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8章 清穿故事(97)
    清穿故事(97)

    九爷最近有点忙,青藏那边,喇嘛开始闹事。人心惶惶,频出事端。

    但这事已经不是大家坐在桌子上,谈一谈就能解决的事了。

    大热的天,他骑着马往畅春园跑,还是得跟皇上禀报的。别到时候出了大事,自己这小肩膀担不住。

    本来想直接去畅春园的,最后想了想,还是先去了圆明园。

    不管怎么说,老四确实对自己有提携的恩德在,所以去老四那里一趟,是有必要的。

    不想,人都进了园子了,老四却不见。

    不光是老四不见,就是弘晖也不在。

    出来应酬的是弘昀。

    “九叔。热坏了吧。”弘昀十分的热情,“先去梳洗,要不然见圣驾也不雅。”不由分说的叫人准备了热水。

    话音才落,两碗绿豆汤就端了过来,“九叔,先喝点。解解渴。”

    绿豆汤是冰镇过的,冒着丝丝的凉气。九爷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二话不说,端起来,一口气将两碗都喝了。

    随后又被弘昀笑眯眯的送进去梳洗。

    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但是像是他们这样的爷们出门,往常也是带着两身替换的衣服的。干净的衣服一上身,九爷舒服的就叹气。

    出来见桌上摆着切好的西瓜,他什么也都不问就又开吃。

    不得不说,这伺候的,比家里还舒坦。四爷没出来见他的火气,被弘昀三两下的给卸了个干净。

    “你阿玛没空?”九爷干掉半个西瓜,才拿了一边的帕子,擦了嘴巴,问道。

    弘昀笑眯眯的,“可不是?又斋戒了。好几天不见人了。十四叔昨儿来说事,还是留了条子给阿玛的。本来想留话,偏生我大哥在园子里伴驾,也不在家。侄儿这又是个糊里糊涂的性子,更是管不了什么大事?就是只听着都犯迷糊。”

    九爷抬手点了点弘昀,哼笑一声,“好小子。”他都有些被气笑了。

    这小子的言下之意,就是有事别找他,他是个传话都传不好的。

    老四不露面了,这态度很有意思。这是彻底的躲了。从此不见人,不管事。

    真想成佛啊!

    想到自己确实也没什么大事,过来也不过是例行公事。不管老四见不见自己,自己的态度摆对了就成了。

    再说了,这大热天的,叫弘昀这小子伺候的挺舒服。他也发不出火来。

    临出门了,他心里一动,才想到最近老四有些奇怪,就扭头问弘昀,“你阿玛最近是怎么了?”

    弘昀的脸上全都是不解和茫然,“没怎么啊?”他失笑道:“没事,就是弘暄这小子来的时机好,阿玛特别高兴就是了。大概是因为侄儿和大哥自小体弱,后来才健壮了些。阿玛就特别的虔诚了。现在不知道是给哪个亲近的人祈福呢。或许是弘暄吧?”

    鬼扯!

    要是祈福有用,要大夫做什么?

    都说弘晖精明,这位小爷不遑多让。

    其实精明的儿子多了,不是好事。就像是皇上一样,儿子们多而能干,他老人家就比较抓瞎。

    九爷从圆明园出来,溜溜达达的就进了畅春园。

    皇上没难为他,侯见了不久,就被宣了进去。

    九爷进了大殿,就愣了一下。就见弘晖和皇上面对面的在榻上盘腿坐着。中间的炕桌上,放着半个西瓜。祖孙俩一人拿一个勺子,挖着西瓜瓤吃。

    这简直就颠覆了自己这么些年来对皇上的认知。

    “九叔来了?”弘晖放下勺子,就要下来见礼。

    九爷心说,能跟皇上这样,那你就是位小祖宗,我可不敢受你的礼。于是赶紧道:“坐着吧。一家人不用这么客套。”说着,就先给皇上见礼。

    弘晖哪里敢托大,在九爷被皇上叫起后,赶紧对九爷行了礼。

    皇上招手,叫弘晖过去继续吃。又吩咐李德全,“把剩下的半个给老九。赶了一路,想来是渴了。”

    九爷马上暗暗的将自己的肚子往回吸了吸。他刚才四爷那里,已经喝了两碗绿豆汤,吃了半个西瓜了。谁渴了?但皇上说自己渴了,那就必须渴了。

    九爷心里对皇上有点埋怨。这是亲爹吗?

    他身上有没有汗湿,看不见吗?

    一身清爽的来,这肯定是整理过了的。怎么还给半个西瓜。进贡的西瓜个头都大,半个十斤都不止。

    皇上指了弘晖对九爷道:“想吃就吃,别假客气。弘晖昨儿一个人吃了大半个。朕就喜欢他这实诚的劲头。”

    九爷马上就笑道:“别的事儿子干不好,吃这回事,儿子还干不好了?”

    弘晖刚要替九爷解围的话就堵在嗓子眼了。人家都不客气的应下来了,自己还有什么说的?

    皇上边吃着,边听着九爷说事。仿佛丝毫都没有往心里去,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就算过去了。

    还有功夫问弘晖,这瓜是今儿的甜还是昨儿的甜。

    “今儿的是沙瓤的。昨儿的是水瓤的,脆甜。”弘晖笑道,“可比阿玛和孙儿在园子里自家种的好吃多了。”他用手比划了一下,“只有这么大,一个三四斤重,切开了,显得瓜瓤少,瓜子多。本来想拿来个皇玛法尝尝的,切了好些个,都是那个样子。自家都不吃,额娘全拿去做西瓜酱了。等酱晒好了,再给皇玛法尝尝吧。阿娘亲手做的,味道不错。”

    皇上喜欢吃味道重的,晒好的酱味道就重。

    皇上一边听,一边笑,“看来你阿玛种了这几年田,也没长进。”

    “可不是。”弘晖小声的道。仿佛因为说他阿玛的坏话有些不安,不敢高声言。他低声笑道:“额娘就笑阿玛,说得亏阿玛给您做了儿子,要是去了别人家,就种地这本事,还真养活不了孙儿们。”

    皇上就更笑了。仿佛都能想到老四吃瘪时的表情。

    九爷吃着,听着。心里哪里能不惊诧。这就是皇上身边有自己人的好处。瞧瞧弘晖,三两句不离老四。老四根本就不用到皇上面前刷存在感,因为他简直就是无处不在。

    半个西瓜被九爷又塞到肚子里了。他只觉的自己的肚子鼓着,真的跟个西瓜也不差什么了。

    这么一会子功夫,他真的又塞了整整半个进去。

    不光吃了,而且还得吃的香甜。九爷坐着都觉得肚子胀的疼。

    今儿,皇上这里的气氛,因为有弘晖的调节,格外的好。这么好的气氛,留在这里,陪着皇上说说闲话,联络联络感情,也许皇上一高兴,就跟对老十三一样,也赏自己一个贝子当当。即便只是贝子,他也一点都不嫌弃爵位低啊。

    这好歹是爵位。总比现在光头阿哥强吧。

    心里打算的再怎么好,只怕现在也无用啊。塞了那么多的西瓜,这会子,九爷就一个感觉——尿急!

    太急了!

    九爷匆匆的起身告退,“……皇阿玛信任儿子,儿子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理由十分的冠冕堂皇。

    皇上摆摆手,“去吧!朕不留你了。”

    九爷退出去,撒丫子就往园子外面跑。这园子里,本来是有伺候人方便的地方的,但是九爷不敢现在去。毕竟皇上赏给儿子瓜,是出于关心。但撑到自己,这就不好了。

    皇上的心意不能被糟践。

    于是九爷脚下跟装了风火轮一样,一溜风的出了园子。顶着大太阳,半点都不管自己是不是被晒出了油。

    等到出了园子,九爷再不管其他。只在一处墙边的拐角处站了,叫几个随从给自己挡在外围,就开始解了衣服放水。

    九爷觉得再没有比这更舒服的事了。

    正在享受这一个极致的放松,突听身后传来一声‘九哥’。他顿时就尿偏了、整个的裤腿,靴子上都湿了。

    九爷又是尴尬又是恼怒,这是哪个混蛋,有没有一点眼色?

    十四似笑非笑的看了九爷一眼,凉飕飕的道:“我说九哥,你如今可是越来越不讲究了。我家那几个小子,三岁都不敢在外面随地……这个……那什么了,是吧!”

    九爷的水放了一半,被惊着了。顿时尿意全消。

    提溜着裤子和腰带,回头瞪了十四一眼,“我说老十四,你什么时候能不一惊一乍的,就能跟老十三一样,担得起重担了。”

    十四心里正不舒服这个,老九偏就哪壶不开提哪壶。顿时哼笑一声,“弟弟不急,我可不像是十三哥一样,一点都不知道谦让。上面还有几个哥哥光着脑袋呢,他自己倒是戴了贝子的帽子。真是不讲究!”

    滚犊子!这是说十三不讲究呢?还是笑话爷这做哥哥的没爵位。

    九爷恼怒,刚要反唇相讥,就听见十四道:“九哥还是先把裤子提好,叫别人瞧见了……啧啧……”说着,他就迈开步,快步走了。

    九爷憋了一肚子气,系好裤子就不见十四的人影了。

    等回了府里,九爷一进屋子,九福晋就皱着鼻子闻闻,“这是什么味?”

    九爷脸色一黑,这一路上,尿湿的早干了。哪里有什么味。

    娇气。

    谁知九福晋一靠近,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爷,你尿裤子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