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清穿故事(88)二更
    清穿故事(88)

    今年,京城的气氛又有点怪异。先不说佟家倒了。声望颇高的,被大家一致看到的八爷也倒了。就是从热河三月回来的圣上,似乎这次也病倒了。

    不仅病倒了,而且还去了畅春园养病。

    畅春园是皇上乐意住得地方。如此一来,其实相当于将整个朝廷的重心都带过去了一般。

    四爷带着一家大小,重新住进了距离皇上最近的圆明园。

    天已经入五月,就慢慢的热了起来。皇上的折子还是照批,只是大朝会去越来越少了。

    四爷有些焦躁,这是皇上的身体真的不好了?还是又一次引蛇出洞。

    林雨桐挺着大肚子,将蒸好的凉糕,淋上蜂蜜,推到四爷面前,“先尝尝这个,凉糕是在井里过的,凉丝丝的,蜂蜜也好吃。”

    四爷无奈的看了林雨桐一眼,她自己过了害喜的那个阶段,就开始进入了另一个模式,狂吃。不管怎么吃,好像都吃不饱。整天就是想着怎么做吃的。一天八顿饭这话都不能算是夸张的话。她自己吃还不算,也拉着自己吃。这段时间,他真是胖了不少。人家都为皇上的身体,现在的朝局忧心的时候,就自己红光满面,还胖了几斤。这不是不关心,就是没心没肺。

    但是低头一看,这凉糕白莹莹的,中间夹了一层蜜豆,葡萄干,蜜枣,上面点着果酱,之后又淋上了蜂蜜。

    不用尝,只看看,就知道味道一定美味。本来不想吃的,但一旦开始就管不住自己的嘴,不大功夫,一盘子就干掉了。

    “再不能这么给爷吃了。”四爷跟林雨桐说道。

    林雨桐在四爷的腰上掐了一把,“我看着呢,不会叫爷吃胖的。你这心里就没一刻消停的时候,再不注意养着,身体还要不要了?”

    四爷说不过她,就不争辩,如今他也学会了,在小事上,千万别跟女人犟嘴,反正说不过就对了。

    只得转移话题道:“怎么就想起吃这个了?”

    “端午了,包粽子的时候,偶尔想起的。觉得凉糕比粽子好吃。”林雨桐是想起每年五月林妈妈蒸的凉糕了。大概她老人家还在四处旅游,对于女儿的离开只是昨天一样。可是只有天知道,对于林雨桐而言,真是是太久太久了。好容易想起来了,就做一顿呗。在林家,可是吃不到这么好的米,买不上这么上等的干果蜜饯的。做法还是跟记忆力林妈妈的做法,但是味道却无端的好了不止一个级别。不用说,都知道是食材上占了便宜。

    凉糕和粽子,在四爷看来,还真是差别不大,一样的糯米蜂蜜白糖。福晋说不一样,那就不一样吧。他看了一眼林雨桐的大肚子,点头道:“是,凉糕比粽子好吃。”

    林雨桐心里白了他一眼,这话一听就是假的。可假的也叫人高兴,男人要是还愿意哄着你,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今年过节,宫里也没什么旨意?”林雨桐问道。她已经将各家的礼叫人送去了。家里也收到了不少的礼,这些怎么处置,都是有成例的。她也就是看看礼单罢了。可宫里的宫宴还办不办?这些都是问题。现在不知道多少人盯着端午的宫宴呢?毕竟很多人很长时间都没看见皇上了,包括四爷。连弘晖也没见到。

    四爷摇摇头,皇上这真真假假的手段,玩了多少年了,没有人摸准过,他也不敢说皇上这一次就是真的。“不管有没有旨意,给娘娘多准备点东西,预备着赏人。”

    “都备着呢。出不了错。”林雨桐又捏着樱桃往嘴里塞,嘴好似从来就没有消停的时候。。

    等林雨桐午睡了,四爷叫了袁嬷嬷悄悄的问,“福晋这么吃,真的没事吧?还是看着点吧,宁肯多给点瓜果,像是今天这甜腻腻的糖糕,还是少吃点。”

    袁嬷嬷无奈的应了下来,心里却对福晋这种嘴上不节制还一肚子道理的行为很是无可奈何。

    四爷没等到端午宫宴的消息,就突然被皇上宣召到了园子里。

    林雨桐现在一听说皇上叫,就心惊胆战。不管是叫四爷还是叫弘晖,她这心里就不安稳。明知道结果,但面对一个年老的,权力大的,脾气还让人摸不清楚的,偏偏还能掌握着别人的生死的人,怎能不害怕?

    四爷安抚的拍了拍林雨桐,“没事!没事。爷去去就回。你安心等着便罢了。要不然,去园子里转转。”

    “我就在屋里等着。”林雨桐将衣裳给他收拾好,“人年纪大了,爷顺着点。老小孩,老小孩,爷只把皇上当咱们弘昭,疼着,宠着,让着,大概就差不多了。”

    絮絮叨叨的,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都乱七八糟的说了些什么。

    一抬头,就见四爷囧着脸看着她。

    林雨桐面色顿时就有些尴尬,估计也没人敢这么说皇上吧。她就说她这一怀孕,智商直线往下掉。“爷去吧。我瞎说的,爷别当真。”

    四爷一脸感慨的看着林雨桐,轻轻的抱了抱她,才转身出门了。不过到了路上,还是不由的想起林雨桐的话。

    将皇上当做是弘昭,疼着,宠着,让着……

    他不由问身边的侍卫,“你家里的父亲今年也都过了六旬了吧?”

    那侍卫明教安泰,今年才二十来岁的人,但跟着四爷也有七八年了。他闻言道,“是!小的是父亲的老儿子了,跟小的家的侄子年纪都差不多。”

    “哦?”四爷扭头又问道,“那你是怎么跟你父亲相处的?”

    安泰就挠挠头,“小的的爹身子板硬朗,现在还能提着鞋底撵着小的半条街。不过小的也不敢真叫老爹累着了。总是故意叫他给逮住,锤两下就是了。老爷子气顺了,就越发的硬朗了。”

    四爷就点点头,若有所思。到了畅春园的门口,就叫苏培盛给安泰赏一百两银子。作为孝子的奖励。

    天已经热起来了,皇上穿着一件天青色的家常的袍子,歪在榻上,进四爷来了,就指了指一边的凳子,叫他坐了。

    四爷行了礼,就坐了过去。

    “今儿叫你过来,是朕这两天心里搁着事,一时还真有点拿不定主意。”皇上垂着眼睑,眼睛也没离开过手里的书。

    这是打算听听自己的意思?四爷也不知道皇上想说什么事,只是打岔道:“是弘晖的婚事?这事皇阿玛做主就好。儿子没意见。您的眼光总是好的。不说儿子的福晋,就是几个嫂子和弟妹,也都没什么可挑拣的地方。不过,大哥家的弘昱和二哥家的弘晳弘普年纪都差不多,一眨眼,这些小的也都要娶媳妇了。”

    这话皇上就又愣了一下,他刚才想说的不是这个。但一说跟老四商量,老四能想到这事上也不奇怪。毕竟唯一能用上商量的事,还真就是弘晖的婚事

    “这事你们定。朕给你们将媳妇都娶回来了,给你们操了一辈子的心,到了你们的儿子跟前,朕再不管了。你们以后自己看着办。”皇上摇头。

    这话叫四爷听得心肝打颤。这皇孙的婚事,向来都是皇上赐婚的,如今皇上却说不管了,叫人可不害怕?那这婚事谁敢管?没有皇上的赐婚,哪里来的婚事?

    四爷就笑道,“儿子看人的眼光,还真是怕耽搁了孩子。”

    皇上就道:“弘晖的亲事,先放一放,这个不急。倒是,你二哥的事……”

    废太子?

    四爷就知道,平白叫自己来,就肯定不会有好事。于是脸上的神色就郑重了起来,“皇阿玛想如何,儿子去办就好。”

    皇上看了四爷一眼,“朕说如何,你便如何?”

    四爷心里咯噔一下,还是神色不动的道:“皇阿玛是亲阿玛,还能亏待了二哥?儿子有什么不敢照办的。”

    皇上就冷哼一声。一时没有说话。

    四爷心道,这样看起来,还真跟弘昭一样,说恼就恼,为了什么都不知道。

    “您瞧瞧,这话您说了一半,儿子这心都被吊起来了。您又不说了。”四爷就坐过去,拿了桌上的松子剥了给皇上吃。“这松子倒是能多吃些,对身子好。”

    “朕还没老呢!”皇上将手里的书一扔,就道。

    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这松子是长寿果,四爷是好意,说这个对身子好。可皇上难免想起正是因为年龄大了,才更看重长寿与否。

    李德全跟一屋子奴才都跪下了。

    四爷差点跪下请罪。但不知怎的,鬼使神差的就想起弘昭来,于是笑道:“好好好!是儿子的不对。儿子说错话了。前儿弘晖还说皇阿玛一个人能吃两大碗卤煮,儿子现在都已经没这样的好胃口了。儿子的福晋昨儿还说呢,这人的年龄,不是按年龄看,而是按身体状况看,有那六旬老汉还能上山撵兔子呢,也有些二十岁的书生走路都气喘吁吁的。六十岁的人,二十岁的身体,这样的人大有人在。皇阿玛这些年弓马骑射都没落下,您这身体状况,不能说跟十五弟十六弟一样,但跟儿子比,还是不差什么的。等到二十弟能娶儿媳妇的时候,您还能指婚呢。”

    二十阿哥现在才几个月大。

    那可真□□十岁,快百岁的人了。

    没说什么万岁万万岁这样的假大空话。能长命百岁就是长寿了。

    皇上心里舒服了一点,“你们一个个的都懒得动弹。早年在宫里,朕看着你们,你们还真不敢偷懒,如今,一个个的疲懒成什么样子了?”

    四爷马上认同的点头。继续剥松子给皇上。

    屋里的众人这才都心里一松,站起身来。

    真的是出事出怕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