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清穿故事(138)五更
    清穿故事(138)

    礼部紧锣密鼓,确定下来了登基大典的日子。

    当然,这都是要四爷操心的事,跟自己其实不相干。

    袁嬷嬷之所以这么激动的将这事禀报给自己,是因为登基大典之后,才能确定封后大典的时间。

    只有封后大典之后,正式的祭拜了天地神明,自己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皇后。

    她对这些倒不是很在意。倒是弘昭突然不在宫里了,太后她老人家寂寞,终于想起还有个孙子弘暄,于是,早早的就把孩子接走了。没有熊孩子淘气,竟然叫人觉得心里空荡荡的。连弘暄这个贴心的小棉袄都不在,她顿时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弘晖在户部,听说还是要清理一下旧账,开始忙了。

    弘昀呢,在理藩院。蒙古那边的爵位更迭频繁,几乎天天都有人在为这个打官司。九爷管着内务府,理藩院实际上一大半的事是弘昀担着呢。

    弘时这娃还在上书房念书,起早贪黑,就怕被师傅们训斥。

    只有莫雅琪有空,再说了,放松了这么久,也该去瞧瞧这个格格们了。

    今天的天好,初春,带着点风,柳条已经发出了嫩芽。

    宫里换季的衣服已经发下去了。因为守孝,宫女的衣服全都是月牙白和鸭蛋青的。就算再怎么爱美的宫女,也不敢这个时候掐尖打扮,犯了主子的忌讳。

    所以,整个紫禁城都有些闷。

    格格们也在念书,都是老儒在讲什么女四书。

    林雨桐的到来,叫那位老先生就赶紧停来下来了。

    她不能反对女子学女四书,这是跟整个礼教对抗。她的小身板还真扛不起。但她想,她能教导她们一些别的什么东西。叫她们不能甘于屈从于命运。

    在这个世上,于女子而言,其实她们的身份要想过的好,比别的女人更容易与便捷。

    她站在上面,孩子们跟师傅就不敢坐下。

    但她今天就是不想坐。她看着站在下面,一个个低眉垂眼的姑娘,扬声问道:“你们,是不是多少都有些委屈,觉得要被抚蒙,觉得自己要重复你们的姑姑们,你们的姐姐们的命运。”

    谁也没想到,林雨桐一上来,就直接将话给摊开了。

    不一时,下面就想起了抽噎之声。、莫雅琪扭头看看,哭出声的是三伯家的妹妹,今年十一了。是三伯家的嫡女。她没有满人的名字,只有汉名叫心怡。

    林雨桐不理下面的哭声,继续道:“你们害怕,你们迷茫,你们觉得现在的日子过一天算一天,该享受的享受了,等将来嫁人了,早早的去了。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是吗?”

    屋里的哭声更多了起来。就是莫雅琪也红了眼眶。

    林雨桐的神色却更加的冷硬了两分,“你们也想改变,但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你们想过自救,但从来只能寄希望于你们的阿玛额娘。去祈求他们在万岁爷,或者在本宫这里得到什么恩赏。却从来没有想过,真正的依靠自己一次。”

    “你们这些格格,都识字。年纪大些的,更是看过史书。你们见过哪一朝哪一代在王朝鼎盛时期的公主郡主过的跟你们一样?”

    “你们说这是师傅教的,嬷嬷们教的。是从汉人那里学来的。那为什么看不到盛唐时高门贵女打马游街,交游嬉戏。何等的恣意洒脱。”

    “当然了,这不是你们的错!但这不意味着你们就完全没有错。”

    “其实,你们该走什么路,我教导不了你们。先生和师傅也教导不了你们。但是你们却有一个好榜样,而这个这么好的榜样你们看不到,只是盯着那些失败者,暗自神伤自己的命运。岂不可笑?”

    林雨桐扫视下面,见都瞪着眼睛看自己,像是在寻求答案,就笑道:“还没想起来我说的是谁吗?”

    “那我就告诉你们,我说的是孝庄文皇后。”林雨桐的声音一落,顿时就响起了一阵吸气之声。

    站在外面的四爷愣了愣,十三爷和九爷不由的跟着吸气。

    他们几个是听说这边传来格格的哭声,吓了一跳才过来的。没想到听到这么一番话。

    就听林雨桐的声音又响起了,“这位老祖宗为什么嫁到……当时还没有大清,而是金国。说到底,就是和亲与联姻。她是一步一步走到大清国的太后,太皇太后的位置上。以至于今天,坐拥天下的依然是她老人家的子孙。”

    “一样是和亲,一样是背井离乡,一样是远离亲人。不一样的是,你们是下嫁,你们背后有靠山。而她没有!科尔沁还需要她的周旋才能过上安稳的日子。”

    “你们但凡有一点点自立自强的心,不甘于命运,敢于活下去,勇于争下去。你们但凡能有她老人家一份的坚韧,在任何地方,都不愁好日子过。”

    “所以,我不明白你们哭什么?”林雨桐轻笑一声,“觉得抚蒙的就过的不好?觉得留在京城的就一定好了?那你们再算一算,留在京城的公主,郡主们还有几个是活着的。是不是也不敢数啊?”

    “过的好与不好,跟在什么地方无关。你们就算出嫁了,也有公主府啊!是会冻着你们?还是会饿着你们?从京城到热河,快马三天,就能赶到。回来京城一趟真的很难吗?想要什么东西是买不到的吗?到底是什么让你们觉得苦的不能忍受,宁愿消耗自己的生命,等待死亡。”

    林雨桐慢慢的坐下,“我今天说这些,不是要训斥你们。而是见不得你们这样得过且过的过日子。姑娘家就该是鲜活的。尤其是咱们家的姑娘,更是该恣意的。”

    “以后,但凡有嬷嬷们敢拿捏你们,克扣你们的,打!死活不论!”

    “嫁人之后,若敢有人干涉公主与额驸见面的,打!死活不论!”

    “若是公主府有不听差遣的,打!死活不论!”

    “若是额驸敢纳小妾养女奴的,打!打出个好歹来,我给你们兜着!这样的额驸,你们要是要,就叫他改了毛病。要是不想要了,咱就换!”

    “总之,和亲可以!下嫁也可以!但是窝囊气,咱不受!”

    “这话,是我说的,永远作数!”

    林雨桐说完,就在那老儒见鬼的视线中走了出去。

    外面那些格格身边伺候的嬷嬷跪了一地,一方面是因为万岁爷来了。另一方面是因为被林雨桐的话给吓住了。

    倒是林雨桐看见四爷在外面,还愣了一下,行了礼,四爷伸手就扶了。

    九爷跟十三爷才赶紧行礼。这不愧是敢拔刀的,这话说的,霸气!

    但是真的好吗?

    不要……咱就换!这话说的,叫人瘆得慌啊!

    林雨桐却看着四爷问道:“爷,我说的话作数吗?”

    四爷点点头,看了看跪了一地的奴才,道:“作数!永远作数。皇后的话就是懿旨,怎么能不作数呢?”

    九爷的心一下子就踏实了。要是这样的话,其实送孩子进宫也没什么嘛!还省了嫁妆。孩子还有身份,以后也有保障。他现在想的是,怎么才能将自家的闺女都塞进来,这省下来的,就是挣下来的。

    十三爷觉得,回去能跟福晋有交代了。要是万岁爷跟主子娘娘都是这么个意思,其实嫁到哪里有什么分别。

    先前就听万岁爷说过,要在京城盖公主府。公主们有半年的时间必须在京城的。要是蒙古真觉得这公主的额驸其实也是说换就能换的,那么,他们还会觉得只要把公主娶回家供着就是万事大吉了吗?以孩子们的性情,干不出半路换丈夫的事,这句话的威慑作用才是最关键的。

    这大概才是皇上应允的毫不犹豫的原因。

    晚上,林雨桐洗了头发,在熏笼上晾着。

    就见四爷放下手里的书,问道:“你佩服孝庄文皇后?”

    林雨桐一愣,“一个女人,做到那个份上,别说我佩服,爷难道就不佩服。”

    见四爷盯着她看,林雨桐有些恍然,就笑道:“但是作为女人,谁也不会想成为她。嫁了丈夫,却不是正妻。即便为小妾,也不得丈夫喜欢。更闹心的事,丈夫还喜欢上了她守了寡的姐姐。好容易生了儿子,丈夫却死了。为了儿子,不得不下嫁小叔子。可这些却得不到儿子的理解。母子不和,还不等儿子能理解她,儿子又死了。留下小孙子和天大的家业。孤儿寡妇,艰难求存。她老人家过的没我幸福。”

    四爷一听就笑:“你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夫妻俩关了门说话,怕什么。”林雨桐嗔了四爷一眼,“就算爷想秋后算账,我也不认。反正没人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