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清穿故事(90)二更
    清穿故事(90)

    十三爷一愣,“这是给二哥修的?”

    四爷点点头,“皇上想着安置二哥,这是好事。”他给废太子下了结论,定下处置,就算新君,再想要这个废太子的命,只怕也不能了。说到底,皇上还是想在下任皇上那里保住废太子的命。这事只怕放在皇上心里很长时间了。

    “四哥放心。”十三低头应了,“我知道轻重。”

    四爷将茶给十三递过去,道:“这事上,你也别太老实。叫下面的人一层一层的贪了,倒不如落到自己手里实在。皇上心里也知道。你府里如今也艰难。就先从这个差事慢慢开始吧。也要叫人知道,你如今出来管事了。至于以后,再有什么差事,爷也好为你说话。”

    十三爷吸吸鼻子,他知道,从这差事开始,他才算真的又站起来了。皇上还肯用自己,这意义就是不一样的。

    “四哥,但凡以后有用到弟弟的地方,不管什么事,绝对不敢有丝毫的含糊。”十三爷承诺道。

    四爷拍了拍十三的肩膀。

    不管是什么事?这个承诺的价值还是了不得的。这就是说,包括干一些会掉脑袋的事。

    四爷回到屋里还跟林雨桐念叨,“十三是个实心肠的人。帮了老九,老九会想着拿重礼给爷,但老十三却愿意将命拿出来报答。这分量是不一样的。”、

    李雨桐点点头,这人要真是这么比,是叫人马上就掂量出轻重了。

    就听四爷道:“爷原本也没指着人人都跟十三似得。只要都能本本分分的,也就不强求其他了。”

    别人都得安分,就您不需要真的安分是吧?这都什么逻辑。

    林雨桐瞌睡的点点头,翻了个身,“是啊,爷说的对。”她不过脑子,顺嘴就应了一句。

    但心里还是觉得,这样的四爷,其实也蛮可爱的。

    四爷的手在林雨桐的肚子上又摩挲了一回,被不知道肚子里孩子的手还是脚的玩意从肚子里往外踹了两会,这才高兴的睡了。

    自从弘昭开始,四爷就喜欢将手放在她肚子上,感受孩子的动静。每一次孩子的胎动,都叫他兴奋莫名,心情瞬间就能好上很多。

    第二天一早,十三爷就回京城开始忙碌了。皇上重新启用十三这事就更瞒不住人了。

    而且,这园子还是为废太子修的。

    更何况,修一个规模不小的园子,这里面的利润不用想也知道。十三这算是捡到宝了。银子能贪,修好了也是现成的功劳。最关键的是这里面没有风险。

    这差事谁不羡慕?

    “四哥为了十三,真是舍得下本钱。”八爷就对九爷叹道。

    要端午了,八爷亲自上门给九爷送粽子,九爷能怎么办?还能将人挡在外面不成?本来这个时候,没人敢沾八爷,但架不住人家八爷肯放下架子啊。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还是以前关系不错,手里拿着礼物的笑脸人。

    九爷自己何尝不无奈,都到饭点了。本该是要顺便留饭的。但是福晋就是不叫人将饭往前院书房里送,自己有什么办法呢。他知道福晋的意思,就是不想叫自己沾染八哥。可是兄弟俩处了这么多年了,难道还能将人给撵出去。

    正要叫人去外面定一桌上等的席面来,就听见外面传来喧哗之声。

    “爷,快去瞧瞧,福晋她……福晋她……”

    九爷一愣,蹭一下就站起来,“蠢材,福晋怎么了?”

    那小太监只能指着外面,就是说不出一句话来。九爷着急,一脚踹过去,就赶紧往后院跑。

    八爷也唬了一跳,见九爷跑了,就问小太监,“你们福晋怎么了?”

    “血……”那小太监神色惊恐。

    难道有了身孕,不小心……八爷心里这么猜测。也有点替九爷可惜。这福晋有了身孕,老九怎么也不小心点呢?要真是这样,就不好深问了。自己一个大伯子,打听弟媳妇的事,好说不好听啊。

    九爷一路往内院跑,一路上这心里直突突,他这福晋虽然脾气坏了一点,长得平常了一点,说话刻薄了一点,为人厉害了一点,处事彪悍了一点,对自己还抠门了一点,但说句真心话,一听说她出事了,心就先慌了。他还真就不想现在就换个福晋。

    一进院子,就闻见浓烈的血腥味。他脸一白,心道一声不好,这到底是怎么了。

    “福晋……”九爷嚎了一嗓子。就往里面跑。

    这是杀人了?还是被人杀了?

    他就说嘛!做人不能这么抠的。尤其是从自己男人身上抠银子。得报应了吧!

    他以为自己要面对的是一个凶案现场,谁知道掀开正厅的帘子,就见到福晋老神在在的捧着茶喝。

    九爷脱口就道:“你这是把谁杀了?”

    她自己没事,可不就是别人被杀了吗?

    “呸呸呸!”九福晋呸了九爷好几口,“什么把人杀了?会不会说话,能不能盼着我点好啊!要是不这么着,能将你的好八哥给打发了?”

    九爷一脸懵逼,他吸吸鼻子,“你别瞒着爷。真要是干了什么。爷来给你想办法。”别瞒着,等事情闹大了就来不及了。

    这人,自己没杀人还不行了是不是。她白了九爷一眼,“那是猪血,晚上叫厨房蒸了毛血旺来,多放些油辣子,肯定开胃的很。你不是这两天胃口不好吗?”

    就这个?

    亏这女人想的出来。九爷点着九福晋,脸都气白了,“爷怎么就遇上你这么个混不吝的。”吓死他了都!说着,赶紧往回跑,将八哥一个人撂下,算什么事?

    “站住!”九福晋立马叫住他,“你去了怎么说?说是我不想叫八爷登门?”

    那还不如叫八哥以为家里出事了,没功夫陪他呢?

    九爷瞬间就明白福晋的意思,脚步一下子就顿住了。回头看着九福晋愤愤的道,“算你狠!”

    九福晋这才叫九爷身边的人去回话,将八爷打发走。

    九爷心里不是滋味,什么时候,八哥沦落到这步田地了。扭过头,他看着九福晋就来气,“不是要吃毛血旺吗?倒是快点啊。”

    九福晋哼哼了两声,“瞧爷气的。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谁?”

    稀罕!

    没有你掺和,爷才觉得更自在呢。

    八爷没有在九爷府里用饭,出了门了,他才反应过来,出事了怎么没瞧见九弟府里请太医呢?

    这事不对啊。

    八爷是谁啊?这点事哪里想不明白。瞬间就有了一种英雄落难感慨。

    到了府里,八福晋还诧异了一瞬,见八爷脸上的苦笑,就道:“正等着你吃饭呢。刚想叫人请爷回来,不想爷还记着许久不陪着我吃饭的事。回来的正好,热一壶好酒,咱们好好的喝一杯。”

    八爷笑着应了。

    八福晋就给八爷斟酒,“也不是完全没有好消息。爷想不到,今儿谁来请安了?”

    “谁?”八爷将酒一口闷了,才问答。

    “李四儿。”八福晋笑道,“隆科多的那个妾,心可是大的很。”每次见到她,就不由的叫她想起韶华院的年氏。让人的心里无端的升起厌烦。但有些人,有些事,不喜欢归不喜欢,该应酬的还是要应酬的。

    “我叫她去给四嫂请个安。”八福晋呵呵一笑,“有些事,一比较,才知道差别有多大。四嫂,可是不会给她好脸的。比较完,她就该知道站在哪边了?”

    八爷就笑了一下,亲自给八福晋斟了一杯酒。夫妻俩酒杯一碰,有些心照不宣。

    而林雨桐此刻确实有些恼怒,问袁嬷嬷道:“你说谁下的帖子怎么人就到园子门口了?”

    “拿着佟三爷的帖子,但是来的是那个小妾、”袁嬷嬷有些气愤的道。

    这是皇上赏的园子,自家的主子是堂堂的亲王妃,一个小妾就敢上门拜访这是打谁的脸呢。

    林雨桐第一时间就想叫人给她两个嘴巴子去。但是还真是不能。

    她扶着腰挺着肚子在屋里赚了两圈,就眯着眼睛,起身道:“准备东西,咱们去畅春园请安去。”

    过端午了,皇上没有回宫。倒是把皇太后,贵妃和四妃,连同几个受宠的小答应常在接到了畅春园。

    贵妃是佟家的人,与其自己出面,倒不如叫他们佟家人自己去掂量。

    不是怕李四儿,只是暂时不想坏了四爷的事。

    林雨桐肯定是先去见了德妃。婆媳俩有些日子没见了。

    德妃叫平嬷嬷扶了林雨桐坐下,“怎么这个时候进园子了?”

    林雨桐也没什么瞒着的,就将事情小声说了。

    德妃小声道:“这样也好。不为别的,看着孝懿仁皇后,也不能太打了佟家的脸。”

    林雨桐点点头,就小声道:“我们爷也烦着呢!”

    烦着谁?自然是佟家。

    德妃听了这话心里熨帖,低声道:“谁都能不给佟家面子,就老四不行。不管怎样,先皇后养过他,可别叫人家说出什么来。

    能说出这话,对德妃来说,殊为不易。

    林雨桐点头道:“要不是因为这一层关系,我早就打发人大嘴巴子扇她了。”

    她心里盘算着,怎么给四儿一点教训。配点增肥的药怎么样?

    而同时,李四儿驾临圆明园,逼得林雨桐躲出去的事,传到了弘晖的耳朵里。

    弘晖也第一次露出了他的獠牙,直接剑指隆科多。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