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清穿故事(89)
    清穿故事(89)

    四爷面上神色正常,但这心里,着实有些惊讶。他是真没想到皇上真就这么哄回来了。

    这还真的跟弘昭一模一样。

    昨儿弘昭的字还是写的不好,被弘时笑了两句,就委屈了。四爷就道:“弘昭真厉害,阿玛跟你一样大的时候,都没有你厉害。写的没有你好。几个哥哥都没你厉害。”然后,弘昭马上就不恼了。

    这话对皇上也管用?四爷心里的小人此刻的表情是懵逼的。

    他就再不主动提刚才的话题,只捡了其他的话题,“……整天坐着,儿子现在一天拉十次弓都已经是极限了。再多了就是逞强,胳膊抖的第二天握不了笔。像是皇阿玛这样几十年如一日不曾拉下弓马的,连那些疆场上的宿将,也不敢这么说。”

    皇上就教训四爷,“知道这个道理,就更该勤勉些。以后每天,先多拉两次。持续一段时间,再加一加。你别偷懒,过些日子,朕要检查。”

    四爷配合着微微垮了脸,应了一声是。

    皇上就继续念叨:“如今连弘晖也不如了。再不多练练,哪里还上的了马,射得了箭。”

    四爷心说,自己年幼的时候,皇上都没这么要求过他。现在,过两年都要抱孙子的人了,却又要被老爷子的回炉再造了。上哪说理去?

    但还是乖乖的点头,好好的听着。

    四爷剥了一小碟子松子,皇上拉到自己跟前拈起来慢慢的吃着。这才又把话题给扯回来,“还是说说你二哥的事。朕想在给你二哥修一个园子。”

    这就是打算将废太子圈禁在园子了。四爷马上明白皇上的意思。这是不能放二哥出来,又想叫二哥过的好点。要真是像是皇上着畅春园,哪怕规格低一些,住在里面一辈子,也不能就说不自在。镇子大小的地方,里面伺候的人无数。只要心里静,也能过的自在。这世上大部分人还不都是守在家里那方寸一片,祖祖辈辈那么过日子的。一辈子没出过镇子的人占了六七成。要是这么比的话,真不算委屈。更像是一种变相的保护。要不然,废太子放出去,自己不生事,也得被人拿来生事。

    四爷就点点头,“应该的。儿子回去就看看户部的帐,不拘从哪里省出一抿子也就够了。”

    皇上摇摇头,“从朕的内库出银子。这事,你看交给谁办?”

    说起来是盖园子,但实际上又不是盖园子那么简单。

    要是这人跟太子过不去,里面有害人的东西怎么办?要是这人跟太子太亲近,里面留了暗道之类的怎么办?

    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但实际上,还真是很可能存在的事情。

    四爷心里掂量了一遍,就道,“皇阿玛,您看十三行不行?十三弟忠义重情,是个妥当人选。”本来想叫十三监管刑部的事情,但这不能操之过急。盖园子就是个监工,用点心思就完了,能有多难。十三不会委屈了二哥,更不会有害人的心思,同样不会做出背弃皇上的事情。

    皇上看了一眼四爷,“你这性子……”对谁好,那就真是掏心掏肺,半点不为自己谋划。皇上从不相信老四心里没有别的成算,但他并不生气。他要是没有这份心思,他才会低看一眼。老四跟别人不一样的,就是他懂得顺势而为。在早些年,太子位子稳当的时候,老四可绝对没有要拉下胤礽的心思。而现在,局势已然不一样了,老四却已然稳得住。就老十三这件事来说,要是自己站在老四的立场上,肯定会先一直压着老十三不出头。等到来日,他能脱颖而出以后,再启用重用老十三。那老十三还不得一辈子死心塌地的。毕竟老十三现在不仅帮不上他,在大部分人看来,还是一个扯后腿的。但老四看中十三的人品,就不计得失的拉拔。太重情,要是放在一个帝王身上却是缺点。

    但这缺点也正是叫他觉得安心的品质。

    等老四离开,皇上有些愣神,问李德全道:“他那是哄着朕玩吧?”

    李德全只敢讪讪的笑。反正您受用,心里高兴就行。

    四爷回了园子,就打发人回城叫十三来。这事皇上还是叫自己盯着,具体的事,叫十三去办。这样也行。十三府里这两年艰难,这修院子,多多少少的,都能有点进账。

    林雨桐还诧异四爷会这么想,这不是以权谋私吗?

    弘时在一边听了个半懂,接话道:“反正儿子贪了老子的,又不犯王法。”

    弘晖和弘昀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弘时,这娃咋啥实话都敢说呢?你这话都说了,阿玛以后哪里还敢叫你沾银子?

    四爷瞪了几个孩子一眼,骂了一声‘不孝子’,就把几个孩子撵走了。

    林雨桐心说,就许你做,还不许人家孩子说了。你们这干的不都是不孝子的行当。

    但这话只能心里想想,却不能说。她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道:“爷这个时候叫十三爷来,过来天就晚了。今儿晚上得在园子里歇着吧。我叫人收拾个院子出来。”

    “叫苏培盛去安排,你歇着吧。”四爷看了一眼苏培盛,拉了林雨桐坐下。

    苏培盛心说,我的爷,您倒是真不心疼奴才。

    但做奴才的能叫主子用,就该高兴。等哪一天主子想不起用你了,那才该哭了。

    等屋里就剩下两口子,四爷才小声道:“你说的对。皇上真的老了。”不光是身体老了,关键是心态老了。

    林雨桐小心的问道:“怎么?又闹脾气了?”

    四爷以前将皇上的这个说变脸就变脸的本事理解为龙威,但现在,好像叫做‘闹脾气’更恰当。一句话说的不合适了,他就闹脾气。但是因为没人敢将皇上当成老人,也没人敢真拿普通人的那一套去看皇上。也还真往这方面鲜想过。其实真去这么看,大概还真行。有时候,他闹点脾气,下面的人大张旗鼓的请罪,倒叫皇上有点没办法下台来了,大概脾气过后,皇上自己都有点后悔吧。

    林雨桐有时候觉得人老了,跟女人到了更年期一样。完全没有道理可讲的。“皇上跟爷发脾气了?”

    “没事!”四爷轻声道,“又哄回来了。”

    林雨桐愕然,真跟弘昭一样了。

    她安慰的拍了拍四爷的手,想来他心里受到了冲击也挺大的。

    再抬头一看,四爷的眼圈都有点红了。他道:“其实,爷也是个不孝子。”

    林雨桐:“……”您这样感性真的好吗?

    十三爷现在虽然能出门了,但主动出府的时候还是少,除了大朝,或是去四爷的府里,基本就不再出门了。

    四爷打发的人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就算快马出城,也肯定都是晚上了。

    十三福晋忙叫人包了衣服,“晚上怕是回不来了。”

    “没事。晚上就住四哥那边了。”十三心里隐隐有些猜测。四哥离皇上近,许是有什么事情也不一定。

    不敢耽搁,马上就快马出了城。

    皇上住在园子里,这些阿哥的眼睛将城门盯的紧着呢,别说是十三阿哥,就是这京城里出去一只有名有姓的蚊子,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十爷就跟九爷道:“十三出去了,不用说都知道是老四在使劲。”

    九爷点点头,“老四离皇上近,谁知道又说了什么。”事实上,他们兄弟中,像是老四这样,明目张胆的住到园子里去的,还真是没有。畅春园附近,他们都有宅子。像是三爷,也有皇上赏的园子。他们不是不想离皇上近点,但这近点也有利有弊。一个拍不到地方,可就拍到马蹄子上了。

    十爷就白了九爷一眼,“我说九哥,你也真是,好容易老四愿意搭理你了,你不往上凑。难不成还等着人家叫你啊?”

    九爷白眼一翻,他倒也不是拉不下脸来,只是老八这边刚出事,他转脸就巴结了别人,未免也太不讲究。“就这么着吧,没事凑过去做什么?”

    十爷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九爷一眼,“好机会都被你糟蹋了。你看着吧,老十三以后,都不是咱们兄弟巴结的起的。”

    九爷将茶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才道,“姥姥!谁巴结谁?说到底谁跟谁不是兄弟?”

    十爷对着九爷哼了一声,死鸭子嘴硬。有你后悔的时候。

    十三爷到园子的时候,正是晚饭的时候。四爷打发十三,先去梳洗。大热天的赶路,舒服不了。

    十三爷出来,桌上就摆了饭。

    “坐吧。先垫垫肚子。”四爷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倒了一杯酒过去。

    十三爷也不问,真就先吃了饭。

    两兄弟进了书房,四爷才说起了皇上的意思,“……这盖园子,说到底,没什么风险。你上心一些,皇上心里估计也有数。”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