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清穿故事(123)五更
    清穿故事(123)

    九爷回府的时候,心情有些不太明媚。

    而九福晋身子重了,又经历了累人的先帝葬礼,所以,今年的宫宴,告了病了。宫宴上的事情,她也一点都不知道。等她看见九爷耷拉着一张脸,跟谁欠了他二百两银子似得,没精打采,浑身散发着阴郁气息的走进来,就愣了一下。

    “又怎么了?万岁爷骂你了?”九福晋打开僵局,呵呵笑问了一声。

    “爷挨骂你就那么高兴。”九爷瞪眼,“你就盼着爷点好吧。”

    九福晋见他气不顺,也不计较。低了头,将蜜桔子剥了,塞到九爷嘴里,“去去酒味。”

    “哎呦,难得你这么贤惠。”九爷吃了福晋剥了橘子,顿时都有些受宠若惊。七爷消散了一些。

    九福晋白眼一翻,“我是嫌弃你张嘴就是酒味,熏到我和儿子。”说着,就又摸了摸肚子。

    这话一说,九爷差点没被这一口的橘子给呛死。他也回了福晋一个白眼,“儿子儿子,就知道儿子。你怎么那么肯定就是儿子呢?要是个格格怎么办?”

    “啊呸呸呸!你个乌鸦嘴。”九福晋哼了一声,转头又道:“闺女就闺女,闺女我也稀罕。到时候,我就舍了这张脸,去求求四嫂去。将闺女留在身边,就嫁到京城里。好歹也能常见面。”

    九爷诧异的看了一眼九福晋,“我还当你不待见闺女呢?”

    “我自己生的,我为什么不待见?”九福晋轻哼一声,“不过是这世道,当女人不容易。是个小子也好,就算没出息,也好歹在家里,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也放心不是。”

    这却也是实在话。

    九爷叹了一声,就轻声道:“万岁爷的意思,是想叫家里送个格格进宫。”

    九福晋一愣,“当养女啊?”

    九爷点点头,“我这个阿玛虽然不争气,到现在也没挣个爵位来,但在家里,就像你说了,就算是吃糠咽菜,也在自家的眼皮底下。可这进了宫,皇上的养女,好歹也是个和硕公主。位份是尊了,可爷我能放心吗?咱家大格格今年都十岁了。你说着冷不丁的将孩子送去,还不得恨死我这当阿玛的。”

    九福晋也沉默了下来,她是不待见这些妾室,但可也没亏待这些孩子。吃穿用度,没有苛待过半分。要说自己有多心疼,那也是做戏的。毕竟这羊肉贴不到猪身上。不是一体的就不是一体的。但就站在一个嫡母的角度,她还真不好说什么。只是道:“你心里也知道,不管去不去宫里,想不去抚蒙,也难。除非爷拿功劳换。可先不说能不能立功劳,有没有机会立功劳。就这家里,估计就得乱套。你要是有了功劳,不想着升了爵位,或是多恩荫一个儿子,这小子们长大了,能愿意?就算孩子小暂时管不着,难道孩子的额娘看不懂里面的利害。所以这事啊,还真就是没办法的事。”

    九爷点点头,难得的没跟九福晋呛声。

    九福晋见他那样也可怜,就又低声道:“这叫我说,却也未必就是坏事。你看看四嫂是怎么养李氏的孩子的。精心不精心?李氏膈应了四嫂多少年了,四嫂也没对自己孩子怎样。不管爷爱听不爱听,我说句实话。这妾室的孩子对于嫡妻来说是什么?是眼中钉肉中刺啊。”

    话音一落,九爷就蹦起来了,“我说这么些年,你藏的够深啊。”

    九福晋翻了一个白眼,“我要怕你疑心,还会说这话给你听?”

    九爷冷笑着看九福晋,看着女人还能说出什么来。

    就听九福晋叹了一声才道:“这对于眼中钉,肉中刺的处理,人的心性不同,处理的手段也不同。有些人呢,就是眼不见心不烦,权当看不见。这也是我的处理办法。有些人呢,就是非得把这钉子和刺拔了不可。可这种做法,是痛快了。可也伤了自己啊。血呼啦,瘆人!说不定,还烙下一个终身都去不掉的疤痕。最后一种人,就是四嫂这种人,她的办法就是不停的磨合,将这钉和刺,变成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跟自己个的肉长在一起。这个过程艰难,痛苦,但磨得好了,那刺可能就变成一颗耀眼的痣了。我觉得,四嫂就有点这么个意思。”

    “还痣呢?万一磨成茧子呢?”九爷哼了一声。

    “可这茧子,不正好将自己的肉保护在里面了吗?”九福晋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九爷,回了一句。

    九爷一愣,跟着悚然而惊。还真不能小看女人的智慧。

    九福晋却转移又把话题绕回来道:“她对本该恨着的孩子尚且如此,那么对着跟她毫无利益关系的孩子,能差吗?这些孩子,叫四嫂养两年,你再瞧瞧跟谁亲?养亲了,对弘晖没有好处吗?既然有好处,四嫂会不精心?”

    “那爷怎么听着,这不光是把人送去了,这孩子的心也拢不回来了,是吧?”九爷哼哼了一声,不爽的道。

    “只要孩子好,跟谁亲有什么关系?”九福晋说的十分轻松。

    九爷暗道,不是你的闺女,你自然无所谓。果然,娘还是亲的好。

    但反过来,也不得不说福晋前面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虽然不怎么动听。

    他这边背着九福晋翻白眼,九福晋一转身刚好看到了。

    于是,就见福晋悠闲的坐在榻上,手里把玩着橘子,十分温柔的道:“还有一件事,我觉得我该跟爷好好说叨说叨,给爷提个醒。”

    九爷被人逮个正着,有些讪讪的。狗腿的凑过去,拿了福晋手里的橘子,“你说,你说、这剥橘子多累啊。爷来,爷干这个最在行。”

    瞧这出息!

    九福晋也不拦他,心里翻白眼,脸上笑的却越发温和,“你瞧瞧万岁爷跟四嫂,就没警觉点什么?”

    “什么?”九爷将剥好的橘子送到九福晋嘴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

    “四嫂如今可还住在乾清宫呢。”九福晋看着九爷,“万岁爷这些年,可是从没带过别人去圆明园住吧。也就四嫂了。”

    “那人家夫妻的事,谁管去?”九爷关注的可不是这个。他们这些爷们还不至于委屈自己。觉得顺心就留在身边呗。当然了,这福晋是不管想不想留,都不得不留的人。只不过万岁刚好走运,碰上的福晋刚好合了心意。这有什么啊?老四的运气一向不错。

    九福晋嘴里含着橘子,含混的道:“傻啊!万岁爷都爱重嫡妻,给你们做楷模了,你们再想抬举那小老婆,估计不成了。以前是没皇后啊,所以先帝是既当爹又当妈,连侧福晋这事,都得上折子给皇上。可这说到底,是内命妇的事,归皇后管。明白了吗?这都是女人的人,你可以不在意。可这庶子继承爵位,册立世子,只怕就没那么轻松了。”

    九爷拿着橘子的手,顿时就顿住了。

    这话听起来为什么这么有道理呢?

    九福晋哼笑一声,站起身来,“所以啊,你最好盼着我这一胎生的是儿子,要是格格的话,呵呵……咱们还得生。反正就算你那小妖精们生的再多,估计也没用。爵位不给你,你怎么办?”

    九爷傻眼,看着九福晋施施然的打着哈欠睡觉去了。

    这事可比送闺女进宫大多了。

    九爷一晚上辗转反侧,越想就越觉得福晋的话对。半夜里,他推醒了打着小呼噜的福晋,“你说,这万岁还能新鲜四嫂几天啊?”

    九福晋转了个身,“这我上哪知道去。反正万岁的五个皇阿哥都跟四嫂亲,以后就算有新人,能不能生出来,还得看四嫂的心情。万岁只要还不糊涂,四嫂就稳稳的。”

    这话也对。就是天仙来了,也不可能比得过已经成年而且还都健康成才的子嗣。

    九爷坐起来,“这四嫂这么着,也跟不贤惠搭不上边啊。”光是养好庶子庶女一条,谁也说不出四嫂什么来。

    九福晋迷迷糊糊的哼笑了一声,“等过了孝期,弘晖和弘昀都该成亲了。上了年纪了,谁管后宫呢?就跟先帝时一样,那些受宠的小贵人,小常在上哪去了?也就是那个石氏运气好,留住个胎。真正不倒的,还是有成年皇子的娘娘们。”

    九爷颓然的躺下,竟然发现福晋说的都是对的。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福晋的肚子,心里祈祷着,千万得是个儿子啊。要不然,还得跟福晋慢慢的磨缠。

    第二天,九爷就去找了跟他同病相怜的五爷,他的亲哥哥。

    可别哥俩都因为没有嫡子,这爵位再被抹了。

    五爷听了九爷一大通的话,也有点蒙圈。他突然发现,这可能还真是个问题。

    难道真得回去找自家福晋,两人再生出个嫡子来?

    想起福晋那副‘你迟早得回来找我’的表情,他就牙疼。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