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清穿故事(94)二更
    清穿故事(94)

    在京城里那些茶肆酒楼,都在口口相传着李四儿身上的隐秘特征的时候,天已经真的热起来了。

    隆科多就是心再大,再怎么心疼李四儿,也觉得暂时没脸见人了。

    但这对于林雨桐而言,都已经没有精力关注这些了。六月的中旬,天正热的时候,一阵突如其来的阵痛传来,林雨桐肚子里的孩子即将瓜熟蒂落。

    跟生弘昭的时候不同,这次四爷在。

    四爷正陪着林雨桐午睡,就被她的惊呼声给惊醒。

    “要生了?”四爷坐起来,赶紧起身喊人。

    产房都是准备好的。这会子将人抱过去就好。

    四爷伸手要抱,林雨桐摆摆手,“我自己走。不动一动,不好生。”

    四爷顿时就有些手足无措,眼看着林雨桐头上的汗跟雨点似得落下来,脸都白了。

    这样的疼痛,叫林雨桐的脸上的神色有些狰狞,“爷还是别看了。太丑。”

    四爷扶着她,“不丑,怎么都好看。最好看。”

    这骗人的话,林雨桐竟然还觉得十分的受用。

    可是再怎么受用,也没有谁能替代此刻生孩子所带来的痛苦。

    她给自己按压穴位,减少疼痛。而四爷在外面听不到林雨桐的叫声,心却有点慌乱。

    弘昀跟在弘晖的身后跑过来,直接喊道:“该死的奴才,怎么还将嫡额娘的嘴给捂上了。”疼还不许人叫,可不是不人道。

    林雨桐哭笑不得,一个大小伙子,根本就不懂这事,也不知道跟着瞎搀和什么。

    四爷在外面,看着跑过来的孩子,对弘晖道:“你们要是不放心,就都回院子,给你额娘念几卷经书,在这里你们也是添乱。”

    弘昭眼泪都下来了:“我要额娘,就要额娘。”

    弘晖看着这样也不是事,就直接扛着弘昭,“那有什么消息,阿玛赶紧告诉我们一声。”他还是赶紧将弘昭带走吧。叫额娘听见弘昭的哭声,又该不安心了。

    外面的动静,林雨桐暂时听不到。一阵阵剧烈的疼痛涌来,真是身体仿佛被撕裂开一样。

    四爷就听见林雨桐猛地叫了一声,然后跟着就是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的声音。

    “生了!生了!是个阿哥!”产房里传来惊喜的叫声。皇家的福晋,从来没有嫌弃儿子多的时候。

    四爷心里涌出一阵狂喜,“福晋如何了?”

    林雨桐呼了一口气,“我很好。”

    她的声音不高,但是隔着窗户的四爷还是听见了。心里顿时就一松。

    苏培盛跟在四爷的身后,笑的跟一朵盛开的菊花似得,连忙跟着众人一道,给四爷道喜。

    孩子还没收拾干净,所以,四爷暂时没见到。叫苏培盛将屋外的苏大夫请进来,,再去畅春园给皇上报喜。

    苏大夫给林雨桐摸了脉,都不由的赞一声这位福晋真是有个好身体。

    新生的五阿哥足有七斤八两重,白白嫩嫩,生下来就睁开了眼睛。头发也乌黑,手脚有力极了。

    当然是个健康到极点的宝宝。

    “好好好!”四爷高兴的直搓手。

    皇上刚午休起来,就见李德全笑的见牙不见眼,“怎么了?捡银子了。”

    “哎呦我的万岁爷。这可比捡银子还美。才刚圆明园来报喜,四福晋在半个时辰前,生下了四爷府的五阿哥,七斤八两重,壮实着呢。”

    皇上脸上就不由的带了笑意,“又是一个嫡子,是好事。”他抬头看去,外面的阳光正胜,随口就道,“就叫暄,弘暄。”

    于是,刚出生一个时辰的四爷府的五阿哥,取名叫做弘暄。

    林雨桐坐在不透风的屋子里,喝着油腻腻的猪蹄汤,顺利生下孩子的喜悦荡然无存。这个孩子的月份真是太不好了。大夏天做月子什么的,简直堪比酷刑。

    刚生完孩子,精神还很好,可到了晚上,就实在有些扛不住了。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可是热的就是睡不着啊。

    外面传来轰隆隆的雷声,孩子的哭声在房间里显得尤其的刺耳,叫人莫名的觉得烦躁。

    四爷的声音从屏风外传来,“那怎么办?住水阁上?但那里潮气大。住在假山下的石室里,凉快是凉快了,可是太阴寒。”

    林雨桐出声道:“咱们搬到竹园住,那里凉快。”

    只有几间房舍而已,哪里住的开?

    但那里确实是一个避暑的好地方。

    第二天,就往竹园搬。但就是这样,林雨桐身上还是被热的起了痱子。

    搬过来后,就彻底舒服了。不管是她还是孩子,亦或者是伺候的人,都解脱了。因为今年的夏天好似特别热一般。

    四福晋在圆明园产子,四爷喜得第五子,在初生当天就被皇上取名的事,第二天就传了出来。

    九爷叮嘱九福晋,“不管是洗三礼,还是满月礼,都厚重些。”本来上次就该出点血感谢老四的,结果被自己被办砸了。借着人家有喜事,该表示的还是要表示的。

    九福晋看着九爷的眼神就有些幽怨,说话也有些阴阳怪气,“可不是得厚礼嘛!人家四嫂,嫡妻原配,可都生了第三个了。而且个个都是儿子。”

    这话说的,好似爷不叫你生似得。在你身上,难道爷就不卖力气了?你自己怀不上,怪得了谁?

    九爷白眼一翻,‘唰’的一声打开扇子扇了两下,“大热天的,别找不自在啊。”

    谁不自在了?

    九福晋冷哼一声,“到时候庶子承袭爵位,爵位要多降一等就好了。”叫你们这些男人不把嫡妻当事。

    九爷就冷笑一声,“爷还是个光头阿哥呢,怎么降爵位跟咱们是半点关系也没有。你也犯不上说那些咸不咸,酸不酸的废话。”

    这夫妻俩为了生孩子的事拌嘴,而另一边的八爷和八福晋,更是相对无言。

    “我再去问问四嫂吧。”八福晋脸色有些僵硬,人家生了三个,还都是儿子。自己别说生儿子,就算一个闺女也没有。甚至连怀孕也不曾有过。

    就算别人不说,八福晋也知道,自己这辈子想要有孩子的可能性不大了。

    “万事随缘吧。”八爷笑了一声,仿佛并不在意。可说真的,谁能不在意。

    他跟四爷住在隔壁,两家的演武场就是紧挨着的。只要隔壁老四家的孩子还在,在自家的演武场上,都能听见隔壁孩子欢腾的笑闹之声。

    而自己这边呢,千亩地里一颗苗,叫人带着在马上遛圈呢。

    谁不羡慕隔壁那样的场景?

    他做梦都想,但是有什么用呢?命里注定的,子女缘分单薄,有什么办法呢?

    看着福晋这样,他还得尽心的安慰。哪里敢表现出一点异样来,就怕福晋会多想。

    夫妻俩正相对无言,突听得外面有了喧闹之声。

    “你说什么?”八爷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前来禀报的嬷嬷,“年氏有喜了?”

    那嬷嬷面带喜色,“是!恭喜爷,贺喜爷,侧福晋确实是有喜了。”

    八爷僵着脸叫这嬷嬷下去,半句都不敢提赏赐的事情。

    八福晋脸上漏出嘲讽的笑意,“年氏有喜了,恭喜爷了。”

    她是真没想起来,胤禩是什么时候去的年氏的院子。回忆了这段时间,还真是除了第一晚,都早早的回来陪自己。可年氏的有孕,就什么也不用解释了。胤禩跟年氏肯定背着自己在一处了。

    自己算什么呢?棒打鸳鸯的恶毒之人?

    她只觉得这世界到处都充斥着讽刺。

    有时候想想,她或许连李四儿都不如。别人都瞧不起李四儿,可李四儿却叫隆科多真心相待。而自己对一个人真心相待,换来的又是什么呢?

    背叛?欺骗?

    其实这些都算不上。

    从来没听说过男人要为女人守身如玉的,所以,这算不上是背叛。

    胤禩跟自己的侧福晋在一起,本也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无须隐瞒,也无须欺骗。

    但自己这心里还是觉得被全世界都背弃了一般。

    八爷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样的巧合了。或许这不是巧合,,而是内心里早就有着某种强烈的渴望吧。

    要不然,不会刚巧在福晋出门的那天就喝醉了。而且,就恰好走到了韶华院。

    也许那天的喝酒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要给自己一个借口。

    也许那天并没有喝醉,只是需要喝醉来掩盖心底那股蠢蠢欲动的**。

    也许,那天走到韶华院不是巧合,只是顺从着自己的心意。

    在听到年氏有孕的消息之后,八爷的心里,就有了这样的念头。这样的念头叫八爷不敢面对八福晋。

    他嘴角动了动,却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

    “这是喜事。”八福晋淡淡的道,“赏下去吧。”

    没有发怒,没有暴躁,更没有咆哮。就这么坦然的接受了。

    八爷总觉得在这一瞬间,福晋她变了。变的叫他说不上来是好还是不好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