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清穿故事(146)三更
    清穿故事(146)

    雅尔江阿呵呵的笑了,眼神锐利的看向老八。

    老八还是那么一副样子,出言道:“如今想想,咱们当时真是年轻啊。年轻真好!现在,不行了。不知道你怎么样,反正我这头上,都有白头发了。”

    话题瞬间跳过,仿若没有什么特殊的指代?

    雅尔江阿也道:“那时候还是十几岁的毛头小子,如今孩子都不小了,可不是老了。”

    两人说起了年轻时候的事。叙旧叙的好不热乎。

    弘昀现在也不知道两人之间到底是不是达成了某种交易。但是还是一字一句的,将两人的话都记在心里。尤其是‘十几年前某个晚上的春熙楼’。

    就听八爷突然道:“成了。以后有空再闲话吧。兄弟我还有正事。这跟你一聊起来,还真是忘了时间。”竟是要起身告辞。

    弘昀不动声色的跟着,表情跟来时一样,连嘴角微笑的弧度都没变过。

    八爷都要迈步了,突然听到雅尔江阿笑道:“这怎么就急着走了呢。我这正打发人倒腾库房的银子呢。本来就打算等孝期过了,赶紧还了的。没想到兄弟还记挂着没办完的差事,都上门了,哪里能不给兄弟面子。”

    八爷就笑着将刚才揣到怀里的五万两银子又放在桌子上了。“看来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既然哥哥要亲自去户部还银子,我就不当这个恶人了。哥哥说的话,那是一口唾沫一个钉,我信。”

    说着,就拱拱手,告辞了!

    弘昀朝简亲王也行了礼,才追着八爷出去。

    “八叔就是八叔,侄儿总算是见到了八叔的风采。”弘昀在路上就对八爷笑道。

    八爷扭头,“不行了,真是老了。”说着,颇有深意的打量了弘昀一眼,才道:“八叔说句实在话,你可别笑话啊。”

    “瞧八叔说的,咱们叔侄,有什么不能说的。”弘昀笑的一副没心眼的样子。

    八爷沉吟半天,才惆怅的道:“看见弘晖和你,就像是看到了万岁爷和我。你千万别成了第二个我。”说着,就拍了拍弘昀的肩膀,“八叔别的帮不上你,但这经验教训还是值得借鉴的。”说着,打马先走,“今儿就到这里吧,等简亲王带了好头,咱们叔侄才好往下忙活。”

    弘昀看着八爷的眼神,就有些危险。

    他至今都记得他以为自己快要饿死的时候,是嫡额娘抱着自己。他迷迷糊糊的听见嫡额娘对阿玛说着她的顾虑,她说她害怕养出一个朱棣一样的白眼狼来。

    嫡额娘对自己好不好,自己清楚。不是别人说什么就能动摇的。

    这些年,嫡额娘也没限制自己跟额娘见面。即便住在园子里,也是隔几天就回府给额娘问安。等额娘进了宫,她心思难免浮躁了几分,甚至想打发几个宫女去自己的阿哥所。都被自己弹压下去了。

    人,得讲良心。

    况且,自己要真敢有一点不好的心思,皇阿玛都不会放过自己。因为自己触及了做人的底线。

    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自己耳边嘀嘀咕咕。说什么皇额娘心思深,将自己养在身边,却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真是滑稽!

    前程是什么?是登上九五之尊?

    弘昀摇摇头,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八叔的话,他自然听懂了。不就是告诉自己,他有失败的经验教训可以借鉴。变相的告诉自己,他失败过一次,就不会失败第二次。

    弘昀对这样的想法更是嗤之以鼻。那是八叔还不够了解自家皇阿玛,要真敢跟他深恶痛绝的人在一起,皇阿玛那眼里不揉沙子的个性,只会认为这是背叛。那么,不会再有什么将来。他会从根子上斩断了这个可能危害社稷的毒草。

    他笑着转身,慢慢的往回走。

    弘晖见弘昀回来沉着脸,就问道:“怎么?不顺利?”

    “不!很顺利。”弘昀往他哥的榻上一躺,“这八叔不愧能在先帝时那般的显赫。这段数啊……我是甘拜下风。”

    “哦?”弘晖笑着递了一个果子过去,“看来是有故事啊!”

    弘昀一下子就跳起来,“大哥,你得赶紧叫人查查,十多年,春熙楼上,是否发生过跟简亲王息息相关的事。”

    弘晖眉头一挑,“看来咱们猜的没错。八爷党里面,很多八叔最初无法掌握的人,只怕都有把柄在八叔手上。”

    弘昀点点头,就细细的跟弘晖说这些发生的事,“……那真是谈笑中杀人于无形啊。听得我都脊背发凉。”

    “这事不用查,你今儿晚上,避着人,再跑一趟简亲王府。”弘晖小声道,“叫他自己去跟皇阿玛坦白去。”

    坦白?

    “雅尔江阿可不傻。能被八叔当把柄的,最少也是足够夺了他的差事或是降爵位的罪过啊。”弘昀有些不解,“要真是普通的事,人家何苦被要挟。”

    弘晖哼笑一声,“那他怎么就知道八叔手里真的只有这一个把柄呢?”

    弘昀一惊,他顿时明白了。

    不管八叔手里还有没有把柄,但是其实,光是这一个把柄往外一漏,就足够叫简亲王对八叔充满畏惧了。

    但如果他自己先坦白,却会反将八叔推出来。而因为坦白,以皇阿玛的秉性,应该会小惩大诫一番。就揭过去了。

    这对简亲王是有好处的。

    弘昀点点头,“大哥,我懂了。”他心里暗道,就自己这手段,比起大哥来还差得远。还想蹦跶?不说用手段,只那一掌拍过来,自己这小身板就能交代了。

    两人正说话,就见天狼叼着弘昭回来了。弘昭闭着眼睛,由着天狼把他放在大厅的地上。然后再由着嬷嬷们抱着自己去泡药浴,出来再被大哥分筋错骨。

    他眼巴巴的看着二哥,期望他能说一句求情的话。谁知二哥‘咔嚓咔嚓’蹦脆的吃完果子,擦了擦嘴就从自己身边路过了。

    好似还说了个‘该’!

    没有兄弟爱!

    而此时的雅尔江阿,整个人都暴躁了。

    十多年前,是老八算计了自己吗?

    那个姑娘真的是投井死了吗?他的家人真的是被老八妥善安置,而不是藏起来,等着有用到她们的时候,出来作证指证自己吗?

    他怀疑了。

    十多年前,自己跟老八相处的一般。究其原因,自家是铁帽子王,当然看不上老八的出身了。就是老四的出身,他也是看不上的。

    年轻轻狂嘛!谁不是从这样不知深浅的年纪过来的。

    但当年这件事,老八毫不犹豫的帮自己处理了,当时并没有一丝风声走露。这些年,老八更是像忘了这件事一样,半句不曾提起过。

    他觉得老八这人,出身虽然不行。但是为人处世,还真是有几分君子风度。

    两人可以说就是这么走到一起的。

    以前帮过老八的忙,说句良心话,那也是自己主动要帮忙的。因为人家对咱确实不错,不为他做点什么,这心里就过意不去。

    直到他最后,他可能跟隆科多牵扯在一起,这才相互疏远了。

    如今再想想,老八可真是‘用心良苦’啊!一件小事,让自己对他感恩戴德这么多年,到头来,这件事还成了被他要挟的把柄。

    自己呢?被当做傻子耍了这么多年吗?

    这叫人怎能不愤怒!

    砸了书房里所有能砸的东西,下面的人才说,二阿哥来了。走的是后门。

    “二阿哥?他来干什么?”雅尔江阿的心都提起来了。他可不想再被这些皇阿哥有牵扯了。但想到白天的事,还是吩咐道:“快请,请去客厅奉茶。”

    弘昀见到的雅尔江阿的时候,他的神色还是有些憔悴。只半天时间,想必他的内心十分的焦灼。

    “叔王,跟皇上坦白吧。”他没有绕圈子,直接道。

    雅尔江阿苦笑一声,“你听出来了?”

    “不想被他一直捏在手心里,你就得敢于冲破牢笼。代价肯定有,但却不用这么提心吊胆。想必跟叔王有一样遭遇的人还有,应该还不少。真要是牵扯出什么……就不好了。”弘昀低声道。

    “是啊!他越是胁迫我,我越是害怕。越是害怕他手里还有别的什么要命的证据。”简亲王道:“这证据真假,有时候不是那么重要,不是吗?”

    弘昀点点头,“所以,叔王才该有什么说什么。对着侄儿不好说,对着皇上有什么不好说说的。”

    “让我想想。”雅尔江阿没有立即作答。因为他也拿不准弘昀的意思。是真的想叫自己坦白?还是某种试探?

    他真是被这种叫做皇阿哥的生物坑怕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说的就是他。

    而八爷在家门口,却遇见了坐在门墩上的九爷。

    “怎么坐在门墩上啊?进屋去说话。”八爷仿若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脸上看不出异色。

    九爷胖胖的,坐在门墩上,看上去有些可怜兮兮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