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清穿故事(84)二更
    清穿故事(84)

    四爷的祈福没进行几天,皇上突然宣布要回京城。

    这才来了一个月,怎么说回就回了。

    四爷有些拿不准皇上的意思。别人都是骑马,四爷这次却坐了马车,斋戒一个月不到日子,四爷在路上还是得坚持念经。

    跟四爷一样坐马车的事八爷,据说八爷是病了。而且病的很重,已经到了下不了床的地步了。

    四爷不得不说,老八这病病的很巧。都已经病的不好了,难道皇上还能再惩罚他?好歹是亲儿子啊。真要那么做了,皇上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这倒更像是逃避惩罚而做出的第二道准备。

    皇上没有斥责,但也确实是无视了八爷。八爷的马车跟在后面,每到沿途的驿馆,没有人敢请八爷跟着这些爷一起住驿馆。但也不能真的不管。

    这些下面的人有他们的途径,这些事情都给打听的清清楚楚。驿站边总会留出一两所民宅出来,安置八爷一行人。

    九爷暗自不忿过,想要给八爷说好话。五爷好歹给拉住了。“你觉得皇上糊涂的分不出好赖了不成?”五爷趴在九爷的耳边,恨铁不成钢的道。

    九爷心里就砰砰跳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

    再看五爷,五爷却再不理他。“你要是再闹腾,爷也不拦你。反正娘娘那里有爷照看,你就跟着老八折腾吧。”

    九爷什么时候见过五爷发过这么大的脾气,说过这样的话。心里先局退了几分。“我不过是看着八哥可怜,到底是皇阿哥,兄弟们也相处了这么些年了,不落忍罢了。”

    “不落忍?”五爷呵呵一笑,“说病就病,该病就病,就这样的本事,还有什么让你不落忍的。”

    九爷的脑子也不是白长的。马上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的面色一时就沉了下来,“我知道了五哥。兄弟们这么些年,没想到……”

    看着五爷骑着马走远,十爷才靠过来,“怎么?把五哥这老好人也气急了吧。不是我说你九哥,这事,以咱们俩的脑子,还是别掺和的好。”

    九爷气的瞪他,“你的脑子别跟爷的脑子比。”

    十爷心里翻了个白眼,你这脑子还真跟爷的没法子比。

    四爷在马车里钻着,弘晖却骑着马在外面跟着,十三跟弘晖并架而行。叔侄俩也不知道说什么,显得十分高兴。不一时,就有小太监从前面跑过来,原来是皇上叫弘晖过去说话。

    弘晖跟四爷说了一声,朝十三爷行了礼,就骑着马往前而去。

    这些皇子们一个一个都不是傻子。皇上如今对这个侄儿的喜爱一点都做不得假。

    弘晖上了御辇,就笑道,“还是皇玛法这里舒服。”

    说完,才行了礼。

    皇上招招手,指着刚上来的果子叫弘晖吃,“你这孩子,整天就知道贫嘴。朕就不信你阿玛还能亏了你。”

    弘晖呵呵一笑,“阿玛倒是嘴硬心软,前两年还更严些,这两年弘昭会淘气了,孙儿瞧着,倒是对那小子更耐心些。”

    “都该娶媳妇的年纪了,怎么还吃起醋来了。”康熙指着身边,叫弘晖坐了,“说说,想找个什么样的福晋,朕给你看着。”

    弘晖马上就脸红了,“皇玛法,您还能亏待了孙儿。只要懂事的,不瞎添乱,安安分分的就好。”

    康熙指着弘晖就笑,“你小子不老实。”

    弘晖嘿嘿笑一声,“孙儿还不着急。阿玛说我还有些担不起责任。”

    “你这性子,也不知道像了谁?”康熙点评弘晖,“谨慎跟你阿玛倒是如出一辙,只这活泛的性子,倒是不像。”

    弘晖就瞪大眼睛看康熙,“前段时间,您还说孙儿这性子是像足您,现在怎么就不认了。”他大为惋惜的道,“亏的前些日子阿玛责骂孙儿,孙儿还拿这个当借口,将阿玛给挡了回去了。您这一不认,孙儿可不得惨了。都到娶媳妇的时候了,再被阿玛按住打屁股,这哪里还有什么脸面?”

    皇上指着弘晖就笑,“朕说了那么一句,还成了你的护身符了。”

    “那是。您是天子,金口玉言。谁敢不听?”弘晖将皇上手边的茶收了,给李德全递过去,“茶凉了,谙达给换一杯果子露来。”

    李德全笑着应了。皇上最近在吃药,喝茶肯定不好。但谁也不敢说什么。换做果子露就挺好,甜滋滋的冲了口了苦味。

    “晌午叫人做春饼吃吧。那京酱肉丝用煎饼一卷,味儿香的很。做几个清淡的素菜来搭着吃。”说着不见外的对皇上道,“今儿孙儿也赖在皇玛法这里,混一顿好吃的。”

    康熙还没说话,李德全就赶紧下去吩咐了。皇上这几天没什么胃口,一天喝不了一碗粥,着实愁人。

    “听你说的香,朕都馋了。”康熙很给面子。

    正说着话,御辇的帘子被风掀起来了。弘晖抬眼,刚好看见路边的榆树发芽,长出嫩嫩的榆钱来。

    “皇玛法,想不想吃榆钱。孙儿下去给您找来。”弘晖亮着眼睛问。

    于是,御辇就停了下来。皇上跟弘晖从上面下来。后面正不知道前面怎么了呢?打发人一瞧,皇上站在榆树下,四爷府的大阿哥,正把袍子撩上去,塞进腰带里,顺着榆树往上爬。

    就见皇上在树下喊,“你倒是小心点,摔下来可不是玩的。”

    弘晖在说上灵便的像是一只猕猴,“皇玛法,您瞧这一枝好不好。”

    “好好好,都好。你看着点脚下。”皇上只顾着叮嘱弘晖。

    祖孙俩折榆钱,玩的甚美。却不知道把远远看着的人吓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晚饭的时候,除了八爷以外的皇阿哥,都得了一盘拌好的榆钱。

    这东西,真是粗鄙。乡下稍有家底的人家都不会这么吃。可如今是皇上赏的,即便再不值钱,那也得吃出龙肝凤胆的味道来。

    十三陪着四爷吃饭,看着眼前的榆钱,就道:“四哥,还是要有所准备的,皇阿玛喜欢弘晖,应该不会有差错的。”

    四爷摇摇头,“咱们这么想,大家都这么想,也许皇上就想大家都这么想。”

    这话有单绕,但意思十三爷懂了,“四哥说的是。”

    这一路上,弘晖大部分的时间都陪着皇上。等晚上回来,他悄悄的跟四爷道:“皇玛法的手,拿筷子都吃力。但是皇玛法没主动避着孙儿。”

    这就是有意的将他身体的情况露给自己知道。四爷点点头,“你看着应对就好。你皇玛法……也不容易。”

    后来的两天,弘晖偶尔会帮皇上念一念折子,见皇上给不要紧的折子上用了私印,却没有再批示,弘晖心里就不是滋味。

    他是习武之人,对人身上的穴位自然是了解的。到底忍不住,拉了皇上的手,轻轻的按压。

    李德全的心都提起来了。却见皇上没有斥责,由着弘晖阿哥‘冒犯’龙体。

    “皇玛法,天大的事情,您都不能再生气了。”弘晖轻声道。

    皇上看着弘晖的眼神就更柔和了些。他的儿子们对他的敬畏多与爱戴。人到老来,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是孤家寡人。难得弘晖是个机灵又守得住本心的孩子。

    进了京城,皇上并没有带弘晖进宫,只是叮嘱道:“多出去走一走看一看。现在你看到的才是真的。”

    弘晖点点头,只觉得这话处处是深意。

    等回了府里,弘晖就对四爷小声说了这话。四爷的手指猛的缩进,然后又慢慢的放开。随意的笑了笑,就道,“那你没事的时候,就带着人出去走一走,看一看。总归是有些益处的。”

    弘晖应了一声,才退下去梳洗。

    林雨桐千盼万盼,才盼的这父子三人回来。此时林雨桐的肚子已经非常的明显了,四爷看着她站着那里,都有点胆战心惊,“在屋里等着就好,怎么还出来了?”说着,就迎上去,扶着她的腰往屋里去。

    “我叫人去外面等着,一会子就回来禀报说,八爷是叫抬回府里的。闹得我这心里实在是七上八下的不安稳。”林雨桐还真是吓了一跳,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中间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了。

    再加上,八爷被抬着回来的,但是一个跟随的太医都不见,更是没有人一路护着。怎么看都觉得这是有事啊。

    四爷就安抚道,“是老八出了点事。敢咱们不相干。”

    弘昀早已经窜到饭桌边上了,见桌上有一盘子用榆钱做的麦饭,就又看了弘晖一眼。

    莫雅琪还奇怪这两个的动作,“怎么了?”家他们盯着麦饭,就道,“是弘时带着人采的,嫡额娘亲手做的。一会子多吃点。还有用榆钱和面粉活着鸡汤做的菜馒头。也香的很。”

    弘昀就道,“姐,你看你如今都发福成什么样了?”

    四爷听见了,就抬头瞧莫雅琪,原本的瓜子脸,如今都成了鹅蛋脸了。原来跟柳条似得,如今……但还是点头,笑着道:“这样就好,刚刚好,这样好看。”

    弘昀就又看了一眼莫雅琪,才又无奈的看四爷,“……”您这话不亏心呐!什么审美!

    林雨桐心道,这绝对是亲爹。闺女变啥样都最美。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