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清穿故事(117)四更
    清穿故事(117)

    弘昀见谁都是笑眯眯的,但这次却是丧事。见了人就笑肯定不行,但是哭丧着脸的程度也是有讲究的。他就问身边的哈哈珠子李树,“什么程度的表情就算是刚刚好?”然后做出各种的表情叫他选。

    李树是李氏的侄儿,也是弘昀的表弟,对弘昀没有别人那般的战战兢兢。就笑道:“用死了丈母娘的表情就好。”

    弘昀就踹了他一脚,他还没福晋呢,哪里来的丈母娘。就是真有丈母娘,也不能设想人家死了自己的表情吧。

    虽然面上这么驳斥,但是还是暗暗揣测了一下要真是还不存在的丈母娘死了,该是什么表情。

    伤心的?不至于。跟自己一文前的关系都没有,伤心个什么鬼。

    这应该是介于二人之间的,不伤心,但得对死者表现出缅怀和对她去世的遗憾。

    于是四爷就见弘昀跟自己说了福晋叫他去办的事,然后就抹了一把脸,瞬间就露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蛋疼表情。

    苏培盛‘噗嗤’一声叫笑出来了。弘昀却不理他,转身就走了。

    等走远了,四爷问苏培盛,“你这奴才笑什么?”

    苏培盛忍笑道:“乌拉那拉家的老太太过世的时候,爷就是那种表情。”

    乌拉那拉家的老太太,就是福晋的额娘,也是四爷的丈母娘。

    四爷抬脚照着苏培盛的屁股就是一脚。狗奴才,调侃起你家爷了。

    苏培盛挨了一脚,也不往心里去,却想着八爷要是看到二阿哥的表情,脸色该是何等的精彩。

    八爷看见弘昀先是一愣。如今他已经沦落到要侄子照应的地步了吗?

    弘昀就先道:“对不住八叔了。”然后恭敬的给良妃上了香,才道:“您大概还不知道,宫里的贵玛麽殁了。”

    八福晋惊呼一声,“贵妃娘娘她……”

    弘昀又是一副遗憾加惋惜的表情叹了一声,“投缳自缢了。”

    八福晋跟着叹息了一声。弘昀就往灵堂的方向看,八福晋这才赶紧过去照看。

    弘昀扭头对着八爷自顾自的言语道:“您说说,像是隆科多那种罪魁祸首,包藏祸心的,都腆着脸求皇上宽恕,想要活着。贵玛麽一个女人,在宫里,一辈子没害过人,怎么就觉得愧对了人,活不下去了呢。知道廉耻的,将这廉耻看的比什么都重。不知道廉耻的,只觉得自己委屈,全天下都对不住他一般。八叔,你说这人心怎么都这样呢?”

    八爷的脸一阵白一阵青的,这小子嘴里那不知道廉耻的可不就是自己。觉得自己要是有点廉耻心,就该一头碰死吧。

    曾几何时,就是老四,他对自己说话都是客气的。如今轮到一个小辈,在自己面前也敢说教了。

    就听弘昀又道:“这隆科多也是可恶,您知道吗?那佟家为了跟他撇清关系,竟然将隆科多的额娘从佟家的祖坟里给挖出来了,还有说的更难听的,说什么隆科多不是佟家的人,是隆科多的额娘不守妇道的结果。反正为了活命,佟家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李树跟在弘昀的身后,心道,我的主子爷嗳,奴才咋就没听过这话呢?您这是骗谁呢?

    紧接着就听弘昀就又道:“当然了,这都做不得真。许是市井之人,落井下石,恶心佟家也不一定。可不管为了什么,累及父母这就不对了。可怜那老夫人都已经作古多年,变成白骨一堆了,还得遭这样的罪。这都是儿孙不作法之故啊。”

    八爷心道,这是说自己害死了自己的额娘,自己的罪孽都得由额娘背着。今生还不完,到了地下还得接着还。这真是句句话,都像是重锤敲打在心上。

    他一时觉得呼吸困难,看着弘昀的嘴一张一合,只觉得胸口憋闷,猛地,一股子腥味从喉咙涌了出来,八爷捂着胸口,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弘昀也吓了一跳。这也太不经刺激了。

    “胤禩!”八福晋在一边指挥着人小心的移灵堂,结果一转身,就看到胤禩直直的往下倒。

    弘昀仿佛是吓住了一般,迟迟没有动作,就听见重物落地的声音,他仿佛才惊醒一般,忙道:“八叔。”急忙上去要查看的样子。

    八福晋扑过来,看着弘昀的眼神就有些不善。

    弘昀就先发难:“八婶,八叔的身体不好,您该早说的。叫侄儿也好顺手带着太医过来。”说着,就扭头看灵堂已经搬完了,就赶紧道:“八婶陪着八叔上马车,侄儿这就去找大夫。”

    说完,就溜了。

    弘昀觉得自己闯了祸,不敢先去见四爷。只追上林雨桐的马车,小声跟林雨桐说了。

    “你将你八叔……气的吐血了?”林雨桐不可思议的看向自家的乖宝宝型孩子。

    弘昀忐忑的点点头。他以前看三国,还总觉得周瑜被气的吐血实在很夸张。没想到见到真的了。

    林雨桐嘴角就翘了起来,“没事,嫡额娘给你兜着。”

    弘昀果然马上理直气壮起来,骑着马就跑了,毕竟大夫还是要请一个的。

    一行人直到晚上才进了京城,回到府里,林雨桐就小声跟四爷道:“我总是担心弘昀出门会被人欺负,他的性子太和顺了。男孩嘛,就该有点血性和脾气。这下我总算是放心了。”

    四爷当时没说什么,晚上吃了两碗面,还多吃了两个饽饽。显然心里也是高兴的。

    贵妃的葬礼,将良妃的葬礼衬托的越发的寒酸。虽然礼部什么都给准备了,但光是清冷,就叫人受不了。

    八爷自打被弘昀说的话刺激晕了,就一直没康健起来。停灵了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已经是进入了十月了。在一个天飘着雪花的早上,由八爷扶着棺椁,起灵往皇陵而去。

    九爷跟着一众兄弟,只送到了城门口。就看着老八孤零零的,跟在灵车边,远去了。心里不是滋味。

    第二天,又是贵妃起灵,皇上没叫这些阿哥都去,只打发了老十去送灵。

    老九心里舒了一口气,好歹叫良妃和老八的脸上不那么难看了。

    因为丧事,这段时间都是吃素。

    林雨桐就偷偷的在自己的院子里,自己动手给四爷和几个孩子做吃的。用骨头熬的汤,不油腻,多加点菌菇遮住这股子肉味。每晚必定叫一人喝一碗。

    但这也不顶饿啊,就算下面条,也不能天天吃。

    她就做了各式的酱出来。全都将肉剁成泥,做成各色的辣酱。几个孩子不吃辣,她又用腌制的香椿,还有香菇,再加上肉泥,炒出香椿酱和香菇酱。香椿和香菇味道都重,很容易遮住别的味道。

    吃的时候,不管是蘸着馒头吃还是拌在饭里吃都好。

    弘时这孩子实诚,林雨桐说没肉,他就信没肉。

    弘昭还小,好糊弄。

    估计四爷和三个大孩子都心知肚明,但谁也没挑破。

    四爷今儿没事,回来的早,就抱了弘暄在炕上玩。林雨桐就问他,“隆科多不是判了秋后问斩吗?怎么没听见动静啊。”

    “马上颁金节了,到了节后吧。”四爷见弘暄好似困了,就晃着他,哄他睡觉。

    林雨桐也就一问,不想四爷接着道:“隆科多家里,除了那个李四儿,其他的都交给佟国维,叫他带回盛京看管了。”

    “李四儿跑了?”林雨桐不可置信的问。不能吧!隆科多有今天,有一大半的根源都在李四儿身上。

    四爷摇摇头,“不清楚。不过一个女人,想必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林雨桐却将这事放在了心上。

    晚上躺在那里,她就想,她要是李四儿,这会子应该会干什么?李四儿手里的钱财应该还不少,要是她真是隐姓埋名,说不得还真能逃过一劫。后半辈子不愁吃不愁喝的。要是心里不甘,还顾念隆科多,她又会怎么做呢。

    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将他救出来。

    可她一个女人,能求助谁呢?跟隆科多关系亲近的,在这一次清洗中全都折进去了。

    既然救不出人,那唯一能做的就是为隆科多复仇。

    林雨桐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她害怕这个女人将仇恨记在四爷身上。

    她觉得她得想办法找到这个女人,除掉这个隐患。

    带着这样的想法,林雨桐很晚才睡着。

    不想第二天一睁开眼,就听到了一个大消息。李四儿被逮到了。

    “怎么逮到的?”林雨桐赶紧问道。难道自己的猜想错误了?

    苏培盛就笑道:“说起来这个女人也是狠,她混进年家,刺杀年羹尧年将军去了。”

    “啊?”林雨桐不知道是该惊叹还是该庆幸。原来她将仇记在了年羹尧的身上。

    四爷披着衣服从屏风后绕出来,“年羹尧呢?死了吗?”

    苏培盛摇摇头,半晌才道:“没死,就是……就是……”说着看了林雨桐一眼,“就是被咬伤了下面。”

    林雨桐反应了半天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都说这年羹尧好色,没想到还这么荤素不忌。

    “没出息的东西。”四爷骂了一声。肯定是骂年羹尧。

    后来才听苏培盛细说,原来是李四儿竟然用银子开道,买通了一家妓||院的老鸨子,又搭上了年羹尧喜欢的一个姑娘。不知使了什么手段,混到年羹尧的床上去了。听说,要不是年羹尧出手快,打晕了这李四儿,真有可能被咬下一截子命根子来。

    不过,这么得罪年羹尧,估计年羹尧也不会叫李四儿好死的。

    如今看来,人还是别作恶的好。这不,李四儿对赫舍里氏的用的那些手段,只怕如今得报应在她身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