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清穿故事(120)二更
    清穿故事(120)

    大殿里,跪的满满当当。只四爷站着,能俯看众人。

    兄弟们此刻都仰着头,看着他。没有其他的意思,就是一时适应不了罢了。

    小阿哥们此刻还在畅春园,大殿里倒是没有孩子的哭声,叫人觉得心里恓惶。当这些年长的阿哥压抑在喉咙间的呜咽哽咽之声,更叫人觉得悲怆。

    三爷脑子都是空的,以前都是老四跪在他的身后的,那时候大家不但平等,而且,他还占了上风。如今,自己却得对着弟弟跪着。虽然早前就做了一万次的心里准备,但等真的到了这一天,这怎么就觉得这么不是滋味。他想起了他的皇阿玛,想起了他是怎么对裕亲王伯福全的。都说王伯是贤王,可这里面是有多少无奈呢。早些年平三番,亲征格尔丹,王伯也是掌握着兵权的。后来呢?天下承平了,裕亲王伯从贤王变成了闲王。人人还都说皇阿玛对王伯如何的信任有加。其实细细想来,就觉得这里面的味道不敢叫咂摸。他想起颁金节宫宴上,皇阿玛对自己说的话,‘你啊,也别修什么书了。就在家里看看书,写写字。没事了多教教孩子,比什么都强。’他当时以为是自家弘晟又惹祸了,还想着回去就先揍一顿。如今想来,这是皇阿玛在提点自己吧。他心口猛地一疼,皇阿玛,您这是放心不下儿子吗?

    五爷其实一直觉得自己的心态是平和的。不管是阿玛当皇帝,还是哥哥当皇帝,他做他的王爷就好了。这真等上面换了人,他才懵逼了。上面坐着阿玛的时候,他只要做个听话的乖宝宝,不惹事,不挑事,不折腾,不闹腾。然后,剩下的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皇阿玛就会关照他。不用干活,什么都不管,他一年得到的赏赐也不少。该给爵位的时候,也没忘了他。他也觉得理所当然啊,儿子吃老子的,有什么不心安理得的。可如今好似不对了。自己总不能啃完了老子,再啃哥哥吧。就算自己乐意啃,可也得人家哥哥愿意不是。人家也有自己的儿子要供养,哪里会平白无故的白白养着已经快有孙子的弟弟。所以,他要面临的问题还真不小,不干活可能就‘没饭吃’,像以前那样平白得到赏赐,或者升爵位这样的好事再也轮不到自己了。一把年纪了,还要出来当差吗?他突然悲从中来,皇阿玛啊,你怎么就不万岁万岁万万岁的活着呢?

    七爷听着五爷哽咽的声音,他是压抑不住想哭嚎啊。这会子,才想起皇阿玛这些年的好来了。他生下来脚上就有残疾,这样的孩子,在皇家,是应该被厌弃的。听额娘说,自己刚出生的时候,不少人都说自己是受了天谴了。是不吉利。她都想着,大概养不活自己了。想着皇上还不定怎么生气厌恶。可是皇阿玛转天就赐了名字下来,取名胤佑。佑,是祈求上天的神佛保佑庇护的意思。从此,再也没有人因为自己的残疾说过一句不好的话。慢慢的长大了,懂事了。最害怕的就是别人异样的眼光。害怕被别人特殊照顾。但是皇阿玛没有,他对自己跟对别的兄弟没有不同,一样的去上书房,一样的得跟着骑马射箭。那时候很苦,很疼。但挺过来了,自己就还是什么也不差别人的七爷。皇阿玛给自己选了好的福晋,自己也感激皇阿玛的爱护。他不在乎自己不健全,一样给自己安排了差事,叫自己监管礼部。就是其他的健全的兄弟都没有的待遇。皇阿玛就是想叫谁都不敢小瞧了自己,欺辱了自己。以前当成理所应当的事,现在想起来,才有了新的感触。为什么不趁着老爷子身子好的时候,常去请安,哪怕只是在外面磕个头也好啊。谁能想到,他就这么走了。皇阿玛,你走了,谁还能再向您一样包容儿子,不嫌弃儿子。谁能啊?

    形容人哭的悲伤的时候,经常爱打一个比喻,叫‘跟死了亲爹似得’。这些阿哥,真的是死了亲爹了。父亲对于孩子来说,就是天。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是天塌了。

    八爷跪在那里,仿若雕像。才安葬了额娘,回头阿玛就死了。自己曾经不是疯狂的想取而代之吗?如今人死了,为什么心里突然空落落起来。他想起皇阿玛叫他练字的事。他的字写得不好,于是,他的功课总比别人更多些。何卓就是这么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因为他仿写自己的字迹,简直看不出任何瑕疵。每天的功课都会叫何卓帮着分担一半。因此,这么些年过去了,自己的字迹从来没有进步过。自己总觉得皇阿玛不喜欢自己,可是,若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自己这个儿子,一个日理万机的皇帝,还会有时间天天盯着自己的功课吗?他不敢往下想。他害怕了,怕这些年对权力的追逐蒙蔽了自己的双眼,也蒙蔽了自己的心。他害怕这些年的怨怼都是自己错了。他害怕以后的日子都得在无尽的忏悔和自我折磨中度过。

    九爷就在他身后碎碎念,“其实想来,老爷子挺好的。爷这些年没干过一件正经的屁事,上折子弹劾爷与民争利的,哪一年没有。可老爷子也就是说一句知道了。回头也没见骂过爷一句。老爷子多爱惜名声啊,这纵子敛财的名声老爷子能不在乎?这黑锅,都是给我这个不孝子背的。”

    十爷心道:也就是老爷子这会子没了,你想起老爷子的好来了。可叫自己想,还真就想不起这份好来。他心里这么想着,不小心就嘟囔出来了,九爷搁在前面听见了,就扭头对着十爷道:“没良心的,你怎么不想想你的母族,想想当初的遏必隆。”

    十爷顿时闭嘴。遏必隆,当初在苏克萨哈和鳌拜之间左右逢源。苏克萨哈被鳌拜杀了,皇阿玛擒拿了鳌拜,遏必隆也一并下狱。并被康亲王杰书列出十二条罪状。其实遏必隆跟鳌拜更亲近,因为孝昭仁皇后,也就是自己的姨妈,是鳌拜的干闺女。可见两家关系有多亲近。

    从根子上,当初皇阿玛封自己的额娘为贵妃,就是为了将这些贵姓大族从当初那场大乱中解脱出来,是安抚人心的。

    自己不是个争气的。但出身却太显贵。除了太子,就自己额娘的位份高。

    给自己赐个蒙古福晋,其实是保全了自己。

    十爷不说话了,吸了吸鼻子。

    四爷听着耳朵了,兄弟和大臣那哭声,他手扶在御案上,泪如雨下。

    皇阿玛临走前,说的那番话,将自己以后可能会遇到的麻烦和困局,都解决了。人都到了那个份上了,还在为自己谋划,为这个天下的传承谋划。

    想必以后,众人都会说自己的孝心感天动地,将皇阿玛唤醒了。也会说皇阿玛爱子心切,宁愿死,也不愿意儿子的身体有损。

    父慈子孝!

    多美。

    可这份美丽是短暂的,也只能是短暂的。不是到了生命的最后,皇上是不会说出那么一番话的。

    因为自打坐在那个龙椅上,他就不再只是他。不能只是这些皇子的阿玛。

    他想哭,想大声嚎哭。终于坐在这个位子上了,可是为什么这么惶恐,完全是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弘晖看着四爷的身子打晃,忙扶住了,“阿玛,你没事吧?”

    四爷看着弘晖圈禁通红,神情憔悴,就道:“你回园子一趟,接你额娘还有弘昀弘昭他们进宫。府里面你去说一声,暂时不许任何人进出。”

    弘晖看了看四周的人,才点点头。又扭头对苏培盛道:“找梁九功去拿些参茶给阿玛,这样不行。”

    苏培盛赶紧应了一声。这位以后可就是大阿哥了。

    十三见弘晖要离开,就给了他一块腰牌。九门都封了,没有牌子,进出不得。

    弘晖走在宫里,只觉得所有人见了他都伏下身子,恭敬的叫他有种错觉。这就是权力的魅力。他露出苦笑之色。想起额娘说的话,‘不管将来怎样,你只做好儿子的本分就好。要相信你阿玛。’如今再想,就觉得额娘的话处处都是玄机。她好似能看破天机一般,早早的就预测出会有今天的结局。他稳住自己的心,别人或许会被权力所迷惑,但自己不会。自己见证了皇玛法这个天下最有权势的人是怎么夜不能寐,食不知味的。

    阿玛说,权力是双刃剑,能伤人也免不了划伤自己。

    额娘说,权力就是□□那样的du||品,充满邪魅的诱惑,能叫人飘飘欲仙,但也能置人于死地。

    叫他说,权力是心里魔鬼。但阳光,温暖,正义,平和却是能克制这魔鬼的符咒。只要心底干净,这魔鬼就会在心底里长眠,永不苏醒。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