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清穿故事(143)五更
    清穿故事(143)

    如果说林雨桐是一个认真的人的话,那么四爷就更是一个认真加执着的人。

    四爷听了林雨桐的想法,拉着林雨桐的手久久没有说话,“只有你知道爷的想法。这天下的担子,都压的爷喘不过气来了。”

    四爷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疲惫。“没想到吧。爷的心里并不是看上去那般智珠在握。手握天下权柄,爷时刻都战战兢兢。一个人坐在高高的椅子上,也会害怕,也会迷茫。”

    “爷……”林雨桐反握着四爷的手,“是我这段时间瞎忙,都没看出来。”

    四爷摇摇头,“爷哪里敢叫人看出来啊。就怕露出疲态来,被扑上来的人撕得粉碎。”

    “不会的!”林雨桐笑道:“先帝那么多儿子,唯独将皇位给了爷。那是因为爷当得起这个帝位。爷在先帝的心里是最合适的人选。但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也做不来十全十美的事。爷太苛求自己了,一味的想要尽善尽美。这是难为自己。”

    “爷,说句实在话。我觉得先帝看中的是您心系天下的公心。往年,哪里受了灾,哪里出了*,爷总是最关注。只要有这一份公心在,那您就是好皇帝。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只要做到问心无愧,爷何惧之有?”

    四爷慢慢的躺下,枕在林雨桐的腿上,“爷的每一个决定,牵扯到千千万万人的生死。爷能不胆战心惊吗?可即便再小心,也常有失误。那天下的贪官,天下庸官,朕想杜绝,想叫天下清廉。可是也只是痴人说梦。想叫天下百姓的饭桌上,有喝不完的粥,这也是爷穷其一生,都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朕害怕自己兢兢业业,到头来百姓依然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有时候,朕想,朕究竟是不是真的能担得起这天下。朕不敢有一日懈怠,怕叫皇阿玛泉下有知,会觉得选错了朕。朕怕叫兄弟们心里鄙夷,觉得换个人都能比爷强。爷这心里累了。”

    林雨桐慢慢的给他按着头,“其实,听爷这么说,我反而觉得欣慰。因为爷怀着敬畏之心。不管是对什么都怀着敬畏之心的人,即便有错,也不会是大错。”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是不是能安慰到他。

    这些日子,他半夜起,三更睡。跟着陀螺一样不停地转着。好似总有一根鞭子在抽打着他。

    “爷是不是心里有什么难事?”林雨桐轻声问道。要不然也不会被自己一个话题带出这么多的情绪。

    四爷淡淡的‘嗯’了一声,“都说三年不该父道。可朕却不得不改父道。”

    这话说的有些冷冽。

    林雨桐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户部的欠银,皇阿玛在世时就清缴过。但是最后,连三成都没收上来。如今,青藏不稳,出兵迫在眉睫。但是,户部却调不出银子来。就是把皇阿玛和咱们这些年的积攒都搭进去,也只是杯水车薪。每个人动盯着出征时能多出多少个官位,立了功能有多少封赏。可是朕没银子发兵啊!皇阿玛没有将债要回来,可是朕若是再不要,朕能从什么地方变出银子来打这一仗吗?不能!”

    “这些日子,每个人都看朕给他们的封赏丰厚不丰厚,但只有你将前面的饭菜都变成了四菜一汤。每个人都知道朕往日的伙食就是这样的。可依然没有人记得将户部的银子还回来。”

    “那朕能怎么办呢?”四爷冷笑两声,坐起身来,“朕不怕史笔如刀,朕不怕世人说朕刻薄,说朕寡恩。朕得叫他们知道,名声束缚不了朕的手脚。朕不是那等为了自己的名声弃天下大局于不顾的人!”

    林雨桐站起来,看着气的都有些发抖的四爷,慢慢的从后面抱住他,“不管别人怎么说,只要为了天下好,爷就去做。时间会证明一切,历史会给爷一个公道的评判。不是任何人的污蔑,任何的脏水,就能掩盖您的光芒。”

    “不会吗?”四爷扭头看着林雨桐。

    林雨桐笑道:“不会!到时候,人人都会爱四爷。”

    四爷一愣,‘人人都会爱四爷’是个什么说法?不过很快,四爷的耳朵都红了。

    “胡说!什么爱不爱的?”四爷反身抱她,“怎么还这么口无遮拦。”

    这是把一肚子气给泄了吧!

    林雨桐先舒了一口气,凑在他耳边道:“我爱四爷还不行?”

    四爷抱着她的手就紧了紧,“别闹,等以后……好不好?”

    示爱和求|欢是不一样的啊喂!

    四爷晚上说的话,林雨桐全记在脑子里了。她第二天就找了太后去商量,后宫如何裁减用度的事。在她看来,这有点形式主义,但是即便是形式主义,也要搞一搞。

    太后自然不会反对,其实太后也不是奢靡的人,在宫里的用度是不少,但是大多数都赏下去了。宫里的那些老贵人常在,还有没儿子的老太妃们,都过的不容易。太后还是从不吝惜自己的东西,落一个谁都无法指摘的名声。即便一顿饭多几个菜,那也是赏给孙子孙女的时候更多。比如,理亲王家的弘晳弘普和雅丽奇。还有十爷家的孩子。十三爷家的孩子。这都是属于宫里没有亲祖母照看的。有了太后的赏赐,他们行走在宫里底气也足。

    林雨桐就道:“太皇太后和先帝的妃嫔们,半点不减。只后宫的妃嫔,包括皇子皇女,份例都减半。”

    太后就道:“我的也减了吧。”见林雨桐要说话,她就摆摆手,“自己能吃多少?打赏也能赏别的,笔墨纸砚什么不行?不过是做个态度出来罢了。赏什么倒在其次。”

    林雨桐有些过意不去,“到了如今,还得叫额娘跟着我们过苦日子。”

    太后就笑,“这哪里算苦!”

    她拍着林雨桐的手,“多亏你劝着老四,又肯叫弘昭跟着十四亲近。才叫他们兄弟俩没有闹起来。十四是个孽障,但这手心手背都是肉。当爹妈的都是这样,看着这个儿女过的好了,就想叫他拉拔着点那个。可这也各有各的难处。我哪里不知道这个道理。可又不得不厚着脸皮做。如今,有弘昭在里面调节着,在外面大家才会多给十四几分脸面。有你跟在老四身边,他的性子,和软了不少呢?”

    林雨桐抿嘴笑,“这是您疼我。才觉着我好。”

    婆媳俩说的很投契,而御书房,却不那么平和,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九爷有些忐忑,“万岁爷……四哥……这绝不是臣弟递上来的。见鬼的,不知道怎么就夹在臣弟的折子里了……”

    四爷瞪眼,“这才是最要命的,你自己身边都打理不干净,还敢叫你干什么?”

    他手里拿着的,正是一份夹在九爷的奏折里的一份奏折。

    这份奏折来自老八……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