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清穿故事(67)
    清穿故事(66)

    九爷一个下午,都在纠结一件事情,那就是爷长得胖吗?

    胖吗?必须不胖啊。

    谁不说爷长得气派。没错,这就是富态和气派。

    熊孩子就是熊孩子,根本就不懂欣赏。九爷给弘时盖上一个熊孩子的戳。

    下午又是赏了一碗茶,剩下的还是白开水。倒是半下去的时候,有一碗豆浆。

    这老四的日子,过的真是……精致。

    还真是只能用精致来形容了。连豆浆里面,他都喝出四五种东西出来。

    下午的时候,倒也跟着老四见了几个人。有索额图家的的儿子,有几个不太显眼的宗亲,有一位是老四的先生,已故的顾八代的儿子。这些人家要权势没有,要钱财没有。可老四还偏偏见了。甚至态度还非常的好。

    九爷觉得老四惺惺作态。做戏做的假的很。

    可还是那句话,一个人做一天的假容易,做一辈子的假就难了。老四这个假做的时间长了,跟真的,也没多大的差别了。

    这么一比,好似老八,还确实差了那么点意思。

    两页字才写完。九爷往椅背上一靠,总算能歇着了。

    谁知道四爷就跟看着他一样,一见他搁下了笔,就起身往外走,还不忘跟他说一声,“跟上。”

    跟上?干什么?

    九爷心想,咱想利用人家,这事多少有点不地道。是咱理亏,所以今儿他就是再怎么指使爷,爷也不跟他一般见识。就权当自己是哄孩子玩了。

    可是刚出门,就见弘晖三兄弟已经在外面了。弘时就道:“九叔,你怎么写的那么慢,我们都等了你半天了。”

    熊孩子你能闭嘴别说话吗?

    九爷还以为是老四想办法整他呢。闹了半天,原来接下来是人家家里的传统项目。

    演武场上,三个孩子撒欢的跑,四爷手里拿着弓箭,也在那瞄准。那靶子上,竟然还用各色的漆涂了好几个同心圆。看来是区分了区域。正中间是红的。再次之是绿的。然后是黑的。最外围是白的。

    演武场上风大,四爷射了五箭,两箭射在黑色的区域,两箭在绿色的区域,只最后一箭在红绿的交界处。

    九爷耻笑了一声。就这水平,还真是拿不出手。怪不得这些年就从来没见过老四围猎。看来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四爷回头,似笑非笑的看了九爷一眼,马上就有小太监递了弓箭过去。

    九爷十分自信的搭弓射箭,动作端是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很有些挥洒自如的气势。

    就见那箭簇擦着靶子的边缘飞了出去。

    竟然脱靶啦!

    九爷不可置信的看向老四,“你们家的箭靶有问题。”

    “是啊!没接着你的箭,是它的不对。”四爷凉凉的说了一句,就示意他快点动手,别在那里磨磨蹭蹭。“不是还有四次机会吗?一次是不熟悉,两次是不习惯。接下来这一箭,爷也没抱什么希望了。第三箭只要在箭靶上,你就算是不错了。”

    九爷觉得自己的心灵受到了深深的伤害。爷现在哪里就这么不济事了。谁都有资格在自己的面前叫嚣他的骑射本事。就是老四不行。在兄弟们中间,他也就比老七强点。

    可是现实却给了九爷一个响亮的耳光。五箭只有最后一箭中了靶子最边缘的白□□域。这脸打的啪啪啪的。

    仿佛还嫌弃自己丢人丢的不够。等弘晖弘昀和弘时来了。三人也依次拿起属于他们的弓箭。弘晖每一箭都正中靶心。弘时也基本在红与绿中间徘徊。弘时拿着小弓箭,倒是有两箭射空了,三箭在最边缘。

    他小声安慰九爷:“没事!九叔,咱们慢慢来。虽然赶不上大哥,但是想来追上二哥还是能的。”十分的语重心长。

    这要是自家孩子,九爷一定得揍劈了他。

    你多大了!爷多大了!本来还想说四爷这是占着主场优势才占了便宜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了。连弘时都比他强。再说这样的话,那可真就是没脸了。

    他此时无比的后悔,做什么非得跑到老四跟前,这不是自己上赶着找不自在吗?

    老四一定是故意的。故意叫他的儿子出来打击爷,外加显摆的。

    心眼真坏!

    “走吧!洗漱完,该吃饭了。”四爷开恩发话了。

    晚饭是在正院摆着。花厅里,桌上已经摆上了饭菜。

    “四嫂,有劳了。”九爷收起情绪,跟淋雨桐客气了一句。

    林雨桐已经知道了演武场的事,就笑道:“客气什么。又不是外人。家常便饭,别嫌弃才好。”

    林雨桐跟莫雅琪摆在了里间。四爷带着三个小子跟九爷在外面用饭。

    九爷惊讶的是,这饭桌上不仅有一道烤猪蹄,还有一道九转大肠。

    大肠这样的东西老四也吃?

    九爷仿佛了发现了四爷的另一面,一直到吃完饭还保持良好的心情。

    四爷放下筷子,说了一句,“今儿晚上的夜宵没有多余的。”

    毛意思?下逐客令啊!

    爷还不稀罕呢。将盘子里最后一个蹄尖吃完,他才愤愤的放下筷子,对林雨桐道:“四嫂,改天叫董鄂氏过来,跟嫂子学几招。这烤猪蹄味道绝对是一绝。”

    林雨桐笑着点头,“尽管叫弟妹过来,我正盼着有人跟我说说话。”

    九爷应了一声,理也没理四爷,就往外走。弘晖和弘昀赶紧跟过去送九爷出门。

    “爷也真是的,瞧……又是一个被爷气走的。”林雨桐白了四爷一眼,这人还真是。

    四爷摇摇头,“别搭理他。哪里是爷气他了。他那是伤自尊了。”

    林雨桐笑笑,将一盘子豆腐推到弘时面前。这孩子正不开心呢。一盘子烤猪蹄,都被九叔抢光了。晚上,嫡额娘不许自己吃许多的肉。青菜豆腐不喜欢,于是浑身散发着我不开心的气息。他觉得九叔看起来也没那么好了。抢好吃的之类的,最讨厌了。

    被伤了自尊的九爷,在天黑下来之后,就回了府里。

    九福晋突然觉得自家爷今晚上有点奇怪。早早的洗漱完,穿着里衣在屋里转悠。她正忙着呢。年前各府的年礼账单,一大摊子事呢。这边刚算了两页,那边一道黑影过来了,投在账单上。她仰起头看了一眼,就见自家爷站在自己的侧面。也不说干什么,就在那晃悠。

    这都什么毛病?

    九福晋将自己东西一收拾,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啊。

    她往炕上一坐,账本小算盘往炕桌上一摆。抿了一口茶,还没咽下去,自家爷又跟了过来,往她身边的炕沿上一坐,还往自己身边挪一挪。

    她嘴里的茶都忘了咽了。今儿这是吃错药了?还是四爷把自家爷咋的了?

    于是,有点忐忑的‘咕咚’一声咽下嘴里的茶。试探着问道:“爷……有事?”

    九爷又站起身来,拉了拉里衣的衣角,才道:“没事。”

    扯衣角,当自己是大姑娘吗?

    九福晋愣愣的点点头,“那爷让开点,挡光了。”

    说着,就又低下头,还有这么多没算呢。哪里有什么功夫跟他磨叽。

    这边算盘珠子还没扒拉明白,那边的光又被挡住了。她拿起算盘‘啪啪’两声,“爷到底想怎样?”

    九爷咳嗽了一声,将头扭向一边,问道:“福晋觉得爷怎么样?”

    怎么样?不怎么样。

    九福晋心里这么想,嘴上却道:“爷嘛!谁敢说不好?”

    是不敢说不好,而不是说没有不好。

    九爷顿时心里就不是滋味了。这是觉得爷不好还不敢说吧。

    他觉得自己的脸一定是黑的。调整了半天的表情才道:“那你觉得爷哪里不好了?”

    九福晋刚算好的数字,叫他一打岔,又忘了算到哪了?她顿时将账本往桌上一番摔“爷叫我从哪说去”

    九爷就懵了!自己得有多少不好,才叫福晋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他抬头看福晋,见她神色十分难看。想来是想到自己诸多的不好的地方了吧。

    于是,先微微的挺胸收腹抬头,“那就瞧瞧爷这长相……”他十分自信的对福晋一笑,“福晋觉得爷气派吗?”

    九福晋将视线落在了即便收腹之后,依旧挺立的小肚腩,嘴角就撇了撇。

    气派?

    “确实挺气派的。”九福晋又看了一眼九爷猛地放松后又突出几分的肚子。

    这个眼神实在是太明显,九爷想装作不知道都不可能。

    他不由的想起弘时那熊孩子的话,‘九叔要是胖了,九婶该不不喜欢你了。’

    这话简直就跟魔咒一般,让九爷的脸色顿时就更加难看了起来。

    “福晋,你是不是嫌弃爷胖了,所以,不喜欢爷了。”九爷的语气有点受伤,有点危险。

    九福晋刚喝了一口茶,猛地听到九爷的问话,,顿时就惊住了,一口茶一下子就给呛了出来。她顿时就咳嗽了起来,连眼泪都给呛了出来……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