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清穿故事(52)
    清穿故事(52)

    这短短的几天,四爷的心都有些凉了。他知道自己这是什么病症,他都以为自己的生命就要终结在这里了。

    要不是弘晖寸步不离的陪着,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扛过来。

    他怕传染给弘晖,撵他离开。这孩子死活都不肯。

    弘晖觉得,在他病的不行的时候,哪怕到最后一刻,阿玛和额娘都没放弃他。他不可能狼心狗肺的扔下阿玛一个人。就算是皇上的圣旨,他也敢抗。

    为了不连累弘晖,他不止一次的想过,就这么了结了算了。

    弘晖就趴在他的身边,他不敢睡踏实,他怕这孩子万一发病,自己会不知道。

    听见轻轻的脚步声,他还以为是苏培盛那奴才。睁开眼,想叫他摸一摸弘晖有没有发热,谁知道映入眼帘的会是福晋。

    她身上的旗袍,应该是鸭蛋青色的。因为上面沾染了灰尘,其实他也不能肯定。头上的发髻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模样了,歪歪斜斜的。她手里还拎着鞭子,应该是一路快马而来,还没有梳洗。

    他想问她,你怎么来了?但是喉咙干疼,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林雨桐上前,笑了笑,“爷,我来了。”

    四爷就那么怔怔的看着林雨桐,你在府里才是最好的选择。你不知道吗?即便没有爷,你有两个儿子在,你的尊荣一点也不会比现在少,你为什么来呢?就是为了爷吗?爷对你来说,真的就那般重要吗?

    林雨桐走过去,用额头抵住四爷的额头,亲昵的给他试试体温。然后嘴唇落在他的耳垂上,这才站起身。“没事,不烫了。”

    四爷的眼睛更水润了,目不转睛的看着林雨桐,

    他的耳垂,最敏感。这事,只有林雨桐知道,她是故意的。

    四爷看着福晋眼里的狡黠,在那狡黠的眼神里,看不出任何沮丧。她就那么肯定,爷不会有事吗?

    林雨桐这才看向弘晖,她的手伸过去,还没碰到弘晖的身上,这孩子就马上跳了起来。

    “别怕!是额娘。”林雨桐按住弘晖的肩膀。这孩子瘦了很多,想来心里压力也很大。

    她顺手拉了这孩子的胳膊,诊了脉。

    还好,无事!

    弘晖总算反应了过来,不确定的道:“额娘?”

    林雨桐应了一声,推他出去,“去梳洗,把这一身换下来烧了。然后带着弘昀住在外围的帐篷去。你的帐篷,额娘征收了。这里交给额娘。”

    弘晖哪里放心,还要争辩。林雨桐就唬了脸,“听话!”

    弘昀从外面好不容易的挪进来,见了四爷的样子,一路上憋着的眼泪马上就下来了。

    四爷看见弘昀眼泪流过的地方,在脸上冲出两条明显的痕迹来。混着脸上的灰尘,有几分滑稽,脸上不由自主的就带了笑。

    林雨桐就道:“赶紧跟你哥哥出去。想看你阿玛,如今也看了。你两人都去梳洗,然后睡觉。等你们睡起来,额娘还有事情交代你们。”

    弘晖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四爷,还有些犹豫。

    好说,歹说,才叫苏培盛带着两人下去了。

    林雨桐回身就道:“没眼色的,就没看出他额娘想跟他阿玛单独呆一会。”

    四爷眼里的笑差点溢出来。前几天所有的颓废,心里的郁气和不甘,都被冲散了。

    林雨桐过去,拉了四爷的手,“弘晖没事,爷放心。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我,不会有事的。”

    四爷攥着林雨桐的手,紧了紧,慢慢的点了点头。好像是太疲乏了,现在终于心神放松,沉沉的睡过去了。

    林雨桐出了帐篷,见苏培盛就在外面守着。

    “主子爷这几天一直睡不安稳。昏昏沉沉,不清醒,也睡不着。如今可算好了。”苏培盛对林雨桐解释道。

    他心里存着担心,可不就不能安心吗?

    林雨桐点点头,问道:“两个阿哥安顿好了?”

    苏培盛赶紧道,“奴才将两个阿哥的帐篷就支在围栏的外面。在上风口的方向。”

    “那就好。”林雨桐应了一声,就去了先前给弘晖的帐篷。匆匆的洗漱了一番,换了衣服,才又去了四爷帐篷。

    她趁着他睡着,小心的把了脉,又看了太医开的方子。还别说,这些人的医术,还是有几把刷子的。

    “把药拿过来,我亲自煎药。”空间水煎药,药效自然最好。林雨桐不想叫别人插手。

    一边煎药,一边熬粥。就是病的再重,该吃饭还是要吃饭的。

    在空地上,搭上棚子,棚子下面,砌上简易的灶台。整个死气沉沉的营地顿时就鲜活起来了。

    四爷是在一股子浓香的味道中醒过来的。帐篷也开着窗户,从窗户看出去,刚好看到林雨桐忙碌的身影。

    不一时就见她端着托盘进来,“先吃饭。”说着,就坐了过来,一勺一勺的喂他吃。

    浓稠的米粥,混着各色的菌菇的香味。只放了一点点盐,味道淡,却也适口。

    四爷不饿,但还是看在林雨桐用心的份上,慢慢的吃,强逼着自己咽下去。

    林雨桐看着嘴角沾着米粒的四爷,不知怎么想的,就直接将嘴凑过去,舌头一卷,将漏网之鱼吃掉了。

    然后四爷愣住了,林雨桐也愣住了。苏培盛恨不能地下有个洞,钻进去算了。

    林雨桐刚才真是动作比脑子快,现在反应过来了,一时脸涨的通红。

    四爷一双眼睛跟探照灯似得,亮闪闪的盯着她看。

    林雨桐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吃饭!”就拿着勺子直接给四爷喂,却再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直到吃了一小碗,然后两人对坐着,一个双眼含笑,一个低着头有些躲闪。过了小半个时辰,四爷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这次吃完竟然没吐。

    这是个好现象。

    林雨桐就让苏培盛去叫大夫,四爷如今需要的就是信心。

    皇上对四爷也算不错,最起码派来的太医是只在御前听用的黄升。

    另外还有好几个大夫,也都是对时疫擅长之人。

    几人轮流把脉,都表示乐观。

    林雨桐笑着将人打发了,经过这个打岔,再回过头就没那么尴尬了。

    “吃得下饭就是好现象。”她这么安慰他。

    四爷伸出手拉着她坐到他的身边来,只盯着她看。

    林雨桐被他看的发窘,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见苏培盛端着药碗来。

    她可干不出一勺一勺喂药的蠢事来。直到药半温了,林雨桐才上去扶了四爷的头,叫他半靠在自己身上,“一股脑喝下去。这药苦的很。”

    四爷也不是三岁的孩子,哪里受不了这个。三两口就喝完了。苏培盛就递了清水,叫四爷簌了口。林雨桐这才拿了乌梅给四爷塞到嘴里。然后将他放平。一点一点按压穴位,怕他将药给吐出来。这一按就是大半个时辰才停手。林雨桐舒了一口气,这也是一个累人的活计。伸手搭在四爷的手腕上,感觉暂时压制住了。她心里才松了一口气。顺势就躺在四爷的边上,不一会,就睡过去了。

    苏培盛小声跟四爷解释:“福晋跟二阿哥,赶了三天三夜的路。”

    四爷点点头,不用说,他都知道。

    晚上,电闪雷鸣,紧接着,雨就落在了帐篷的顶上。噼里啪啦,十分响亮。

    前两天也下了这么一场雨,当时四爷只觉得凄凉和烦躁。如今,他扭头看看挨着他睡的深沉的人,只觉得一片宁静。

    第二天一早,林雨桐在号角声中醒来。天已经蒙蒙亮了。

    “醒了?”四爷的声音很轻,还带着沙哑。

    林雨桐一愣,扭头见四爷睁着眼睛看她,就问道:“能说话了?”

    四爷点点头,“不那么疼了。”

    “那就是药见效了。”林雨桐起身,“一会子叫太医来瞧瞧。”

    苏培盛带着洗漱的东西给四爷梳洗,林雨桐也要赶紧收拾了自己,好做饭熬药。

    昨天是菌菇粥,今儿就是蔬菜粥。

    饭还没好,就见弘晖和弘昀在围栏的外面,想要进来。

    “你们吃过饭没?”林雨桐赶紧过去问道。

    弘晖点点头,“额娘,吃过了。我们进去看看阿玛。”

    “你们进来,只能叫你们阿玛为你们担心。”林雨桐看了看雾气中的草原一眼,就道:“这样吧。你们带着人去找些野菜,或是捞几条新鲜的鱼来。你们自己动手,才有诚意。”

    “给阿玛吃吗?”弘昀问道。

    林雨桐点点头,“对!吃新鲜的对你阿玛的身体有好处。”

    重要的是给俩孩子找点事干。要不然他们既不能出去玩,又不能进来伺疾,可不憋闷。

    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转身就带着侍卫跑了。

    吃饭的时候,四爷还问:“真的以后就给爷吃野菜啊?”

    “野菜做的好也好吃。”林雨桐笑着给他将嘴角擦了擦才道,“整天喝粥,嘴里也没味。晌午给你做好吃的。”

    “好。”四爷马上就应了。乖巧的像个孩子。叫林雨桐心里顿时就软软的。

    忍不住有凑过去,正好亲在四爷的嘴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