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清穿故事(124)一更
    清穿故事(124)

    因为皇上的侄子们要进宫念书,阿哥所就要重新安排一下。

    林雨桐没有搞特殊化,弘晖弘昀弘时的院子都安排的跟这些阿哥在一处。当然了,总体上一定是院子很大,景致很好,位置绝佳之地。甚至下面的人还非常贴心的将弘昭和弘暄的院子安插在这三人中间。林雨桐给孩子们是这么解释的:“没有你们看着,我不放心。”因为弘昭有点自带熊孩子属性,昨儿才拿着毛笔趁人不注意,给弘暄的屁股上画了个人脸。弘暄的奶嬷嬷在边上给他直磕头,就是不敢上前阻拦。不过弘暄翻过来的时候也浇了他一泡最新鲜的童子尿就是了。

    四爷一直比较惯着弘昭,如今林雨桐可不敢再叫惯着他了。小破孩整天的在乾清宫里溜达,没事还在御书房探头探脑。四爷是不嫌他。但林雨桐怕如此会给那些进出御书房的大臣一个错误的信息。觉得皇上更偏宠小儿子。这是十分危险的信号。

    她就这么跟四爷说的,“……那些人,揣度圣意,已经成了一种本能。再说了,弘昭确实得管了。实在不行,就送去阿哥所,有嬷嬷们看着,也出不了差错。”年龄小,就当上学前班了。

    “哪里有你这么狠心的额娘?”四爷看着林雨桐,“不过你这么说也对。朕想想办法。”

    林雨桐只是想叫四爷意识到这个问题罢了,又不是真的后娘。

    “爷是想收几个闺女啊?”她对这个问题比较关心。因为乾西四所差不多都已经空了。先帝一共生了二十个女儿,又早年收养了恭亲王常宁的女儿,算是二十一个。可记在宗谱上的只有十一个。剩下的不到上宗谱的年纪,就夭折了。就这些有记载的,真正长大的嫁人的,就剩下九个了。嫁人后能活到现在的,只剩下四个了。

    一样在皇宫里出生,一样出身尊贵,可皇子阿哥除了早年夭折的多跟皇上嫔妃的年纪都小有关以外,剩下的差不多都养活了。就算夭折的几个阿哥,有些都六岁,八岁,十一阿哥都活到了十多岁。这明显都是病症夭折的。不是不精心的问题。

    可公主的待遇就差了很多。这叫林雨桐不是滋味。

    她将这些对比的数据给四爷看,“咱们既然将人家的孩子接进宫了,就得好好养着。谁家的孩子谁疼。本来就是招埋怨的事,要是真有个万一,嘴上不敢说什么,心里就不埋怨了。我的意思,这些格格们进宫,就跟小阿哥们进宫是一样的。每隔十天,就叫她们回去一次。说句实在话,这是谁家的孩子就是谁家的孩子,还真能因为少见父母,心里就疏远了。心里该惦记的还是会惦记的。要真是那忘了父母的白眼狼,我的爷,咱们也不敢要啊。”

    四爷拿着手里的薄薄的纸张,“这些该死的!”这是骂内务府那些包衣世家。

    这些人是该死,但是现在人心未稳,却暂时不能轻举妄动。

    “你说的也对。这些孩子要是常能回家,那么这宫里的人,就不敢小看了她们。觉得亲爹娘不敢,咱们又顾不上。反而苛待了她们。”四爷说着,就又皱了眉头,“只是这将来……人心难辨啊。”

    这是怕这些格格将来嫁人,拉着夫家跟亲阿玛哥哥练成一气,不好收拾。

    林雨桐就低声道:“您想啊,咱们这么做,进宫对于这个孩子,就不再是多可怕的事了。愿意送孩子进来,提一提身份的也就多了。到时候,也不是每个孩子都得抚蒙吧。比如十三爷,怎么着也得给个恩典。比如十四,额娘那么舍不得莫雅琪,难道就能舍得十四家的闺女了。这心思不都是一样的吗?九爷家那么多的姑娘,您还能一个都不给人留?这孩子多了,选择也就大了。有那性子刚硬,有主见的,知道好歹的,咱们好好的安排,不管是给名分还是其他,都好。要真是性子弱,去了也是送命,咱们又何必做这个恶人?既然是施恩,何不大方一点,坦荡一点。”

    四爷用手指点着桌面,挑眉看林雨桐,“要是个个闺女都教的跟你似得,能三天奔袭几百里,不眠不休。或是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朕就该担心蒙古还敢不敢再急巴巴的要求娶大清的公主了?”

    什么一言不合拔刀相向?污蔑好吗?

    林雨桐听出了几分调侃的意思,想必自己的心思,这位爷又看出来了。她就放缓声音道:“我就是心疼孩子。”

    四爷伸手,在她背上抚了抚,“教导公主,本就是皇后的职责。朕没多心。能像是心疼自己的孩子一样心疼别人家的孩子,心里时常怀着悲悯。就当得起母仪天下这四个字。”

    林雨桐愣愣的,听见四爷这么郑重的夸她,又被他身上的威严震慑,第一时间竟是屈膝,郑重的接受这番夸赞。

    她心里不由的骇然,这就是龙威吧。

    四爷伸手扶起她,“就按你说的办吧。”

    先试试看,实在不行,再想办法。反正现在也不是册封公主,不过是接几个孩子进宫,只当是给她解闷,顺便给莫雅琪作伴了。

    于是,在正月十五的宫宴上,皇上先是赞了林雨桐一番,“……你们只管把孩子送来,跟送孩子来念书是一样的,每隔十天,将孩子接回去团聚……”

    啊?

    万岁您能不这么逗人玩吗!

    各家在家里都跟孩子生离死别过了,眼泪都哭了一缸了。那真是女人哭,孩子叫的。您现在告诉我们,以前说的不作数了。那感情可不都得浪费了。

    十天回去一趟真心不算很久啊!这个爷们十天半月,连着好几个月不见孩子都是常有的。这就是那种,放在自家真的未必就疼的心肝肉似得,但给了别人却又舍不得。

    反正四爷说完,就舒服了。听着众兄弟忍着牙疼的说感恩的话,简直不能更舒坦。

    而林雨桐也正被七福晋拉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她诉说委屈。还是为了送孩子进宫的事,七爷觉得送嫡女比较郑重,七福晋却觉得这是要了她的命了。

    林雨桐心道,难怪七福晋急了,是自己的话也会急的。七福晋头几年一直没生孩子,而身边的一个通房丫头却有了身孕,生下了个格格,就是七爷府的三格格。这孩子生下来,生母就大出血死了。七福晋就留在身边自己教养,养出感情了,就要求记在自己名下。后来,七福晋才又生了一个,还是个格格。只是不知道七爷是叫三格格还是五格格进宫。

    就听七福晋道:“……您说我们家爷靠谱不靠谱?别的我都不争了,他爱宠着谁宠着谁去。纳喇氏生了二女三子,我们家的大格格是她生的,第二年又生了长子弘曙,隔了一年又生了二格格。说起这个我就更气了,这二格格比我生的三格格这个还大了一个多月,凭什么大格格不送,二格格也不送,就送我的三格格。我不同意,他还拿话呛我,说是不送三格格,就得送五格格。叫我自己选。天地良心,三格格不是我生的,可我这些年对这孩子跟我亲生的也没差什么。这不光是挖我的心啊。这是搅合的我们母女没法过日子了。”

    这还真是……叫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叫三格格进宫,孩子会觉得七福晋这些年都是假疼她。到底比不上亲生的。可要是叫亲生的进宫,孩子更得恨。说你为了名声好听,连亲骨肉都舍弃了。

    这对于一个当娘的来说,真是为难了。

    “那你的意思呢?”林雨桐问道。强扭的瓜不甜,实在不愿意,也没关系不是?再说了,等先送来的教导出个样子了,自然就有人乐意送了。咱又不是将人家孩子往狼窝里塞。

    何况这牵扯到家务事,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站在七爷的角度,大概是想着怕万岁爷怪罪,嫡女明显更尊贵,怎么能拿庶女顶替呢。你想给庶女挣一份公主的体面,怎么也不顾及嫡女的感受。他偏宠纳喇氏,纳喇氏也争气,肚子隔一年鼓一次,孩子一个接一个的生。这般的差别明显,他也不希望叫人觉得她宠妾灭妻不是?再说了,要是真的躲不开抚蒙的命运,孩子有个好出身,其实是好事。再说了,三格格毕竟是个假嫡女,这样算来,就更占便宜了。在七爷看来,他其实还是为了三格格考虑的,而福晋却有些不可理喻。

    “我也不怕四嫂怪罪,我当然舍不得了。这以后府里都是弘曙的,她纳喇氏怎么就不想着把大格格送来呢?偏偏要拿我的心肝肉给他们铺路,这事我不能答应,我就……我就直接挠了我们爷一把。”七福晋有些气虚的道。

    林雨桐倒吸一口凉气,看了看七福晋那长长的指甲,“挠在哪儿了?脸上?”那可就挂彩了?叫万岁爷看见,那还得了。

    七福晋扭捏了一下,“那哪能呢?就是脖子上……脖子上一点点。”

    那么长的指甲怎么可能一点点?

    事实上,七爷此刻也十分别扭,带着大毛的领子,在这大殿里热的直冒火。

    他一边坐着五爷,一边本该是老八的,老八没来,就坐了老九。

    这哥俩就看着七爷不停的抹汗,然后就是舍不得摘掉毛围领。

    五爷比较好心的道:“七哥将那劳什子摘了,也松快松快。瞧这热的。”

    七爷哪里肯,丢不起这人!就笑道:“这天冷,有点着凉,捂捂汗。”

    哪有在万岁爷的大殿上捂汗的。五爷愣了半天,才提醒道:“解开扣子也好啊。”省的抹汗不雅观。再被训斥了。

    七爷一想也对,就顺手解开毛领子的扣子。

    谁知九爷比较熊孩子,直接伸手,顺手就给七爷把领子给提溜了下来。

    这动作这么大,自然叫大家都看了过来。

    然后大家都愣住了,七爷这脖子两边纵横交错的血印子是嘛玩意?

    九爷也愣住了,“七哥你这是……”

    七爷讪讪的笑:“别误会,跟你七嫂无关,是猫挠的……”

    众兄弟:“……”你能不这么直接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七爷恨不能拍死自己,他觉得将来自己要是死了,也肯定是被自己的给蠢死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