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 清穿故事(149)一更
    清穿故事(149)

    十四‘蹭’一下,就将折子给抽回来了,“小破孩,你知道什么啊?认得字吗你?说的跟真的似得。一边去,跟狗玩去。”

    弘昭不屑的道:“不就是说十四叔孵出来的蛋十有八、九都活了吗?这有什么看不懂的。”

    十四上下打量了弘昭一眼,“你故意的是不是?什么十四叔孵出来的蛋?能这么说话吗?”

    说着,就扭身,准备要走。

    弘昭拉住十四,“十四叔,皇阿玛是自己孵过蛋的。你知道什么意思吧。额娘孵出来的小鸭子,天天用蒸出来的小米喂。有时候,蒸小米的时候,还给里面放药材的,要不然就死了。皇阿玛觉得百姓用不起这些,就自己孵了一次,用麦麸喂养,结果,活下来的只有十之一二。叔啊!你这咋喂的都不能做到十之*吧。更何况十四叔一次孵出来那么多鸡鸭,跟额娘那种只有几只的,照顾起来,是不能比的吧。你敢把这个拿上去……呵呵……反正上次我自己写字写烦了,叫找小太监帮着写,然后被阿玛一眼看出来了,要不是皇妈麽求情,侄儿屁股都开花了。”说着,他就同情的看了一眼十四的屁股,“不好就不好呗,你就实话说。真没事。”

    说完,就看着十四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好似十分理解他这种本来想露脸,结果专门跑来露屁股的行为一般,踮着脚尖,拍了拍十四的胳膊肘。

    十四低头看着这小不点,说不定这娃儿说的还真是实在话。又瞧着他想抬手拍自己的肩膀安慰,却只拍到手肘的懊恼样子,觉得这孩子其实也没那么烦人。

    天狼顶着弘昭的屁股,好似知道他们说完话了一般,催着弘昭赶紧跑。

    弘昭龇牙咧嘴的对着十四摆摆手,转身跑进了雨幕里。

    天狼抖了抖身子,将身上的水汽抖散了,才追着弘昭去。

    可这下雨天,狗身上的味道实在是不好闻。尤其是身上湿了的狗,这一抖,这个味啊。

    十四想破口大骂这怂狗!

    张了张嘴,还是不敢!这是老爷子的狗。

    心里不免吐槽,都说狗仗人势。这狗也是精明啊,老爷子没了,没势可仗了。它自己给它找了个大粗腿抱着。连老爷子养的狗都成精了。

    他擦了擦被这怂狗抖在脸上的水,才把折子往袖筒里一塞,这是不打算拿出来了。

    四爷没叫十四多等,等把他身上的潮气在外面的熏笼边都熏的差不多了。苏培盛就过来请他。

    “下雨天怎么跑来了?”四爷头也不抬的问道。他那边又没什么紧急的事,下雨天从城外赶回来,总得有个由头吧。

    十四动了动嘴,才小声道:“这下雨天,那些鸡鸭比以往折的更厉害了。”

    他说完,就小心的看四爷的表情。

    就见自家四哥点点头,“朕猜也是。”完全没有意外的样子。

    十四的心里惊出了一身冷汗,灵光一闪的小声道:“臣弟又打发人去买了百姓家孵出来的小鸡仔,想对比看看。”省的将来你知道我买了小鸡,回头又收拾我。

    四爷倒是诧异的看了一眼十四,“这个想法很好啊。这本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皇阿玛种了这么多年御稻都没成功呢,但朕还是会坚持下去。你做的这件事也是一个道理。你得在那里开个好头,形成风气,别叫下面的人弄虚作假。”

    十四的心彻底落在实处了。

    他看向自家四哥的神色不免就越发的不一样起来。

    他敢保证,即便是老爷子在世,听到这样的消息,就算不训斥,也难免神色不虞。可四哥是真没不高兴。甚至还有些欣慰。

    欣慰什么?欣慰自己没有弄虚作假?

    十四迷迷糊糊的出了皇宫。心里想着,老爷子看中老四,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林雨桐问了十四的来意,“……是不是在皇庄呆腻了?”

    四爷笑道:“腻了肯定是腻了。但却是为了养鸡鸭的事来的。”

    “成了?”林雨桐诧异的挑眉。

    自己当时就是哄弘昭玩的。但这试验成功到能够推广还是有相当远的路要走的。

    四爷笑道:“他要敢说现在就成了,朕就让他到上书房继续念两年书去。不过这次倒是老实,有什么说什么,没敢干好大喜功的事。”

    林雨桐自己也笑了。觉得同样不好大喜功,坚持实事求是的四爷最可爱。

    四爷也问起了林雨桐的桑树种的怎样了。

    林雨桐一叹,“不过是下面的人哄着我玩罢了。”很有些兴趣缺缺。

    四爷夹了菜给林雨桐道:“想法是好的。”只要想法是好的,总有它的用武之地吧。

    第二天一早,雨还在下。这场春雨下的正是时候。

    四爷的心情也因为这场及时雨变得明媚了起来。

    而户部,在这一天,收到了简亲王冒雨压来的银子还债。

    银子的成色,自然不能跟借出去时候的比。但肯足额的还回来,谁还敢计较这个。

    简亲王雅尔江阿在还完银子以后,就进宫了。

    八爷知道了也就是一笑,主动还了银子,肯定要去万岁爷那里卖个乖,讨份赏吧。

    他没往心里去。

    却不知道雅尔江阿一见四爷就老实的跪下,不光将十多年前的旧事说了,更是将这些年中,他收了谁的银子,都为谁办过什么事。为了一己私利,难为过谁谁谁。

    交代的一清二楚。

    反正大错没有,小错实在是不胜枚举。

    苏培盛都听烦了,却见四爷还是一副认真的样子,仔细的听。直到雅尔江阿真的说完了,才抬头看四爷,“请万岁爷治罪。”

    四爷了解雅尔江阿,绝对没胆子前来坦白的,就开口问:“谁给你出的主意?”

    雅尔江阿顿时一身冷汗。能说是二阿哥吗?在人家亲阿玛面前卖了人家儿子,真的好吗?

    他咬紧牙关就不说话了。

    四爷就轻笑一声,“行了,起来吧。你不说朕也知道,是弘昀吧。”

    恐怕弘昀的背后,是弘晖。弘昀还没有这份大局观。

    简亲王不是说动就能动的。真是露出点消息出来,自己不办也得办了。

    但他自己主动站出来,爵位还是他的。但他身上兼着的宗令却能趁机收回来。简亲王到了如今跟他们的关系到底是远了一步。这宗令叫自己的兄弟坐了,才稳妥呐。

    另外,要查老八暗地里捏了多少把柄,雅尔江阿这个跟老八熟悉甚至是亲密的人,查起来比别人要方便多了。而且,雅尔江阿对老八有积怨,有这样的机会泄私愤,他肯定是不遗余力的。

    于是雅尔江阿就见四爷沉吟了良久,就在他的心就要揪成一团的时候,才道:“你身上的宗令,先给你抹了。但是这事却暂时不声张,事情呢,你也先管着。”

    雅尔江阿心里一松,爵位在就好啊。可是差事都抹了,还叫自己管事是什么意思?

    “去查查,老八手里的这些乌七八糟的证据都在哪?”四爷小声道。

    雅尔江阿顿时就明白了,不叫声张就是不叫老八警觉啊。

    他顿时浑身都是劲,自己这些年被当做傻子一样耍的的怒气,也终于有了宣泄的出口。“万岁爷放心,奴才一定将他查个底掉。”

    送走了雅尔江阿,四爷对于弘晖的安排,心里很满意。

    懂得在一件事里,谋取最大的利益。手腕圆滑,又不动声色。达到自己的目的,又不会惹得下面抱怨。更是能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果断的出击。

    这事,办得好!

    心里一舒畅,晌午就多吃了一碗饭去。

    而弘昀在雅尔江阿离开皇宫之后,又施施然的去了八爷府。

    八福晋不喜欢弘昀,应该说,这些孩子她就没有喜欢的。

    对于弘昀也表现的不冷不热。

    弘昀却自始至终都笑眯眯的。心道,这八婶还真是额娘说的那种特别自我的人。

    八爷对于自家福晋其实也有些无奈。要是放在以前显赫的时候,她这样的态度也没什么?但是你别因为曾在在高处站过,心态上就彻底下不来。她总觉得她自己是能弯得下腰的人,其实不是。她是对着不如自己的人弯得下腰,对着比自己强的人反而更倔强。

    “侄儿过来,就是瞧瞧八叔有什么要差遣的没有。”弘昀将姿态摆的很低。

    其实还是催着自己要债。

    八爷还没说话,八福晋却没有离开,而是问道:“皇后娘娘,可还好?”

    弘昀愣了愣,才道:“皇额娘自然是好的。”

    八福晋笑道:“以前四嫂说,要我有空了带着弘旺和大格格去玩。这话,也不知道四嫂成了皇后还记得不记得?”

    这是想说有些人乍然富贵,就变了嘴脸吗?

    弘昀的神色就冷了下来。

    “福晋,该回去歇着了。”八爷看向八福晋的眼神格外的严厉,“你该回去歇着了。今儿的药还没吃呢。我瞧着你是烧糊涂了。”

    弘昀却笑了,“八婶想给皇额娘请安啊?这个容易,我替皇额娘应下了。明儿八婶进宫,见见皇额娘吧。”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