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清穿故事(137)四更
    清穿故事(137)

    十四觉得自己一定是多心了。弘昭真的是一个特别乖巧的孩子。叫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从不犟嘴。比自家的小子都乖巧。

    比如,坐在马车上,自己叫这孩子睡觉,人家孩子就乖乖的睡觉了。

    这样的孩子多好带啊。

    比自家的混世魔王好太多的好吧?

    那奶嬷嬷在心里默默的补了一句,这是因为早上起得特别早,给三阿哥的夜壶里塞了个小耗子进去。现在是真的累了,在补眠呢。

    十四看着弘昭的睡着的小脸,就觉得十分有成就感。他想起了每次见到自己都冷着脸教训他一次的老四。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总算轮到爷也教训教训你……儿子了。

    当然了,也是因为这张脸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

    皇庄并不远,到了的时候弘昭还没醒。因为来的突然,也没提前收拾出院子来,十四没办法,只能将弘昭先安置在自己的床上。

    天也不早了,再收拾也得等明天吧。

    这孩子规矩很好,就算是睡着了,也不乱动。

    “不尿床吧?”十四不放心的问。

    奶嬷嬷肯定的摇摇头,“四阿哥早就不尿床了,想尿了自己就醒了。”说着,就把小夜壶放在床角,这该是老地方。孩子自己起来就能摸到。

    真省心!

    自家的小子半夜想尿了都不起来,得等着人将夜壶放在小牛牛的下面,吹上半天的嘘嘘才肯尿。

    真是孩子跟孩子不能比啊。

    老四真是走了狗屎运了。怎么个个孩子都好呢?

    这一天折腾的,他也累了,早早的梳洗了,也就睡下了。

    这一觉睡的特别沉,伸了个懒腰,这才猛然想起,还有一个孩子在身边呢。

    他这么一翻身,就听见‘咔嚓’一声响,再一动,连着就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

    这是什么?被子里钻进什么东西了?

    不能吧?

    可千万别把万岁爷的皇阿哥给咬伤了!

    十四心里一惊,抬头一瞧,孩子不在床上。这才心里松了一口气。大概是睡醒了,被嬷嬷们抱出去了。

    他这才掀开被子,想查看床上到底有什么?

    锦源在外面听到动静,就进来伺候,“爷醒了?昨晚睡的还好吧。奴才还担心四阿哥搅合的您睡不成,没想到小主子真是乖的不得了。”

    十四对弘昭的这一点十分的满意,就点点头,对锦源道:“你先过来瞧瞧,这床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啊。”

    锦源就笑,“有什么东西掀开不就知道了?”

    说着,伸手,抽了十四的被子。

    就见十四的身边,摆了两排的蛋,刚才一动,将这些蛋都给压碎了。留了满炕的白的黄的的粘液,远远一看,怎么就那么恶心呢。

    锦源愣住了,“爷,你摆这么多蛋做什么?你这……这么是孵不出来蛋的。”

    谁想这么孵蛋了?

    十四气的手都开始抖了,“谁干的?”

    他从床上蹦下来,指着锦源道:“作死的奴才,睡在这里,人家往你主子身边放了这么多东西你都不知道。这今儿是不知道什么东西下的蛋,要是匕首呢?要是du药呢?你主子我都死八百回了。”

    锦源心里委屈,大着胆子道:“主子,要是真有害人之心,怎么会摆着蛋呢?”

    也对!

    十四突然福至心灵,“弘昭?弘昭呢。”

    锦源用手指了指外面,“在外面呢?”

    此刻的弘昭带着工部侍郎李大人,往院子里赶,“十四叔十分的勤勉,晚上睡觉,被窝里都放着蛋。你回去一定要跟皇阿玛说说,十四叔是怎么实心任事,兢兢业业的。”

    这位李大人看着跟万岁顶着一张脸的小豆丁,想笑又不敢笑,强忍着笑意应了。见四阿哥十分热心,要拉着自己去看十四爷孵蛋。他心里还道,十四爷这戏做的有点过啊。不过能将万岁爷的小阿哥带出来,可见万岁爷还是想给十四爷机会的。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做这个坏人呢?

    于是笑呵呵的道:“听四阿哥的。”

    两人刚进院子,就听见十四爷在屋里喊:“弘昭?弘昭呢?”

    弘昭笑眯眯的,脆生生的答应道:“十四叔,你千万别动啊,我这就进来。”

    于是伸手拉了李大人进屋子。结果一进去,李大人和十四都吓了一跳。

    李大人没想到十四爷真的在床上,在被窝里孵蛋。再一看那满床的狼藉,心道,好似效果不怎么好啊。

    十四见还有外人,顿时一惊,向后退去,谁知脚下没站稳,脚下一滑,完蛋鸟!一屁股坐在了不知道是蛋还是带着蛋壳的蛋液上。里裤上,屁股的位置简直不能看。在加上里裤是丝绸的,本身就凉,湿了以后,他不光凉啊,他还容易粘在人的身上。比如十四,此刻湿衣服完全把身后浑圆的形状给衬托了出来。更要命的是,他骚包的穿的是白色的蚕丝里裤。轻薄不沾身,那是在干燥的情况下。

    “哇哦!十四叔你屁股真圆,上面还有一颗红痣!”弘昭十分惊奇的喊道。

    十四恨不能拍死弘昭,熊孩子!这就是熊孩子!他赶紧伸手,护住自己的屁股,谁知道手一挨着屁股,上面的蛋液黄黄的就粘在了手上。十四有一种好想死一死的心情。

    李大人现在恨不能将头埋进肚子里。十四爷的勤勉他……看见了?心是好的,就是没干好而已。

    不过,这精神还是可嘉的!态度还是诚恳的!想办好事情的愿望还是强烈的。

    既然万岁爷想给十四爷增加筹码,不惜把四阿哥都放出宫了,那怎么着,夸赞十四爷的折子自己也得上一份的。

    于是,他拱拱手,对十四爷道:“十四爷努力,下官看在眼里,一定据实已报,据实已报。在下告辞。”

    说着,就撒丫子跑了。

    这场面太美,他不敢看。

    等李大人走了,十四瞪着眼睛看弘昭,“爱新觉罗弘昭!”

    弘昭委屈的不得了,“十四叔,都怪你把事情弄砸了。我昨天就听说这个李大人一大早要看看看的。我都想好了,你只要躺在那里不动,边上摆上蛋,他们都知道十四叔努力孵蛋,回去跟皇阿玛说说十四说的好话……我是为十四叔好的。”

    十四哪里听他的鬼话,拿起床边的鸡毛掸子就要打,谁还管他是不是皇阿哥。

    弘昭哪里肯吃亏?赶紧往外跑,见十四要追出来,忙喊道:“十四叔,屁股!屁股!小心屁股!”

    十四顿时就站住,气的在屋里跳脚。等收拾好了出来,早已经不见弘昭了。

    他又怕这孩子跑丢了,又怕出了意外。毕竟这里皇庄,有水渠池塘,危险的地方不少。跟宫里可不能比。

    锦源小声道:“跟着四阿哥的人不少,应该没事的,爷。”

    但一旦出事,爷这辈子都翻不起来了。自己怎么就想不开,招惹这个小祖宗做什么。

    “弘昭,你出来,爷不打你。”十四爷喊道。

    就见弘昭远远的招手,在几棵大杨树下,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十四走了过去,就见弘昭蹲在地上,扒拉着枯树叶,也不嫌弃脏。伺候的人远远的跟着,一点都不靠前,肯定是被这小祖宗给折腾怕了。

    这会子再怎么气,这也是皇上的皇阿哥,也是自己的亲侄儿。还能真打一顿不成。

    他尽量的和颜悦色的靠过去,“你在干嘛呢?”

    “弄了个好玩的东西,你来看啊,十四叔。”他十分的小心翼翼,轻声对十四道。仿佛怕谁听见一般。

    十四当他逮到了什么虫子,这个他一点都不怕。这都是他玩剩下的。他小时候天天逮了虫子往老四的任何一个能想到的地方塞。小儿科!

    他不屑的切了一声,就凑了过去,就见弘昭狡黠的一笑,然后猛地就后退。

    他暗道不好,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两只脚都被绳子套住了。这是套兔子时打的结,一旦闯进去,就直接锁死了。

    越挣扎越紧。要命的事他两脚并拢的被套住了。顿时就站不稳,向后倒去。

    弘昭边跑边笑:“十四叔,那绳子是我从皇阿玛的内库里偷来的,听那些太监说,刀砍不断,火烧不烂。你也别费劲试了。赶紧找个人,看谁会解开那个结。那个套子是我跟宫里的一个侍卫学的,只学会打结,没学会解。”说着,又咯咯地笑。

    十四的脚被捆了个结实,想起身都不能,还真是越挣扎越紧。

    “弘昭,爱新觉罗弘昭!”十四咬牙切齿的喊道:“你仔细你的皮!”

    到底是锦源叫人将十四爷给抬回去了。总不能叫爷蹦着走吧。

    这哪里是什么四阿哥!这明明就是混世魔王嘛!

    怪不得刚才他小声的说话,原来是怕伺候他的人给自家爷报信。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鬼心眼啊。

    十四被捆了半天,锦源才在附近找到一个猎户。

    那猎户看了那绳结半天,奇怪了看了一眼这贵人。见桌子上放着小剪子,就拿起来,一剪子下去……剪断了。

    断了……断了……竟然断了……

    说好的‘刀砍不断,火烧不烂’呢?

    闹了这半天,自己白白被捆了这么长时间?

    “弘昭!爱新觉罗弘昭……”十四满是悲愤的喊道。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