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清穿故事(50)二更
    清穿故事(50)

    四爷心里的怒气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他黑着脸,只是冷冷的看了十四一眼,但还是什么都没说。

    八爷小心的观察四爷的神色,心里也不由的咋舌。四哥最厉害的,就是一个‘忍’字。不管面对什么,他好似都能忍下来,挺过去。

    十四被四爷的眼刀甩的心里一秃噜,随后又忍不住想到,你牛什么?被册封个亲王就牛了?就能上天了?也不想想,如今正是推举太子的时候,你这个亲王一定,可就跟太子之位无缘了。以后不定谁看着谁的脸色过日子呢。

    他虽然也不服老八,但毕竟老八的风头最盛。说两句好话糊弄糊弄又不会掉块肉。

    大不了,以后要是有机会将老八拉下来,他对自家亲哥再好一点不就成了。

    连这一点委屈都受不了,能成什么大事。

    正在十四幻想着推翻老八,自己上位,然后好好的补偿他的四哥的时候,后面就传来李德全的声音。

    “四爷,皇上叫您去说话。”李德全的声音透着笑意。叫他这个没根的人说,皇上现在只怕心里还是没有人选呢。但皇上更喜欢四爷家的大阿哥,这是真的。如果再细看,就会发现,皇上虽然对四爷没有表现出多满意,但也是唯一一个没表达过什么不满的人。

    反正皇上不止一次念叨过八爷圆滑。每常说起,大多数都是摇头的。

    但他从记忆里找寻,还真没见过皇上会四爷有什么不满意的评语。

    不知道是四爷处事谨慎呢,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只是叫他说,能做到这一点,就实在是不容易了。

    四爷只是微微一愣,就将马掉头,在御辇跟前停下来,下了马,就上了御辇。

    这个场景,看的十四直咬牙。皇上这究竟是几个意思啊?他怎么就看不明白呢?好似对老四还是不错的嘛。那么自己是不是有点急切了?他心里有点后悔,想到把四爷得罪的狠了,就更加的不安起来。

    他打算回京先进宫,跟额娘说一说。四哥不卖自己面子,但看在额娘的面子上,总不会跟自己太计较吧。

    八爷瞟了一眼十四。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如今这样,都是十四闹得。只怕是十四的话,叫皇上不喜欢了。所以才在众目睽睽之下,给四哥做脸呢。

    四哥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要不是知道老十四没这脑子,他都以为这哥俩是商量好的,一个扮红脸,一个扮白脸,在自己面前唱双簧呢。

    四爷坐在皇上的对面,手里端着茶碗,喝了一口,就皱眉道:“皇阿玛该控制着喝茶了,本来心里搁着的事情就多,晚上只怕也不容易安枕。倒是时常备着□□,对龙体更好些。”

    四爷说完,就一愣。这话有些鲁莽了。想来还是被弘晖的话给影响了。

    皇上也一愣,他也没想到老四先说了这么一番话。不过还是接口道:“白天偶尔会喝两盏。晚上用的都是□□。”

    四爷松了一口气。笑道:“儿子府里,福晋是不许给几个小的喝茶的。连着儿子的茶,也是限量的。吃的油腻了,才肯多给两盏吃。平时来客人,儿臣的杯子里放的要么是薄荷,要么是山楂。不过,晚上确实是睡的更踏实了。”

    皇上还第一次遇见这种,一上来就开启了拉家常模式的。总算明白,弘晖那些习惯从哪来的。

    他笑道:“朕也听说,弘晖跟朕诉苦,说他额娘管他管的甚严。”

    四爷就懊恼的道:“这孩子,不喜欢喝□□,不喜欢喝豆浆。除了她额娘亲手做的,谁做的他都不吃,一点都不碰。大小伙子了,这般的挑食,他额娘可不跟着犯愁吗?儿子也不敢松了,这边松一分,下面伺候的就得松十分。倒是惹得他每常总是抱怨。”

    “咱们家的孩子,爱吃什么有什么。何必强要求他。”康熙就笑着说了一句。

    父子俩在一处说闲话,四爷只捡了家常小事,别的可是一点都不敢多嘴。

    说莫雅琪给他做的衣裳袖子一边长一边短,褂子的前胸比后背足足短了三寸,说弘昀把小心思全用在了偷懒上,一叫他下地干活,他一准肚子疼。说弘时在绘画上的天赋真是让人着急,画了一幅牡丹,愣是被福晋当成了猫。说弘昭养了小狮子狗,却整天被狗欺负,但还是乐此不疲。

    一个说的兴致盎然,一个听得津津有味。御辇上不时的传来皇上哈哈大笑的声音。

    十四在外面听见这反应,都惊呆了,老四还有这样的本事。就他那张要债的脸,是怎么把皇上逗得哈哈大笑的?他心里更懊恼了,看来得赶紧跟他亲哥道个歉才成啊。

    八爷心道:看来四哥那黑脸也分人啊。

    这一日,十四福晋接到十四捎回来的信,只说叫她给四嫂送一份厚礼。

    这平白无故的,送什么礼?

    十四福晋掰着手指头算,不是四哥四嫂的生辰,不是几个孩子的生辰。这什么日子都不是,送的哪门子礼?毛病。

    后来再算,才发现是侧福晋的生日在大半个月以后。

    可侧福晋生日给四嫂送礼,还不得被四嫂打出来啊。

    自家爷的脑子有时候虽然挺让人着急的,但是也不会暗示这样没脑子的事。

    十四福晋琢磨了两天,也没琢磨明白。没办法,还是按照十四的吩咐,带着两车的礼上门了。心里想着,这肯定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到了,许是自己忘了也不一定。先将礼送过去,好歹不算失礼吧。

    林雨桐也比较懵。这话是什么说的?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啊。她心里直突突,就怕一开口,是自家办不了的事。

    于是,她热情的接待了十四福晋,俩妯娌相互试探了半天。十四福晋也没打听出四爷府究竟有什么喜事。

    而林雨桐也没闹明白十四福晋究竟想求她办什么事。心里就十分的不安。

    可这事还不算完。

    十四福晋带着两车的东西,去了城外的圆明园。这消息灵通的都知道了。

    十爷专门跑到九爷的府上,“这老四家的什么日子到了,咱们是不是漏记了。”这府里专门有管这个管事,省的有个什么事,失礼于人。但也不能说是一点错漏都没有,十爷心里多少有点不踏实。跟老四的关系不亲近,但也不想疏远不是。要是人家真有什么喜事,自己一点都不知道,以老四的小心眼,肯定会记住的。觉得自己这个兄弟对哥哥未免太不尽心。再说了,老十四毕竟是老四的亲兄弟,他总该不会记错的。

    九爷在府里掰着指头算了半天,也没算明白。“那就打发人送了礼过去,礼多人不怪。”

    十爷也觉得有道理。

    于是继十四爷府里之后,又有两位阿哥爷给四爷府送礼了。

    那这绝对是有事啊。

    三福晋看着三爷,“什么事爷倒是打听清楚了没?”

    “这内宅的事情本就是你管着呢。你问爷,爷问谁去?”三爷也十分恼火,“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既然都送了,那就肯定是有事。也跟着随份子吧。”

    如今越发不济了,连人情往来都管不好了,真不知道能做什么。

    紧跟着,三爷,五爷,七爷,八爷,十二爷,就连十三爷府上,也送了东西。借着就是宗室和大臣都惊动了。一个个送礼送的糊里糊涂。

    十三福晋不好意思的对十三爷道:“如今这脑子越发的不好使了,连四哥府上的事情,也差点漏了。”

    谁都不知道四爷府里有什么喜事,但这事偏偏没法子问。一问可不就显得你对人家不上心。

    十四福晋看到这么多送礼的,心里还松了一口气。这次得亏自家爷提醒了,要不然别人都送了,自家这亲的反倒没送。可不把人得罪了。

    所以,等三月底,十四爷回府的时候,十四福晋大力的夸赞十四爷,“真没想到爷这么细心,要不然这次可真是失礼了。我这脑子,到现在都没想起四哥府上有什么喜事?”

    十四愣了半天,都没明白福晋在说什么东西。他不过就是觉得对老四过分了一点,不过是觉得老四在皇上的心里还是有位置了那么一点。所以,想先送了礼赔罪,再去娘娘那里求求情。怎么就跟什么喜事连上了?

    等听明白了发生过什么,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收的礼,绝对够嫁一个闺女的。

    这财运偏偏还是自己带给人家的。

    人这运道,他娘的就是这么不讲道理。自己就是嘴欠,不光给老四在皇上那里制造了机会,还给人家当了一会送财童子。真是没天理;了。

    见四爷翻看着礼单,林雨桐就诉苦:“您是不知道,我这些日子是吃不好睡不着。拿人家的手短。我也不知道人家要求爷办什么事。这送礼的吱吱呜呜的,只拿出个礼单,什么情由也不说,也不写上。我这收礼的更是糊里糊涂,闹不清楚。如今,堆了两个库房,我都没敢叫人拆,原模原样的在那里放着呢。爷看着办吧。”

    四爷先是不明白,琢磨了半天,就不由的笑了起来。

    老十四办的这叫什么事。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