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清穿故事(125)二更
    清穿故事(125)

    “真是不像话!”四爷一拍桌子,将林雨桐吓了一跳。

    从宫宴回来,就发这么大的脾气,这是知道了七爷被福晋挠了以后生气了吧。

    还真是护短!

    林雨桐早在听七福晋说这事的时候,就猜到了四爷会这样,于是,她赶紧上去抚着他的背,“对!确实是不像话。”这会子千万别顶着来,这就是个得顺毛捋的。

    “怎么能跟爷们动手呢?”四爷又道。

    林雨桐连连点头,“是!是不该动手。不管怎么说,动手打人都是不对的。当然了,挠人也不对。”

    “你是皇后,你得申斥纳喇氏。”四爷缓和了一下,才道。

    林雨桐一愣,才反应过来,原来七福晋也是纳喇氏。这会子她的脑子还满是那个被七爷宠爱的不得了的纳喇氏。忘了七福晋也姓纳喇。这脑子,也没谁了。

    四爷见林雨桐不说话,就道:“怎么?你觉得不该申斥?”

    “该该该!该申斥。”林雨桐从不跟四爷硬来,只解释道:“我这从来都是七弟妹,七弟妹的叫,都忘了七弟妹也姓纳喇。我刚才还说,怎么爷叫我训起七爷的侧福晋了?”

    四爷又懵了。他记得住各位福晋的姓氏,但却未必能记住这些侧福晋的。

    于是林雨桐就赶紧借机,说起了七爷府的事,她也没黑人家侧福晋纳喇氏,就是客观的说起了这是家务事,“……从根子上,还是妻妾那点事。夫妻之间的事,外人就没法掺和。回头人家夫妻和好了,这管闲事的外人倒成了里外不是人了。”说着,她在他腰上的软肉上一掐。四爷习惯的先将身子微微一躬,再抓了她的手,“捣什么乱啊?”

    林雨桐就笑:“要是有人觉得我这么掐爷不对,叫额娘来训斥我。爷觉得怎么样?”

    那一定觉得尴尬死了。觉得这人真是有毛病,多管闲事。

    林雨桐就道:“爷要是不想叫我掐住,多的是办法不必受着骚扰。就跟七爷有办法躲七弟妹,却什么都没干。瞧七弟妹的样子,也不像是七弟对她动手了。还不是由着七弟妹撒气。毕竟孩子的事,他也知道七弟妹心里不好过。你看,这就是夫妻了。”

    四爷刚才的气也就散了一些。

    林雨桐赶紧道:“但七弟妹还是不对的。再伤心生气,也不能拿爷们撒气。回头我叫她进宫,说说她就是了。”那些明面上的正儿八经的斥责就拉倒吧。“说起来也都是家事,咱们做哥哥嫂子的劝着点,哪里能火上浇油呢。”别拿皇上皇后的身份说话,上纲上线的不好。“您也得说说七爷,别的事还罢了,就这孩子的事,怎么也得跟当额娘的先商量着来吧。一个巴掌拍不响,两人都有不对。”

    说完,林雨桐将鞋踢了,上床睡觉。

    四爷看着林雨桐麻利的动作,愣了半天。说好的七福晋不像话?说好的应该训斥的?怎么就给带偏了,成了两人都有错了?四爷推了林雨桐一把。

    林雨桐:“……zzz”

    你睡的可真快!躺下去被子还没盖好呢。

    四爷也上去,把被子给两人盖好了,才把她揽在怀里,“怎么?是李氏的事叫你心里不舒坦?”

    林雨桐:“……zzz”这都哪跟哪?怎么谁扯到李氏的身上去了?

    就听四爷道:“嘴上说的大方,还不是遇上点事就往自己身上套。这是物伤其类了吧?”

    林雨桐愣了半天,都忘了要继续打呼噜了:“……???……zzz”真是想多了,我的四爷!

    四爷的语气就更加的无奈了:“咱们关起门说话,往后对着李氏她们,不光是爷要赏,就是你也要常给赏。不光要赏,还得大张旗鼓的赏。赏的天下人都知道才好。”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林雨桐也不打呼噜了,静静的听他说。

    “你也别为了这个就醋来醋去的。”四爷低声道,“总得迷了别人的眼不是?就算有人要指摘你,那也得叫人无话可说。”

    林雨桐也不装了,翻个身扭身看他,“那得看爷要赏什么了?”赏个孩子这事,还是免谈。

    四爷轻笑一声,扬声对苏培盛喊道:“将那碟子豆腐皮包子给宋氏赏下去。”

    然后苏培盛低着头弓着身子赶紧进来,端着就出去了。

    估计明天半个紫禁城都知道四爷半夜还记挂着宋氏?

    这个可以有!

    四爷道:“要是以后,这格格们有像样的,记在她们名下,也是一样的。”

    肯定还是不一样的。

    但是这个她也不反对。放在自己名下的就是固伦公主了。确实不合适。

    两人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了册封的事。直到林雨桐真的睡着,都不知道将话题偏到什么地方去了。

    过了正月十五,就算是过完年了。

    吵吵嚷嚷了这么长时间,最终将年号定为‘雍正’,今年是雍正元年。

    最开始的两道旨意,一道是尊太后为太皇太后,一道是尊德妃为太后。

    再接下来,就是封后宫。

    林雨桐也算接到了正式的任命书,升格为为皇后了。

    李氏为贵妃,没有封号。

    妃位只有一个,是生育过孩子的宋氏,封为懋妃。

    武氏被封为宁嫔,耿氏被封为裕嫔。钮钴禄氏被封为谨嫔。

    常氏和安氏被封为常在。

    汪氏和苏氏被封为答应。

    看到常在和答应,林雨桐比较蒙圈。她对这些人完全没有印象。

    于是特别奇怪的看着四爷,直到把四爷看的莫名其妙,才明白她的意思,“这是李氏她们不方便伺候的时候安排的丫头,伺候过一两回。”

    林雨桐觉得得自己当时的脸色一定很好看。

    这种感觉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怎么就这么恶心呢?还不如不问呢。才还觉得叫这些女人空守着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这会子就只剩下生气了。这都是背着原来的乌拉那拉氏私下安排的。这夫妻俩缺乏沟通,估计四爷当时并不知道原主也是不知情的。还以为原主默许呢?

    都什么破事!

    四爷一看林雨桐的样子,就心知坏了。看来福晋一直就不知道。对李氏等人的两边隐瞒也有点生气。赶紧道:“咱们不许翻旧账啊。那些就是个玩意,爷连长得是扁是圆都没瞧见。要不是下面的人报上来,爷都忘了还有这么一码事。”

    怎么越听越觉得渣了呢?

    林雨桐趴过去在他肩膀上咬出个牙印来,才作罢了。

    想到年氏被蝴蝶了,熹妃也成了谨嫔了。多少有点安慰吧。

    别看这个封号,那也是有讲究的。都是礼部将寓意比较美好的字列出来,叫皇上圈。也就是在里面选。

    懋的懋,虽然也有美和茂盛的意思,但更有鼓励的意思里面。为什么要鼓励呢,那就是你做的还不够好。可见四爷对了宋氏多少还是不满的。

    而钮钴禄氏所用的谨字,更是有慎重,小心,恭敬地,守规矩的意思。

    她就问四爷,“这钮钴禄氏又不老实了?”

    四爷哼笑一声,“才进宫几天,朕耳边都有人说起了她的好话。”

    林雨桐为钮钴禄点蜡的同时,也暗自警醒,看来这宫里还真得整顿一番了。

    这下面的人轻而易举的就能被收买,还是人员管理杂乱所致。

    这后宫封赏完了,四爷开始封死人,先是给列祖列宗加封,不管是康熙还是康熙的三位皇后,都给了长长的封号。这当然包括孝懿仁皇后。

    林雨桐以前觉得加封养母,是不是会叫太后不高兴啊。

    可如今再看,不加封才奇怪呢。不能死了的都加封了,偏偏不加封养母,这不是有毛病吗?

    接着就是康熙的后宫,也没有大变,就是加了个皇考什么什么的。算是先帝遗孀。

    而对兄弟们的封赏,却迟迟都没有下来。

    林雨桐知道四爷心里是犯了难了。

    十三给个亲王是肯定的。但十四怎么封?

    “按爷心里的想法,爷根本就不想搭理他。”四爷这么说来着。

    林雨桐倒是知道十四最近有事没事就去太后那里,也不说来见他四哥,估计是觉得没脸吧。大概是想走太后的路子,叫太后给他说说好话。

    但这话,太后不提,林雨桐就不能提。这封赏关系前朝,她还不想犯忌讳。这也不是请客吃饭赏面子的事。

    就见四爷将写着十四名字的木牌往旁边一推,暂时不想考虑。

    又顺手将写着八爷的木牌仍在火盆里,这是不打算再提起这个人了。先帝最后也没说怎么处置老八。他又刚继位,多少事忙不过来呢。真要处置自己的兄弟,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要不然,还真就能传出自己排除异己,对当年显赫的八爷依然忌惮的话来。既然处理不了,那就冷处理。再不提这个人。就当没这个人存在。

    然后,他的手又放在了写着‘二’的木牌上,这才是最要谨慎处理的人。

    慢慢的,他提起笔,给木牌上写了一个‘理’字。

    理,这个字的意思,叫林雨桐来理解的话,就是‘衡量事务的标准’。

    这大概也是四爷要表达的意思。

    也是对这位废太子的肯定和盛赞。

    “他曾经是皇阿玛最满意的儿子,是上书房各位师傅眼里最完美的学生,我们这些兄弟里气度风仪的典范……”四爷这么赞道。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