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清穿故事(53)二更
    清穿故事(53)

    半晚上的雨,不光草原的草茂盛了,就是菌菇,也冒出来不少。

    弘晖和弘昀的侍卫里,本来就有蒙八旗的人,这些蒙古的汉子,对草原上的东西,熟悉的就如同自己的左右手。

    两兄弟一直觉得自己对庄稼野物算是有了解的。但在弘昀差点被一种叫做哈拉海的野菜扎到手以后,就消停了。好好的跟着这些蒙古侍卫学着认野菜。

    找了鲜嫩的野菜,俩兄弟挖了半篮子,弘昀还记着嫡额娘叫他们找鱼的事。

    “哪里有河?”弘晖问道。

    兄弟俩跟着侍卫,跑了十几里路,才找到一片水洼子,废了半天的劲,捞了两条三四两重的鲫鱼,还有半个鱼篓子的餐条鱼。

    “这也能吃吗?”弘昀小声的问弘晖。

    弘晖点点头,“额娘会做,大概就能吃。”

    边上的侍卫道:“这鱼用面裹了,再用油炸,也香的很。”他们小时候也想这么吃,可惜没那些油抛费。后来有差事了,不差钱了,有大鱼大肉吃,谁想得起这个。还不够塞牙缝的。

    要不是如今主子贪新鲜。他都不记得小时候,这么想吃这东西。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看着早上已经过去了一半,兄弟俩也不耽搁,赶紧上马往回跑。

    康熙今儿带着几个儿子出来溜溜,远远看着弘晖和弘昀,就叫人将哥俩叫来。

    到跟前,见俩孩子裤腿上还湿着呢,就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去了?”

    弘晖笑着将篮子里的野菜和篓子里的鱼拿给皇上看,“给阿玛找点新鲜的吃食。”要是别的东西,还能叫皇上尝尝,这野物,即便大家都吃,也不敢给皇上吃。

    康熙顿时就有了兴趣,“怎么想起找这些个?供给跟不上吗?”说着,就回头看三爷等人。

    这几个兄弟心想,如今亏了谁也不敢亏了老四啊。不至于刚病倒,就被人苛待吧。

    弘晖就笑道:“没有的事。皇玛法,这是额娘想给阿玛换个口味。再说了,这东西新鲜着呢,阿玛兴许看在我们兄弟忙了一早上的份上,多吃几口也不一定呢。”

    原来是孩子的孝心。

    皇上就笑道:“御厨也会做这些玩意?”

    各个阿哥府里,厨房伺候的人都是从御膳房出去的。说是御厨一点都不为过。

    弘昀就乐了,“哪里能叫他们做。一把野菜恨不能拿几只鸡鸭来配。这都是嫡额娘自己做呢。”

    康熙看两孩子这样,就知道老四那边应该是没有大碍。要不然,老四的媳妇也没心情这般的折腾。

    又说了一会子闲话,才放两个孩子离开。康熙对几个儿子感叹,“都说家和万事兴。老四病的那般的凶险,如今也算是挺过来了。这夫妻和睦,孩子们相亲相爱,人这心里就舒坦,就百邪不侵啊。”

    几人跟在身后,只有诺诺。

    皇上一个人就克死了三个皇后,夫妻和睦,他实在算不上。

    就算到了百年后,估计赫舍里皇后也跟皇上和睦不起来,先不说跟随皇上到地下的莺莺燕燕,就只废太子一遭,只怕赫舍里掐死皇上的心都有。

    至于说他们兄弟相亲相爱,这个绝对没有。如果,他们知道有个词叫做相爱相杀的话,大概会觉得勉强能够形容。

    林雨桐看着眼前的两个篮子,还算满意。“行了,够今天吃的了。”说着,就打发两个孩子,“先去洗漱,换衣服。”

    野菜用水抄了,捞出来,沥干水,切碎了,用蒜泥麻油拌了,自有一股子清香。

    又用鸡蛋和了面,擀的薄薄的,配上鲫鱼汤,撒上葱花香菜,就是一道美味。

    将小餐条收拾干净,用盐腌渍好,也不在油里炸,只在锅里炕干,焦脆焦脆的,刺都变的能吃了。

    分了一半给两个孩子端出去,林雨桐就端着饭进去,跟四爷一道吃。

    “真是为难他们了,这鱼得跑出十几里地才能找到。”四爷对这一带还算熟悉,“爷记得那里有个水洼子,只怕在那边找的。”

    说着,指了餐条叫林雨桐夹了喂他,“爷还没吃过这个呢。”

    看来心态不错,还有精力关注吃什么。

    这一顿饭,四爷吃了不少。也许是看在两个孩子的心意上。吃完服了药,就又睡下了。

    “吃了一碗面条,野菜吃了半盘子。小鱼也吃了五六个。”林雨桐跟两个孩子汇报四爷的情况,“比昨天一天都吃得多。”

    两个孩子果然高兴了。觉得他们的努力有了点作用。

    于是,整个围场的人都能看见四爷府上的两个阿哥一天几趟的带着人往外跑,偶尔对带着野鸡野兔回来,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带着野菜蘑菇,野鸡蛋或是别的鸟雀。

    而四爷也终于能坐起身,靠在床上说话了。

    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有林雨桐的金手指在,直到暑热天过去,四爷也没能下床,就知道这一病,病的有多厉害。

    天凉了。皇上要回京了。但四爷还得得留下来养身体。他暂时还受不了路上的颠簸。

    皇上要走,将太医都给四爷留下了,却要将弘晖和弘昀带回去。

    四爷不能拦着。他知道皇上的意思,老八在京城如今更是炙手可热了,而自己偏偏又无法回京。两孩子跟着圣驾,也好叫人知道,四爷这块招牌还没倒。

    弘晖和弘昀再大,也是孩子。是孩子,就没有不依赖父母的。所以哥俩不想走。他们觉得在这里挺好的,白天出去找吃的,回来额娘做成美味,一家子围在一起吃的香甜。晚上看看书,讲讲故事,这日子不要太逍遥。

    “弘昭还在宫里呢。”林雨桐对弘晖道,“你回去,大概要住到宫里的,也帮额娘看着弘昭。”

    也对!弘晖点点头。

    林雨桐又对弘昀道,“府里没有人看着,弘时还小,莫雅琪是姑娘家,你额娘也没当过家。要是你大哥在宫里回不去,府里就得你照看了。”

    这又是一个不能拒绝的理由。

    看着两个孩子离开,林雨桐还真有些忧心。跟在皇上身边,没有大人可以依靠,也算是为难孩子了。

    “怎么?舍不得?”四爷笑着问道。不知道是谁嫌弃孩子夹在夫妻中间碍事的。

    没有人打搅,林雨桐顺便就踢掉脚上的鞋子,上床赖在四爷身边。“爷这一病,俩孩子一下子都懂事多了。”

    弘晖一步不离的陪着四爷度过了那最初的七天,弘昀更是跟着林雨桐三天三夜跑了四百里路。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来说,不容易了。

    四爷伸手抚了她的背,“你怎么就敢连弘昭也扔下跑来了?”

    林雨桐也不说话,只伸手抱住他的腰,额头在他身上蹭了蹭。

    四爷也没再问,只是道:“以后给弘晖和弘昀娶福晋,可不能再找你这样的了。”

    林雨桐瞬间就坐了起来,嘛意思?自己还不好?

    四爷见她炸毛了,赶紧顺毛道:“你很好,真的很好。关键是你心眼正。所以,你醋性大,咱们也不缺儿子。这也没什么。可要是弘晖也碰上一个醋性大的福晋,这万一心眼稍微歪一点,你想过后果没有?”

    林雨桐瞬间就不说话了。

    四爷叹了一声,心思又不知道拐到什么地方去了?

    等弘晖到了京城以后,京城的信件跟雪片似得飞到了四爷的手里。好似都知道这位爷虽然人不在京城,可皇上还是给他优容的。毕竟人家的而嫡长子在伴驾啊。

    四爷靠在床上,手里拿着信,脸上却没有半点笑意。

    “怎么了?又出事了?”林雨桐问道。

    四爷摇摇头,“不是。也说不上生气。只是几个不省心的奴才罢了。”

    林雨桐吓了一跳,“怎么?府里有人作乱?”那可怎生得了!府里只有几个女人和两个孩子。

    “想哪去了?”四爷将信推给林雨桐,“不过是以前投到爷门下的奴才,这段时间心眼活泛了,跟老八走的很近。”

    林雨桐拿起信,只扫了一眼,就放下了。这一眼,她只看到两个名字,年羹尧和年希尧。

    “怎么不看?”四爷见林雨桐随意的将信纸放下,就问道。

    “看了,也对不上号。”林雨桐失笑道,“官职名称我都记不住,分不出官职的大小,能看懂什么啊?”

    四爷跟着就笑,“这年希尧,以前是投到老八的门下的。这年羹尧,却投在了爷的门下。这两人是亲兄弟。明白了吧?”

    年家真是牛人!这押宝押出了境界了。

    “这年羹尧,爷以前还爱惜几分他的人才,现在吗?心思太活,心也太大了。”四爷低声道。

    年羹尧确实活泛,但八爷未免也太喜欢挖墙脚。

    “你知道是谁给老八引荐的年羹尧?”四爷问道。

    林雨桐想到一种可能,不由的道:“难道是十四弟?”

    四爷就冷笑了起来。

    林雨桐心说,十四,你牛啊!你挖墙脚挖出了水平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