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清穿故事(81)
    清穿故事(81)

    “是!”李德全答了一句,“自从弘晖阿哥病了那一场,四爷就打发人去点了长明灯,有专人打理。如果有上了年纪的人愿意去祈福念经,倒是能领出一碗薄粥,两个窝窝头来。”

    虽然食物粗鄙,但也正是因为粗鄙,才将那些本不需要周济的人排除在外,能周济真的需要周济的人。也能长久的做这件事。更是跟邀买人心不相干。

    康熙点点头。想起昨天的事,就道:“那道酱肘子不错,给德妃送过去吧。”

    所以,永和宫的德妃就不得不面对桌上这倒酱肘子。

    一个肘子得有两三斤重,皇上赏的菜是要吃完的。她一个人三天也吃不完这个肘子啊。

    弘晖和弘昀今儿随着四爷进宫,来给德妃送草莓的。晚上就在宫里住下了。不能说进了宫,一天的课都不打算上啊。顺便在宫里上一段时间的课也是应有之义。

    晚上兄弟俩想陪着德妃用饭,饭刚摆上来,皇上就送了一个大肘子来。

    弘晖心里真是苦笑,这菜赏的……可怎么整。他满面欣喜的对一边服侍的平嬷嬷道:“将肘子切一半留出来,我跟弘昀晚上吃宵夜正好吃。嬷嬷们给的肉都是有数的。不给多吃。今儿就借着娘娘的光,咱们也解解馋。”这话纯粹是瞎话,他们刚从府里进宫,怎么会馋了。再说了,御膳房不会为难他们兄弟,自然是要什么就会给什么。巴结伺候还来不及呢?怎么会馋肉。不过是为她解围罢了。

    弘昀又补充道,“将这肘子切成肉片,调几碗酸辣的汁子来,咱们蘸着汁子吃。要是还有剩的,就切成丁,炒成臊子,晚上不是吃面条吗?咱们拌面吃。

    如此一分,还真就没多少了。

    两个孩子都是大小伙子,干掉半盘子肉,一点问题都没有。德妃从昨天到今天,心里一直有事,没怎么吃饭。可不敢叫她这么大鱼大肉的吃。

    下了一碗银丝面,淋上酱肘子丁炒出来的臊子,汤汤水水的灌了一碗。剩下的全叫弘晖和弘昀给吃了。

    送走两个孩子,德妃小声吩咐平嬷嬷,“给两个孩子送消食的茶去。今儿可是吃了不少。”

    孙子们孝顺,她心里的郁气也散了一些。再加上皇上能打发人送赏来,就说明昨天话里并没有捎带自己的意思。心气也平了一些。

    可这心里,却一样不能安心。

    老四跟老十四,这俩兄弟要真是闹起来,疼的还是自己这个额娘。

    “娘娘,早点歇着吧。昨晚您一宿都没合眼。”平嬷嬷小声道。

    德妃点点头,“那就歇着吧。”

    她一辈子都在害怕,害怕皇上说她不本分。所以,老四给了佟贵妃养,她就不敢亲近,本分的做自己的事。老十四留在自己身边,长到六岁去了上书房,那自己除了吃穿,就再不敢过问半句。

    以自己的出身,她从来不敢有其他的想法。包括两个儿子,不管愿意不愿意,他们都是自己这个包衣女所生。

    因为八阿哥是良妃生的,所以,皇上说八阿哥‘罔蓄大志’。

    那老四和十四这两个包衣奴生下的孩子,是不是在皇上眼里也是不安本分的呢?

    皇上龙体康泰,下面的小阿哥也都起来了。皇上不是只有老四和十四这非此即彼的选择。要真到那一天,这俩孩子又该怎么办呢?

    她的心里,因为皇上斥责八爷的话,生出许多想法。她觉得,皇上可能不会属意与老四和十四,毕竟,出身在那里摆着呢。

    对于一个当额娘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因为自己而连累儿子更加难受的事了。

    她想,良妃此刻恨不能就马上死了,来洗脱八爷身上的污点。

    有那么一瞬,她又何尝没有这样的想法呢?

    德妃将头发散开了,刚要歇下,外面就喧闹了起来。

    平嬷嬷急忙进来,“娘娘,皇上一会过来。”

    都这个点了,过来肯定是要过夜的。德妃的孙子都要娶媳妇的人了,侍寝什么的,真的不是必要的。

    “起来收拾吧。”德妃又重新起身,简单的打扮好。

    不一时,皇上就驾临永和宫。看见德妃,就笑着扶起她,“起来吧。朕过来跟你说说话。”

    德妃温顺的应着,半点多余的话也不多说。

    “你给朕生的这两个儿子啊……嗐!”皇上坐下,就长叹了一声。

    德妃苦笑道:“都是不省心的,惹皇上生气了。”

    皇上摇摇头。“都说儿大不由娘,其实也不由爹。”说着,他指了指身边的座位,叫德妃坐下,“今儿朕瞧着那酱肘子有味,叫人给你送来,可还合胃口?”

    德妃了然,倒不是皇上赏赐不走心,而是皇上年纪大了,口味更重了。酱的肘子更入味,皇上才觉得好吃了。

    她笑道,“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两年反倒更爱吃这味道重的。今儿这肘子味足的很,一半倒是叫弘晖弘昀带着当宵夜了。剩下的切了一盘子,香着呢。”

    “弘晖这小子进宫了?”康熙挑眉问道。

    德妃就指着案几上的草莓给皇上看,“人家要么送果子,要么送花,老四家的实在,将果子当成花,给臣妾送来了。”

    绿色的叶子中,透出几分黄红之色,想来是快熟了。

    “人家都是金银玉器,珍宝古玩,就老四,永远都找些这些惠而不费的东西来讨巧。”皇上语气里有些调侃的意思。倒也不像是恼怒。

    德妃笑道:“是。这也就是当父母的只看中他们的心意,这要是给别人这么送,就实在不像样了。”

    两人说了半晚上的话,才歇下了。

    皇上倒是闭着眼睛就睡着了。德妃却尽量放缓了呼吸,闭着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在想,皇上究竟是什么意思?

    真的只是安抚自己?或者又是想捧起老四或是老十四,跟之间捧直郡王,捧八阿哥,捧佟家是一个道理。

    皇上的怒叫人害怕,皇上的笑又是也叫人不安。

    德妃到天快亮的时候,已经闹不清楚自己是不敢呼吸,还是根本就无法呼吸。

    四爷第二天天一亮,就知道昨晚宫里的消息了。

    林雨桐从被窝里露出头来,“怎么了?”还能不能叫人安安生生的睡一回懒觉。

    四爷披着衣服又躺回来,“没事。睡吧。皇上昨晚歇在娘娘那里。”

    林雨桐一愣,“皇上这是什么意思?”这些年,皇上更喜欢那些小答应,小常在,全都是鲜嫩的小姑娘。这些都快做曾祖母的妃嫔们,倒是一年见不了几次。多数的时候,都是白天过去喝杯茶说说话。或者是想给哪个儿子体面了,就去见见儿子的额娘,算是荣宠。但这次,住在永和宫,却已经是好几年都没有的事了。难怪会当做大事一样回禀给四爷。

    不过,这事还是蛮尴尬的。

    亲爹陪了亲妈一晚,四爷还得第一时间知道。这种事,怎么想怎么别扭。

    “娘娘只怕该睡不着了。”四爷叹了一声。皇上的心思他也有几分猜不透了。

    林雨桐给他将肩头盖上,就问道:“皇上这么做,是想说对娘娘跟对良妃是不一样的?”

    “说不好。”四爷摇摇头。他就怕自己想多了,失了原本的谨慎。

    十四此时在府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眼睛就是一亮。这说明什么?说明皇上并没问罪他的打算。难道是自己为老八说好话,叫皇上看到了自己的忠义?或者是自己敢于直言,叫皇上看中了自己的品行?

    但不管为什么,皇上能给娘娘脸面,自然是给自己和老四脸面。

    但老四做了什么叫皇上给他脸面的事了?

    十四想了想,除了出来用手挡住刀刃,但真是没干别的。或者干了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他觉得他有必要去老四的府里,问一问他知不知道皇上跟娘娘的事。

    刚到了府门口,才下了马,就见老九骑着马晃晃悠悠的也过来了。

    十四眉头微微一皱,脸上却笑开了,“九哥,怎么没去瞧瞧八哥?”

    九爷心里冷哼一声,这是什么意思?是说自己见老八失势了,就来贴老四的冷屁股?他不屑的心想,就算贴老四的冷屁股,也不想看你的热脸。但嘴上却笑道:“要当差了,不能再瞎晃荡了。过来找四哥说的是正事。爷还没问你呢?你这过来,是为了什么?”

    十四心里气恼,这是显摆老四给他谋了个好差事,来故意气自己的。他也呵呵一笑:“这不?也是为了差事的事来问问四哥,看他是个什么意思?”

    九爷暗地里撇嘴:你老十四是听老四话的人?别逗了。

    两人心思各异,却都笑呵呵的往里面去。四爷瞧着被苏培盛领进来的二人,也没起身,只抬手叫二人坐了。

    一点也没避讳九爷在场的问十四道:“你是为了去青海的事吧?”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