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清穿故事(116)三更
    清穿故事(116)

    对这个嬷嬷的审问,还真是叫谁都没想到了结果。

    她竟是孝康章皇后埋在当时还是皇后的太后身边的。

    这话有点绕。简单点说,孝康章皇后,也就是康熙的亲生额娘。先帝在位时,她也只是妃子,甚至连封号都没有,就称呼为佟妃,还是在她生了当今皇上以后的事。而如今的太后,那时候却是先帝的正妻皇后。妻妾之间就是那么点事,当时还是佟妃的孝康章皇后,就在当时的皇后宫里埋了这么一个钉子。最开始只是做粗使的小丫头。原以为能当大用呢,谁知道先帝早早的死了。佟妃的儿子继位了,可转眼,佟妃也没活多长时间。这个钉子就这么废了。安安分分的跟在了成了太后的如今的老太后身边。太后喜欢本分的人,这嬷嬷没靠山,就只能本分着,反倒得了太后的青眼。隆科多通过佟家的关系网,查到了这个嬷嬷。而且还找到了这嬷嬷的进宫以前的家人。别的倒还罢了,这嬷嬷的弟弟却是她手把手拉扯大的,怎么能看着他们一家老小送命。这才有了刺杀皇上的事。

    这事,说起来真是讽刺。孝康章皇后留下的人却差点要了她儿子的命。

    这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难以预料。

    这详情,能跟皇上说,却不能叫太后知道。

    要不然成什么了?守了这么些年寡了,还要被昔年的妾室恶心一回?

    十三心里比较囧,因为这个孝康章皇后,才是他的亲祖母啊。

    这都叫什么事?

    他将这事跟四爷说了一声,四爷都犯了难。可还是认命的站起身,“跟我去见皇上吧。”

    皇上正跟弘晖下棋,远远的还听见皇上道:“……下棋,它不能只盯着自己的得与失,最重要的是要通观全局,进退得宜……”

    四爷眼睛闪了闪,静静的站在一边。十三跟在四爷的身后,听的心里冒汗,这是说下棋吗?这分明就是再教导为君之道。

    等一局结束,皇上以一子的微弱优势胜出时,十三看向弘晖的眼神更奇怪了。

    皇上赢了,不多不少,正好一子。

    到底是皇上真赢了,还是弘晖就是想输。这事还真不好说。

    弘晖看见四爷,还雀跃了一下。直到被四爷瞪了一眼,才乖乖的行礼,慢慢的退下去。可还没退出众人的视线,就又朝皇上喊了一声,“皇玛法,孙儿去摘石榴了。”说完,害怕四爷又说他一般,撒丫子就跑。

    四爷气的直运气。

    皇上就却不在意的摆摆手,“你别老是吓唬他,少年老成固然是好,但却少了一股子冲劲。”说着,就指了一边的凳子,叫两人坐了。

    “怎么了?有结果了。”皇上眼睛不抬的问道。

    四爷顿了一下,“皇阿玛,这事……跟太后那却不好说。这牵扯到……”

    “牵扯到你皇祖母。”皇上用手指扒拉着腰上的玉佩,淡淡的道。

    四爷就住嘴了,点点头,“是!”

    “朕当时就猜到了。宫里面的女人嘛,来来回回的,也就那么点事。”皇上不在意的点点头,“那人呢,就别留了。太后那里,只说是佟家的人吧。”

    这话不算是撒谎,只能说是说的不详尽罢了。

    佟家的人,可能是孝康章皇后埋下的钉子,也可能是孝懿仁皇后进宫后收买的,还可能是现在的贵妃拉拢的。

    至于太后怎么想,认为是谁,就不是他们管的事了。

    孝康章皇后是皇上的额娘,孝懿仁皇后是四爷的养母。父子俩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

    在他们看来,老太后其实是个可怜人。没丈夫没孩子,圈在皇宫里一辈子。如今老了,还遇到这样的糟心事。

    两人一起看向十三,十三认命的领命,这事还得他去跟太后说吧。

    四爷起身,刚要退下,就听见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李德全马上迎了过去,一会子,就见李德全哭丧着脸来,跪下道:“皇上……贵妃娘娘……殁了。”

    “你说什么?”皇上抬眼问道。

    “贵妃娘娘殁了。”李德全又重复了一边。

    贵妃娘娘,佟佳氏。孝懿仁皇后的妹妹。皇上的亲表妹。

    四爷就看见皇上的手开始剧烈的颤抖,好半天,皇上才扶着石桌稳住,“按照贵妃的规制……”

    林雨桐接到四爷叫传回来的消息的时候,都愣住了。贵妃才多大年纪?四十?

    苏培盛就小声道:“听说昨晚的事情传回宫里,贵妃知道造反的是佟家,隆科多也被生擒下了大狱,当时就把寝宫的人都打发了。今早宫人进去的时候,人已经凉了。是自缢身亡的。”

    自杀了!

    林雨桐叹了一口气,贵妃在宫里,没有宠爱,没有儿子,甚至连权力都是虚的。从不敢跟有皇子的娘娘们争抢。

    到头来,却被家里的男人连累了。

    要换个人,大概也会做相同的决定吧。要不然能怎么办?家里出了逆贼,等着她的也不过是冷宫罢了。就算不是冷宫,也会被禁足在自己的宫殿里,直到死。

    她这么跟四爷说,四爷就道:“皇上看在贵妃这些年伺候精心的份上,没有降罪佟家的其他人。只是让佟家回盛京了。三代不得再返回京城。”

    林雨桐一愣,原来这个死,是给佟家的人换了一个生的机会。

    皇上既没有罚没家产,也没有降罪,到了盛京,也依然是有家有业的富贵日子。

    这就是贵妃一辈子的价值所在吗?活着是因为佟家进宫,死了是为了救佟家众人。怎么想都觉得憋屈。

    不过,她跟这位贵妃也没什么交情,最多也就是为她惋惜一声。这会子她还忙着呢,良妃没了,他们可以不去管。但是贵妃没了,这葬礼的规格可不低。

    敏妃没了的时候,三爷不足三月剃头,还被皇上降爵位呢。何况现在是贵妃,哪里敢有一点马虎。

    所以,收拾行李,一家子得回府里了。

    畅春园的娘娘们,也得赶紧回宫,哭灵的事,也有她们的份。

    再加上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昨儿都参加了宫宴,晚上肯定都回不去,这会子都得往京城赶。

    所以,这一路上的盛况可想而知。

    当然了,没人敢跟四爷争就是了。

    本来等着内务府派人移良妃棺椁的八爷,左等右等不见人来,打发了人去问,也是一去不回头。

    这娘娘的灵堂,总不能设在这里吧。

    八福晋咬牙半天,才打发她的奶嬷嬷,“你去求见四嫂,就说麻烦她搭把手,将娘娘先移回京城再说。”

    八爷摇摇头,“都闹成这样了,何必去讨人嫌呢。”

    “胤禩,现在不是闹脾气的时候。”八福晋扭头看向良妃的棺椁,“先把娘娘好好的安葬了再说吧。”

    八爷看着冷清的灵堂,除了自己跟福晋,还真是没有人了。没有人想起自己的额娘也是妃位,来上一柱清香。

    林雨桐坐在马车上,在路边等着,等着宫里娘娘的矫辇先走过去。不想这一等,就等到了八福晋身边的人。

    要是不知道,林雨桐当然可以不管。可如今人家找上门来了,叫林雨桐不爽的同时,又不得不管。

    她不喜欢八福晋这种处理事情的态度。很有些绑架人的感觉。

    要是自己真的置之不理,会怎么样?这好歹是皇上下旨要好好安葬的人。自己知道了还不管,不光是不遵循皇上的旨意,就是心性和人品上,也显得自己刻薄无情。

    这不是道德绑架吗?

    你悄悄的打发人,找到自己身边的下人,露个口风过来,叫自己知道这件事情。既然知道了,管还是不管,自己好歹有了选择权。不能一上来,你就一副我害怕你不管,先把你逼到墙角再说的架势。

    林雨桐对良妃没什么大的意见,再说了,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计较的。就算不相信自己的人品,那么,有皇上的旨意在呢?自己要是知道了他们的难处,难道还能看着不管。

    人死如灯灭,自己还犯不上跟一个死人较劲。

    如今,倒叫自己管了也管的心里不舒服。

    本来应该叫弘晖去的,也显得郑重。想了想,还是叫人叫了弘昀过来,“你去安排人,帮着你八叔安排安排。顺便跟你阿玛说一声。”

    弘昀来的时候,就见到一个面生的嬷嬷,又见嫡额娘叫自己去,而没叫大哥去,心里就有谱了。他冷哼了一声,“嫡额娘放心,儿子明白。”

    他心里冷笑,八叔爱做好人,可却也从不记得要给别人留任何做好人的机会。

    这被动的管事跟主动的管事差别大了。

    被动的管了事,显得你之前没安排好。如今管事就是在补救自己的过失。

    主动的管了事,才算是真的用了心。

    阿玛费心管了这事,倒成了之前不用心,还得人追着求你,你才管。

    好人当不成,反成了坏人。

    八叔八婶这两口子,做事忒不地道。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