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清穿故事(70)
    清穿故事(70)

    九爷跪在皇上的跟前,除了谢恩的话,别的还真不知道该跟老爷子说什么了?这种时候该说什么呢?他除了挨骂,还没被老爷子单独关照过。

    “怎么不说话?”康熙皱眉,看着老九。这孩子是浑了点,如今怎么看着还有点傻。

    九爷脑子不知道怎么就抽了一下,道:“皇阿玛猛地一夸儿子,儿子还有点不习惯。上一次皇阿玛夸儿子还是在儿子六岁的时候,那时候十弟在上书房憋尿憋的尿了裤子。儿子比十弟出息,没尿。”

    康熙愣了一下,边上的李德全先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康熙抬脚就轻轻的踹了老九一下,“怎么还是这么混不吝的性子。”说着,也忍不住就先笑了起来。

    九爷说完就想打自己嘴巴子,好好的事情,又叫自己这张破嘴给办砸了。

    “行了,起来吧。”康熙身子往后一靠,手里掰着蜜桔,慢慢的吃着。

    九爷在下面都能闻见这香甜的气味。他进宫急,没吃饭没喝水一路往宫里来。进了宫,又在侯见的地方等了不少时候。皇上这里侯见,那是亲儿子也不会赏茶吃的。屋里的地龙又热的很,再加上他紧张,出了不少的汗。

    这会子真是渴的厉害。本能的,就先盯着皇上手里的桔子瞧。

    浑身都散发着‘好想吃一个怎么办’的气息。

    康熙就是再怎么迟钝,也看出老九的意思来了。这孩子是挺没心没肺的。

    把手里的吃了一半的桔子,递给老九。九爷想也没想,接过来一把就塞到嘴里了。

    边吃还边道:“这桔子才多大,一个桔子就跟核桃的大小似得。一口就吃完了。”好似觉得皇上一瓣一瓣吃十分的做作。

    吃完了,九爷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立马就跪下,“儿子有罪。”

    咋就这么彪呼呼的呢?

    康熙叹了一声,就道:“行了。起来吧。龙生九子,子子不同。真要跟你计较,朕就算真是万万岁,可经不住你们耗。”

    九爷心道,您现在这么着都有人安奈不住了。您真要是万岁万岁万万岁了,那真得有人给急死。于是道:“儿子总是盼着您万万岁的。好歹是亲阿玛。”

    这话是实话。可叫康熙听来,就觉得十分的可笑。感情他也知道以后没他什么事。所以宁肯自己这个皇阿玛千年万年的长在龙椅上。

    “行了,回去啊。”康熙看着老九就觉得闹心,“好好的办差吧。也长点出息。”

    等九爷出去了,康熙吩咐李德全,“给老九和老十一人赏一盘子蜜桔。”

    十爷看着桌上的蜜桔,有点懵。这怎么个意思?老爷子怎么就想起他这么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呢?

    不能够吧。

    小狗子是他的贴身太监,回来小声禀报说,皇上只赏给九哥和自己了。

    想到自家九哥连好容易才有的一次面圣的机会,这种时候还不忘提携自己的弟弟,心里不由的感慨,还得是九哥啊。对自己这个弟弟,那真是没话说。这不是亲哥,胜似亲哥。于是先干掉一盘子桔子。然后珍惜的将桔子皮给福晋送去,放进火盆里还能熏屋子不是?

    不提十福晋看着一盘子橘子皮那种在暴怒边缘,强忍着才没有拎着鞭子暴打一顿老十的憋屈心情。只说,十爷屁颠屁颠的去找他的亲九哥,表达一下对九哥的感激之情。

    九爷自己也比较懵逼。自己提老十了吗?

    不能吧?才说了几句话啊。

    想了半天,他的面色就奇怪了起来。“那个……老十啊……”他面对老十感激的小眼神,还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咳嗽了一声,才道:“老十,哥哥我确实是提你了……”

    老十就笑道:“我就知道,九哥不管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兄弟。”

    九爷觉得亏心。于是将皇上赏的桔子往十爷面前一推,觉得这东西下火还是挺好的。见老十拿着开始剥了皮往嘴里塞,才道:“哥哥我,一不小心,就将你在上书房尿裤子的事,给说了……”他的声音不由的越说越低。

    十爷的脸瞬间就僵硬了,嗷的一嗓子,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对十爷来说,这绝对就是不能碰触的黑历史啊。“九哥,我的亲九哥。你这是亲哥哥吗?拿兄弟这点糗事,反衬自己的是多么的出息是吧。咱们还能不能好好做兄弟了?说好的当一辈子的兄弟的,怎么了这是?”

    九爷赶紧安抚,亲自给十爷剥桔子皮,然后将桔子给人家送到嘴边。“这不是哥哥我这辈子,今儿之前,就被皇阿玛夸过那么一回吗?我这一高兴,一激动,我这就顺嘴秃噜出来了。”

    十爷将嘴里的桔子咽下去,才不可置信的看着九爷道:“哥哥嗳,你面圣怎么就说这些没用的?”

    九爷伸手打了自己的嘴一下,“可不就是坏在这一张破嘴上了吗?”

    “我就知道,咱们哥俩,就没那个出息的命。”十爷将最后一个桔子吃完,顺手将盘子递给九爷的贴身太监,“送去给九嫂熏屋子。”

    九爷这会子还在悔恨中,也没意识到十爷让送的是什么,随意的摆摆手,就叫人下去了。

    九福晋看着眼前一盘子的桔子皮,用筷子扒拉了一遍,它还真就只是桔子皮。

    顿时就将手里的筷子往地上一摔。这是什么毛病?昨晚才问自己是不是不喜欢他了,今儿就送了一盘子桔子皮。

    这是想说自己的脸跟桔子皮似得,黄不拉几,坑坑洼洼?来讽刺自己是黄脸婆?还是想说自己就是那只有皮毛,没有内瓤的无用之物。

    越想火气就越大。

    九爷好不容易将十爷打发回去了,才转身回内院。他得赶紧跟福晋商量一下,去老四那边总不能空手去吧。得了这么大的便宜,要真是理所当然了,那可真就不醒事了。

    九福晋见九爷掀帘子进来,根本就不想搭理他。转身就进了里间。

    这什么意思?是昨晚自己问她的话叫她不好意思了?

    都老夫老妻了,还脸皮这么嫩。九爷怕她越发的不好意思,也不追过去。只在外间扬声问:“你说着带什么礼过去才好?”

    九福晋想起那一盘子桔子皮就来气,哼笑一声道:“那桌子上不是放着呢吗?爷想说的话不是全在那里面吗?”真是打的好哑谜。

    九爷愣了一下,桌上放着什么?

    他低头一看,不就一盘子橘子皮吗?

    送这个?

    不合适吧。

    可送金送银,老四也不喜欢啊。别叫他再给训一顿。

    他又看那橘子皮,这还有什么说道不成?或者是某种暗示?

    转着桌子看了一圈,它其实还是桔子皮。

    忽然,他灵光一闪,好似有点明白了。

    橘子皮,这是什么?这是无用之物啊。或许还是有点用的吧,比如做个陈皮,熏个屋子之类的。这不就跟自己一样吗?大用处没有,小地方偶尔能用。

    但有一天,有人将这样的自己珍之重之,那自己还不得尽力报答啊。

    于是,他从多宝阁上拿了一个白玉匣子,将橘子皮好好的装起来。

    老四就是白玉匣子,自己就是那用处不大的橘子皮。老四肯给自己这样无用的人当踏脚石,不是跟用玉匣子装橘皮是一个道理吗?什么感激的话都不用说,这意思也到了。

    还得是福晋聪明啊!知道自己这张破嘴,关键的时候他就不好用了。

    这样的办法好。此时无声胜有声啊。

    于是二话不说,抱着匣子就走。

    九福晋没听见外面的动静,不放心的从里面出来。出来一瞧,不见人影,再一瞧,桌子上的桔子皮还真就不见了。

    她顿时脸都白了。自家爷这脑子当真是不怎么好使了。缺心眼的不是一星半点啊。

    赶紧打发人,看能不能拦住。

    却说,九爷出了门,一心都是自己想到了一个绝好的主意的事,兴奋的跟什么似得。想尽快的去老四的府上。让他们知道知道,自己也是一个内秀的人啊。

    所以快马加鞭,九福晋派去的人,还真是没追上。

    五爷陪着四爷喝了半天的白开水,上了五次厕所之后,终于将老九给盼来了。

    这不省心的,总算来了。五爷舒了一口气。

    原本等老九说几句感激的话的,就见老九将玉匣子往桌上一放,往四爷面前一推,就不言语了。

    四爷心道,这要是银票,一旦打开,可就没法收拾了。难道爷这么做,就是为了银子?

    他没动,只道:“这是做什么?”

    五爷心里还是安慰的。老九多少还是懂点规矩的。知道感谢不能空手。不管贵贱,好歹是心意不是。再说,这匣子还算不错的。他就伸手将匣子拿过来,“四哥,多少都是老九的心意,他没别的意思……”说着,就将匣子给打开了。

    然后声音戛然而止。

    五爷看着匣子里的橘子皮,额头上的青筋直蹦。

    四爷瞄了一眼,心道,老九这是什么意思?讽刺自己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难道是想说自己帮他是别有居心?于是,他的脸色也不由的就黑了起来……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