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清穿故事(111)三更
    清穿故事(111)

    另一边,十三就拉了十四,两人小声的嘀咕。

    “一会子都警醒着些,我顾着前面,你顾着后面。”十三低声道。

    前面的三爷,四爷,五爷,七爷这几个哥哥,这些年只怕早拉不开弓了。就算打猎勉强可以,但是亲手杀人?就只能呵呵了。

    而后面的年纪小的阿哥,更得有人护着。

    十四白眼一翻,心道,这难道还要你专门叮咛?他心里记住了,但嘴上却强硬的道:“皇阿玛在这大殿里都不知道藏了多少双眼睛看着呢。要咱们操心?”

    十三被噎了一下。心道,这混账简直就讲不通道理。护着弟弟,好歹是你这个当哥哥的心意不是?难怪如今人嫌狗不待见的。还真是越发的左性了。

    他还没说话,就见十四抬抬下巴,指的正是四爷的位置,“人家都不急,你急什么?四哥不是正跟着四嫂亲亲我我呢吗?”

    原来,两人看见的正好是四爷跟林雨桐咬耳朵,小声说话,四爷顺便给林雨桐拢了头发的那一幕。

    九爷就坐在四爷的斜对面,抬眼一瞧,差点闪瞎了他的狗眼。这恩爱秀的!

    十爷侧着身子问九爷,“瞧什么呢?”

    九爷就抬抬下巴,叫十爷看四爷。

    就见四福晋仰着脸,嘴角带着笑意,跟四爷说什么。然后四爷低着头,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断过,也回应了一句。两人身子挨着,一个仰着头,一个迁就的低着头,画面实在是很美。但就是画风不对。

    这两货观察四爷两口子观察的毫不避讳,他们的异样反倒更容易吸引人的注意力。

    于是,顺着这两人的视线,大家都似有若无的看四爷跟林雨桐。

    四爷将桌上的松子剥了,给林雨桐放在面前的碟子里。林雨桐自己吃一个,顺手给四爷喂一个。见四爷剥这个剥的手心出汗了,就拉了他的手过来,用帕子给擦了擦,然后两人继续。

    中间只是偶尔说一句话,即便听不到什么。也能猜出他们就是讨论这松子好不好的问题。

    本来应该是轻佻的事,但看着两人,配合默契的动作,没有丝毫的挑逗,就是自然而然,或者,更像是习惯成自然。

    没有人觉得这样做有伤风化,行为轻佻不庄重。反而叫人感觉到了相守相伴的默契,相濡以沫的情感。

    八福晋的眼圈突然红了。她要的,其实就是这样。

    林雨桐察觉到有人打量,她抬头看了看,见九爷往这边看,就礼貌的点点头,然后瞬间就收回视线,顺手拿了茶给四爷,四爷头都没抬,也没接,就着林雨桐的手就喝了。

    两口子嘛!本来就是这么相处的。客客气气的,那是两口子?那是客人。

    宜妃就笑着跟德妃道:“老四家两口子看着感情是好。”

    德妃呵呵一笑:“都多大岁数了。年轻时候闹一闹也就罢了。等孩子们大了,还闹什么。这样就好,我也放心了。”

    宜妃心里一笑,觉得德妃还真是个难得的好婆婆。只说‘年轻的时候闹一闹’,这既是说夫妻俩闹一闹,也是说老四年轻的时候,也偏爱妾室。这是时刻防着人拿老四两口子的关系说事。有些人啊,就是见不得人家好。夫妻感情好,本是应当的。那些背后说什么男人被一个女人辖制了,女人善妒,霸着男人不叫亲近妾室啊,都是放屁。

    德妃就是防着这个呢。

    再说了,弘晖都该娶媳妇了,又不缺子嗣。保养身体不比弄一屋子女人强。

    她也是这么想着的。可奈何老五跟老九这两个混蛋玩意不听啊。跟媳妇子三天两头的闹腾,一刻都不消停。她都能操多少心。

    弘晖其实还很纳闷这些人的态度呢。因为他早就习惯了阿玛和额娘如此,吃饭的时候阿玛还给额娘挑鱼刺呢。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嘛。

    另一边的九爷终于收回了视线,就听到自家福晋冷冷的哼了一声。

    又怎么了?毛病。

    九爷不理她!看在她怀着身孕的份上,不跟她呛声了。

    这边刚拿起杯子,又听见九福晋咳嗽了一声。他有几分不耐的扭头道:“又怎么了?”好端端的哼哼唧唧的没完没了。

    “渴了。”九福晋瞪着眼睛,看着九爷。

    渴了就喝呗,看着爷做什么。他刚要把手里的茶往自己的嘴边送,就听见自家福晋又连着咳嗽了两声,这次的声音还不小。

    九爷扭头又看了一眼九福晋,见她果然盯着自己手里的茶,于是他……赶紧抬起胳膊,将自己的手里的茶灌进自己嘴里,然后将茶杯倒扣过来,看着最后一滴水掉落在地上,才扭头对九福晋道:“完了,要喝你自己倒吧。”就是不惯你那毛病。

    九福晋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家爷的一连串动作,要不是这是大殿里,众目睽睽之下,她都想抓起茶壶倒扣在这混蛋的脑袋上。

    九爷看着自家福晋的眼神在茶壶和自己的脑袋之间徘徊,悄悄的伸出手,端了茶壶,顺手塞给一边的十爷。他是真怕这女人一个不如意,拿这个砸他的脑袋。她如今肚子里带这个球,这就是护身符啊。就是皇上和娘娘,也只有说自己不是的。

    十爷正萌萌哒看着自家福晋将桌上的东西都摆在她面前,一点都没给自己留,就被自家九哥给塞了个茶壶抱着。

    他也没在意,自家九哥给的,别说是茶壶了,就是刺猬他也得抱着啊。

    所以,他也没看九爷,只是对着十福晋道:“你都胖成什么样了?一年比一年丑,你还吃?眼睛本来就不大,如今呢?要不是大家都知道眼睛长在鼻子上面,爷还得费劲在你脸上找眼睛……”

    老十本来就是大嗓门,这一嗓子,叫大殿里顿时就静了下来,然后顿时哄然大笑。

    太后先是失笑。然后就骂老十,“你这混蛋性子,还得叫你福晋跟着你饿肚子不成。胖怎么了?老十家的哪里胖了?就都瘦的跟烧火棍一样,就好看了?那叫没福气。”

    十福晋差点被自家这货给气死,在下面嘀咕道:“要是我死在爷的前面,那肯定是被爷给气死的。”

    十爷顾不上自家福晋嘀咕啥,就赶紧抱着茶壶起来,对太后认错。

    “你怀里抱着什么?”太后见他像是抱着个凤凰蛋似得不知道抱着什么,就问道。

    十爷这才发现,自己手里拿着茶壶。于是机智的道:“孙儿主要是怕她撑着,这不,正拿着茶壶准备给她倒茶。”

    太后这才神色缓和,“行了,不许再跟你媳妇犯浑。”

    林雨桐都笑的肚子疼。这么紧张的气氛下,有这一对活宝,真是什么担心的心思都没了。

    皇上进来的时候,大殿里的气氛还不错。对着皇上行了礼,大家才又入座。跟着,宴席才摆上来。一对夫妻一个小案几,分餐制,这样挺好的。

    林雨桐每样菜都尝了,才给四爷布菜。要真是下了什么药之类的,还真是别想逃过自己的眼睛。

    正想尝尝这酒有没有问题,就听见皇上的声音:“……良妃,过来坐吧。坐在朕身边来。”

    林雨桐的手一下子就顿住了。

    专门将良妃叫到他的身边,是什么意思?想必大殿里的人都懂。

    八爷险些将手里的酒杯给掉在地上。八福晋小声道:“爷,稳住。这是圣宠。”只要今儿不出事,很多人都会以为这是皇上对八爷和缓了态度,又要启用八爷的表现。

    但是,看着自家额娘强撑着身子站起来,还得笑着温婉,笑的感激,笑的受宠若惊,八爷的心就像是被人紧紧的攥着,狠狠的揉捏一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良妃想哭,但是还得笑。

    当皇上的旨意说,要往前面用宫宴的时候,她就意识到,可能出事了。

    她怕啊!她怕这件事跟胤禩有关。

    可是,胤禩扶着她的手,从大殿外接进来,却表现的跟往常无异。她对自己说,或许真的跟胤禩无关。她祈求着这一切跟胤禩无关。

    可是,皇上的召唤,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

    今儿这事,与胤禩脱不了关系。

    她相信皇上的判断。她是皇上的女人,但却从没爱过皇上。因为她太过卑微,她没资格说什么爱不爱。她就是皇上的奴才,还是不得皇上喜欢的奴才。

    但是,她也没恨过皇上。因为皇上,叫她挣脱了牢笼,过了以前想都没想过的日子。皇上骂她是辛者库贱妇,她不恨。因为那都是事实。

    她更多的是恨自己,恨自己的出身,连累了儿子。

    如今胤禩走到了这一步,难道要看着这孩子往绝路上走。

    不!不能。

    所以,她还得笑着,笑着走到皇上的身边去。她得想办法救自己的胤禩。

    哪怕付出自己的性命,也要保全了儿子。

    这是她如今,唯一的信念。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