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清穿故事(101)三更
    清穿故事(101)

    十四怎么就不行了呢?

    四爷僵硬着脸色,不可置信的问道:“是伤着了?还是病了?该是病了吧。皇子阿哥,谁敢伤了他。这事你到底听谁说的?爷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太医院是干什么吃的?”

    林雨桐叹了一声,先拉了四爷的手,她知道自家这位爷,虽然讨厌十四讨厌的要死,但是天地良心,他真的没真想过叫老十四死。他如今信佛,怕是把老十四现在的遭遇,归咎到他自己的身上。“这不是爷的错。”她这么安慰他,“爷千万别自责。”

    四爷就摇头,“当日弘晖好的蹊跷,现在十四病的蹊跷。难道冥冥中自有定数。”

    林雨桐差点跳起来,弘晖好了是自己的药好。可她向满天神佛保证,她真没对老十四用药。这跟自己无关。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她抱了抱四爷,“这种事,谁能说的清呢。如今我倒是担心娘娘,怕娘娘受不住。”话题转移到德妃身上,可被再纠结弘晖当日的事了。

    四爷跟着点头,“娘娘生了六个,就长成了三个。爷跟着皇额娘,九儿跟着皇太后,只老十四是娘娘亲手抚养长大的。”

    九儿,是嫁给佟家的九公主。也早早的就病死了。

    林雨桐听了,都觉得心酸的不行。白发人送黑发人,最是伤情。

    “那怎么办?告诉娘娘吗?”她这么问四爷。

    四爷摇摇头,想到自家福晋今儿是去了老九的府里,应该是见到了完颜氏。他又将话题给绕回来,“你这是听十四弟妹说的?”

    林雨桐坐在四爷身边,“嗯。瞧着可怜,哭的眼圈都是红的。想来昨晚都没睡。”

    四爷就有些皱眉,“是哪个太医看的?这样的大事都敢不禀报?不能吧。”

    林雨桐也纳闷,“是啊!我也奇怪呢。十四弟妹说的肯定,想来是外面的大夫给瞧了吧。我心里就想着,这事十四弟肯定不敢张扬。不管真假,一旦报上去,就什么都没有了。皇上指定叫他回去养身体。他肯定想着自己偷偷的看好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岂不是好。”

    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但这要真是绝症,人都活不成了,还考虑差事?这不是舍本逐末吗?

    四爷觉得他不能理解这样的思维模式。也觉得十四不能这么蠢!

    他又问林雨桐,“你跟我好好学学,完颜氏到底是怎么说的?”

    这事刚发生,林雨桐记得清清楚楚,自然也学的惟妙惟肖。四爷先是眉头紧皱,继而就奇怪的看着林雨桐,“也就是说,完颜氏并不知道十四看没看大夫?”

    林雨桐一愣,“要是没看大夫,怎么会知道十四他不行了?这还用说吗?肯定是看过了。”

    四爷就一把将林雨桐搂在怀里,头埋在她的肩窝上,笑开了。他的胸腔震荡的林雨桐的胳膊都觉得有点麻了。

    她有点懵!这是毛反应啊。

    “爷?”林雨桐有点忐忑的拍了拍四爷的后背,“你这是……”受刺激了?

    四爷抬起头,就又止不住的笑。“老十四根本就不用瞧大夫,他自己行不行的,难道不会自己判断?”

    林雨桐瞬间就僵硬了,然后看向四爷,见他还是那种忍俊不禁的样子,脑子灵光一闪,瞬间就明白了。

    这‘不行了’三个字,意思可真是够丰富的。

    谁能想到这事上?

    去他的不行了!真是闹了笑话了。

    但是话说回来,怎么就不行了呢?

    林雨桐自己也不由的笑了起来,“我要是知道十四弟妹说的是这种事,打死我都不应。这事十四弟藏着掖着都来不及呢。怎么会想叫别人知道?十四弟妹这也是急糊涂了。”就十四对皇位时刻还抱着幻想的人,怎么会要叫人知道这事呢。都不行了,还敢肖想皇位?

    她此刻还真有些迷糊了。也不知道这事是不是真的?史书上能记载这人的生年卒日,却不会记载十四是不是有隐疾。

    “这事,爷还是装着不知道的好。”林雨桐叹气道:“万一有点风声传出来,十四还以为是爷断了他的登天梯呢。平白叫人怨恨,不值当的。再说了,这也不影响什么。反正十四弟儿子都有好几个了,还嫡庶都有,子女双全,也没什么遗憾的。要真不行了,后院也该消停了。指不定还是福气呢。”

    四爷忍不住就笑,一个男人要是不行了,那真是生无可恋了。所以说啊,女人把这事想的简单了。这事关男人的面子,完颜氏根本就不该说出来的。

    “也不能不管。”四爷沉吟了半天才道,“明儿打发人叫十四过来一趟,咱们装糊涂就罢了。”

    意思是,全当是十四得了绝症来处理。至于那不可对人言的隐疾,装作不知道。

    要误会就误会彻底吧。

    林雨桐一想也对,要真是不管,显得冷漠。要管了,可就叫人尴尬了。

    这样的处理最好。

    于是夫妻俩对视一眼,又都笑开了。

    弘昭从外面跑回来,见阿玛额娘笑作一堆,就着急的往上凑,“怎么了?怎么了?”

    哪哪都有你啊。

    两人赶紧收敛了笑意。林雨桐先道:“去换了衣服,叫嬷嬷们拿果子给你吃。”就别在这里杵着了。

    四爷顺便就给安排了功课,才将熊孩子打发了。

    弘昭出了门,就碰见弘昀进院子。

    “二哥别去,阿玛额娘连我都撵出来了。”弘昭这么跟弘昀幽怨的道。

    弘昀有急事找四爷,见这小破孩一本正经的样子,就想笑。他逗弄道:“那是因为你长的不招人疼,你瞧二哥的。”

    说着,就大踏步的往前走,脚步放的很重。远远的还对着在院子里不知道忙什么的袁嬷嬷喊道:“阿玛可在屋里?”

    弘昭就听见四爷的声音说:“进来吧。”

    弘昭嘴角一瘪,果真都不待见我么?好委屈的怎么办?

    于是跟着弘昀又往里面凑。

    弘昀此刻对着四爷,着急的道:“阿玛,怎么办?儿子听说十四叔不行了。到底是什么病,要不要儿子先过去瞧瞧。”

    四爷和林雨桐吓了一跳,这事连弘昀都知道了?

    林雨桐见四爷看过来,就赶紧摇头,她真没传过这话。

    那这话这些孩子是怎么知道的?连弘昀都知道了,外面岂不是传遍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四爷先问弘昀。

    弘昀愣愣的看着自家阿玛和嫡额娘的反应,似乎有点不对劲啊。他不敢隐瞒,“这事,是员外郎明德家传出来的。”

    四爷点点头,但林雨桐却蒙圈了。

    这明德家又是谁家?跟十四是什么关系?

    弘昀小声解释道:“这明德姓伊尔根觉罗,十四叔府上的侧福晋就是明德的女儿。也就是十四叔长子弘春的亲外公。”

    林雨桐这才明悟!

    “难道这事是弘春偷听的,然后告诉了伊尔根觉罗家?”她不确定的问道。

    可不就是这么一回事。

    弘昀点点头,“不知弘春是怎么听到了,大概知道十四叔不成了,想着爵位的事。毕竟弘春最年长,都八岁了。弘明虽然是嫡子,但是年岁却小,才六岁不到。弘暟就更小了。”

    过了八岁,基本就算是养成了。十四要真是死了,这个爵位弘春确实是有资格继承的。

    就算是没有爵位,皇上为了叫十四走的安心,也会给个爵位的。

    这个……弘春的谋划,其实是没错的。

    但是!这一切都得有有一个前提,就是老十四真的不成了!而不是不行了。

    林雨桐现在除了觉得好笑,突然还觉得特别的可悲。

    老十四汲汲营营,想着怎么谋划着他阿玛的位子。事还没成呢,转身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儿子也在背后干着同样的事情。

    这弘春……真是坑的一手好爹!

    这里面的事情,不用弘昀解释。四爷一听明德家传出消息,这里面的弯弯绕就明白了□□分。

    他不由的失笑,站起来对林雨桐笑道:“既然知道了,爷就去一趟吧。”估计十四那里现在挺热闹的。

    他的这些兄弟,看热闹从来都不嫌弃事大!不看足了老十四的笑话,都不是亲兄弟。

    林雨桐秒懂,这些皇家的兄弟,全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名为关心探病,实际上大概都猜出了原委,前去看笑话啊。

    弘昀就是再迟钝,从阿玛的笑脸还有嫡额娘古怪的神色上,也猜出了几分端倪。他不小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也都懂了。模模糊糊的,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顿时就想往外溜。

    弘昭马上抱住弘昀的腿,转头问四爷,“二哥说儿子长得不讨喜,是真的吗?阿玛。”

    他严肃着脸,跟四爷有八分相似。

    仿佛在说,到底是阿玛你的脸不讨喜,还是儿子的脸不讨喜。

    四爷淡淡的撇了弘昀一眼,顿时让弘昀就有一种拍想要死自己的冲动。

    林雨桐心说,得!这又是一个坑兄弟的好手!瞧这转眼之间,弘昭就把弘昀给推到坑里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