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清穿故事(55)
    清穿故事(55)

    怀弘昭的时候没害喜,可这次却明显不一样了。

    回来半个月后,就觉得吃什么都没味道。胃口明显不好了。

    四爷从宫里又找了两个厨子过来,专门伺候她一个人。可这害喜又不是病,想吃什么还真说不准。

    “随便点几个菜,不想吃再赏人。”四爷看着林雨桐,十分坚决。

    林雨桐不知道怎么想了一下,突然就想吃凉粉。调的酸酸的辣辣的,好像滋味应该不错。这么一想,好似嘴里就有了口水。

    四爷看着外面飘着的雪花,然后扭头问林雨桐,“这种天,你想吃凉粉?”

    “嗯呢。”林雨桐又应了一声,“想着应该好吃吧。”

    “是不是想吃酸辣口的,要不做个酸辣鱼的锅子来。”四爷试探的问了一句。这种天,吃这冰冰凉凉的东西,还不闹肚子。

    林雨桐想了想,还是觉得凉凉的滋味舒服,“就凉粉。”酸辣鱼?还是算了吧。

    四爷就看了袁嬷嬷一眼,叫袁嬷嬷下去传话了。

    新来的两个厨子,本来还想大展身手呢,谁知道主子点了这么一道菜。

    外面的街上,夏天的时候,一文钱能买一碗这玩意。实在是一点都不稀罕的吃食。冬天去,凉粉的摊子变成炒凉粉的摊子,三文钱能买两碗。

    好容易找了个好差事,能在王府里伺候主子,是宫里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事。结果,这一来,就出了这么一道难题。

    凉粉?呵呵……这在宫里还真是没做过。

    但要么说是大厨呢,一点都难不住人。

    所以,林雨桐吃饭的时候,就看见桌上摆了一桌子的凉粉。

    她以前只见过那种带着青色的,这是红薯粉做的。白色的,这是土豆粉做的。

    而桌上还有黑色的,据说是家里什么草做出来的东西。黄色的,是豌豆做的。另外还有荞麦做的,豌豆做的。甚至还有用海藻做的。

    林雨桐脸上都有些讪讪的,还真是什么口味的都有。她以前从不知道凉粉还有这么多讲究。

    就是四爷也瞧着新鲜,“都说,十里不同俗,这吃食,也该是如此。”

    御厨就是御厨,这手艺真是没话说。怕凉粉不好入味,所以上面有些十分细小的孔,汁子侵入孔里,还真是从里到外,滋味的都是一样的。

    自己叫的东西,每样尝几口,就已经八分饱了。倒是莫雅琪还真没吃过这东西,一顿饭吃了不少,叫林雨桐吓的给泡了暖胃的茶来。

    弘晖摇头道,“额娘怎么爱吃这个?这个做的再怎么精致,它还是凉粉。跟外面一文钱一碗的,也没差多少。”

    林雨桐一噎,这娃咋就这么爱说实话呢?

    其实东西少了,吃这才香甜。摆一桌子,哪里有什么胃口。想到下面人也不容易,可别砸了人家的饭碗,就叫石榴赏了下去。

    四爷瞧着林雨桐就一笑,对谁都这么体贴,体谅别人的难处。“睡前再喝碗粥。”感觉这东西也不饱肚子。

    等孩子都走了,林雨桐想起刚才莫雅琪的背影,恍然发现,已经是大姑娘的样子了。一算下来,原来这姑娘今年都十五了。

    “爷,莫雅琪的亲事,你心里有什么章程没有?”林雨桐轻声问道。

    直郡王的大格格,前段时间没了。挺好的一个孩子,就这么年纪轻轻的去了,怪可惜的。大福晋自从大女儿去后,听说身子也不好了。就是太医再怎么高明,也治不了心病。

    这些蒙古的台吉也是可恶,真是看着直郡王倒了,就直接作践起人家闺女了。消息传回来,别说直郡王,就是四爷,也气的摔了一个茶碗。

    “爷看了几家的孩子,还想再看看。如今的局势不稳,一个走眼,可就害了孩子一辈子。横竖还有三五年的时间。这几家爷都打过招呼了。再看看。”四爷摸了摸林雨桐的肚子,轻声道。

    合着您这是看好了好几个呢?

    林雨桐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四爷对孩子的事情,那真是跟所有的亲爹一样,就怕有点闪失。

    外面天寒地冻的,林雨桐只带着弘昭在屋里。四爷把办公的家伙事,也搬了进来。他的身体,也确实还没养过来,除了早晚在院子里转转,其他的时间,就在屋里歇着。

    今儿刚吃完午饭,苏培盛就请四爷,说是年羹尧到了。

    这已经是年羹尧最近第三次来了。四爷前两次都没见,不想才隔了两天,他又来了。

    “不见。”四爷还是这句话。

    林雨桐看着四爷淡淡的脸色,就不由问道:“怎么了?十四出手了?”

    四爷摇摇头,“跟十四不相干。这奴才是来试探爷的。”

    林雨桐皱皱眉,其实她压根就不明白有什么可试探的。

    “有些人啊,恃才傲物。有才可以依仗是好事,但过了,就变成猖狂了。”四爷摇摇头,“这人以前爷还想用一用,虽然不好掌控,但浪费了确实可惜。哪怕他浑身是刺,只要有本事,爷也能容得下。但是……”四爷的话说到这里,就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但林雨桐有些明白四爷的意思了。什么缺点都能有。但只有一条,那就是忠心。

    缺了这个,四爷是不会用的。

    不光不会用,还会在他成事之前,直接撅折了他的翅膀。

    宁肯废了他,也不能为别人所用。

    外面下着雪,苏培盛回来的时候,肩膀上还落着雪呢。“这位年大人跪在园子门口,说什么都不肯离开。”

    这是想负荆请罪,还是想耍无赖?

    林雨桐都有点服这个年羹尧了。

    四爷将手里的笔往下一掷,雪白的纸张上就留下一团墨印。“给爷来苦肉计?”说着,就呵呵冷笑两声。

    “打发人,去趟八爷府,叫他领他的奴才来。”四爷踱了几步,就吩咐道。

    这不是连八爷都闹得没脸吗?

    你费心的将人拉拢过去,回头,人家又转头找旧主子去了。不光将八爷挖墙脚的事摊在了明面上,也把年羹尧以后的路给堵死了。这脚踩两条船不说,对新主子旧主子还都不忠。这样的人,谁敢用你?

    可四爷被门人背叛,说出去,也一样有些丢人。但林雨桐瞧四爷这样子,倒像是一点不在意一般。

    下着雪,八爷正叫了九爷,十爷,十四来府上喝茶。听着四爷打发人来传话,几人都有些愣住了。

    尤其是听说年羹尧的做派以后,八爷真是脸上什么颜色都有。

    十四眼里闪过快意,心里也有些忌惮起自己的亲哥了。敢于两败俱伤的人,从来就不是好惹的。

    八爷将人打发了,脸上才露出苦笑之色,“四哥也太多心了,不过是看在年希尧的面子上,跟这个奴才喝了两回酒罢了。哪里就成了我的人了?”

    竟然就不认账了。

    一点也没有要找人接年羹尧的打算。

    九爷看了十爷一眼,十爷就起身告辞,“回去晚了,我们家的母老虎又该闹腾了。”

    “瞧你那出息。”九爷跟着也站起来,“八哥,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这两个向来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八爷也没多想,就送两人离开了。

    出了门,十爷就道:“九哥,打赌。我赌八哥会亲自去接年羹尧。”

    九爷耻笑了一声,“你真把你九哥当成傻子了。这不是明摆着吗?”

    “呵呵……”十爷又一笑道,“就怕老十四坏了八哥的事,这小子要是赖在八哥那里不走,八哥也是分身乏术啊。”

    九爷一愣,这话也对。两人闲磕牙,坐在马车上悠悠的往回走。

    八爷确实是被十四给绊住了,还是何卓有眼色,亲自带着人,往圆明园而去。

    圆明园毕竟在城外,赶过去就天黑了。年羹尧跪在雪地上,面上神色不变,但心里却郁气难平。

    自己已经做到这份上了,还要怎样?

    自己心里虽然更看好低调的四爷,但不意味着就能被人这么作践。正因为自己有用,八爷,十四爷才会抢着拉拢自己不是吗?

    他原想着,跟八爷走动走动,也好叫四爷知道自己的分量。知道自己的分量和价值,用自己的时候,才会更看重和偏重。

    谁能想到四爷强硬到这个份上。

    他心里有些懊恼,但更多的是气恼和羞愤。

    何卓的马车,远远的停了。他亲自下车,走了过去。

    “年大人,为了我们爷,你受委屈了。”何卓带着人,亲自将年羹尧扶了起来。

    年羹尧抬头,见是八爷的亲信,就先皱了皱眉。要来,也该是八爷亲自来。

    何卓对于年羹尧的傲气,又有了一份认识,他心里微微有些不喜,但面上却一片歉意,“十四爷在府里,也不知道找我们爷说什么。爷一直脱不开身,叫我亲自来接年大人。”

    年羹尧又不笨,哪里不知道这里面暗含的意思。是十四爷挡了八爷的路。

    “八爷怎么会知道奴才在这里?真是无颜面对八爷啊。”年羹尧就低声道。

    “四爷打发人……”何卓话说了一半,就顿住了。

    而年羹尧整个人都僵住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