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清穿故事(104)
    清穿故事(104)

    八爷看着十四,嘴角动了动,实在不想说话。

    他自己都想不明白,自己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有多想不开,才想找老十四的。

    老十四是跟军中那些低级将领熟悉,但只要自己能给这些人的东西比十四多,他们同样能跟自己熟悉。犯得着巴巴的叫老十四在中间搅合吗?虽然,他是想把老十四顶在前面,万一万一真的出事了,老四总不会对十四下杀手。但是对自己,老四肯定会的。他是想拿老十四当盾牌使唤的。成事了盾牌就能扔了,若是不能成事,只要别有把柄落在别人手里,就没事。老四不杀明面上的‘罪魁祸首’,就不能杀自己这个没有把柄的人。无故杀兄弟,他担不起这样的名声。哪怕他明知道自己是幕后之人,也将会无可奈何。

    都说投鼠忌器,说句难听的,自己就是那只打算被投杀的‘鼠’,反而是老十四,成了那只‘器’。

    想想,也觉得可笑。

    十四好命,投了个好胎。

    只是没有好运,瞧瞧这一出一出的,自己都不忍心看。

    命运命运,这命和运兼备之人,才是真正的幸运儿。

    “既然是难言之隐,咱们就都不要问了。这事,说起来,也是难为情的。”八爷笑呵呵的补了一句。

    这刀插得……

    十四都想冲上去,朝着老八那温润如玉的脸狠狠的来一拳,去你大爷的。

    自己说‘难言之隐’,那是实在逼不得已,你tm的这会子还来落井下石。你都这么说了,那爷这难言之隐不是坐实了吗?

    老八你行啊!你是真行!

    众人就看着十四瞧着老八的神情,十分的吓人。不用说了,这里面有事。而且十有八、九还跟老八有关。

    凡是跟老八有关的,大家都得避着些。

    于是三爷就站了起来,“老四坐着吧,爷就先回了。没有大事就好。大家也就都放心了。”

    四爷起身送了送。

    除了四爷,其他人都先走了。人家是亲哥嘛!许是十四愿意跟这亲哥说说心里话的。

    得给人家提供这么一个空间不是。

    十四耷拉着脑袋,感受着这些兄弟从自己身边走过时,或是拍肩,或是摇头,或是叹气的表情语气,他都恨不能找一条地缝给钻进去。

    人都出去了,锦源代表自己的主子送这些人了。顺便把客厅的人都给带下去了。

    敞亮的大厅里,就只剩下四爷和十四。

    “你好歹长点出息吧你。”四爷看着十四,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事闹的这般大,皇上跟娘娘肯定是要过问的。你想好怎么说了没有?”

    十四傻眼,他还真没往这方面想过。

    娘娘那里好糊弄,可是皇上那里该怎么说呢?

    四爷一看十四的神情,就知道这坑货真没想。他为什么关注的重点永远都是错的。

    蠢死算了。

    四爷就站起身,“那你慢慢想吧。别等着皇上问的时候,你还吱吱呜呜。”给你想好的台阶你不下,非得自己亲手绕个圈,把自己圈在里面。这还不算,你还试着再把脑袋塞进去,还顺势身子往下坠了坠。等绳子勒紧脖子了,你才想起绕圈的时候,你给绳子打的是死结。作死都不是这么作的。

    十四就看着他四哥一脸‘爷都不想认识你’的表情,然后施施然走了。

    莫说老四觉得他蠢,其实他自己都已经被自己犯的蠢给蠢哭了好吧。

    锦源轻手轻脚的从外面回来,都是顺着墙根溜。他怕招了自家爷的眼。

    “连你也躲着爷?”十四阴测测的声音吓的锦源一个激灵。

    他马上露出哭脸给十四爷看,“主子爷,奴才打听了点事,说了怕您生气……”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主子的怒火不转移了,就得冲着自己来。那还是叫他找别人发泄吧。自己可不能跟自家主子一样蠢。

    锦源在心里这么吐槽十四。

    十四瞪了锦源一眼,“有话就说,摆出那么一副德行给谁看?”

    锦源‘呲溜’一下就窜到了十四的跟前,小声道:“爷,奴才打听了,这事最开始是明德家传出去的。不知道怎么的,他们以为爷是‘不成了’,不是‘不行了’。”

    去他娘的!‘不行了’这事还没闹明白呢,这会子又出来一个‘不成了’。这糟心事还没完没了了。

    但是十四的脑子还时候运转还是灵便的。明德家以为自己要死了,为的是弘春的将来。那些这事的根子还在伊尔根觉罗氏和弘春身上。

    是不是那个没脑子的女人说自己不行了,被弘春给误会了?

    十四瞬间找到了源头,被自己的女人和儿子坑,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端看十四的脸色就知道了。

    他风一般的卷进伊尔根觉罗氏的院子。就见这女人从屋里出来,眼睛还是红肿的,就是整张脸,也显得蜡黄浮肿,见了他更是扑过来,一把抱住他,“爷,你到底怎么了?什么病?咱好好治,准能成的。要是没有爷,妾身跟孩子可怎么办?您要撇下我们走了,还叫我们孤儿寡母怎么活啊。”她是真伤心了。十年的夫妻,哪里能不伤心。虽然也怨他对自己没有往日的情谊,只稀罕那些年轻娇媚的。可真要让这人走了,自己的苦日子才来了。如今自家爷连个爵位也没有,皇上要是看在自家爷年纪轻轻,就英年早逝的份上,赏个贝勒,也是一家子的依靠。弘春年纪大些,多半还是会落在弘春身上。她虽然也想着叫自己的儿子越过两个嫡子承袭爵位,但是,要是早早的,用这样的方式,这也不是她愿意看到的。她想起福晋那天叫自己和舒舒觉罗氏去问话,如今想来,该是福晋早就知道自家爷身体不行了。可这样瞒着自己,想来也是要谋划着爵位给弘明和弘暟的。福晋半点不为爷的身体着想,这样的福晋也不配为福晋了。得亏弘春听到了消息,还知道向自己娘家求助,要不然,她们母子到现在还蒙在鼓里。等事情成了定局那真是哭死都没用了。

    想起这些,她就悲从中来。这些眼泪,这些伤痛,所有的憔悴与不舍,全都是真实的。

    十四想一脚踹开这个不长眼的女人,但是见她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很多。往常多爱美的人,如今哭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

    十四心说,爷现在该欣慰吗?

    至少这女人知道自己要死了的时候,真的为爷伤心了。

    看着弘春从屋里出来,哭的鼻子上还冒着鼻涕泡泡,他想揍死这小子的冲动慢慢的消散了。

    但是,知道老子要死了,你不该是先伤心吗?怎么还惦记着死后的抚恤呢?

    这个不孝子!还是得揍。

    十四一把推开伊尔根觉罗氏,“让开!爷还没死了,嚎什么丧?就算爷要死了,也轮不到你们算计爷。”

    说着就一把拽过刚才还满是孺慕的弘春,大巴掌啪的就落在弘春的屁股上。

    家里的孩子哪里受过这个委屈啊。如今猛地被打了,弘春顿时就尖叫一声。

    伊尔根觉罗氏听着巴掌声,忙上去阻拦,“爷心里伤心,可也不能拿孩子出气。要是弘春再有个好歹,这府里将来还能指望谁?”

    您都不成了,上了八岁的儿子可就弘春一个,你真能保证您这身子骨能撑到弘明长到八岁?您要等不到,到时候人走茶凉,谁还记得这些孤儿寡妇?

    十四打弘春的手一顿,他现在不光是想打孩子,连孩子他额娘也想一并收拾了。

    你这到底是盼着爷死呢,还是不盼着爷死?

    啊呸!你们到底是怎么确定爷我必死无疑的!

    于是一肚子气,气的嘴唇都发抖了。现在这‘不行了’的名声,一旦贴在身上。还不如自己马上就不成了呢。

    死了才干脆!不必面对外面的流言蜚语,不必面对世人的指指点点。

    这种事他娘的真是太喜闻乐见了。就算自己说自己没问题,也没人相信。就算有人心里相信,嘴上也不会信。有笑话不看白不看。

    就包括自己那些兄弟,那也是有笑话不看王八蛋的个性。能指望谁啊!

    这般想着,只觉得悲愤莫名,扬起手就要再打。

    就听后面有人喊‘住手’。这是福晋的声音。

    十四扭头,就见十四福晋走了进来。她皱着眉,十分不赞同的看着十四,“那样的病是不好启齿,但不至于爷连我这个妻子都瞒着。弘春这事做的不妥当,但‘不行了’这话,这孩子只怕是从我那边听到了,胡乱猜度的。这事怪我。是我见爷翻看医书,又问了锦源爷的起居,还问了伊尔根觉罗氏和舒舒觉罗氏。他们都说爷已经没那种事了,我心里能不害怕吗?这不一不小心被弘春给听到了。才成了这样的。你也别打孩子了,这事怪我。”

    十四愣愣的看了一眼自家的福晋满是宽容和担当的脸,然后将视线落在缩着脑袋的锦源身上,再落到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伊尔根觉罗氏身上,又瞧见舒舒觉罗氏在院子门口探头探脑,最后又回到捂着屁股,哭的快厥过去的弘春身上。

    他的妻子,他的爱妾,他的心腹,他的儿子。

    还包括他自己。

    就这么无缝对接的挖坑,一起把自己给埋了。

    十四觉得,他此刻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突然,外面有管家跑了进来,高声禀报,“主子,皇上赏了上好的药材来。蛤蚧、红蜻蜓、淫羊藿、党参、黄芪、石菖蒲、巴戟天、肉苁蓉,都是上好的。”语气十分的兴奋。

    可这他妈的全是壮阳的。

    皇上都赏了药材,不是也是了!这下真坐实了。

    十四只觉得眼前一黑,直直的往后倒去……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