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清穿故事(92)二更
    清穿故事(92)

    林雨桐诧异的看着弘晖,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由的问道:“你好端端的,将岳兴阿打发去青海做什么?”

    弘晖笑道:“额娘,不是所有的爹妈都能阿玛额娘一样的?这岳兴阿叫儿子说,最是没种。自己的亲娘被折磨成那副样子,他还安心的做他阿玛的孝子。真不知道,这对他阿玛算是孝顺,对他额娘又算什么?”

    林雨桐听了,沉默半晌,才拍了一下弘晖说道:“那孩子也是可怜。打小就没有额娘庇护。都说为母则强,她自己都立不起来,更护不住自己,也就护不住孩子。你只要想一想李四儿的作态,就能想得出这岳兴阿在佟家过的是什么日子。他阿玛能看着他额娘不管,难道还能管他?不知道在府里怎样艰难,才能长大。要是这么一想,就觉得这孩子可怜,有娘跟没娘一样,有爹还不如没爹。”

    弘晖只得跟着点点头,反正额娘总能想到别人的难处。他继续道:“儿子也是怕他碍事。万一隆科多叫他去给李四儿说好话,他是去还是不去?一边是阿玛,一边是额娘,他能怎么办?我打发了他,他不会在这中间碍事,也省的他自己左右为难。”

    林雨桐挑眉,“隆科多不能这么无耻吧。”折磨了人家孩子的亲娘,这会子还得叫人家孩子给罪魁祸首说好话,说自己的额娘种种不是。要真是这样,那可就真太不是东西了。

    这不光是没把老婆当老婆,更是没将儿子当儿子啊。

    弘晖摇摇头,“人鬼迷心窍的时候,八匹马也拉不回来。”

    林雨桐就一直无法理解隆科多这种的思维方式。就是街上挑粪的大汉,谁要是为了隔壁家的小寡妇而对自己的老婆动了手,街坊邻居的唾沫都能把他给淹死。这家里的亲戚朋友要是知道了,那还不得谁见了谁臭骂一顿啊。这样的轻重根本就不用衡量也该分得清。可偏偏隆科多就分不清楚,叫人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这难道就是真爱?

    想到这里,也不过轻笑一声。再说了,她暂时顾不得想这个,因为此时她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被儿子护着,有儿子给出头,这心里的滋味,真是说不出来的美。

    四爷回来,见母子俩黏黏糊糊的,就将弘晖撵走了。

    “爷这是嫉妒儿子对我好。”林雨桐比较嘚瑟。

    四爷就笑:“这会儿不念叨养儿子劳心劳力了。如今辛苦总算得到了回报,可满意了?”

    林雨桐也感慨,“可不是。那么丁点大的人,说长大就长大了。”

    说完才有小声的问:“隆科多这人,咱们看着是闹心,可架不住皇上对他喜欢信任。这事不会有什么对爷和弘晖不好的吧。”

    四爷扶她坐下,自己也靠在软枕上歪着才道:“能有什么不好?皇上看中的是佟家的门第,又不是隆科多。再说了,佟国纲那一房还有人,随便提溜出来一个提携一二,也就起来了。”

    这倒也对!皇上对佟国维这个亲舅舅,都说翻脸就翻脸,更别说其他的人。

    她摇头道:“这佟家,也是大家子了。隆科多这事,就不信没人知道。可这知道了,还由着他们乱来,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四爷摇摇头,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你啊!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赫舍里氏,坏就坏在这个姓氏上。”

    林雨桐坐过去,靠在四爷的腿上,“这话怎么说。”说实话,对于这各家牵扯,她确实是不怎么清楚的。

    四爷轻笑一声,“这都是早年的旧事了。佟国纲当时战死沙场,听说有索额图的手脚。因此,这佟家跟赫舍里家,就有些不对付。那些年,太子还算稳固。佟家这才和赫舍里家的旁支结了亲。好歹算是一个态度吧。有了摈弃前嫌,愿意和好的意思。佟国维支持老八,未尝没有跟太子一系不和这样的因素在里面。如今,这件事是真是假,早就说不清楚了。但两家暗地里仇视了很多年,这却是真的。要不然,为了压制索额图和明珠,皇上也不会真的放心佟家。正是因为皇上知道,佟家跟赫舍里家,根本就尿不到一个壶里去的。而这位赫舍里氏,嫁进去,生了孩子没两年,索额图就倒了。佟家又是正煊赫的时候,谁会说这事?谁会为了仇家的女人出头?所以,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本来就是一件家庭妻妾的纠纷,但叫人不能出手管的原因就在于那个所谓的世仇。这赫舍里氏,因为出身的问题,不光是那个什么李四儿的仇人,更是跟佟家有仇隙。”

    林雨桐愕然,她从来都不知道里面还有这么一层官司。

    四爷摇头道:“这些事情,如今也做不得准了。不过叫爷说,索额图好端端的害死佟国纲做什么?那可是皇上的亲舅舅,他又不是脑子有问题,会干出这么没谱的事情来。两人井水不犯河水,连个利益的冲突都没有了。做什么要弄死对方?当时佟国纲是中了火统,当场就没命了。这种武器,杀伤力说不清楚,佟国纲不走运的可能比被害死的可能大多了。”

    林雨桐点点头,枪这种玩意,走火是常见的。现代的枪。支都有走火的可能,更何况是清朝制造的枪、支呢,。

    细想想,意外的可能,好似还真的比较大。

    “不过,叫一个女人,担着这样的事,这佟家都不怎么讲究。说到底,跟这位赫舍里氏有什么关系呢?”林雨桐哼笑了一声。

    四爷‘嗯’了一声,“那李四儿来求见你之前,先去了老八府里,呆了大概有大半个时辰。”

    林雨桐面色一变,“爷怀疑,是八福晋撺掇的?”

    四爷点点头,“老八这两口子,什么时候消停过。”

    林雨桐对八福晋,心里升起一股子厌烦。她转移话题道,“那皇上那边的态度,爷还得小心点,弘晖到底年纪小,处事不周到。”

    “瞎操心。”四爷说着,就看着炕桌上的棋盘,莫名其妙的笑了。

    其实,弘晖这么做,时机选的恰好。隆科多对自己投诚,这事皇上肯定知道。一个九门提督,这么要紧的位置,皇上怎么可能给他的身边不安插探子。所以,看似暗棋,在皇上的眼里,就是明棋。皇上要是有意与自己,要不要隆科多都无所谓。皇上要是无意于自己,那么跟这个人牵扯,除非是要弑君篡位,其实意义也不大。

    所以,留着他的作用反而是有限的。

    但要是废了这个人,尤其是自己动手废了这个人,意义可就不一样了。在皇上明知道隆科多投诚过来的时候,废了一个九门提督,这样紧要位置的臂膀。皇上会怎么想?

    有时候,淡泊名利不是说说就可以的。你得真的做出来才行。亲手废了隆科多算不算?绝对算的上。

    尤其是在老八试图拉拢隆科多,而自己则出手废了隆科多的情况下,那真是优劣立见。

    至少再皇上的眼里,咱比老八的心更真诚实在。

    他扭头看了看林雨桐的肚子,这些话,还是不要跟她说了。她怀着孩子,已经够辛苦了。何苦为这个费心思呢。

    皇上翻着大理寺送来的折子,有些烦躁的仍在一边。

    对于什么虐待原配,宠爱妾室的事,他不去关注这些。他烦心的是,这隆科多卸任之后,这个位子谁更恰当。

    这里面发生的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弘晖没瞒着他,所以,该知道的,他都知道。

    他处置了隆科多,却也将隆科多的儿子放在了青海军中历练,有提携的意思。这就是既解决了麻烦,又给了佟家脸面。就是自己,也无话可说。

    对于弘晖对隆科多出手这事,皇上还真就未必在意。作为上位者,从来不缺人手用。隆科多也不是不可替代的。

    但他还是从这件事上看到了老四父子对有些事情的态度。这就殊为难得了。

    正想着事呢,李德全就进来道:“弘晖阿哥来了,在外面侯见。”

    “叫进来吧。”皇上淡淡的吩咐了一声。

    弘晖进来,就给皇上行了礼,“请皇玛法赎罪。”

    “起来吧。”皇上摆摆手,“坐过来说话。”祖孙俩心照不宣,都知道刚才请罪的缘由何在?

    “皇玛法,这事是孙儿干的。”弘晖直言道:“孙儿瞧不上这个人,有野心,善于钻营,没有底线和坚持,最是见风使舵。”

    皇上就哼了一声,“这世上的人,只有能用与不能用,好用与不好用的差别。这些都跟道德秉性无关。君子要用,小人也要用。只用君子,是要误国的。只用小人,也是要亡国的。而你做事还仅凭着一腔好恶,本就是十分冲动和幼稚的举动。”

    没有责难,没有怨怪,没有说半句不对的话。却告诉自己怎样才是用人之道,什么才是帝王手段。

    弘晖猛地眼圈就红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