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清穿故事(114)一更
    清穿故事(114)

    弘昭先是有些忐忑,好像真的害怕家里没饭吃了一样。再一抬头,就瞧见他阿玛额娘一人端个大海碗,比他脑袋都大。他额娘的脸能埋进碗里,但他觉得,他的头一定能塞进去的。

    继而,他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眼里慢慢就有了泪水,满是控诉的看着他阿玛额娘,好像说,你们怎么自己吃,就舍不得给我吃呢。

    你们怎能这么残酷这么无情这么无理取闹呢。

    四爷就赶紧道:“这是长寿面,不是叫你们吃了顶饿的,就是赐福用的。一人只有一根。大人的一大根,小孩的你小根。”说着,还挑了自己的面条给弘昭看。

    看吧,果然是一根,没断!

    弘昭迅速的将碗塞给他身边尴尬的奶嬷嬷,踢了鞋子,就爬上床,凑过去看他阿玛那超长的面。

    但是那是面条啊,而且还是很细的面条,这么挑着,当然会断了。

    于是四爷筷子上的面条在弘昭的注视下就真断了。

    林雨桐心里咯噔了一下,下面的人都跪下了。弘昭还满脸的迷茫。林雨桐迅速的把四爷的面端过来,将自己的端过去。什么也不说,埋头就吃。

    四爷先是愣住了。一碗面而已,他哪里就真的想多了。

    但见一屋子人都惊慌失措,又见福晋一点也不避讳那所谓的不吉利端起碗就吃的样子,就又想起她当时拔刀的决绝。越发柔和的笑了,“哪里就真有那么些讲究。”

    “不是讲究不讲究的事。”林雨桐掩饰的道:“爷吃的快,我吃的慢。爷这碗里不多了,刚好够我吃。我自己吃不完我那一份,爷只当是帮忙吧。”

    四爷柔柔的说‘好’。

    那眼神差点把林雨桐给溺死。

    弘昭就这么看着已经被奶嬷嬷放在他面前的小碗,再去看自家阿玛额娘,两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然后吃的呼呼的。谁也没想过给他也分一点。

    弘昭瘪了瘪嘴,拿着筷子挑了面,呲溜一声吸进嘴里。一根面刚好一口。好像厨子衡量过的一般,

    他一边嚼一边盯着两边的大碗看,也好想吃怎么办?

    等送走了馋的流哈喇子的弘昭,四爷才道,“看来这是做主子的说的不清楚,下面的人矫枉过正的缘故。”

    林雨桐依偎着四爷,仰起头就能看见他带着胡茬的下巴。心道,可千万别因为这个,变成在折子上罗里吧嗦的话唠四爷才好。

    不过不得不说,两人的境界不一样。林雨桐最多埋怨这厨子死心眼,不懂得变通。而四爷就直接给升华了。

    有些东西是骨子里的,就是再学两辈子,只怕也学不来。

    她慢慢的闭上已经,睡着了。

    但四爷却睡不着。毕竟皇上当着那么多人说了那样一番话,基本将他的身份给确定了下来。

    说不期盼,是假话。可当这一天真的来了的时候,他不是兴奋,不是高兴,不是激动,而是不知所措,是诚惶诚恐。

    皇位,不光是权力,更是责任。

    这个担子突如其来,让他觉得沉重无比。

    耳边是福晋平缓的呼吸之声,显然是已经睡熟了。

    还真是心大。她关注了那么多东西,却独独将最重要的给忽略了。

    其实林雨桐哪里是忽略了,而是从一开始就知道结果。

    四爷迟早会成为皇上的,而她也会水涨船高母仪天下。这在别人那里是悬念,在她这里,却是早就知道的结局。

    四爷听着福晋的呼吸声,被她的平和感染,慢慢的合上眼睛。以为会睡不着,却没想到,转眼就迷糊了。

    四爷只是有初初有失眠的迹象,其他人却真的睡不着了。

    三爷就在屋里转圈,心里寻思着,自己没得罪老四吧?这人打小就是小心眼,爱记仇一百年。他从六岁那年抢了老四心爱的小狗造型的笔洗,将他惹哭了算起,看看自己都干了多少叫老四记恨的事。

    三福晋就听到自家爷在那里念叨:“……不就是个笔洗吗?还小狗的,大不了爷陪他一个大狗的就是了。”消停了一会,就又道:“七岁那年,抢了他一荷包的饴糖算不算?”

    三福晋一脑袋的黑线,凉凉的道:“明儿爷拉一车赔给人家吧!”

    三爷郑重的点点头,“我看行……”

    行个毛线!三福晋抓起身边的枕头就朝三爷扔过去,“有毛病啊,受刺激了!”

    你这不是摆明了说人家小心眼吗?

    三爷被砸了一下,这才颓然的坐下,“爷我这心里怕啊。上面坐的是亲阿玛的时候,都说翻脸就翻脸。这换成了兄弟,还不是一个额娘生的兄弟,还不定怎么着呢?什么皇子阿哥,前半辈子是,后半辈子直至儿孙,可又都得学着怎么去当奴才喽!”

    三福晋叫他说的心里也不是滋味。难怪这些爷们整天汲汲营营,八爷到现在都不死心。这上去不上去,差别真的太大了。远的不说了,就说老裕亲王,那不也是先帝的皇子阿哥,结果呢,他给皇上当了半辈子奴才,人死了,他的儿子保泰,说起来也是如今的裕亲王,但见了这些皇子阿哥,还不是把他自己当奴才了。谁还记得,他也尊贵,论起身份,他的玛法也是皇帝啊。就跟自家的孩子是皇上的皇孙一样,一旦没了皇上,立马成了皇上的侄子。这关系,可就远了。只怕往后见了弘晖和弘昀他们,就跟保泰见了自家爷是一样的,得尊着,敬着,巴结着。

    “睡吧。好歹平平安安的。”三福晋这么安慰三爷。

    三爷苦笑,不这么着还能怎么着啊。认命呗!

    五爷比起三爷,就自在多了。他又没犯什么忌讳,也从不瞎闹腾,对上面的哥哥都足够的尊重。完全没有必要紧张嘛!他都觉得自己绝对当的起模范弟弟的称号了。只是提醒自家福晋,“没事多去四嫂那里转转。这位以后就是主子娘娘。跟四哥少年夫妻,同甘共苦过,去年千里奔袭为四哥去了塞外,今儿又敢为了四哥拔刀杀人,就这情分,那将来就差不了。何况还有三个亲生子,另两个庶子养的跟亲的也不差什么了。那就是将来有多少年轻新鲜的人,四嫂也倒不了。”说着,就又看了福晋一眼,见她满不在乎的样子,他就有点急。这要不是从畅春园出来是半晚上,都回不了京城,在园子里住着,不得不见福晋,他真是懒得跟她废话,“我说你倒是吱一声啊。”

    五福晋哼了一声,“吱一声的是耗子,我吱不了。”

    “我说你大半夜的跟爷犟嘴是吧?”五爷瞪眼,“你还别蹬鼻子上脸……”

    五福晋冷笑一声,“指使起我来,就想起我是福晋了。不妨告诉我的爷嗳,我还不伺候了。有本事,就叫你那些心肝宝贝去跟四嫂去联络感情去。别说,我还得提醒爷一声,那隆科多的小妾前脚上门,后脚隆科多就出事了,如今怎样?脑袋不保了吧。您要有胆子,有骨气,您别指着我啊,反正我也不招爷待见。”

    五爷指着五福晋,顿时就噎着了。他还真不敢!

    五福晋白了他一眼,起身就将屋里唯一一盏灯给吹灭了。小样,还治不了你了!

    至于五爷他,爱睡不睡!

    七爷在面对自家福晋的时候,还相对有耐心。不过跟五爷的走福晋路子不同,他另有打算。于是就看着在灯下翻书的福晋,凑过去,先挑起话题,“上次进宫,见到娘娘还好吧?”

    七福晋头都不抬,从鼻子里嗯了一声。

    七爷心里就咯噔一下,这听着,好像情绪是不大好啊。

    他更柔和了些,“那娘娘还说什么了?”

    “说叫你别老去后院,跟四爷学学修身养性。这话你听吗?”七福晋的语气淡淡的,七爷却觉得脊背有些发凉。

    他感觉,前半句,叫他别去后院晃悠是额娘说的,但后半句,叫自己跟四哥学学,估计是福晋自己加进去的。她这是知道自己惧怕的是什么。扯着虎皮作大旗呢。

    于是心里有些憋气,但也不能反驳福晋的话,不跟四哥学这话打死都不能说的。于是他呵呵了两声,“四哥的本事,爷就是再怎么学也学不会。”

    七福晋将书翻的哗哗直响,“我也知道爷想叫我干什么。不就是叫我顺便给德妃娘娘请安吗?反正额娘跟德妃娘娘这些年也一直亲近。走动起来也不算突兀。是不是?”这话其实不用他交代,自己也会做的。毕竟自己还有闺女呢,为了不叫闺女抚蒙,她也得好好巴结着德妃娘娘跟四嫂的。

    七爷眼睛一亮,自家福晋在闺阁中就是才女,如今瞧着,也不是假清高,为人处世还是很通透的嘛。

    七福晋这才放下手里的书,对着七爷抬抬下巴,示意七爷看炕桌。

    炕桌上有什么?

    一盘子松子罢了。

    他一头雾水的问道:“松子怎么了?”

    “爷今晚把那个给我剥出来,这事我就好好的给爷办了。”九福晋说完,就又低头,翻她的书。

    七爷的脸一下子就耷拉下来了。从生下来,只有别人伺候自己的,什么时候轮到自己伺候别人了。

    刚想掀翻那碟子松子,突然手就顿住了。他这才想起,今儿在大殿里,四哥给四嫂剥松子吃来着。

    他的脸一阵青一阵红,四哥,你这还没上台,就开始坑弟弟我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