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清穿故事(58)
    清穿故事(58)

    八爷心里只有苦笑,老四这么说,自己还能辩驳不成?这也辩无可辩啊。

    挖自己兄弟墙角的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绝不能摆在明面上说的。这说到底,不经讲究。也会叫年羹尧背上污点。一个有污点的人,前程有限的很。自己费尽心力算计来的人,怎么能还没用,就被四爷给废了呢?这绝对不行。

    但要是说看上了人家的姑娘。这绝对算不上是什么丢人的事。反倒是一件风流雅事。

    所以,叫八爷选择,几乎不用犹豫,都知道该选择第二种解释。也就是认同四爷的话。

    明知道老四不怀好意,但自己却不得不赞同他的话,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醉人了。八爷这辈子都不想再经历第二遍。

    他笑道:“四哥快别取笑我了。如今年纪也不算轻了,办了这么一件不靠谱的事,弟弟正觉得无颜见人呢。”

    九爷似乎都能听到八爷心里憋屈的叫喊声,他有些不忍的看了老八一眼,还真是有些后悔跟来。想了想就站起身来,正想着要怎么开口告辞才不显得突兀。

    四爷突然就道:“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说着,十分欢喜的样子道,“看你们赶了一路,估计也饿了。走!咱们先去吃饭,顺便喝两杯。”

    说着,就站起身,邀请三人同去。

    这事,能拒绝吗?饿了半天了,在自己的哥哥家,不吃饭就走,显得十分生分又不给面子。

    九爷看了十爷一眼,见这家伙好似一点都没察觉到这气愤的诡异,只好跺跺脚,紧跟在二人身后。

    外面的的寒风叫人缩了缩,顺便打量这个园子,即便冬日里,也能看出这园子还真有几分别致之处。

    十爷就道:“皇阿玛给四哥这处园子,不光是位置好,景致也好。”十分羡慕的样子。

    四爷笑笑,“都是皇阿玛的恩典。”

    这话叫人除了点头赞叹,连接话都不能。

    九爷心里不由的对四爷翻了个白眼,这老四要是不想跟谁说话,他总有办法不动声色的终结话题。

    在园子里穿过,几人正心里寻思着老四要带自己去哪的时候,就见四爷率先进了一处院子。

    然后就听见下人禀报,“爷回来了。八爷九爷十爷来了。”

    这是禀报给谁?

    就见帘子一挑,一身蜜合色衣裙的林雨桐挑了帘子走了出来。

    “四嫂。”三人对着林雨桐见礼。

    林雨桐赶紧避开,又还了半礼,“快里面请。”

    说着话,她扭头看四爷,不明白好好的将这几个人带到内院做什么。

    四爷扶了林雨桐的手,就往里面走,“都不是外人,今儿八弟妹来,说的也都是家事。咱们一起吃顿便饭,大家坐在桌子上,将误会都说开了就好了。”

    林雨桐心说,这人真坏。老八两口子凑在一块说这事,你这不是成心挑拨吗?

    但还是笑了请了三人进去。

    八福晋站在屋里,显然已经听到了刚才几人说的话。她心里越发的忐忑起来。

    十爷一进来,就找了蜜饯果子往自己嘴里塞。塞住了嘴,就不用说话了。真好。

    八爷见了八福晋,就先走过去,“这一路上可还好?你一个人出门,奴才们说是出了城,可真是吓死爷了。得亏你没事。”

    那叫一个温柔,八福晋的脸色果然缓和了下来。

    林雨桐心说,这八爷在对待女人的办法上,绝对比四爷高端多了。

    几人入了坐,饭菜上的很快。

    可谁真有心思吃饭呢?

    四爷就道:“八弟,你该给弟妹陪个不是。你跟年家姑娘之间的事,确实是你先对不住弟妹。给弟妹敬个酒,这事揭过去就算了。”

    一副为弟弟调解家庭矛盾的好哥哥形象。

    八爷就赶紧看了自己福晋的脸色,果然见她神色间郁气更重了几分。心里直想骂娘。什么叫‘你跟年姑娘之间的事’,天地良心,我们有什么事?

    可他又不能当着四爷的面辩解说,爷不是跟年姑娘有事,是跟年姑娘的哥哥有事。这不是自打嘴巴子吗?

    但要非说是他跟年姑娘的事,也不算人家瞎说。毕竟他跟年姑娘之间,有了赐婚,就是有了事情嘛。

    但这话,太容易叫人误解了。

    这两人之间的事情,是在赐婚之前就有的?还是在赐婚之后才有的?

    很值得斟酌啊。

    就连老十都有点疑心,是不是老八真的有什么风流债啊。

    说实话,他们兄弟,老八最是温文尔雅,说起讨女人喜欢,当然是这样的性格更讨喜的。

    八福晋手里捏着酒杯,手指已经微微泛白。

    八爷赶紧道:“福晋,年氏的事情,没能跟你商量,千错万错都是爷的错。你要是实在不愿意,爷这就进宫去辞了这个婚事……”

    林雨桐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意。八爷这假做的,如今在八福晋面前也真不起来了。

    刚才的话很有意思。他说,‘没能跟你商量’,而不是‘没有跟你商量’。

    一个字的差别,却也将他也处在被动的位置上的意思表达了出来。

    还说什么辞了御赐的婚事!笑话,你抗一次旨意试试?再说了,八福晋闹到这里,是愿意的样子吗?态度就在这里,你倒是先辞一个给大家看看。

    如果,以前林雨桐对八爷的厌恶,是出于阵营的不同的话,那么此刻,对这个人的人品,她彻底持保留态度。对着一心一意为他,心心念念都是他的福晋,都能动这样的小心思。更何况是别人呢。

    八福晋抬头,看向八爷带着关切的脸,抬起手,将酒喝了。不管怎样,横竖不能叫胤禩在外面丢了脸面。

    八爷舒了一口气,就转头端起酒杯,对林雨桐道:“还得跟四嫂陪个不是。”说着,看了八福晋一眼,“她性子冲动,但没什么坏心眼。还请四嫂见谅。”

    多周全的一个人啊。

    林雨桐将手里的酒杯塞给四爷,“我不便饮酒,就叫你四哥替我吧。其实也没什么,弟妹以为这年家的姑娘本是给我们爷的,是我想办法塞给八弟了。说到底,也不过是一点误会而已。”

    四爷摇摇头,仰头将酒喝了,才道:“年家可不糊涂。”他说着,就看了一眼林雨桐道,“咱们有弘晖和弘昭,你肚子里还有一个。除非年家疯了,才会将姑娘送到咱们府上。”

    这话一落,叫八福晋就白了脸色。

    是啊!四爷府里有嫡子,而且是两个或者更多。还都个个健康,长子更是马上就成人了。另外还有两个已经不小的庶子,虽是庶子,但也是侧福晋所出,身份不低。就算年家的姑娘给四爷当了侧福晋,生下孩子,这爵位还能轮到她儿子身上不成?年家确实不会做这样赔本的买卖。

    而自己府里却没有嫡子。唯一的阿哥,还出身低微。年氏成了自家爷的侧福晋,未来可期啊。

    想到了这一点,八福晋心口更疼。原来最根本的症结不在别人身上,而在自己身上。都是因为自己没生下嫡子的缘故。

    八爷的眼神越发的深沉。这话是没错。但老四说出来,就显得别有用心了。

    将利害关系摆在明处,年氏还没进门,就已经叫福晋充满戒备了。可想而知,进门之后,两人之间会是怎么一种关系。这后院想要安宁,这一辈子只怕是别想了。

    不宠着年氏,就无法好好的用年家。可宠着年氏,福晋怎么办?这也是相伴了十年的妻子。

    一瞬间,只觉得头痛欲裂。

    他就知道,老四不会善罢甘休。可谁想到,今儿这事,却完全是自己夫妻送上门叫人家算计和挑拨的。

    四爷不时的给林雨桐布菜,无不显示着,这里有一个孕妇的事实。显然是对于八福晋不管不顾,来打搅有孕的四福晋,十分的不满。

    但这事,确实是八福晋理亏。八爷也终于知道老四今儿一出一出的话茬子,因由在哪了。

    九爷今儿才知道,老四不光手段了得,这嘴上的功夫,也是一等一的。

    瞧着话不多,可没一句废话。句句都正中要害。他甚至觉得,他肉眼都能看见八爷和八福晋之间的裂痕,在慢慢的变大。

    他如今都有点怀疑,照这样下去,八爷虽然得了年家,但也同样失去许多,比如夫妻相合。

    这一得一失之间,这笔买卖还划算吗?

    送走了客人,林雨桐就笑着看四爷,“您什么时候也在这小事上计较起来了?”

    “爷还能叫人欺负了你?”四爷冷笑一声,“不给点教训,她以后还不得遇到不顺心的就到你这里撒气。不惯他们这些毛病。”

    林雨桐凑上去挂在四爷的脖子上,仰起头刚好亲到四爷的嘴角,“爷这是心疼我了,还是心疼我肚子里的孩子了?”

    四爷怕她摔倒,就搂了她的腰,往自己怀里揽了揽,“当然是心疼你了。”说着,就附在林雨桐的耳边,轻轻的咬了她的耳垂,“你是爷的宝贝,爷不心疼你心疼谁?”

    林雨桐听到‘宝贝’两个字,脸刷一下就红了,浑身的力气仿佛一瞬间都失去了,脚下变得轻飘飘的,不敢抬头看他,又忍不住抬头看他。

    四爷低下头,两人额头相抵,四目相对。

    林雨桐瞬间就觉得,自己的心好似开花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