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清穿故事(140)二更
    清穿故事(140)

    “你可看清楚了?”十爷披着衣服,从班房里走了出来。初春的晚上,依然冷的刺骨。本来还迷糊脑子,一听是老八府里的事,就瞬间清醒了过来。

    “看清楚了。”说话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兵卒子,“小的晚上去看一个兄弟,那兄弟如今在皇上的潜邸当差护卫。回来的晚了,又不敢走大路……”

    城里宵禁以后,没有什么特殊原因是不能在城里晃悠的。当然了,平时是管的不严,但也不是没人管。一旦叫抓住,也是要吃罪打板子的。

    十爷就摆摆手,“爷恕你无罪,继续说。”

    “谢谢爷的恩典。”那人行了礼,才道:“……巷子不宽,又到处黑漆漆的,奴才这心里正不得劲呢,就听见有门开合的声音。小的轻轻靠过去,隐在黑暗里,看见有人提着一盏白灯笼,另一个人穿着大斗篷看不清脸。门口停着轿子,等着穿着斗篷的人进了里面,轿子才离开。奴才就赶紧回来报信了。那确实是八爷府的后门。”

    十爷的手一顿,轿子里的是什么人?为什么半夜相见。如今那整条街上,都只剩老八这一家了。隔壁是万岁爷的潜邸。谁也不会没事往那里跑啊。

    他不敢耽搁,赶紧穿好衣服,上马就往宫里赶。

    林雨桐正睡得香,就听见脚步声,是苏培盛这奴才的。

    她就先推了推四爷,“爷,醒醒。”

    四爷睁开眼,就听见苏培盛的声音,“万岁爷,万岁爷,十爷求见。”

    老十?

    四爷蹭一下坐起来,连林雨桐也醒了。

    九门提督半夜求见,就不会是小事。

    林雨桐赶紧伺候四爷穿了常服,又把披风给系上。

    “你睡吧。天还早。”四爷出门前这么交代。

    但林雨桐哪里真睡的着,抱着被子等天亮罢了。

    十爷在养心殿等着,见了四爷就赶紧先行了礼。

    四爷抬抬手,“怎么了?这大半夜的进宫。”

    十爷低声道:“是老八的府上,有动静……”

    四爷点点头,示意老十坐下慢慢说。

    十爷这才将知道的都说了。“……就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臣弟心里不踏实,还是赶紧禀报一声。”

    四爷心里就先放下了。老十能这么迅速的反应过来,毫不犹豫的报上来,这本身就是惊喜。他笑道:“没事!朕让人去查一查。不早了,你就在宫里歇了吧。”说着,就叫苏培盛安排。

    十爷还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留宿宫里。这以往都是老十三的福利。就是老爷子在的时候,他都没住过养心殿啊。

    四爷却转身就回了后面,见林雨桐果然没睡,就笑道:“吓住你了?”

    “没有?”林雨桐伸手给他解衣服的扣子,“就是有些不放心。”

    “没事,是老八那边半夜有轿子出入。一会自有消息传来。”四爷掀了被子又躺了上来,不像是很在意的样子。

    “还有人巴着老八?”林雨桐表示很惊诧。

    “说不好。”四爷就摇头,“先睡吧。掀不起风浪来。”

    第二天,刚一起来,四爷就收到下面送来的一张条子。他看了之后,就冷笑一声,然后将纸条递给林雨桐。

    林雨桐接过来,就见上面写着‘年氏假死,脱身已遁。’

    这是什么意思,好好的叫年氏假死干什么?

    林雨桐不解,她抬头朝屏风后看了一眼,心里念头一闪,不由的道:“难道他想……”

    “想什么?”四爷在里面洗漱,含糊的道:“说下去。”

    林雨桐追到里面,道:“他想叫年氏改头换面,送进宫来?”

    四爷正在漱口,一口给喷了。呛的直咳嗽。

    林雨桐见他这反应,就知道大概自己猜测的很离谱。

    四爷缓了半天才道:“真不知道该说你是精明还是糊涂。堂堂的‘八贤王’不会是那么下作之人的。”他笑道,“即便再落魄,八爷还是八爷。将女人送人这事,他干不出来。这事跟朝上的事有关,跟你心里想的那些个满脑子的男女之事,无关。”他拍了拍林雨桐的肩膀,安慰道:“带着格格们玩吧。这些事,你闹不明白的。在后宫教会格格们打额驸了,你就算功劳一件。”

    说着,擦擦脸,起身走了。

    什么意思?瞧不起人?

    林雨桐眨巴眨巴眼睛。我说这人,你倒是把话说清楚啊!这么干吊着人是什么意思?

    直到弘晖和弘昀弘时来请安,林雨桐才找到能请教的人。

    两人都先问了十爷半夜进宫的事。林雨桐自然不会瞒着,将知道的跟两个孩子念叨了一遍。

    “你阿玛到底也没跟我说清楚,这是什么意思?”林雨桐心里还就记挂着这事。毕竟历史上年氏实在太得圣宠了。她总想着,想蝴蝶掉她好似挺艰难的。原本都进了八爷府了,没想到半路上还能脱身。这简直就是奇迹。林雨桐只能用命里注定来解释了。

    弘昀却撇撇嘴,“这不是明摆着吗?青藏那边不消停。本来先帝在时,就有用兵的打算。但因着先帝的突然去了。这事就搁置了。如今那边越发的乱了起来。皇阿玛心里只怕还在掂量人选。但朝中能领兵的,如今排的上号的,就那么几个。这还得把十三叔,十四叔,十叔算上。可论起能力,年羹尧还真就有几分当仁不让的意思。再加上他身上有平叛的功劳,处置又处置不了,想用吧,又得顾忌他跟八叔的关系。年羹尧估计也很着急。不摘了这一层关系,他永远都得被闲置。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年氏暴毙。”他说着就摇摇头,“于是,年氏就暴毙了!自缢身亡。若是再留个遗书,说是被八婶苛待欺负了,那就太完美了。在外人看来,就是八婶害死了年家的女儿。八叔又一向敬重八婶,肯定会站在八婶一边,于是年家就恨上了八叔。”他两手一摊,“这就成了。要是闹得人尽皆知,沸沸扬扬,才更好呢。”

    林雨桐听得眼晕。果然政|治这玩意,是需要天分的。自己只能在男女这点事上打转,原来根子在这里。

    弘晖笑了笑,“年羹尧这个人啊,有能力,但是还真不好驾驭。不过这样也好,真是面上乖巧,才更不好处置……”

    弘昀认同的点点头。

    林雨桐有些不解的看弘晖,弘晖和弘昀却没有要说的意思。两人还有差事,就起身告退了。

    只留下弘时在哪里拿着芝麻糕吃。林雨桐递了一杯水过去,“只能再吃这一个了。不许多吃。”

    弘时特别乖巧的点头。

    真是个乖孩子。她坐在一边又想起弘晖的话:“……到底什么意思呢?”

    弘时就边吃边接话道:“这还不简单。有能力,就用他的能力。桀骜不逊,就会满身都是缺点。想收拾的时候,小辫子一大把。这样的人能用!但用以前,就得想好用完了怎么扔!”

    说着,将最后一块糕点往嘴里一塞,半杯温水往肚子里一灌。“皇额娘,儿子上课去了。”然后,一蹦三跳的跑了。

    “嘿……我说……就我傻是不是?”林雨桐真觉得自己不算蠢人,但回回都被别人的智商秒杀。

    不一会袁嬷嬷就来了,“宗人府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年氏自缢身亡,留下遗书,称自己不堪受辱。外面传的沸沸扬扬,说是八福晋是第一恶妇,毒妇。年家闹上了八爷府,八爷说,这纯属子虚乌有,是污蔑。说八福晋对待年氏一直是亲如姐妹,关爱有加。宗人府已经叫人去处理了。”

    林雨桐愣住了,这跟弘昀推想的简直高度吻合。

    不过想到八福晋,林雨桐的心里就特别的堵。

    她现在一定很感激八爷,在众人都责难她的时候,他却坚定的站在她的身边。

    八爷一个人坐在书房里,身子靠在后面的椅背上。他给年家示好,得到回报的机会不大,但这却是自己手里唯一有机会抓住的东西。

    年氏生产的时候,一个大夫都请不到。这是很有意思的事。他当时就意识到,年家怕是要借着年氏生产,叫年氏暴毙的。

    自己的孩子不多,再如何,那年氏肚子里也有自己的骨肉。

    自己就守在产房里,年家的接生嬷嬷和大夫没有得手。但孩子多少还是受了损伤。

    年氏很机灵,她自然看出了猫腻。

    如果,她还是自己的侧福晋,年家或者说年羹尧,就还会要了她的命的。

    “妾身其实不是嫡女,是自小养在嫡母身边的。”年氏那么跟自己说。

    这事,京城里知道的人几乎没有。因为那时,年遐龄在外任。

    不是同胞妹妹,年羹尧还真不会有顾忌。

    但自己却不能看着她死。

    一边是福晋的名声,一边是年氏的性命。

    他选择牺牲了福晋的名声。不管别人怎么说,自己总是会陪着她的。府里的女人他也打算都送到庄子里去,自己从此就只守着她。算是补偿吧。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