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7章 清穿故事(76)
    清穿故事(76)

    林雨桐跟着四爷,在外面给大福晋上了香,就去了后宅。后宅也还乱着呢。

    直郡王府一直就没有侧福晋,都是出身不高的妾室。如今乱了起来,林雨桐只得赶紧先将叮嘱这王府的总管,先将几个小主子给看好了。谁都能出事,千万别叫几个孩子在这个时候出事了。

    前面四爷陪着直郡王,“大哥,皇上那里,弟弟我也无能为力。”他说的很坦然。又小声道:“倒不是弟弟怕皇上怪罪,而是皇上也是上了春秋的人了。本来心里对大哥就……要是猛地知道大嫂的事……”越发觉得愧对直郡王,再有个好歹可怎么办?

    直郡王一愣,就先忍不住手抖了开来,“你说的对。”

    四爷心里一松,这才多长时间没见这大哥竟然头发都已经灰白了。只觉得背都驼了,这还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直郡王吗?

    大福晋的去世,对大哥的打击只怕也是巨大的。中年丧偶,人生一大悲事。

    还不等四爷再说什么。外面就又喧哗起来,原来是八爷来了。不少闻讯而来的宗室围绕在八爷的身边。

    直郡王的眼里就闪过一丝厉色。

    “大哥!节哀。”八爷对着直郡王道。

    可周围却静了下来。

    八爷往边上一看,就见四爷的腰上匝着孝带,而自己却没有。

    一时间顿时就尴尬起来了。

    四爷是雍亲王啊。雍亲王用家礼送长嫂最后一层,这是给直郡王这个大哥脸面。

    而自己不过是一个贝勒。直郡王身上还有郡王的爵位,没有被皇上削了呢。自己这是失礼了。

    四爷也愣了。老八不会犯这样的错的。这错犯得实在是有点莫名其妙。

    老八进门之前,该有人将刚才的事禀报了才对啊。

    他的第一直觉就是老八被人给阴了。

    事实上,八爷也确实是被阴了了。

    刚在在门口,外面还有许多直郡王的死忠。俗话说,秦桧还有三个朋友呢。何况是煊赫了二十年的直郡王。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八爷不顺眼了。这事,可不就是这些人闹的鬼。

    当时,根本就没有礼部的人给八爷孝带,八爷自然也就没在意。毕竟人才刚没,一时没准备妥当也是可能的。

    可如今叫四爷一比,八爷就很不地道了。

    这是给直郡王面子吗?这明明是给了八爷没脸才对嘛。

    场上的情形顿时就尴尬了起来。

    跟着,一个个皇阿哥带着福晋和年纪大点的孩子都来了。

    等一个个的都挂着白进来,八爷就更尴尬了。

    九爷皱眉,看了一眼在一边礼部小官,抬脚就踹,“怎么伺候的?这些东西都不能置办齐备,还要你们做什么?”

    算是给八爷解了尴尬。

    那人跐溜一声爬起来就跑,这种时候,这黑锅算是背定了。连解释一声都不能了。

    不管真相怎样,事实上就是这好歹给了八爷一个台阶,也算是有了一个解释。

    这本来就是丧事,什么样的算计都得有个限度。这丧事还是在四爷和八爷的干预下,体面的办了下来。

    第二天,皇上到底是知道这事了。当时乾清宫就叫了太医。

    据说,皇上好几天都没能下床。谁也不敢跟皇上主动提这件事。

    整整一个正月,都是为了大福晋的丧事忙碌。

    等正月完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忙碌的原因,林雨桐瘦了一些,所以显得肚子更大了一些。

    不过也到了显怀的月份了,四爷不放心,叫苏大夫看了。得到身体康健的结果才罢了。

    虽然进了二月,但天还是一样的冷。四爷将林雨桐又往被子里拉了拉,“你千万要好好的。看见大哥现在的样子,爷这心里,还真是有点害怕。鸳鸯失伴,怎么看都叫人觉得凄凉。”

    原来是被大福晋年纪轻轻就去了给吓着了。

    林雨桐往四爷身上一靠,“这一辈子我都陪着爷。”

    “爷还以为你会说下一辈也会陪着爷呢?”四爷半真半假的道。

    林雨桐一愣,伸出手搂住四爷的腰,“我也想下辈子陪着你。”可是,这哪里是自己能做主的?

    这般情绪的变化,四爷自然是感觉到了,“不过是一句闲话,你怎么还当真了?”

    林雨桐将脸埋在四爷的怀里,不敢叫自己的神色给露出来。

    四爷就将她整个人捞进怀里,将脸贴在她额头上,“怎么了?真的伤感上了?放心,下辈子,爷还准你跟着爷,爷还娶你。好不好?”

    去你大爷的!什么叫做‘准你跟着爷’?

    林雨桐换着他的腰,掐的腰上的软软肉。

    闹了一会子,才依偎着睡了。

    第二天,朝堂上突然就出现了一件大事。当时皇上说了要推举太子的事,只是皇上像是忘了这件事一般不再提起。但如今,却有不少人开始上折子,要求将推举太子的事情落在实处。

    毕竟这个人选已经在众人心里酝酿了太长的时间了。

    四爷站在朝堂上,只觉得心都跟着提起来了。这是闹什么?莫名其妙。

    这么急切的叫皇上立太子,想做什么?提醒皇上老了?

    这是嫌日子太好过了吗?

    这次又是谁谁出手的?

    老八吗?

    四爷心里有点拿不准了。

    皇上的神色,四爷觑着怎么看都有些莫测。

    四爷以为皇上会大怒的,没想到皇上只是心平气和的应了,叫四品以上的官员,尽管上折子推举太子便是。

    四爷感觉到周围的气氛一松,仿佛谁都觉得危险过去了。

    可四爷却真的觉得危险来了。什么都不说不是不发怒,而是这怒正在酝酿之中,最后这板子落在谁身上,可就不好说了。

    但是他死活都不想这个时候凑上去找抽。

    八爷也一样,从里面,隐晦的看了一眼四爷。这事,也叫他心里不安。

    下了朝,在宫门口遇见隆科多,他轻轻的对四爷摇摇头,这就是说,这件事跟佟国维没有太大的关系。可佟国维作为上书房大臣,不是他还能是谁?

    如今的上书房大臣有三位大人,分别是佟国维,马齐,还有张廷玉。

    如果佟国维这个老八的铁杆都没动,那么,这件事是老八发起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可是除了老八,还能是谁?

    那这股子邪风从哪里来?四爷一时之间还真有些一筹莫展。

    从这一天开始,折子就像是雪片一样飞到了上书房。不光有单独上折,还有联名上折,推举八爷的折子快把上书房给淹了。

    从京城之外的总督巡抚,知府知州,到南北满汉蒙重要的将领。一直到京城的大小官员,一直到六部,都上书房,

    连佟国维和马齐,见到上下一心要推举八爷的时候也将自己的折子添了上去。

    张廷玉在一边翻着手里的书,对上书房的热闹,就像是一点也没听见一样。

    “衡臣,衡臣。”马齐放下手里笔,“快过来签个名。”

    张廷玉仿佛专注于手里的书,一点都没有听见。

    马齐笑着走了过去,“衡臣啊,都这种时候了,你还真静得下心。看的什么书啊你,赶紧的,先过去把名字签上。咱们上书房联名上书,你签上名,这折子才好递上去啊。”

    “联名上书?上的什么书?”张廷玉一脸惊诧的道。

    好似真的不知道马齐说的是什么一般。

    马齐扭头看了一边的佟国维一眼,见那位老大人手捋着胡须,慢慢的垂下了眼睑,就又扭头对张廷玉道:“这个时候了,你装的什么糊涂?现在朝廷哪里还有什么大事?不就是推举太子的事吗?推举八爷为太子的事啊。快过来签名,要不然,可不等你了啊。”

    张廷玉恍然大悟的笑道:“原来事这事啊。那就别等我,你们签名就好了。”

    “我们?”马齐不解的道:“那你呢?”

    “我嘛,单独上一份密折给皇上就好。”张廷玉随意的道。说完,又扭头看书。

    “密折?什么密折?”马齐瞪眼看着张廷玉,一时没理解这是什么意思?局势都这么明显了,他也确实不明白张廷玉有什么好犹豫的。

    张廷玉的眼睛都没有从书上离开,淡淡的道:“呵呵……密折嘛!大家要都知道了,还叫什么密折?”

    马齐莫名其妙的碰了一个软钉子。

    佟国维就道:“那就算了。人各有志嘛。”说着,看向张廷玉的眼神就有些不屑。

    马齐左看看,右看看。发热的脑子总算有点冷静了。

    他看了看桌上已经被收起来的折子,心里多少有点不后悔了。只是现在再想找回来,只怕也不大可能了。

    等皇上转悠着来到上书房,看着一大箱子都是推荐八爷的折子,马齐突然就更害怕了。

    他这次可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皇上随意的翻了翻折子,不由的就笑了笑,“这还挺齐备的。”说着,就叫人将联名的折子展开。这联名的折子是按照每个行省的送上来的。上面签名的大小官员成百上千。密密麻麻。

    “还真是上下一心啊。”皇上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