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清穿故事(54)三更
    清穿故事(54)

    草原上的秋天特别短。好似才没几天,晚上就必须得用炭盆了。四爷这两天才能下床,只能在帐篷了稍微活动活动,外面都还没去过了。就怕已经凉起来的秋风,将四爷又吹的病倒了。太医们的话,还是要坚定不移的执行的。

    侍卫们不知道从哪里寻来了红薯,林雨桐跟自己的空间里的红薯换了一下,拿出来埋在火盆里。不一时,就有香甜的味道飘出来。

    外面,秋风吹着枯草,飒飒作响。林雨桐干脆将披风脱了,直接就上了床,抱着汤婆子围着被子。

    四爷在床上靠着,正看着京城传过来的邸报。见她依偎过来就道,“你的红薯不是还没吃吗?”

    “要熟还得等一会。”林雨桐爬过去,挨着他,“什么季节吃对应的东西,才觉得舒坦。”

    四爷笑她:“这是你这会子想吃红薯了,才说这话。以前冬天里不知道谁整天踅摸青菜青苗吃。就是水果,也愣是折腾出多少花样来。”

    林雨桐一噎,这话她没法反驳。自己确实是馋。但那不是为了将空间的东西找个合理的借口拿出来给你们吃吗?“也不知道我为了谁?”

    四爷就笑,“你现在的小脾气越来越大了。爷知道你是为了爷。只为了爷。”

    这话一听就是假的!但是这么宠溺的语气叫人很心动怎么办?

    林雨桐觉得自己有点蠢蠢欲动。

    四爷一扭头,就发现林雨桐正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那一双手,正不老实的揪着他的腰带,都快拧成麻花了。

    于是他秒懂。就不由的笑起来。“怎么?又想占爷的便宜?”

    “行不行?”林雨桐揪着他的袖口,毕竟大病初愈,还很虚啊。

    可这话,问的实在是没水平极了。

    四爷瞬间瞪眼,不行也得行啊!省的叫人给看扁了。

    “那你就试试,看爷还行不行?”四爷俯下身,咬着林雨桐的耳朵道。

    帐篷里传来越来越浓烈的烤红薯的香味,林雨桐耳边全是四爷的调笑声,“……爷行不行……嗯?”

    林雨桐浑身都汗湿了,“爷……不来了……我的红薯熟了……”

    这理由找的……四爷又低低的笑。

    到底考虑着身体,不敢折腾的过了,早早就鸣金收兵,安安生生的歇了。

    从那天晚上之后,四爷偶尔就是看着她发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可林雨桐也不敢真的勾着他做什么了,养身体还是第一要务啊。

    秋天的草原,枯黄的草,透着一股子苍凉。四爷能出来走动以后,两人每天有小半天的时间,都是携手在草原上漫步。

    没有目的。有时候,也不说话,但就是叫林雨桐觉得心里踏实。

    “要是能一直这么走下去,该多好。”林雨桐搀着四爷的胳膊,轻声道。

    四爷低头将她耳边的鬓发塞到耳后,“以后的时日还长,咱们能慢慢的这么走。”

    等皇上宣旨,叫四爷回京的时候,草原上已经飘起了雪。

    “你也想孩子了,咱们也快点回吧。”四爷将皇上的圣旨放在一边,就道。

    林雨桐也想弘昭了,想到要赶路了,林雨桐才低声道:“只怕咱们快不了。”说着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要是没错的话,该是怀上了。

    四爷随着林雨桐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肚子上,眼里就露出几分愕然。他以为他大病一场,怎么也该伤点精元,没想到就一次,福晋还给怀上了。

    他顿时就站起来,好似浑身都有劲了似得,“苏培盛,叫太医过来。”

    苏培盛在外面,一听叫太医,第一反应就是四爷出事了。可都跑了两步了,才想起,刚才的喊声可是四爷发出来的,虽然还不至于说中气十足吧,但也绝对不像是病了。难道是福晋?

    他心思转个不停,但脚步却一点都不敢迟钝,赶紧叫了太医。

    几个太医一听,这个时候叫他们,心里就先咯噔一下。皇上的旨意都下了,要是四爷没好,难道皇上还能把罪责落在亲儿子身上。受罚的肯定是他们啊。

    于是,一刻都不敢耽搁,就赶紧进了四爷的帐篷。

    见四爷披着大氅,正走来走去,而福晋则倚在迎枕上,有几分赧然。

    四爷招手让他们过去,“给福晋瞧瞧。”

    难道福晋不舒服?看着不像啊。

    黄升面色十分严肃的走了过去。这位福晋不仅是在四爷心里不一样,如今在皇上眼里,也算是有名号的。不说骑马跑了三天三夜的事,就只人家儿子在皇上眼跟前伴驾,这就不一样。

    于是他特别的郑重,将手轻轻的搭在对方手帕下的手腕上。然后又换了另一只手。前后都能有一盏茶的时间,才抬头,十分平静的道:“恭喜四爷,福晋这是有喜了。刚满一个月。”

    果然!

    四爷马上就笑开了,“苏培盛,赏!”

    苏培盛下巴都快掉地上了。福晋今年可都快三十了。尽管看起来十分年轻,恍若二十出头的年纪,但事实上,是真的不年轻了。

    他不敢发愣太长的时间,连声应下来。又记下了赶路要小心的事。

    四爷看着林雨桐的肚子,“这次不管是格格还是阿哥都好。”

    他如今有四子一女,不管是女儿还是儿子,都是稀罕的。

    关键这是嫡出。

    林雨桐呵呵的干笑两声。这两年她一直就没敢怀,谁知道,就只一次没做防护,还真的就有了。

    马车里十分舒服,躺在榻上,浑身窝在绵软的被子里,暖和又不颠簸。一直走了半个月,才到了京城。

    两人第一时间,先进宫。四爷去见皇上,林雨桐去永和宫,要接弘昭回去。

    “额娘!”弘昭看见李雨桐就跑过来一把抱住,“你不要我了?”

    说的林雨桐心酸。不过还好,这小子还认得额娘。

    “怎么会不要你了?”林雨桐一把将这胖小子给抱起来,“额娘想你了。你想额娘没?”

    “你骗人。”弘昭嘴一憋一憋的,好不委屈。

    林雨桐一下子就心疼坏了,“额娘不骗你,是真的想你了。阿玛一好,我们就回来了,没回家,就先来接你了。你有没有听娘娘的话?”

    “有。”弘昭一把抱住林雨桐的脖子不撒手,好像害怕再将他丢下,“一起回家。”

    “好,一起回家。”林雨桐应着他,然后朝德妃歉意的笑笑。

    德妃点着弘昭,“小白眼狼。”

    说着,又问起四爷病症的事情。林雨桐一一说了。

    不一会,四爷就来了。大病一场,不给额娘请安,就说不过去了。

    他行了礼,德妃叫他坐了。他先伸手将弘昭抱到他怀里,“你身子重,别总抱着他。”

    弘昭见是阿玛,于是很开心。一点也不知道他被他阿玛嫌弃了一下下。

    德妃就有点惊喜,视线落在林雨桐的肚子上,“既然有了,就不该这么大意。”

    林雨桐不好意思的笑笑,“没事。弘昭才多大?能有多重。”

    弘昭听见额娘叫他的名字,马上呵呵的答应了一声,询问的看着林雨桐,“现在回家吗?”

    四爷抱着肥小子,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在永和宫没有多停留,就出了宫。结果回府只把几个孩子接了,就直接起身去了园子。

    也不知道他跟皇上是怎么说的,反正这位摆出要继续休养身体的架势。

    刚安顿好,就有帖子递过来。各个皇子府的,宗亲的,还有门人的。四爷就坐在炕上,一手端着热茶,一手随意的翻弄着。

    四爷的表情,怎么说呢?叫林雨桐觉得,有几分嘲讽的意思。

    第二天一大早,天就落起了雪。四爷兴冲冲的要带着一家子赏雪,就听下面的人来报,说是十四爷来了。非要见四爷。

    “叫他进来吧。”四爷坐在外满的暖炕上没有动。看样子,不像是要在书房接待的样子。

    林雨桐没法子,只能避到了里间。

    “四哥,我知道你恼我。但年羹尧,这奴才真不是我引荐给八哥的。这狗东西把我也耍了。”十四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气恼。

    四爷就冷笑。心道,你是没想引荐给老八,那是因为你想将年羹尧纳为己用。结果,以你的本事和心计,根本就压不住年羹尧,反倒被人家给算计了。这会子被人涮了,想起来叫屈了,早干什么去了。“你来找爷,想怎样?叫爷收拾这个昔日的奴才为你出气?那倒不如你自己收拾了他,来的解气。”

    十四错愕的看着四爷,“我收拾那奴才,四哥就不心疼?”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这奴才,爷不稀罕。”四爷说的极为绝情。

    十四深吸一口气,“要四哥这么说,我心里就有数了。你且瞧好吧。”

    四爷目送十四离开,就放下手里的茶盏。

    收拾?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不过,十四到底占着身份优势,年羹尧也别想讨到便宜。

    林雨桐心说,这位爷三言两语的,就挑的两个讨厌的人相互斗了起来。在这一点上,其实算是得了康熙的真传了吧。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