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清穿故事(49)
    清穿故事(49)

    这次的册封,一下子将京城的气氛,变的更诡异了起来。

    八福晋推了八爷一把,道:“爷也想的太多了。爷心里觉得,皇上属意的只怕不是你,要不然,不会将四爷拉出来。可我的看法,却刚好跟爷相反,爷要不要听听?”

    八爷无奈的看着八福晋,“要说就说便是,不管我听不听,你都是要说的。”心里却道,这女人还是得有个孩子,要不然,她的精力就会放在其他的事情上。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福晋开始关心起政、事。不管什么事情,她都喜欢插一手。对于这一点,他实在喜欢不起来。将弘旺和大格格都放在她的院子里,就是叫她教养的意思。也想着,万一以后她还是没有孩子,将这两个孩子就记在福晋的名下算了。可如今看她,竟是对孩子半点也不上心。你说,在院子里养养孩子,做做针线。哪怕是天天在家请戏班子唱戏呢,都比现在这般的热衷于外面的事情好得多。只要想到浙西,他说话的时候,难免就有些不耐烦了。

    八福晋当即就脸色一变,“爷这是瞧不起我还是怎的?觉得我一个女人家没有见识?”

    八爷恨不能拍死自己。以前夫妻俩好的时候,他也是习惯什么事情都跟福晋说一说,也听一听福晋的看法。可如今的八爷再不是过去的八爷,牵扯到的事情,也不是以前那样那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了。哪里能事事都跟福晋商量。她整天在内宅,见识到底浅了一些。

    但为这点事,还能跟福晋再吵一架不成。他最近实在是累了。就想回来消停一会,可耳根就是这么叫人清净不了。

    八爷翻了个身,面朝八福晋,“你说,爷洗耳恭听总成了吧。”白天要做个听得进谏言的八贤王,晚上,还得继续这一个角色。

    人生简直不能更苦逼。

    八福晋这才心满意足,她往八爷身上一靠,“上次封爵的时候,爷还记得吗?那时候,爷可是跟前面的几个哥哥一起,被封赏的。四爷不也跟爷一样,就是个贝勒。可如今几位爷都进爵了,单单剩下爷没跟着一起。我觉得,那是因为,在皇上的心里,爷跟他们的身份是不一样的。您想啊,这该是郡王的成了郡王,该是亲王的成了亲王。郡王亲王都叫他们给占了,那岂不是说,太子之位,没他们的份了。”

    八爷一愣,要是真这么解释,还真不是说不通。毕竟皇上可是已经叫推举太子了,那就是说,必然有一个人在不久的将来,会册封为太子的。在这个节骨眼上,偏偏给几个哥哥升了爵位,还真有将这几个人排除在太子位之外的嫌疑。将四哥晋为亲王,更像是一种安抚。毕竟他最有竞争的实力。如今给个亲王之位,跟其他几个人区别开来,就是怕他有不平之气。

    八爷抬手,摸了摸下巴,他还真有几分不确定起来。于是马上起身,需要跟幕僚再商量一二,“你说的有道理。可真是帮了爷大忙了。都说娶妻娶贤,爷的福晋不光贤惠,容色也是一等一的。”

    心里高兴了,嘴上就跟抹了蜜似得。

    八福晋知道他说的全是鬼话,可这心里,还是不由的泛起了甜意。

    跟老八家两口子可不一样,老四家两口子正相对而坐,神情实在都算不上好看。

    “……皇上这是见老八风头太盛了,想叫爷出来杀一杀老八的锐气。”四爷往身后的迎枕上一靠,就冷笑道:“老八想做太子,可爷还不想做直郡王。”

    林雨桐跟着一叹,这如今的局面,其实还是一个坑。只看谁能耐得住性子。还好,四爷能耐得住。可叫人看着心累的慌。

    这个亲王一点都不好做。

    “爷打算怎么办?只怕明儿上门的人恨不能踩破了门槛。”林雨桐也神烦,圣旨才下,这上门拜见的女眷的帖子就收集里两大箱子。

    如今圆明园的大门外,就放着两个大篓子,有要拜见的,就把帖子投进去。

    光是有门房收帖子,已经不能应付了。

    别看八爷如今看着声威赫赫,可真心跟着他,铁杆到底的,只怕真没多少。墙头草才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不是。

    觉得四爷被皇上另眼相看了,顺便过来巴结一二的大有人在。这些人只怕也没奢望过四爷就能见他们。只是递个帖子,表达一下想亲近的意思。顺便表态。表示他们对四爷还是支持和欢迎的。

    但这就足够招眼和惹人厌烦的了。

    林雨桐今儿翻了半天的帖子,就怕遗漏了要紧的。甚至连莫雅琪都叫来帮忙了。有的人家连听都没听过。

    四爷摇摇头,“咱们这园子是皇上赏的,又不会有人闯进来。怕什么。”

    于是,四爷就真的成了宅男。

    哪也不去,谁请都不出门。就这么宅在园子里。

    皇上想拿他挟制老八,他就这么消极怠工,好似完全不明白皇上的意思一般。

    每天除了盯着弘晖和弘昀弘时的功课,连带着弘昭也被带走了。得闲了,不光给林雨桐设计衣裳首饰,还给弘昭连同弘昭的小京巴狗也一并设计了衣服。

    等到了开春,甚至请旨要在圆明园里开坑菜地,完全不掺和外面的事情的架势。

    皇上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也没为难四爷,还真就批复了折子。

    弘晖今早上去了畅春园,半下午才回来。

    他凑到四爷的身边,小声的道:“阿玛,今儿儿子看见皇玛法翻书的手有点抖了。”

    手不稳了!证明人真的老了。

    弘晖脸上有些怅然。四爷拍了拍弘晖的肩膀,久久没有说话。

    晚上吃饭,四爷的饭量明显减了不少,大概是弘晖回来说的话,叫四爷心里有些有些伤感。

    说实话,四爷算得上是个十分感性的人。

    弘晖不好打搅四爷,就有些不安的凑到林雨桐身边,“额娘,儿子是不是不该说这些话。”

    “没有!对你自己的阿玛,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林雨桐安抚了弘晖,这孩子心软,大概这段时间跟康熙处的时间长了,也有了几分感情,觉得老人家孤家寡人一个,连个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怪可怜的。

    本来想交代几声‘伴君如伴虎’的话,想了想还是算了。

    在皇家,这样的话,是犯忌讳的。而且,孩子的态度若是突然变了,以皇上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弄巧成拙了,反倒就不好了。

    将弘晖打发下去睡了,又去看了弘昭。林雨桐回到屋里,四爷已经从书房回来了。

    “爷心里是不是不得劲?”林雨桐躺下,才问道。

    四爷‘嗯’了一声。记忆里的皇阿玛总是高大的,可他都有多少年没细细看过皇阿玛了。那是君王,即便自己是儿子,也不好直视圣颜。原来,皇阿玛已经老了吗?

    这个认知,叫他心里顿时就不好受了起来。

    “要是明儿还有人来接弘晖,爷也想跟着去一趟。”四爷低声道。

    可还不等四爷去看望他认为已经年老的皇阿玛。第二天一早,就传来旨意。皇上要巡幸京畿。

    这次,因为就在京城附近,因此,四爷,八爷,十四,十五,十六,十七成了被点名的随扈皇子。

    林雨桐又给四爷收拾行李。

    跟着皇上随扈,其实并不是什么好差事。看着是体面了,可这内里,辛苦只有自己知道。

    二月末了,春意才有了一点点。早晚的气温依旧不高。

    风吹在脸上,不冷冽,但也绝对算不上舒服。在皇上跟前,他们哪里能做马车,都是骑在马上硬挺着呢。

    此时十四的优势就突显了出来。

    就见他骑在马上,很有几分飒爽英姿。“不是我说,四哥。你这算是骑马吗?怎么着也得跑起来啊。”十四打着马跑远之后,再折返回来。到处都是给十四叫好的声音。

    十六撇撇嘴,小声对十五道:“哥,你说四哥跟十四哥真是一个额娘生的?”怎么瞧着不像啊。没这么给自己的亲哥拆台的。

    十五面色一变,“禁声!”怎么什么话都敢说。这些哥哥哪一个是好相与的。还是离远点,可别掺和到他们之间的事里才好。

    八爷呵呵一笑,“我跟四哥可不能跟你比这个。十四弟,你可不厚道。”

    就听十四道:“八哥谦虚。对八哥我是知道的,你的骑射跟四哥那是不一样的。”

    有这么踩着自己的亲哥,拍别人的马屁的吗?

    十六表示他真是见识了。要是他敢这么对十五哥,还不早被十五哥给捶死。

    真是不知道该说十四哥脑子不好使呢?还是该说四哥的涵养好?

    几人骑马,不可能离皇上的御辇远了。所以老十四的话,真真是被皇上听了清楚。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怒色,都一样是他的儿子,他不希望儿子之间相互争斗,但也不愿意看到,一个在另一个面前一副巴结的奴才相。

    老十四对老八的态度,叫他心里有些气恼。

    他就这么肯定将来出头的一定会是老八。甚至还为此不惜踩着自己的亲哥给老八铺路。

    什么东西!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