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清穿故事(150)二更
    清穿故事(150)

    看着八福晋腰板挺得笔直给自己行礼,眉宇间带着几分不驯之气,林雨桐微微皱眉。本来该叫人扶起她的,她却什么也没做,只由着她行了叩拜的大礼。

    其实除了朝拜,谁会行这样的礼?

    但此刻,八福晋故意这么做了,林雨桐也不拦着。

    就端坐在上面。身为皇后,受她的礼怎么了?

    委屈了吗?

    林雨桐觉得十分的好笑。这是拿低姿态故意恶心自己呢吧。

    有这么一边一丝不苟的行礼,一边表现出‘就你也配’的样子的吗?

    怎么着啊?觉得自家爷抢了八爷的位子。所以,就连自己这皇后位子也是窃取她的?

    这都什么逻辑?

    “皇后娘娘如今真是越发的年轻,风采更胜了。”八福晋这么说。本来挺好的话,要是不用不屑的语气就更好了。

    林雨桐笑着点点头,“八福晋也一样明艳不减当年。”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多少年没见了。

    林雨桐指了指一边的椅子,“坐吧。听弘昀说你想见本宫,怎么?有事吗?”

    她跟八福晋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说了。

    她有时候闹不懂八福晋的心理。八爷对她到底怎么样,林雨桐觉得,八福晋心里应该是有数的。男女之间那点事,外人或许看不出来,但当事人心里应该是清楚的。婚姻就是如此,冷暖自知。

    但有时候,又觉得八福晋如同中了蛊一般。完全没有理智可言。

    或许是看不到希望,比别人都显得疯狂。更无所顾忌。

    八福晋又磕头谢了林雨桐的赐坐之恩,才坐下。

    这一番作态,看的林雨桐牙疼。

    她也不说话,也不说上茶。省的她还得磕头谢恩。

    八福晋却主动道:“皇后娘娘不赏一碗茶喝吗?”

    “不了。”林雨桐摇摇头,“谢恩也是个体力活。”

    既然知道谢恩是体力活,难道想不到自己走着进宫,到了这里不停的磕头消耗了体力吗?这个时候肯定口干舌燥,有口温茶解渴最好吗?

    林雨桐心道,就是不惯你那些毛病。恶心了我这半天,我凭什么还体贴你。

    你谁啊?咱们熟吗?

    却见八福晋又跪下谢恩,“多谢皇后娘娘体贴。”

    还没完了是吧?

    林雨桐站起身来,就要走。

    八福晋抬头道:“皇后娘娘尽管自便,臣妇就跪在这里等着。”

    林雨桐耻笑一声:“你做出这幅样子给谁看?谁欠了你的?没人惯你的臭毛病。有话说话,没话就滚蛋。跪在这里?这里是你想跪就跪的?信不信我将你轰出皇宫,这辈子你都休想踏进宫门一步。我知道你无所顾忌,娘家没有什么要你在乎的人了。连养大你的安亲王府都换人了。还没有孩子,没有牵绊。是吧?打量着我不敢把你怎么着,也不能把你怎么着,是吧?你信不信我现在能下了一道懿旨休了你,理由都是现成的。你只要在坊间打听一下你的名声就知道了。之后本宫给八爷再赐一个福晋,还姓年!你也别打着主意,觉得能碰死在我这里。你碰死了我更省劲。过了头七我就赐了新人下去。看八爷能记你几天。”

    tm的!我又没招惹你,你倒跑来找我的不自在了。

    有气倒外面撒去!觉得辖制住皇后你就高人一等了!狗屁!

    见她恶狠狠的瞪过来,林雨桐就笑了,“怎么?觉得本宫不会?还是不敢?”她耻笑一声,“那你大可试试。你要再不收起你那副嘴脸,我就叫你生不能跟老八同寝,死不叫你们同穴!还是那句话,你大可以不信的。”

    说完,她起身就往外走,“要么继续跪着,试试本宫的话好不好使。要么就麻利的给我滚蛋。你的一句话一个字我都不想听。”

    八福晋的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这样的羞辱……

    她的拳头狠狠的攥紧,却见弘昀掀帘子走了进来,“八婶,快起来。额娘许是心情不好呢。你别往心里去。”说着,就扶起八福晋,“侄儿刚才听见皇额娘说什么年氏不年氏的?怎么了?为了年侧妃的事情训斥八婶了吗?这都是那年家闹腾的,人人都说八婶的不对。皇额娘也知道八婶的委屈,但是,姿态还是要摆出来的是不是?”说着,她就扶了八福晋往外走,“说起年侧妃,也确实是可惜。自缢而死,想来再美的美人这样的死法也美不到哪里去。对了,八婶看见到当时的样子了吗?有时候不看看,还真的很难相信一个人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我倒现在都不相信呢?”

    一路絮絮叨叨,将八福晋送到了宫门口。

    直到上了马车,八福晋心里的暴怒平稳了。才想起弘昀说的话。

    他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说年氏……不相信年氏死了?

    她耻笑一声。谁还能叫她假死蒙人不成?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但随即,她脸上的那丝讥笑僵在了嘴角。她的手跟着颤抖了起来。

    她今天为什么进宫,为什么突然压不住自己的脾气要跟林雨桐硬顶。还有之前受的委屈统统都忘记了。脑子里只有一句话,那就是年氏可能没死?

    马车晃晃悠悠,回了府。

    八爷早就迎了出来。见福晋脸色不好,就道:“爷早就说了,不要进宫。平白受了委屈吧。”

    他感觉到八福晋的手冰凉,就将身上的披风给她系上。一路牵着她,送回了正院。

    “爷,我没事,就是想歇一歇。爷去忙吧。”八福晋往炕上一躺,就闭上了眼睛。

    八爷就站起身,“你别多想,以后咱再不进宫了。”

    八福晋点点头,应了一声。

    看着胤禩的背影,八福晋眼里就有了几分冷意。

    是你吗?胤禩!

    是你放走了年氏吗?

    为什么会放走她?

    是因为我,让你不能跟她双宿双栖吗?

    你将她藏在了哪里?是不是经常去瞧瞧她?

    怪不得你最近总往外跑!怪不得年氏的死,你没有半点伤心。

    也只有我傻,相信你是对她没有半分的情谊才不伤心难过的。

    如果一件事让人怀疑了,那么处处都是疑点。那些为年氏装殓过的嬷嬷,无一例外的都回了老家。

    八福晋觉得自己不用查了,事实就在眼前,是胤禩,放走了年氏。

    她只要想到胤禩跟年氏可能在一个地方相亲相爱,相佐相伴。她心里的怒火就烧了起来。

    找到他们!一定要找到他们。

    她叫来了她的奶嬷嬷,低声的交代了一声。

    那嬷嬷点点头:“福晋放心,只要那贱人真的活着,就一定能找到。”

    “跟着胤禩!他一定会去找年氏的。”八福晋低声交代。

    最近这些日子,天气慢慢的和暖了。户部也变的红火了起来。还银子的排成了长队,一个比一个积极。

    “跟脑子被门夹了似得。”十爷撇撇嘴。

    因为都带着银子,他这九门提督心都跟着提着。就害怕财帛动人心,有那为了钱不要命的,惹出什么乱子来。

    而雅尔江阿却让人去暗处,盯着这些还银子的人。他坚信,这些人八成都是被老八要挟着来的。

    晚上,雅尔江阿也不骑马,就坐上一顶小轿。挨家挨户的去找。这里面有一大半是不乐意说的。而愿意说的这些人,他们犯的事叫他心里直犯恶心。

    但还真是不得不说老八的本事。这里面有跟庶母通奸的。有跟儿子的妾室有染的。还有些是在房事上有些特殊的爱好的。

    还真是什么样的把柄都有。

    难为老八是怎么找到这些证据的?

    这些事,说到底是私德有亏,就算处置起来,也不会要了性命。所以,这些人撂的很利索。

    但更多地不愿意招供的,所犯的事自然都不小。

    那么,找到证据就成了最紧迫的任务。

    雅尔江阿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紧老八。他就不信,老八那脑子里,能准确无误的记得每个人的把柄,他总要去翻看的。

    首先,他排除了证据在老八府里这一点。因为老八自己都清楚,不管是先帝还是如今的万岁爷,在他身边都放着人。证据放在府里?他还没这么傻。

    那么,这证据在哪呢?

    一直守株待兔的等了三天,才等到老八又只带着两个人出门。先是茶楼,戏楼的晃悠,最后还是在一家古董店,消失了接近一个时辰。

    品鉴古玩?

    雅尔江阿认为老八此时,没有这样的心情。

    所以,他怀疑这个古玩店有问题。

    可是万一错了呢?万一错了,岂不是打草惊蛇。

    老八一向是狡猾如狐的。半点风吹草动都能叫他有了警惕之心。

    如此,又耐心的等了五天,这次,不光等来了老八,在一刻钟以后,还等来了带着围帽的女人。

    等那女人揭开围帽,隐在对面窗户后的雅尔江阿一愣,这不是八福晋吗?

    她这是做什么来了?

    捉奸?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