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清穿故事(40)
    清穿故事(40)

    四爷坐在帐篷里,弘晖将腰上的九龙佩拿下来,放在桌上,然后推给四爷,“阿玛,这东西还是您收着吧。儿子拿着烫手。”

    四爷有些好笑的道:“不就是一块玉佩吗?别想多了。你自己好好的收着吧。”这东西现在包括以后,都只能供着,除非……它才能重见天日。

    弘晖摇摇头,“不是儿子想多了,儿子怕叔叔伯伯们想多了。”他将那玉佩有往前推了推,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这在外面,不比家里。阿玛先收着,到了家里再给我吧。”

    四爷笑了笑,也没勉强,“去吧。这几天就在帐篷里读书吧。别出门了。”

    打死也不敢这个时候出去瞎晃悠,他赶紧点点头,三两步就窜了出去。

    四爷这才叫了苏培盛,“叫下面的人看着,不许外人靠近两个阿哥,吃的用的,都给我精心点。不许出一点差错。”

    苏培盛赶紧应下,他又不傻,自然知道现在有多要紧。

    四爷这才拿了玉佩在手里把玩,心里却开始猜测皇上的意思了。

    狩猎不是一天能完的事,剩下几天,四爷也恨少出门,反正他在皇上那里挂了号了,受了凉,好的不是那般的利索。也算是一个理由吧。

    第五天,突然听说小十八病了,病的还很重。已经因为发热昏迷不醒了。

    小十八才八岁。一个孩子发烧,是很危险的事情。

    四爷第一时间,就带着人过去了。这孩子这几天一直跟在皇上的身边,皇上对他也颇为喜欢。可话说回来,那些传言也都是废话,小十八是个只有八岁的孩子,又是皇上的亲儿子,还是老来子,哪里有不喜欢的。可这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了。

    四爷进去的时候,只有皇上和十五,十六在。地上跪着几个太医,都已经满头大汗了。

    “四哥。”十六过来,给四爷行了礼。

    四爷瞧着,十六的眼圈都是红的。于是问道:“太医是怎么说的?”

    “说是热病。可如今药也灌不下去。瞧着不大好。”十六说着,声音就有些哽咽。

    皇上的眼睛也是红的,想来也是长时间没有休息的缘故了。

    四爷点点头,上前伸手摸了摸十八的额头,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手凉的缘故,竟觉得是十分的烫手。于是忍不住道:“还是抓紧确定了病症,对症开方的好。如今不必宫里,若是缺了什么药,你们就只管说,可别凑活。”

    康熙的脸色稍微和缓了一些,“再开方子去。”

    黄升是太医院的院使,好些年都没被这样训斥过了。十八阿哥的病,如今看着可不好。他硬着头皮先应下来。

    四爷看着一叹,就劝慰道:“皇阿玛还当擅自保重自己才是。”这边话音才落,外面李德全都禀报,众位皇子陆陆续续都来了。可再多的人守着,能有什么用呢?

    兄弟几人只得等到太医给十八将药喂了下去,这才转身出来。

    过了两天,听说人清醒了。四爷还专门又去看了一次。见小十八瘦瘦小小的,吃着宫人喂的粥。他叮嘱了两句,又见小十八因为他的到来,有些不自在,就没停留,转身出去了。

    谁知道半夜的时候,苏培盛在外面将四爷叫醒,“……十八阿哥殁了。”

    四爷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怎么好好的就没了呢?今儿还醒来吃粥呢。

    苏培盛进来,伺候四爷起来。才低声道:“要不要叫两个阿哥起来?”

    十八年纪小,但也是叔叔。自是应该叫的。

    “叫吧!”四爷道,“叫他们穿暖和些。身边伺候的人挑妥当的。”如今在外面,乱的很。

    等四爷到的时候,刚好看见太医院的一个太医被压了下去,只怕是活不成了。

    “……痘症!你们竟然事先看不出来。”里面传来皇上暴怒的声音。

    有些人出痘,先见了痘,才发热的。有些人发了热,也未必就见痘。这样的病症,一般是治不好的。黄升当时就心里有了这样的担心,如今,果不其然。

    四爷进了里面,发现差不多的兄弟都来了。孩子长不成的事,谁家没遇到过。四爷自己不也夭折了两女一子吗。连弘晖和弘昀,还不是一样,差一点救不过来。

    皇上自己,夭折的孩子就更多了。不说年幼的,就是成年的公主,都折了好几个了。如今他年纪大了,倒也更受不了这个了。

    谁都没有说话。这滋味大家都懂。

    弘晖和弘昀穿着素服,给没见过几次的十八叔上了香,就在一边守着。十五和十六两位叔叔都哭的快不省人事了。

    十六拽着十五的手,“回去,怎么跟额娘交代?”

    出来一趟,把最小的弟弟给弄没了。

    弘昀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多可怜啊。

    随后的日子,就有些压抑。但皇上依旧好似还没有要回京的意思。只派了十五十六十七三位阿哥,带着十八的棺椁,回京城了。本来四爷也打算趁机叫弘晖和弘昀跟着回去,但想想,还是算了。在这里还有自己照看,到了路上,几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再出什么事情就晚了。

    将孩子安置好,正准备去御前,就收到消息,说是皇上又大骂太子没有仁爱之心,十八阿哥不幸夭亡,竟然不前去看望,甚至都没有动问一句。实在是凉薄。

    四爷心里一叹,替太子委屈的慌。太子现在连自由都没有,没有皇上的宣召,连帐篷都不出。怎么看望十八。

    要站在太子的位置上,大概也会觉得皇上假惺惺吧。成年的儿子都快被他给逼疯了。才相处了三五天的儿子,又能怎么伤心呢?

    难道太子又做了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四爷心里忍不住猜测。

    这边还没想出个眉目出来,京城了传来消息,纳兰明珠死了。

    这可真是怎么也没想到的事。

    毕竟是几十年的权臣了,礼部也不敢马虎,折子递到御前,想看看,圣上还有没有恩典?谁知道皇上看完就算了,别说恩典,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

    直郡王坐在帐篷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早些年,这位堂舅舅也是给自己出过不少力。直到自己慢慢的意识到,人家这力也不是白出的。他一步一步的让自己知道了权力的滋味,知道什么是野心。等自己真正懂得这些的时候,回过头来,才发现,另一端,自己的阿玛,也是这一切的推手。什么大千岁,什么直郡王。什么权势滔天。都不过是君臣的一场博弈。而自己就是两人的棋子。

    他那时候,常想起一个故事。说是一家人家丢了孩子,被另一家没孩子的偷去了。孩子的亲娘发现了,想要回孩子,对方却执意说孩子是他们亲生的,不是偷来的。争执不下,两家闹到了公堂。官老爷将孩子放在中间,谁将孩子扯到自己怀里,孩子就是谁的。亲娘舍不得下手,才赢回了自己的孩子。

    那个时候,他就如同两方争抢撕扯的孩子。可不同的是,他的亲阿玛,却从来没有疼过。

    深秋的草原,夜里极冷。帐篷里的篝火烧的红火,弘晖窝在羊皮褥子上,听着外面的风声,又忍不住往被子里缩了缩。傅弛这次跟着他出来了,就坐在火堆边上烤火,小德子提着茶壶进来,哈哈手,道:“主子爷,外面飘雪了。”

    弘晖楞了一下,道:“得亏出来都带着冬天的衣服呢。”

    他想起额娘边收拾衣服边嘟囔什么‘胡天八月即飞雪’,心里就忍不住想笑。大清,很少有人敢提什么‘胡人’。四爷穿着大斗篷,从外面进来。弘晖就要起来,被四爷制止了,“睡你的吧。晚上不准起来。多留几个人守夜,夜里火不能熄灭。”说着,又忍不住对弘晖道:“要不搬到阿玛那边去住。”

    才不要!

    虽然前几年还跟阿玛额娘一个炕上睡了半年,但是现在再叫自己跟阿玛睡,绝对不行。

    四爷也不强求,叮嘱了一番,就出去了。还要去弘昀那边看看。

    草原上的风夹着雪花,吹的野的很。打着呼哨,吹着帐篷猎猎作响。

    弘晖睡不着。只躺着练功,身上才觉得更暖和了一些。

    突的,似乎远远的有马蹄声传来。他的五感比别人敏锐,他相信,不会听错。这马蹄声,绝对不是几十人,上百人的声音。

    要出事!这是弘晖第一感觉。他从床上跳起来,“快都起来。”

    傅弛正睡的迷糊,他是在弘晖内室的屏风外的榻上凑合的睡了的。被弘晖这么一喊,心里就一紧,裹了大披风道:“主子,怎么了?”

    “你去二阿哥那里,将他带到阿玛那里。”弘晖边穿衣服,边道。

    傅弛先是一愣,然后见弘晖的神色不是作伪。就赶紧穿好,往隔壁的帐篷而去。

    弘晖将斗篷在穿好,顺手把腰刀就挂上了。想了想,又把弓箭也背上。

    帐篷外,风雪漫天的飞舞,风刮在人的脸上,真跟刀割一样。除了风声,近处,静的叫人发慌。

    四爷的账外,是有人站岗的。几个侍卫见是弘晖,连忙站起身来,“大阿哥怎么来了?”

    “通报一声,我要进去。”弘晖的语气不容置疑。

    还不等着几个侍卫说话,里面就传来四爷的声音,“进来吧。”

    四爷见弘晖又是刀又是箭的,就道:“没事!别怕。”显然是已经得到了消息。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