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清穿故事(91)
    清穿故事(91)

    今儿京城出了一件奇事。

    大理寺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送来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四肢扭曲着,身上散发着恶臭,浑身枯瘦如骨。头发乱糟糟的,如枯草一般遮在脸上。身边的地上,是用鲜血书写的一大大大的冤字。冤字的旁边,还放着一封信,不用看,都知道这是喊冤的状子。

    这事有点棘手。

    这样一个人能被放在这里,还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这本身就证明背后不简单。所以,这事想糊弄过去肯定不行。可要是管,该怎么个管法。机灵的人都借故避开了,谁都知道这事沾不得。

    首先,这事不能问,一问肯定是大事。

    但这事又不能不问,否则这背后的人不能答应。

    状子接了过来,大理寺的人险些以为自己看错了,这眼前的人,竟是隆科多的夫人赫舍里氏。

    一众人当即脸色就白了。他们都知道,这是摊上大事了。

    这哪里是要替赫舍里氏鸣冤,明显是冲着隆科多来的。

    这位佟三爷如今是什么身份,九门提督啊!皇上信得过的人。再加上这好歹是佟家的人。所以这事,他们管不了。

    只得先把这赫舍里氏给带回衙门的后衙安置。又叫了婆子给梳洗,请了大夫给看诊。

    那大夫摇摇头,“……也是可怜,这胳膊腿都废了。好些年了,生生的打断的,打断了长上,长上再打。手段真是残忍。手指脚趾也是一根根掰断的。现在,神仙也难医了。舌头被剪了一半,说不了话了,如今这脑子,只怕也糊涂着呢。人是彻底废了。”

    掰断手脚指头,打断四肢,剪了舌头……这已经不是狠毒能形容了。残忍,恶毒都不足以形容这些手段。

    大理寺不敢作假,将这些情状,一五一十的上奏给皇上。

    毕竟这事太大,他们兜不住。

    皇上还没看到折子,整个京城就都知道了。

    八爷当即脸色一变,“这是谁的手笔?是冲着爷来的,还是冲着老四去的?”

    何卓一顿,八爷这心思还没转过来,到了现在了,谁还专门针对他做什么?只怕是对着四爷去的。

    八爷苦笑一下,“是爷自以为是了。”自己刚想接触隆科多,隆科多刚有一点软化的迹象,人家就出手,是挺巧合的,但要说人家这是冲着他,那这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所以,这事八成是冲着老四去的。

    老四跟隆科多的关系远近,其实他们都只是猜测。毕竟老四因为孝懿仁皇后,跟佟家确实比别人更亲近。没了隆科多,老四就相当于少了臂膀,所以,这应该是为了对付老四的。

    但这到底是谁出的手?

    八爷唯一想起的人就是老十四。

    要真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对上了,那才叫热闹呢。

    而八福晋在听说了那位赫舍里氏的惨状以后,脸瞬间就白了。

    谁都知道隆科多宠妾灭妻,但谁也没想到这两个人惨无人道成这样。被丈夫冷落的人多了,大多数都缩进院子里礼佛了。就算这妾室再怎么得宠,也不敢太过分吧。毕竟这赫舍里氏还为隆科多生下嫡长子了。就算是为了儿子,也不能由着妾室将原配欺负的太狠吧。

    所以,她从没想过,做正妻可以做到这个份上的。

    “李四儿是恶毒,但这赫舍里氏也未免太无能。”八福晋恨声道,“有个儿子,还能把日子过成这样,这个女人,难怪成了今天这幅模样。”

    八爷刚进屋就听到这话,“这隆科多爷确实是狠心的人。这样的人,不好掌控。心太狼。”

    八福晋点点头,“只这次隆科多这九门提督怕是做到头了。这新的人选,许是能谋划一二。”

    八爷面上认同,心里却道,谈何容易?

    九门提督是何等位置,哪里容得上自己插手。放在以前的时候,都轻易不敢说这话。现在就更不敢了。

    “这次的事是十四干的,还是佟家自己干的?”八福晋猜测道:“是不是佟国维?”

    佟国维的格局可不会这么低!隆科多好歹是佟家的人,只要他能站稳了,佟家就倒不了。他没理由干掉隆科多。

    那么就只有十四了!

    可十四有这个脑子和胆量吗?

    八爷两口子有些犹疑。

    而被怀疑的十四,这会子也蒙着呢。

    十四福晋在一边念叨,“……真是狠呐。这是赫舍里氏没本事,才叫一个小妾给害成这样了。想起来就叫我害怕,要不是我自己硬气,就凭着爷偏着那些小妖精们,我也迟早得被害了。就是这会子,心里还不定寻思着怎么将我害了,好取而代之。”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十四爷暴躁的道:“你叨叨叨,叨叨叨,没完没了了你。谁害你?谁敢害你?你连爷都说打就打,她们怕你还来不及,还敢害你。你别也像是扔爷一样,将她们扔到水里泡着,她们就谢天谢地了。”以为这世上有几个隆科多这种脑子跟别人长得不一样的。抢了岳父的小妾,回来磋磨原配的。

    十四福晋哼笑一声,“爷这话是什么意思。合着我跟那赫舍里氏似得,就好了?”

    十四爷正想正事,转头就道:“你就是赫舍里氏,爷也不是隆科多。放到佛堂,放到庄子上,再不行,打发回盛京。进关以前,佟家在盛京就有老宅。哪里不能安置,非得闹出这事来?”

    十四福晋还想回嘴,但一抬头,见十四皱着眉头,跟个没头的苍蝇,就道:“你这又琢磨什么呢?隆科多家的事,跟咱们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爷可别瞎搀和。”

    十四就瞪眼,“你知道什么。这是冲着隆科多,可这隆科多后面是谁?你知道吗?”

    “又不是爷,是谁有什么关系?”十四福晋撇嘴道,“不是我说,那李四儿也太不知道斤两了。先是跑去给八嫂请安,后来竟敢跑去给四嫂请安。四嫂没搭理她,直接进了园子,陪了额娘和太后娘娘半天时间。”

    “去给四嫂请安了?”十四爷问道。

    十四福晋将果子塞进嘴里,才含糊的应了一声。“四嫂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咱们还不知道那性子。满府的小妾都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四哥还觉得好。她跑去四嫂跟前,不是找不自在吗?四嫂找了额娘,一起陪太后。佟贵妃能不知道?那真是什么话也没说,其实什么话也都说了。谁也没想到,这边佟贵妃还没斥责呢。那边就有人下手了。可不是报应!这事做的过了!别管为什么,狠狠的收拾了那个什么四儿五儿的,叫这天下愿意当小妾的都警醒着些。”

    十四爷心里暗惊,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这该不是老四动的手吧?老四有多护短,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了。

    隆科多敢叫一个妾室上门,这是给谁没脸呢?老四可不得怒了。

    可这老四为了四嫂,就甘愿斩断这样的臂膀,他怎么就觉得这跟隆科多被那李四儿所迷,净干些没谱的事如出一辙呢?

    都是些没出息的!

    这般想着,十四就直接往出走。十四福晋跟在后面喊道:“你这是去哪啊?”

    “去趟老四那里。”十四扭头,“为了差事,哪怕跟老十三的差事一样,爷也不嫌弃。”总得找点事干吧。再闲着,可真就废了。

    不止是十四猜测这是四爷动的手,就是隆科多自己,也坚信这是四爷的手笔。

    “你疯了吧你!”隆科多瞪着眼睛,“四福晋也是你想见就见的。你满京城打听去,那些夫人福晋们,哪个是能轻易见到这位的。就算是乌拉那拉家,想要见一面也不是说见就能见的。除了宗室的长辈,剩下的也都是皇家亲近的自己人。爷我算是哪根葱啊?再如何,那也是奴才。是奴才,就得知道分寸。谁叫你拿着我的帖子去的?”

    李四儿嘴巴一撇,“哼!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就是要了我的命,还能如何?不就是因为赫舍里氏的事治我的罪,说我恶毒吗?没错,我就是恶毒,但那有如何?也不瞧瞧,当初赫舍里家是怎么对我的?”

    她面上露出几分愤愤之色,“当初,她额娘恨我,觉得我勾引了那老棺材瓤子。啊呸!姑奶奶我年轻貌美,什么男人找不到,能找上他?你知道那老虔婆是怎么对我的?她将那猫塞进我的裤子里,拿棍子打的那猫在裤子里乱窜啊,我这下身整个都烂了。可是凭什么?凭什么她老子强要了我,她老娘这样的羞辱我,我又凭什么要忍受?谁天生就是恶毒的?这是她老子娘欠我的。我的一辈子叫他们毁了,我凭什么不能报复?就算天下人骂我恶毒,我也无所谓。这辈子,够本了!”

    隆科多看着李四儿粉面含煞,心里就先软了。“行了行了!还不到那一步。爷再想想办法。只要爷是佟家人,性命就无碍。只要还活着,总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的。什么够本不够本的?你才陪了我几年,咱们还有半辈子好日子呢。要是活不够,可真就不够本了。”

    李四儿眼里就有了泪意,“到现在,你还管我?”

    “怎么不管你?”隆科多伸手抱她,“快别说以前的那些话了,平白叫爷心疼。”

    李四儿看着隆科多,“这辈子跟了你,是我的福气。”

    隆科多安抚的拍了拍李四儿,“这事想了结,还得有个人出面为你说话。”

    “谁?”李四儿问道。

    隆科多沉吟半天才道:“岳兴阿。”

    李四儿皱眉,赫舍里氏生的儿子?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