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清穿故事(98)二更
    清穿故事(98)

    谁尿裤子了?

    九爷瞬间就跳起来,“胡说些什么?”见九福晋吐了,才又道,“是不是你哪里不舒服,叫太医来给瞧瞧。”

    一边吩咐着叫太医,一边赶紧往里间去,将脏衣服脱下来交给贴身的太监,“给爷悄悄的烧了去。”

    等九爷泡了香汤,换了衣服,从里间出来,太医已经进府了,在门外候着。

    “叫进来吧。”九爷看见自家福晋脸色苍白,就道:“你定是哪不好了。才这么敏感。爷现在梳洗了,还有什么味道没有?”

    九福晋皱皱鼻子,使劲的闻了几下,“没有了。许是爷身上出了汗,再沾上马身上的味道,才觉得熏人。”

    九爷心里松了一口气,丢脸的事情,他一点都不想叫福晋知道。于是煞有介事的道:“还别说,真是这么回事。这马一跑,浑身就出汗。人的汗位都难闻,更何况马的。这么一说,倒也不是福晋娇气了。”说完,还歉意的一笑。

    九福晋扭头狐疑的看了一眼九爷,什么时候她随口的一句话需要自家爷解释这么多了?

    怎么越解释越像是掩饰呢?

    九爷被九福晋狐疑的目光看的吓了一跳,赶紧转移话题,“太医来了,叫进来瞧瞧。”

    太医进来磕了头,才小心的给九福晋诊脉。

    九爷其实心里真的以为是自己身上的味道熏到自家福晋了,对于太医诊脉,也没往心里去。不是熏着了,就是中暑了。还能如何?

    就自家福晋那身板,能吃能喝能睡。能有什么病?

    毛病!

    可看着太医的神色越来越郑重,九爷心里也咯噔一下。不会真是得了什么要紧的病吧。

    他也收起了脸上的漫不经心,走了过去,坐在床边,安抚的拍了拍九福晋的腿。

    病了也不要紧,要什么药,皇上的内库里有。咱家有这天下最好的大夫,也找得到天下最好的药,能有什么病是治不了的。

    太医来回诊了好几次,才露出笑意,“恭喜九爷,恭喜九福晋。福晋这是有喜了。刚刚两个月。”

    嘛玩意?

    有喜?

    就自家这母老虎?

    “哎呦!还真是铁树开花了。”九爷嗷呜一嗓子就给喊了出来。

    九福晋本来有些喜极而泣,难以置信的表情瞬间就凝固在脸上。

    本来是一件喜事,太医连同满屋子的人都等着讨赏呢。谁不知道九爷的手大啊。

    可如今看九福晋的脸色,溜得溜,躲的躲。再不敢上前。

    九爷恨不能扇自己嘴巴子。

    这张破嘴啊。

    他轻轻的打了一下自己的嘴,“福晋莫怪,爷这不是高兴糊涂了吗?你好好的,千万别生气,给爷生个儿子来……”

    九福晋哼笑一声,“爷想要儿子?只怕暂时不能。别忘了爷的命格……”

    九爷瞬间就黑脸。早些年,他连续生了五个闺女之后,才生的儿子。难道现在从嫡福晋这里,也得先生几个闺女,再添儿子?

    什么狗屁命格!全都是那些人胡说八道的。

    “哪怕是闺女,也是嫡女!”九爷还是收敛神色,高兴的道。

    转身就出去叫人给宫里和园子里分别送消息了。

    没办法,谁叫爹妈不住在一块呢。

    正高兴,就见下面的人拿了帖子过来,“爷,八爷府来的帖子。”

    九爷手一顿,还是接了过来。将帖子放在桌子上,手指在上面一圈一圈的转着点。仿佛有什么为难的一般。

    好半天,九爷才一叹:“就跟八爷府的人说……就说了福晋有孕了,怀象不好,在府里闹腾的厉害。爷暂时走不开。等安抚好福晋,就去请罪。”

    老八的事情,他真的一点都不打算掺和了。

    如果以前还有些侥幸的话,那么现在,他一点侥幸的心理都没有了。

    今儿见到皇上和弘晖相处的情形,他就有了几分明悟。皇上的心思其实都已经算是摆明了。先是给老十三九门提督的位子,又是将弘晖待在身边,坐卧一处。

    这样的明示,要真还是悟不出来,就真的该一头碰死了。

    都知道弘晖得皇上的喜欢,但喜欢到什么程度,知道的人却并不多。谁也没见过弘晖跟皇上是怎么相处的。

    如今想来,今天自己见到的情形,只怕也是皇上刻意为之。

    要不然,人家一直避着人,怎么偏偏就叫自己给碰上了。皇上的地方不能硬闯,要是皇上不乐意叫自己知道,大可叫弘晖回避一下。可皇上偏偏就没有这么做,反倒叫了自己进去,叫自己看到了那如今细细想来,就觉得心惊胆战的一幕。

    他觉得这是某种暗示。

    暗示自己,皇上已经有了决定。

    既然如此,那么跟着老八瞎蹦跶,可就是跟皇上作对。

    这性质可就变了。

    再说了,福晋的猛然怀孕,叫他不由的心里有些软。尤其是看到福晋最初那一瞬的惊愕,到惊喜,再到喜极而泣。她那么珍视肚子里的孩子,叫他瞬间也受到了感染。总觉得对不住几个孩子。自己这个做阿玛的要是不争气,孩子们跟着也是受罪。

    自己如今有好日子过,做什么非要折腾。跟老八这些年做好兄弟,钱财精力搭进去不少,也算对得起这份兄弟情义了。

    剩下的,好歹得为福晋和几个孩子想想了。

    他将帖子扫进抽屉,锁起来,再也不想看了。

    八爷等了半晌,没等到九爷,听了回信,愕然的问:“九福晋有喜了?”

    那送信的太监道:“是!主子。听说是有两个月的身孕了。”

    这个孩子来的还真是巧了。

    本来,他找老九是为了银子的事的,如今老九没到,许多话倒是不好说了。

    都说见面就有三分情,这不能见面,就少了几分情分在里面。本来不好拒绝的话,反倒好拒绝了。

    隆科多那晚说的事,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他并不想叫别人知道。有些事,机密就是机密,三个人知道的,从来就不是秘密,他从来不敢将自己心底的想法告诉任何人。包括老九老十,包括福晋,包括何卓。

    “十四爷最近都在忙什么?”八爷扭头问何卓。

    何卓不光是自己的幕僚先生,还代管着搜集消息这样的大事。

    “忙着修郑家庄的园子。”何卓将茶杯往八爷面前一放,“很是尽心。而且,管的也不错。”

    八爷点点头,他们这些兄弟,这点本事难道还没有吗?他只问,“在什么地方,能见到老十四。”

    何卓就明白了。这个‘见到’,指的是偶遇。

    于是这天,十四来聚雅阁听曲,就碰见了八爷。

    “八哥?”十四路过一个雅间的时候,恰巧听到里面有八爷的说话之声。

    于是,他二话没说,就推门进去。

    八爷一副被打搅的样子,皱着眉头不悦的看了过来。见到十四,露出一点惊讶之色,才道:“十四弟,你怎么找我找到这里来了?”

    十四:“……”他一直就在这里消遣,可还是第一次碰见老八。怎么如今倒成了自己追着人家跑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