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清穿故事(118)五更
    清穿故事(118)

    今年的颁金节要在畅春园过。四爷一家也就顺势回到了圆明园。

    因着两场丧事,又出了佟家造反的事。今年的颁金节没有什么应有的欢快气氛。

    刚过完节,四爷正在屋里教弘昭投壶,就见苏培盛冲了进来,“爷,皇上身边的侍卫来了,请您过去一趟。”

    四爷一顿,马上套上出门的靴子,连身上的便装都没换,就穿上大氅,急匆匆的出了门。林雨桐连一句交代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就不见了四爷的身影。

    四爷边走边问那侍卫,“出什么事了?”

    大家如今都知道这位就是隐形的太子,自然不会瞒着。低声道:“直郡王府的二格格,三格格,前后脚的没了。直郡王得了消息,就晕过去了,从昨儿到今天就没醒。太医院不敢瞒着,禀报了皇上,谁知道……谁知道皇上听了这话,当时就厥过去了。”

    四爷心里难受,皇上这心里最放心不下的,大概就是直郡王和废太子了。如今直郡王这样,又叫皇上想起直郡王的几个女儿抚蒙,如今已经折了三个了。直郡王作为阿玛,疼自家的闺女。皇上作为阿玛,何尝不疼直郡王。再加上这里面有对直郡王的愧疚,可不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如今,谁在御前?”四爷问道。

    “当时,皇上正跟几个上书房的大臣说事。突然就……”那侍卫摇头,接着道:“张廷玉张大人,马齐大人,两位大人商量着,打发了奴才们出来,赶紧的请各位爷进园子,另外宗正,宗令以及各位王公大臣,也会进园子。”

    四爷就不说话了。

    这两人不是鲁莽之人,此时做出这个决定,那就是皇阿玛那里可能不好了。

    越走,四爷的脚下就越急。都快要跑起来一般。

    进了畅春园,弘晖红着眼睛等在园子的入口处。如今这畅春园,是许进不许出。就算他也不能例外。

    见了四爷,弘晖的声音都哽咽了。

    “不许哭。皇上会没事的。”四爷这话,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别人。

    弘晖憋眼泪憋的连喘气都困难。他突然有了一种山陵要崩塌的感觉呢。

    等到了御书房,张廷玉就迎了出来,“四爷,快里面请。”

    四爷点点头,往里面走,“黄升呢?人在哪里?”

    黄升是专门负责皇上身体的太医,此时正在给皇上针灸。

    四爷的话音才落,黄升就已经出来了。

    “怎样?”四爷赶紧问道。

    黄升沉吟半晌才道:“臣换了新方子,再试试。如果还能喂进去,那大概,或许还有可能……”

    这话是说的动听,但四爷却明白,黄升只怕是用针灸将皇上暂时维持住现状了。给自己争取了时间布置,等着更多的人来做见证吧。

    他‘嗯’了一声,算是懂了黄升的意思,“那你去守着皇上,寸步都不许离开。”

    如今自己早到了,皇上在这一段时间里,就绝对不能有事。

    他作为儿子,此刻却连为自己的阿玛担心,悲伤的时间都没有。也不许他有。

    他得坐在这里,脑子里斟酌着这下面的事情该怎么办?

    直到傍晚,人才差不多到齐了。大殿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发出声音。众人都若有若无的看向四爷。如今,他的爵位在皇子中是最高的。皇上也确实表露过选中四爷的意思。但是,到底没有册封为太子,这事没有这道手续,就名不正要不顺。要是皇上能醒来还罢了,要是醒不来,还有的折腾呢。

    三爷都觉得心累得慌了。不管怎么说,他是现在这些皇子中年纪最长的,于是他先出声问四爷,“老四,拿个主意,如今该如何?”

    四爷就苦笑道:“先问问太医,看是怎么治才好?”

    三爷点点头,“黄升呢?叫他过来你。”

    黄升还是那番说辞,“得皇上能咽下东西才行。”

    众人心里咯噔一下,这就是牙关紧闭了。

    四爷心里一动,“只要能咽下东西,你们就有办法?”

    黄升咬牙点点头,“是!可以尽力一试。”

    四爷马上就拔下腰刀,卷起袖子,众人看见四爷的胳膊上有明显一道伤疤。就见他用腰刀在那伤疤的边上,又划了一条。“一条是为了儿子,一条是为了父亲。只要心诚,上天总有感吧。”

    苏培盛已经将茶杯接在了伤口下,众人就看着那鲜血流进了杯子里。

    八爷虚弱的靠在椅背上,看着四爷的眼神有点深沉。老四这一手玩的好啊。可以说,他是不得不玩这一手。都说弘晖是他的诚心感动神佛,才救下来的。

    那么,他如今不这么做,以后也会成为被人攻讦他的把柄。会质疑他能诚心就儿子,为什么就不能诚心就皇上这个阿玛。为了避免这个,那么,这个姿态他必须有。

    但是同样的,这也是有风险的。万一皇上不醒,那岂不是证明他救皇上的心,没有救儿子的心诚吗?

    估计老四救弘晖的时候,没想到会有如今的两难吧。

    弘晖又何尝不懂里面的风险。这要是不醒,或者根本灌不下去,就真的不妙了。

    这本就是运气占上风的事。

    他的拳头悄悄的握紧,然后猛地从苏培盛手里接过那茶杯,“阿玛,你的胳膊伤了,让儿子帮您喂玛法吧。”

    他知道,阿玛愿意冒这样的风险,并不是担心以后的流言蜚语,而是真的,真的想要在自己身上发生过的奇迹再发生一次。

    四爷点点头,“走吧。”说着,看着众人一眼,“皇阿哥跟几位老王爷,还有上书房大臣,都跟进来吧。”

    估计众人也不放心他们父子二人单独跟皇上在一起。

    其实里外紧挨着,只要门开着,里面说话的声音,都可以听得很清楚的。但四爷还是谨慎的做了安排。

    弘晖走过去,上去跪在床上,将皇上扶起来,然后让皇上靠在他的肩头,用一只手紧紧贴着皇上的后背,另一只手才端着茶杯给皇上喂。他不知道这血有没有用,但从皇上的气息上判断,自己的内力,对皇上该是有用的。

    他先用内力按压住皇上的穴位,皇上的嘴自然就张开了。他以前见额娘这么喂弘昀的。

    四爷的眼神闪了一下,心慢慢的放下了。这完全是福晋喂孩子的招数。

    众人却都惊了一下。因为在他们看来,就是弘晖将茶杯端到皇上的鼻子下面,皇上的嘴就张开了。

    可刚刚确实是牙关紧闭的。

    黄升的眼里就闪过沉思,这个穴位是对的,可是怎么按压才能让人自然而然的张嘴,他却真的不知道。可他也没傻的去戳穿这个谎言。幸亏他是皇上的御医,脸上不露出多余的表情这项技能已经满点。所以,还真没人发现什么。

    众人的注意力只在弘晖的身上,就见他将杯子里的血慢慢的喂进皇上的嘴里,皇上也确实是咽下去了。

    不由的大家都惊呼了一声。

    连八爷看四爷的眼神都变了。难道这真是冥冥中注定的。

    弘晖喂完,就一手隐晦的按住穴位,不叫皇上吐出来。一手却放在皇上的后背上,将内力慢慢的送出去。

    只要醒过来,只要皇上醒过来,一切都好说了。他的脸色慢慢的白了起来,别人也只当他是太过紧张。

    等了一盏茶时间,众人都以为就这样了,不可能出现奇迹了。突听九爷喊道:“手!皇阿玛手动了。”

    四爷眼里迸发出惊喜,忙叫了一声,“皇阿玛!”

    但只有弘晖知道,皇上这样估计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只是这出戏该怎么往下唱。

    弘晖喊道:“拿水来!预备给皇玛法漱口。这嘴里满是我阿玛的血,一定很难受。”他相信皇上此刻的心神是清醒的。他需要将这些事赶紧传递给皇上。

    李德全浑身打颤的将水端了过来,弘晖刚拿到手里,皇上就幽幽的醒了过来。

    屋子里喊皇阿玛的,喊皇上的,都能掀翻了天。

    皇上抬手往下一压,众人立马就静了下来。

    他看了四爷一眼,视线落在只上了药,还没来得及包扎的胳膊上。一新一旧两条伤痕,就那么进入了皇上的视线。“朕不能用儿子的血续命。”他不根本就不信这个,但自己已经喝了血,要是再死了,留给老四的麻烦就大了。“朕百年之后,将皇位传给四阿哥雍亲王胤禛。传位诏书早已经立好,就在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额的后面。”

    见众人还要说话,康熙就摆摆手,继续道:“朕知道,老四孝顺。但你们不懂一个做阿玛的心。朕听过一个传闻,说是盗墓的人,最少要有两人组队,一个在上面拉,一个进入墓穴盗墓。这墓穴里的人将宝贝递给上面的人,再由上面的人将墓穴里的人拉上去。可是每每就有上面的人得了宝贝,或者是下面的人遇到危险的时候,上面的人一点不顾及自己的同伴,就先跑了。所以,这盗墓的规矩就改了,改成什么呢?改成了凡是盗墓,都是父子组队。做父亲的觉得墓穴里面更危险,就将儿子留在外面接应。可是儿子们拿到财宝,或是意识到下面有危险的时候,还是会扔下自己的父亲先跑。于是,这规矩又改,改成了儿子下墓穴,父亲在外面守着。从此,就再没发生过丢下同伴的事。”

    “父亲对儿子,跟儿子对父亲,是不一样的。父亲能甘心将自己的肉割下来给儿子吃,却哪里舍得叫儿子割肉呢。”

    说着,他就拉了老四的胳膊,“有这条疤痕在,阿玛知道你的心意,就知足了……”

    屋里就响起抽噎声,这些皇阿哥被皇上说的心里不是滋味。

    四爷就觉得拉着自己胳膊的手猛地就松开了,他才意识到什么似得,哭喊道:“皇阿玛……”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