家的大格格伊尔哈指着缩在一边的几个少年,“就是他们。”

    这几个人,都是十五六岁大,看穿着出身都不错。几人赶紧给十爷见了礼。这才知道这次真是惹到姑奶奶呢。

    十爷摆摆手,也没在意,小孩子玩过家家,谁还当真啊。再说,看见几人身上还有鞭痕,肯定是几个姑奶奶把人给打了。

    “他们这是为了什么打起来了?”十爷小声的问掌柜的。

    掌柜的都想哭了。能为了什么,不过是一出戏罢了。

    原来这是今年戏班子新排出来的戏。说的是,一个李文山的秀才,家贫。因为没钱给家里的老母亲买药,就去在庙门口卖字画。结果,一个财主家的小姐就看中了他的字画,细问下,才知道他是为了母亲买药凑银子。于是觉得这是个有才情又孝顺的人。回头就告诉了自家爹娘,要借给这个秀才银子。老财主见了秀才,也十分喜欢,觉得这秀才有前途,就将女儿许配给他为妻。于是,两人喜结连理,男有才女有貌。后来,女子变卖了自己的嫁妆,供秀才念书科举。秀才去了京城,这一去就是三年没有消息。小姐在家里伺候婆母,操劳家事,日渐憔悴。而这李文山也终于高中状元。并且被公主选中,要他做驸马。可这李文山却是不答应,说是虽然十分的爱慕公主,恨不能跟公主天长地久,但怎奈家里已经有了贤妻。于是,这公主就觉得李文山有情有义,愿意两女共侍一夫。那原配的富家小姐更是贤惠,得知之后,主动让出正妻之位。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么好的郎君。主动在老家伺候婆婆。叫公主跟自家相公相亲相爱。于是结局是花好月圆。

    十爷听了,也觉得这戏没什么啊?总比那满世界的陈世美强吧。这李文山还是不错的嘛。

    这戏怎么了?

    他实在没听出问题出在哪里了?

    于是看向掌柜的,希望给个提示。

    掌柜的也一脸懵逼。“两方就是为了这个戏呛呛了几句……然后就动了鞭子了。”

    十爷就看向三个侄女。他现在总算明白这都是谁了。一个是九哥家的伊尔哈,一个是五哥家的大格格梅果,一个是七爷家的三格格沁芳。他已经给了三狗子眼色,叫他赶紧打发人去请他们的阿玛了。要是侄子,他还好处置。一个不好,踹两脚就好了。可这都是大闺女了,自己不知道咋管啊。听戏罢了,能说什么了不得的话就上鞭子啊。

    就这样的,真叫抚蒙了,人家也得敢要啊。一言不合就动手。淘小子都不这样。

    但现在还真不能什么都不问。他就先问伊尔哈:“怎么了?他们说什么了,叫大格格生气了?”

    伊尔哈瞪了那几人一眼,先问道:“十叔,你听过这戏没?”

    十爷一愣,点点头,“算是……算是听过吧。”大概情节掌柜的告诉他了。

    伊尔哈就耻笑道:“就这样的戏也敢拿出来演?叫他们改一改怎么了?”

    十爷懵逼了一脸,“你……你听戏嘛……不就是图一乐么……”话还没完,见这三个姑奶奶脸子就掉下来了。哎呦!这个小脾气哟,十爷果断的扭头训掌柜的,“虽然是图一乐,但是不好的,不合适的,该改的还得改。”

    掌柜的老委屈了,“爷,这一改,不就成了又一个铡美案了吗?”

    也对!人家出一台新戏也不容易。

    他又扭头,“这戏……你们到底哪里不满意啊?”

    “十叔,你见过哪个公主蠢成那副德行,明知道人家有原配还上杆子往上凑的,他李文山当他是谁啊?”梅果说话一点都不清甜,反倒是嘎嘣脆。

    有理!十爷点点头。公主要是那副德行,不用别人出手,皇上就先得把他拍下去。尤其是现在这位万岁爷。

    伊尔哈跟着就冷哼一声道:“既然家里有了妻子,怎么可以对别人动心。说什么仰慕公主,想跟公主双宿双栖。真是一个伪君子。这戏里也敢为这样的人唱赞歌。”

    十爷挠头,这话不对啊!谁说娶了媳妇就不能爱慕别人了。他心道,你阿玛要是做到这一点,也就不会有你出生了不是?

    这都谁教孩子们的?全都教错了。

    “还有那可怜的富家小姐。你当人家愿意主动让贤吗?那是逼不得已的。谁敢当公主的主母,谁敢坐在公主的上面?这君臣纲常还要不要了?摆明了就是皇家以势压人。不管说的多冠冕堂皇都改变不了事实。这不是诋毁是什么?”沁芳声音轻柔,可这话却如钢刀,吓的掌柜的赶紧给跪下了。他就是再大的胆子,再厚的靠山,也不敢对皇家含沙射影啊。

    这话连十爷都没法反驳。

    怎么这姑奶奶们的阿玛还不来,十爷看着三人,直撮牙花子……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